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74章 誓死请缨(求追读)

第74章 誓死请缨(求追读)

 热门推荐:
    姑孰,中央军大帐。

    丞相、大司马、假黄钺王导,一身戎服,神情肃穆的端坐在大帐正中。

    两旁众将,江西都督王允之、中领军周闵,游击将军甘苗,护军将军路永、领军将军陶臻、骁骑将军戴邈、屯骑校尉匡术、越骑校尉周抚、长水校尉纪睦、射声校尉郭逸、步兵校尉虞洪、羽林中郎将司马珂等十二名主要将领。

    整个中央军,除了中护军赵胤、左卫将军刘超、右卫将军贾宁率左右卫军马守住皇宫,以及镇军将军周谟率五千城外守军入城守住建康各卫城之外,其余王室四军、五营校尉兵马及半数城外守军全部被王导带了出来,加上江西之地原有守军,合计三万余人。

    总体来说,中护军麾下的王室四军、江西兵马、城外守军,都在王导的掌控之下。中领军周闵麾下五营校尉,屯骑校尉匡术、越骑校尉周抚、射声校尉郭逸是王导的亲信,周闵本人及长水校尉纪睦、步兵校尉虞洪,皆与王导关系一般。

    十二名将领,都是各统领一军的大将,皆甲胄在身,按剑跪地而坐,听候王导的号令。

    百余名手执环首刀的甲士整齐的分列两旁,护卫森严。

    王导神情威严的向两旁扫视了一番,缓声道:“羯赵大军南下,兵锋直指历阳,历阳一破,便将兵临江北,威逼建康,则整个江南都将置于兵火之中。我奉天子之命,率诸位出征,诸位当齐心协力,誓死血战胡虏,御敌于长江之北!”

    众将一个个垂首静听,听到王导这般说,齐齐响应道:“必齐心协力,誓死血战胡虏,御敌于长江之北!”

    王导点了点头,刷的从拔剑而出,放在案几上,沉声喝道:“天子赐我假黄钺,可先斩后奏,凡违抗军令者斩,临阵畏缩而逃者斩!”

    司马珂嘴角浮现出一丝讽刺的笑容,王导这明显是心虚的表现,怕一旦自己的调遣不公,引起抗令,先拿假黄钺来恐吓一番。

    抬头看时,却见得纪睦已经意味深长的朝自己这边望来,司马珂朝他微笑着点了点头,纪睦也点了点头,又转过头去。

    话音未落,屯骑校尉路永已先高声回应道:“谨遵大司马之令,万死不辞!

    司马珂跟着众人齐声道:“谨遵大司马之令,万死不辞!”

    王导点了点头,神色一肃,从令筒里抽出一支令箭,高声喝道:“甘苗、路永听令!”

    “末将在!”

    “你等二人,各率本部兵马,前往芜湖镇守,不得让胡虏渡江而来!”

    “遵令!”

    “戴邈听令!你率本部兵马,镇守牛渚,不得有误!”

    “遵令!”

    “陶臻听令,你率本部兵马,前往慈湖镇守,严防胡虏渡江!”

    “遵令!”

    一连三枝令箭,三路兵马立即得令而去。

    王导又拿出一枝令箭,踌躇了一下,喝道:“中领军周闵听令!”

    周闵是原光禄大夫周顗的长子,虽然挂名领中领军,其实信奉佛法,并不擅长打仗,听到王导这一声喝令,只得硬着头皮听令。

    “你率屯骑校尉匡术、越骑校尉周抚、射声校尉郭逸,率三营兵马,前往乌江镇守,务必誓死守住乌江城!”

    “遵令!”

    司马珂微微叹了一口气,屯骑校尉匡术和射声校尉郭逸都是王导心腹,三人等于架空了不善军事的周闵。一旦有变故,乌江城离大江近,匡术、周抚和郭逸三人便可率军从乌江渡口退逃南岸。然而周闵是主将,一旦城破,周闵便是主责,匡术、周抚和郭逸三人只是部将,王导自然会为其开脱。

    而王导将铁杆心腹匡术、郭逸和周抚三人都派到了长江北岸,也可堵住镇守历阳城的人的嘴,令其无话可说。

    守历阳城,才是有死无生的差使。

    羯赵数万大军南下,第一站便是攻打历阳,退无可退,甚至一旦断了粮道,便是孤城一座。

    大帐内十二将,只剩下江西都督王允之,羽林中郎将司马珂、长水校尉纪睦、步兵校尉虞洪四人,谁守历阳城,一目了然。

    令筒只剩下两枝令箭,王导抽出一枝令箭,脸上显出踌躇之色,似乎很是为难。

    纪睦淡然一笑,长身而起,对王导一拜:“启禀大司马,末将纪睦,愿与步兵校尉虞将军前往江北镇守历阳,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说完,又回头看了虞洪一眼。

    步兵校尉虞洪,乃已故散骑常侍虞胤之子。虞胤曾涉入司马宗叛乱,被降为庐陵太守,司马衍上台之后,追赠其为散骑常侍,并重用其子虞洪为步兵校尉,跟王导并不是一条线。

    虞洪自知躲不过,也站了起来,对王导一拜:“末将虞洪,愿随纪老将军,以纪老将军为首,共同镇守历阳!”

    王导也缓缓的站了起来,脸色极其凝重,对两人拱手道:“历阳重地,有劳两位将军!”

    纪睦淡淡一笑:“大司马言重了,守土御敌,为将之本分,何足挂齿。”

    王导点了点头,正要将那枝令箭交给纪睦,却听一人喝道:“且慢!”

    众人一惊,抬头看去,却是司马珂站了起来。

    “末将司马珂,请率羽林骑,随纪老将军一同出征,镇守历阳!”

    司马珂话音一落,全场顿时震惊,王导和纪睦竟然齐齐喝道:“不可!”

    王导受王曦的托付,务必要保护司马珂的安全。按照他的安排,司马珂率羽林骑和江西都督王允之同他坐守姑孰,只要不过江,自然安全无虞。

    而纪睦知道纪笙与司马珂情投意合,纪友颇为喜爱这个准女婿,他也早将司马珂当做自己的侄女婿了,自然不愿意让其轻身涉险。纪睦也是怕王导安排司马珂也去镇守历阳,所以主动请缨,先堵住王导的嘴,却想不到司马珂却自己站了出来。

    此刻,王导和纪睦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那便是司马珂太不知死活。

    “胡虏来势汹汹,你未及弱冠之年,初经战事,阅历全无,历阳乃兵家重地岂可交予你,不可捣乱!”王导率先呵斥道。

    纪睦更为激烈,怒声道:“你乳臭未干,岂敢率军镇守如此重地,行军作战,岂是儿戏?”

    司马珂淡然一笑:“蛮夷之辈,我视为草芥,必大破胡虏而归!”

    纪睦见他这般云淡风轻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怒声道:“那敌国太子石邃、太保桃豹、征东将军麻秋,无一不是骁勇善战之辈,你岂是对手?”

    司马淡淡的说道:“不过插标卖首之辈!”

    王导沉声喝道:“羯胡西灭匈奴,北攻代国,纵横中原,所向无敌,岂可轻之?”

    司马珂笑道:“不过土鸡瓦狗耳!”

    纪睦被他气得发疯:“你休得逞口舌之能!”

    司马珂不再跟他们饶舌,神色一肃,眼中露出坚毅的神色,缓声道:“石韬为我所斩,事因我而起,我岂可抽身事外,忍看汉人同胞惨遭胡虏屠戮?今若退而不前,岂非为天下人所耻笑?”

    纪睦怒声道:“你奉命杀敌,岂可一人当之,莫非视我等如无物?”

    司马珂激声道:“文死谏,武死战,我既斩石韬,亦因此加官进爵,如今石季龙怀恨而来,便是要与我决战,我岂可退之?”

    纪睦怒道:“大司马乃假黄钺,你若不听军令,便是死罪!”

    王导一听,顿时精神一震,喝道:“羽林中郎将司马珂,随江西都督王允之,与我共同镇守姑孰,违令者斩!”

    司马珂把脖子一伸:“请斩某头!”

    大营里,顿时一阵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司马珂,却见司马珂一脸的决然和执拗。

    许久,王导才无奈的说道:“少年热血,你要去就去罢……纪睦听令,司马珂乃宗室之子,故西阳王之后,当今天子之皇叔,切不可落入胡虏之手,折我大晋颜面。你务必确保其安全而归,事若不济,则可率军突围,不得有误!”

    纪睦神情一凛:“遵令!”

    一旁的虞洪,在旁边见纪睦和王导两个出奇的一致反对司马珂出征,看得一头雾水。

    听到最后,虞洪微微松了一口气。

    想不到因为司马珂,王导竟然允许他们必要的时候突围,不必死守,看来这羽林中郎将司马珂,不是等闲之辈。

    ……

    15分钟后第二更,敬请一路追读,千万不要养章节,千万不要养章节,拜谢,跪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