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70章 丞相之宴(求追读)

第70章 丞相之宴(求追读)

 热门推荐:
    司马珂、司马无忌和司马衍正讨论着羽林郎之事,却见得那荀羡一直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不觉有点奇怪。

    这时司马衍也看到了荀羡的神色,不禁哈哈一笑道:“荀家小郎君一向对皇叔尊崇有加,今日皇叔在此,朕就做个主张,让荀小郎君拜皇叔为师如何?”

    拜师?

    司马珂还没反应过来,荀羡已经纳头就拜:“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颍川荀氏,也算是几百年的老世家望族了。司马珂对历史上的荀羡印象不深,只是记得他是赫赫有名的逃婚驸马。但是对荀羡的六世祖荀彧可是印象深刻,玩三国志时,那可是智力和政治双98的属性,顶级谋臣之一,而另一荀家大能荀攸,也是智力94政治90的超一流谋士。

    他见得这小成童生得伶俐可爱,而且为人极其机灵,,就笑问道:“你欲学文乎,欲学武乎?”

    荀羡急声道:“只要是师父教的,徒儿便喜欢。”

    司马珂:“……”

    他初来乍到,虽然已经有了些许根基,但是根基终究是尚浅,此时仍然是世家豪门的天下,能够收颍川荀氏之子为徒,对自己的名声是大有裨益的。

    当下倒也不便拒绝,只得一把扶起他道:“你先起来罢。”

    谁知那荀羡执拗的很:“师父不答应收我为徒,我便不起来。”

    一旁的司马衍和司马无忌哈哈大笑,也在劝说司马珂应允。

    司马珂无奈,只得说道:“既如此,我答应你就是。”

    荀羡一听,喜得当即磕了三个响头,这才一跃而起。

    司马珂也被他的真诚所感染,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道:“他日若发觉跟我学不到甚么东西,须怪不得我。”

    荀羡喜滋滋的说道:“能拜师父为师,便是徒儿最大的荣幸。”

    这小伙子机灵古怪的……怪不得能干出逃婚这种事。

    司马珂又笑了。

    ***************

    司马珂离开皇宫,回到府内。

    王导府上的使者已经等候多时。

    这次不是王悦作为父亲的代言人身份相邀,而是明白的说明是丞相王导亲自设宴而待。

    司马珂的神色一沉,能得到王导的亲自接待,恐怕不是什么好事,说明王导不再像之前一样不把他当棵葱,而是逐渐重视他了。

    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既然是王导亲自遣人相邀,司马珂自然不好拒绝。

    司马珂换下一身戎装,穿上便服,笼冠青衫,大袖翩翩,上了牛车,跟在王家使者的牛车之后,缓缓的驶向乌衣巷。

    乌衣巷,依旧如同往日一般的华丽和静谧,整个巷内都弥漫着一股富贵气息。

    来到王家府门口,使者入内禀报,不一会便见得王悦和王恬两人亲自前来相迎。

    “君侯光临,有失远迎。”

    “两位兄长客气了,劳驾亲迎,愚弟甚为惶恐。”

    三人也算是老熟人,倒也没太多的寒暄,便往府内大厅走去。

    入了大厅,便看到端坐在正中的王导了。

    司马珂和王导之前虽然也有见过,却是大场合之下,耳目众多,这算是司马珂和王导的第一次正式私下会面。

    那王导虽然已过花甲,头发和胡须微微发白,已略显老态,但是皮肤白嫩,双眼炯炯有神,看起来十分的精神。

    司马珂急忙向前几步,深深一揖:“晚辈司马珂,拜见丞相!”

    王导哈哈一笑:“元谨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呐……请上座,今日老夫要与元谨把酒言欢,畅谈一番。”

    司马珂谢过,在其旁边的案几后的软塌上跪坐了下去。

    司马珂在看王导,王导也在端详司马珂。

    “人道元谨为大晋第一美公子,果然名副其实。我昔日曾见过潘安和卫玠,惊为天人,今日细看,其远远不及元谨也。”王导赞叹道。

    司马珂这才想起,王导是见过潘安和卫玠的,听到这般夸赞,心中微微有一丝特别的爽意,急忙笑道:“空负一副好皮囊,让丞相见笑了。”

    王导微微叹道:“我自元嘉元年,跟随元帝南渡,今已近三十载,历三帝,阅人无数,今观元谨少年英雄,有勇有谋,进退有度,实乃宗室中之翘楚,令祖西阳王若得泉下有知,必当宽慰欣喜。”

    司马珂听他夸自己,急忙道:“丞相谬赞,晚辈受宠若惊,惶恐至极。丞相数次扶大厦于将倾之际,实乃大晋之中流砥柱,百官之楷模,晚辈一向敬仰,今日得遇丞相指点,便是三生有幸也!”

    互相礼貌性的吹嘘了一番之后,王导便让人上来酒菜,满满的一桌,各种晋时佳肴,极其丰盛,不亚于司马衍的御膳。

    王导举樽笑道:“略备酒菜,不及元谨府上风物佳肴,亦无琼浆玉液,还望元谨勿弃。”

    司马珂笑道:“丞相所赐,便是无上珍馐也不及也。”

    紧接着,丝竹和筝声响起,一队歌姬娉婷而来,载歌载舞,将宴会的气氛推向高潮。

    酒过三巡,王导与司马珂开始畅聊起来。

    先是过问了羽林郎和羽林骑的事情,然后便责怪司马珂昔日擅自杀死庾成的鲁莽,又将庾亮的弹劾大肆渲染,声称若非他一力承担,坚决驳回庾亮的弹劾,恐怕天子也不能保住司马珂。

    紧接着又谈昔日庾亮是如何打压西阳王司马羕、南顿王司马宗和汝南王等宗室的,又是如何毒杀司马珂父辈和长兄司马崧的。

    随后又谈到羽林骑的组建,他如何交代郗鉴、何充及周谟三人鼎力支持,以及如何破例让沈劲和周琦入仕等等。

    最后又谈到这次历阳之战,他如何向小皇帝为其奏功,才致官升两级,爵升一级的厚赏。

    如此云云,司马珂便已明白王导的意思,无非是说,你能有今天这般境地,全靠我一手罩着和撑着,否则恐怕早就被人捏得死死的,这其中有假也有真,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司马珂倒也不较真,只是连连表示感谢之意。

    随后,王导又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讲起自己当年如何扶持司马睿,将南北士族整合得服服帖帖,最终建立东晋朝廷的不世之功。说得其实也不算夸张,没有王导,司马睿能不能组建东晋朝廷还真难说,否则哪里有“王与马,共天下”的说法。

    司马珂顿时觉得这顿饭,就不是那么香了,这是王大丞相给他施压了,要是换上其他人,怕不是要真的诚惶诚恐,两股战战了。

    闲谈了一阵之后,王导便示意王悦撤下那莺歌燕舞的歌姬,然后笑呵呵的举酒和司马珂对饮了一樽,问道:“元谨贵庚几何?”

    司马珂心中一动,便已知道王导的用意了,心中大概有了计较,答道:“回禀丞相,晚辈大兴三年所生。”

    “可有婚聘?”

    果然……这年头问他年龄的,几乎毫无例外都是为了做媒的。

    司马珂正色道:“回禀丞相,晚辈尚未婚娶。晚辈未及弱冠,又未能为天子建功立业,不敢谈婚论娶,更无颜祭告父辈祖辈。”

    王导神色一肃,用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语气,语重深长的模样:“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令祖辈和父辈惨遭庾氏算计,只剩下你和令从兄二人,你等应早日婚娶,开枝散叶,延续香火,才对得起令祖和令尊。你既已加元服之礼,又有官阶在身,当早日成家立业,岂能拖而不决?”

    卧槽,我才十五岁……是时候放出大招了。

    司马珂急忙笑道:“丞相教训得是,晚辈深以为然。只是晚辈昔日幸遇一仙翁,传授晚辈不少技艺,后不知去向。那仙翁曾对晚辈说过,不到弱冠之年,不可婚配,不然恐有血光之灾,故此不敢婚娶。”

    王导:“……”

    王导想要仿效郗鉴,将司马珂纳入东床快婿的计划,再一次落空。

    送走司马珂之后,王导端坐在大厅之中,神色有点落寞。

    王悦劝道:“阿爷,司马珂并未把话说绝,或许还有机会,况且世家郎君俊雅风流者,比比皆是,何故如此高抬司马珂?”

    王导微微叹道:“司马珂的态度,代表着陛下的态度,看来陛下是真对王家心存戒心了。不然征选羽林郎,为何也未有王家宗族之子?”

    ……

    1.重要的事情再说三遍,勿养书,追读,追读,请大家追读,拜谢!

    2.感谢书友2021……4144、春来画图登、半缘修心、刑紫薇、悼武华夏、叶小枪、书友1507^9649各位大大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