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69章 君心甚安

第69章 君心甚安

 热门推荐:
    “起,降,起……”

    校场左边,羽林骑御山队正在沈默的率领下,一边举着八十斤的石锁,一边喊着号子,众羽林骑声音洪亮,士气高涨,虽然汗流浃背,却丝毫没有半点怨言。

    “疾风,疾风,疾风……”

    正中的羽林骑疾风队,正一个个挥舞着战刀,在练习三刀半刀法,虽然成功率很低,但是众人丝毫没有气馁,乐此不疲。

    最右边的掠火队,分成两组,手执木棒,正在进行激烈的厮杀,那对攻的木棒,虽然棒身缠绕了丝绳,前段包了羊皮作为缓冲,但是依旧难免会有人受伤,但是没有任何人有半点怯意,反而越战越勇。

    司马珂站在场外看着刻苦训练的袍泽,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经过连续几日的思想教育,这些羽林骑已逐渐上道,明白了训练的重要性,不似前几日那般懈怠和抵触。

    他心中一高兴,也来了兴致,大步走到御山队的训练场,左右手各从一名羽林骑手中接过一个石锁,一手一只,轻轻的提了起来。

    众人见到自己的主将亲自来训练,纷纷停了下来,满怀兴趣的望着司马珂。

    只见司马珂双手轻轻的一举,两只八十斤的石锁便像举稻草一般举了起来,惹得众人一阵叫好。

    司马珂微微一笑,将双手垂了下来,左手往上一抛,那八十斤的石锁便被抛了起来,略略高出司马珂的头部;等到那石锁往下掉时,右手的石锁也抛了出去,左手伸手恰恰好接住那左边掉落的石锁,又轻轻的抛起;紧接着,右手边的石锁掉落,接住,抛起,左边的石锁又恰恰掉落。

    于是乎,那两只八十斤重的石锁,在司马珂手里起起落落,在空中连连划出抛物线,如同杂耍,仿佛那抛的不是石锁,而是纸做的一般。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直到司马珂连连抛接了二三十下之后停了下来,众人才爆发出一阵震天价的喝彩声。

    司马珂对众人一拱手,又缓步来到中间的疾风队面前,示意杨瑾递让众人暂停,众疾风队羽林骑顿时停了下来,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在司马珂身上。

    只见司马珂脚尖一掂,一根青竹棒便飞向了空中,与此同时,一道刀光如同白练一般追随那青竹棒而去。

    只听嚓嚓嚓数声,刀光突然消失,司马珂收刀入鞘。

    那根青竹棒已然断成十几截,掉落在地,惹得众人又是一阵叫好。

    随后,司马珂又来到掠火队,让五名羽林骑手持木棒同时对他进行袭击,结果五人同时出招,却被他一一闪过,又各挨了一棍,惹得其他羽林骑一阵哄笑。

    司马珂在此举,并非炫耀自己的武力,而是为了活跃下一下训练的气氛,激励一下众人的士气,同时也拉近与底层将士之间的距离。

    检查完毕,司马珂率卞诞、沈劲和周琦三人又去伙房巡视了一番,见得案板上堆满了羊肉,这才放心。

    “如此伙食,朝廷拨的粮饷恐怕不够吧,会亏空几何?我且让府上补足。”司马珂问道。

    卞诞急声道:“每日会增加一万钱的支出,我等三人已自行补上不足部分,还请君侯宽心。些许小钱,若要劳烦君侯,岂非显得我等无用?”

    司马珂也不再坚持,只是淡淡的笑道:“诸位忠心耿耿,我心甚慰。”

    他缓缓的抬起头来,望着远处,又笑道:“诸位,可知我看到了甚么?”

    三人疑惑的望着司马珂,问道:“还请君侯赐教。”

    司马珂哈哈一笑:“江左豪强,周沈又起。济阴卞氏,门高户重。”

    三人神色一愣,琢磨了一会,心中已悟,齐齐对司马珂深深一揖:“谢君侯提携!”

    ****************

    出了南苑,司马珂纵马来到建康宫,下了马,直奔光禄勋署。

    光禄勋署内,何充正和一个青年官员在谈着什么,见到司马珂进来,急忙纷纷站立起来。

    司马珂刚刚跟何充见了礼,边上那青年官员便朝司马珂施礼。

    “下官司马无忌,拜见明将军!”

    司马无忌?

    这谯王司马无忌虽然官阶比他低,但爵位却远远高于他,而且同为宗室,辈分也比他高一辈,想不到居然是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当然,既然在朝中为官,便是按官阶来论,否则若按爵位,岂不是王导都得先给他行礼。所以司马无忌先给司马珂行礼是有道理的,否则一个上官还得给下属先行礼,岂不是笑话,如何开展工作。

    不过,对方终究爵位远远高于自己,而且辈分也高了一辈,司马珂也不敢怠慢,急忙还礼:“王叔不必多礼!”

    司马珂为中郎将,司马无忌尊称他为明将军,而司马无忌高司马珂一辈,司马珂以王叔相称,各论各的,最为符合礼仪。

    两人寒暄一阵,初次相见,这才互相打量对方。司马无忌立即被司马珂的俊美所慑,惊为天人。司马珂见面前这个少年英气勃勃、气宇不凡,比起司马弼、司马邈和司马珉三人,不知要成熟稳重了多少,不禁也暗暗称赞,怪不得其也受到司马衍的重用。

    今日是司马无忌正式到光禄勋就职羽林仆射,司马珂和何充向司马无忌介绍了一阵羽林郎的事宜,包括羽林郎的编制、征募来源规划、职责、礼仪以及其他后勤事宜。

    三人谈论了一阵之后,司马珂便带司马无忌入禁宫,前往觐见小皇帝司马衍。

    如今司马珂身为羽林中郎将,领羽林郎和羽林监,不但要去羽林监那边大营例行巡查羽林骑的状况,还要每天入禁宫一次,检查羽林郎相应事宜,并向小皇帝司马衍报个到。

    因为羽林郎原本就是天子近侍,司马珂领羽林郎,不再像之前按例需要张桓带领,才可进宫见皇帝,禁卫验了腰牌便可直接去太极西堂,甚至中斋(皇帝寝殿)。

    到了太极西堂门口,却被內侍告知小皇帝并不在殿内,而是在华林园下棋,司马珂和司马无忌无奈之下,只得在內侍的带领下,前往华林园。

    华林园,一座凉亭之中,小皇帝司马衍正和一个十二三岁的成童(晋代成童八岁以上)在下棋,正杀得难解难分。

    凉亭内,张桓及几个內侍在伺候着。凉亭两边的入口,则各立着四个按刀护卫的羽林郎,正是曾随司马珂追袭石韬十八骑的羽林骑悍卒。因其他征选的羽林郎尚未到位,故司马珂先让出自羽林骑的十六名羽林郎分为两班轮值,护卫小皇帝司马衍的安全。

    见到司马珂和司马无忌前来行礼,司马衍脸上显得十分的开心,急忙起身笑道:“朕有皇叔及皇叔公引领羽林郎,护卫周全,睡觉都沉实了许多,故得雅兴,与荀家小郎君下棋。”

    那跟司马衍下棋的少年,听得是司马珂,脸上露出惊喜至极的神色,急忙向前拜见:“小民荀羡,拜见君侯,小民对君侯仰慕已久,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

    呦呵~这小厮嘴巴挺甜的,挺会说话的……

    司马珂仔细打量起面前的荀羡,见这小成童生得粉雕玉琢的,极其可爱,不禁也多了几分喜爱之心。

    当下哈哈一笑,还了礼。

    司马衍见到司马珂和司马无忌到来,脸上神色显得十分开心,颇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棋也不下了,便和司马珂、司马无忌畅聊起来。历史上的司马衍一生傀儡,幼年被庾亮和目前庾文君把持朝政,少年被王导和庾亮一起忽悠,弱冠后王导死去,又被庾冰兄弟趁虚而入继续架空,其后更是不明不白的英年早逝,可见其平时在宫中有多苦闷。

    司马珂的到来,给他的皇帝生涯点亮了一道光,虽然光芒不大,但是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而且有越来越明亮的趋势,所以小皇帝心中自然也是越来越舒心。

    ……

    大家搞点彩蛋章啥的助助兴啊,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