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60章 矢型之阵(求推荐票)

第60章 矢型之阵(求推荐票)

 热门推荐:
    司马珂一马当先,率先迎向正中一名羯骑。

    哈~

    那羯骑怒吼着,长刀高举,直朝他头部劈来,快如闪电,恨不得一刀把司马珂的头颅劈成两半。

    噗的一声,他的战刀刚刚举起,司马珂的环首刀已然劈到了他的举刀的右臂之上,只听骨肉碎裂声响起,那截手臂连同战刀跌落了下来。

    司马珂一刀劈出,却不再看那人,而是左手一挥,秋霜长剑如同毒蛇一般从他腰间探出,向左边准备偷袭他的敌骑劈去。

    那敌骑见他在劈砍右边的羯骑,正准备先偷袭他,不料长刀刚刚递出,便感觉腰下一疼,距离司马珂头顶一尺的刀锋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他的上半截身子也飞了起来,就在那一刹那,他看到了自己的下半截身子的断口处,鲜血狂喷,惊得魂飞魄散,一股无边的黑暗迅速将他的意识淹没。

    百炼精钢剑,果然锋利无比,再加上司马珂的神力,竟然将一个活生生的人拦腰斩断。

    咴~

    飞羽驮着司马珂借着冲势呼啸而过,直到二三十步之外才停了下来。

    勒马回头看时。

    左边那名胡骑已然跌落于马下,抱着右臂惨叫不已。右边的那名胡骑,横尸在地,两截身子一前一后,隔了三四米,鲜血流了一地。

    咴咴咴~

    两队骑兵冲杀过后,纷纷勒马,调转马头,相隔六七十步,各自检查己方的伤亡。

    司马珂望了望对面,又往两边看了一遍,不禁脸色大变。

    对面的胡骑,一轮冲杀过去,竟然除了他刀剑之下的一死一伤,其他人丝毫无损。那名被他斩断手臂的羯骑,竟然将断臂包扎起来,又用左臂提刀在手,翻身上了马,加入了胡骑的队列。而那名原本受了羽林骑箭伤的胡骑,竟然也是毫发无损。

    羯胡骑兵,竟然悍勇如斯!

    再看自己这边,司马珂差点心痛得跌落于马下……

    自己这边,竟然是两死一伤,折了两名兄弟,还有一名羽林骑腹部中了一刀,边上一名羽林骑正在给他包扎,那伤者看起来脸无血色,很显然受伤不轻。

    此刻司马珂终于明白,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羯胡骑兵,而是在羯胡中精锐战骑。以沈劲和周琦之强横,对上羯骑,一个回合之间,竟然也没分出胜负。而自己的羽林精骑,虽然都是精选的晋军精锐,但与这只羯人精锐骑兵相拼,居然落了下风。

    羯胡骑兵,果然厉害,怪不得石勒能凭十八骑起家,打下大半壁江山,司马珂心中原本的轻敌之心,逐渐冷却下来。

    当然,司马珂不知道的,这只骑兵在羯赵号称十八飞骑,都是精锐中的精锐,精兵二字已不足以形容其精悍。

    对面的羯骑,同样心中充满震撼,知道对面也不是等闲之辈,原本傲慢轻敌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这一轮生死冲杀,双方都竭尽全力,虽然只是一合,却消耗力气不小,都在大口的喘着粗气,故都并未急于向前冲杀,都在调整状态,准备下一轮冲杀。双方都知道,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恶战,不可轻动。

    “杀得痛快,想不到南晋居然有如此强兵,请问阁下是哪只劲旅?”石韬喘着粗气,强行装作豪爽的模样,大声笑问。

    羯人进入中原多年,大都会汉语,而石韬更是一口流利的中原腔。

    “大晋羽林骑!”司马珂沉声回应道。

    石韬这才发现那个射杀一骑,斩杀一骑,伤一骑的南晋将领,竟然姿容如此俊美,不禁神色一呆,心中涌现出爱才之意,扬声问道:“在下石韬,家君乃大赵天王陛下。阁下之悍勇,实乃某生平所见,南晋重门第,轻才能,重士子,轻武将,不若投我大赵,我当禀报父王,厚待阁下!”

    司马珂像看个傻子一般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将秋霜剑上的血珠抖了抖,避免血液流到剑柄上来。

    沈劲怒极而笑:“君侯乃大晋宗室、永康亭侯、羽林骑都尉,阁下休得痴心妄想!”

    石韬神情一呆,随即大笑道:“想不到南晋宗室,居然有如此枭雄之辈,既然如此,我便以大赵宗室,对战南晋宗室,不枉此行!”

    石韬是看出来了,虽然双方折损差不多,但是己方的伤亡都是拜司马珂一人所赐,只要盯死了司马珂,其他人不足为虑。

    石赵十八飞骑,兵王之王,岂惧汉人骑兵?

    双方又齐齐举起战刀,蓄势待发,准备下一轮的冲杀。

    司马珂定眼一瞧,便知道对手已经安排了至少三骑在盯着自己,不觉嘴角浮现出一丝残酷的笑意。

    如此,便可减轻其他人的压力,减少伤亡,正中他下怀。

    他回过头来,对沈劲和周琦低声喝道:“传我命令,须小声递传,不得喧哗令贼寇知晓:冲杀之时,摆矢形阵,我在最前,你等两人紧随我之后,其余众人,依次向中聚拢,两人一排,鱼贯而行,受伤者最后,违令者斩!”

    如果再按照之前的阵列,排成一排,和羯骑一对一对攻,恐怕又要折损一两人,若是这般对冲下去,对方的被斩杀殆尽,自己这边的羽林精骑也折损得差不多了,这显然不是他想看到的。

    “君侯,万万不可!”沈劲和周琦急声道。

    按照司马珂的布阵,这个阵型像一枝利箭,司马珂就是箭头,也是最危险的位置,两人自然不肯。

    “违令者斩!”司马珂只说了四个字。

    两人不敢再做声,只得依次传令下去。

    司马珂举起长刀。

    石韬也举起长刀。

    杀~

    杀~

    两人再次发出一声炸裂般的怒吼。

    轰隆隆~

    马蹄声再次轰然而起,两排骑兵再次扬起马蹄,向前冲杀。

    司马珂依旧是右手举刀,左手提剑,一马当先,率先冲出,直奔敌骑。沈劲和周琦策马紧随其后,其余十四名羽林骑,纷纷向中间聚拢,两人一排,紧跟在后面。那名受伤的羽林骑,跟在最后。

    两军对冲,瞬间即至,等到石韬发现对面变阵时,为时已晚。

    三名羯骑,手举战刀,齐齐向司马珂奔袭而来,想要三刀齐下,攻司马珂个措手不及,一举击杀。

    只是可惜,羯骑的刀速虽快,在司马珂眼里就如同放慢的动作,右边的羯骑刀锋刚刚递出,腹部便被司马珂一刀劈中,巨大的冲击力之下,将那人劈得飞了起来,肠子就着鲜血都在空中飘扬。

    左边的羯骑长刀尚举在半空中,司马珂左手的长剑原本倒提着,却突然像凭空冒出来一般,刺在那名羯骑的胸部,被司马珂刺了个洞穿,剑锷直抵其胸口。

    借着西极马的强劲冲击力,那一百七八十斤的身躯,竟然被司马珂挑在剑上,向前冲去,那羯骑顿时身子向后倒奔,从马背上飞了起来。

    司马珂担心拗断秋霜剑,毕竟秋霜剑虽然锋利,但是剑身终究单薄了点,顺手往外一抖,那一百多斤的身躯便抖落在地。

    余下左边第二个胡骑还想来提刀砍司马珂,奈何司马珂已然呼啸疾驰而去,却被司马珂身后的周琦瞅了个空子,一刀刺在咽喉,登时落马。

    而由于阵型变化,沈劲与周琦并排而行,与右边的第二个骑兵相距甚远,两人只是战刀的尖部稍稍一撞,便呼啸而过。

    余下众骑,紧随其后,一路疾驰,并无交战。

    等到再次马过来时,石韬不禁暗骂司马珂阴险。司马珂突然变阵,用箭矢之阵从中间洞穿了他的一字阵型,两翼的羯骑扑了个空,中间却折损了三骑。

    这一轮冲杀,羯人吃了个大亏!

    司马珂十七骑毫发无损,对面连石韬和冀伟,加上那断臂者,也只剩下十四骑,石韬不禁气得七窍生烟,一边休整,一边琢磨着应对之策。

    就在此时,令魂飞魄散的一幕出现了。

    司马珂将长剑收回剑鞘内,环首刀挂在马鞍旁,竟然取下落日神臂弓,搭箭在弦。

    “躲箭!”石韬肝胆俱裂,率先向前一趴,躲到马颈之后的鬃毛里。

    可惜为时已晚,司马珂的箭矢,瞄准的不是反应速度最快的石韬和冀伟,而是最右边的一名羯骑悍卒。

    这是生死厮杀,自然不用讲什么武德……

    只听弓弦声响动,那名羯骑不及反应,便被铁羽箭贯穿了咽喉,六七十步的距离之内,铁羽箭的劲道不亚于强弩,竟然从脖颈之中贯出,又向前飞行了一阵才掉落在地。

    那名羯骑咽喉被射出了个大洞,捂着冒血的咽喉,垂死挣扎着,嘴里发出赫赫的痛苦声,从马背上栽倒了下来。

    石韬怒极,嘶声怒吼:“两翼合围,杀!”

    众羯骑厮杀多年,身经百战,只听两翼合围四个字,无需多言,便分成两列,向羽林骑两翼杀来。

    ps:1.感谢汉唐长安夜和书友2020…6753的打赏

    2.第二章在半小时后发出,请大家有空投推荐票,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