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51章 天子近卫(求推荐票和收藏)

第51章 天子近卫(求推荐票和收藏)

 热门推荐:
    南苑,校场。

    羽林骑迎来自成立以来最重要的一个日子,皇帝亲自来检阅。

    羽林骑原本定义就是天子亲兵,司马衍亲自来检阅是给司马珂和羽林骑打气和助威,同时也宣告羽林骑正式成立。

    点将台上,天子司马衍头戴冕冠、身穿冕服,端坐正中华盖之下,身旁坐着司徒王导。侍中司马昱,散骑常侍司马岳和司马晞,光禄勋何充,太常卿谢裒,廷尉纪友等人,分列两边。

    点将台四周,旌旗如云,枪戟如林,护卫森严。

    点将台下,司马珂头戴武弁大冠,身穿防矢甲,腰悬秋霜长剑,端坐在飞羽神驹之上,两旁分别立着一身戎装、胯骑骏马的卞诞和沈劲。在他的背后,一名精壮的骑兵,高举着“大晋羽林骑”的幡幢。

    周琦、杨瑾和田云分列阵前,在他们的身后,三百名精骑阵列如山,长刀如林,杀气漫卷,威风凛凛。

    呛啷一声,司马珂拔剑而出,直指苍穹,三百余名精骑的喊声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呼啸而起。

    “国之羽翼,如林之盛。

    出车彭彭,旌旗烈烈。

    天子命我,征战四方。

    血不流干,战斗不息!”

    喊声整齐而雄壮,直上云霄,令闻者无不慷慨激昂,热血沸腾。随着喊声,那一把把锋利的环首刀斜举,直刺苍穹,凛冽的刀锋在太阳的照耀之下,闪烁一片夺目的光芒,更显羽林骑之雄壮。

    台上的司马衍,激动得当即站了起来,高声道:“羽林精骑,雄壮如斯,不负羽林之名,甚得朕心!”

    连喊了三次之后,司马珂长剑往下一压,全场的呼啸声戛然而止,众将士全部屏声静气的等候司马珂的号令。

    司马珂长剑再次一举:“吹号,演兵!”

    呜呜呜~

    随着司马珂的一声号令,点将台下响起了苍凉而悠远的号角声,响彻云霄。

    紧接着,随着幡幢舞动,三百骑兵,依次跟上,跟在司马珂和众将的背后,策马沿着校场奔驰而起。

    校场之上,马蹄声如雷,烟尘滚滚,夹杂着呼喝声和马鸣声,三百精骑如同一条长龙滚动和长鸣,整个校场的地面似乎都震动了起来。

    绕场三周之后,司马珂一马当先,飞骑入了校场之中,取下五石长弓,搭箭上弦,只轻轻的拉了小半月便施射,只见那箭如流星,直奔五十步之外的一排箭靶,正中第一个箭靶的红心。

    紧接着沈劲和周琦跟上,也依次纵马驰射,也分别射中靶心。随后的羽林骑,依次纵马而来,如同走马灯一般,依次施射,无一不射在靶内。

    台上的文武百官,看得目瞪口呆,小皇帝司马衍更是高声叫好,神情十分激动,热泪盈眶。

    这才是真正的天子近卫,也使得司马衍终于有了第一只自己可以掌控的军队,真正有了一些安全感。

    众骑一一施射完毕,又在司马珂的号令之下,再次整队列阵,秩序井然。

    旗偃,鼓息,号停。

    司马珂纵马向前,直奔台下,向台上一拜:“启禀陛下,羽林骑演兵完毕!”

    司马衍整了整冕服,在张桓等近侍的簇拥下,缓缓的走到了点将台边,朗声道:“羽林精骑,精壮如斯,实乃天下雄兵,朕心甚慰。尔等乃国之羽翼,朕之爪牙,当苦练技艺,发愤图强,上报朝廷,下安黎民,建功立业,不负苍生!”

    话音一落,司马珂长剑再次一举,高声喊道:“上效天子,下安黎民,苍天可鉴,日月可照!”

    “上效天子,下安黎民,苍天可鉴,日月可照!”

    台下喊声再次如大海一般呼啸而起。

    司马衍望着台下,瞬间泪流满面。

    台下的文武百官,肃然而立,无不神色凛然。

    站在司马衍身后的王导,脸上神色变幻不定,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司马衍激动了一阵,又朗声道:“羽林骑弓马娴熟,朕心甚慰。听闻军中更有善骑射者,可八十步外破敌,就让朕看看诸位的神射!”

    话音未落,身后的张桓已命人取来了一袭精美的红锦战袍,这些自然是小皇帝和司马珂提前安排好的节目。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张桓令近侍将红锦战袍挂于一颗大树的树枝上,下面设一箭垛,以八十步为界。

    一名谒者纵马而出,来回驰骋,高声喊道:“传陛下旨意,有能射中箭垛红心者,即以锦袍赐之,如射不中,罚酒一杯!”

    话音一落,台下羽林骑欢呼声如雷,便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都想能在天子面前一展身手,为自己和羽林骑挣足颜面。

    咚咚咚~

    随着鼓声冲天而起,比箭正式开始。

    百步穿杨,只是个传说,八十步已经是一个很远的距离了,能中箭靶便是神射手。

    然而毕竟是八十步之外,一连窜出三骑,都是射中箭靶,但离红心距离尚远,众人虽然纷纷喝彩,但是终究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台下左边,一骑纵马疾驰而出,直奔射场,正是羽林骑队主杨瑾。

    只见杨瑾飞马奔来,来回奔驰三次,弯弓搭箭,一箭射去,正中箭靶红心。

    嗬~

    羽林骑之中,喝彩声如雷,高台之上的司马衍也不禁面带喜色,哈哈笑道:“此真朕之近卫也!”

    话音未落,周琦已经耐不住拍马而出,飞马奔驰,并不像杨瑾那般来回奔驰三次,找准感觉之后才施射,而是直接弓拉满月,一箭射去,也中箭靶红心。

    众羽林骑的喝彩声愈发热烈,司马衍更是眉飞色舞,就连台上的文武百官也称赞不已。

    紧接着,沈劲又纵马而出,跟周琦一样,也是举弓就是一箭,射中红心。

    点将台上下的喝彩声,再次高昂而起,一波高过一波。

    然而,无论是杨瑾,还是周琦和沈劲,按照司马衍的要求,都符合取拿锦袍的标准,但是却无一人上前去动那锦袍。

    咚咚咚~

    就在此时,台下的战鼓声突然变得激昂了许多,台上众人不知就里,纷纷抬头望去,却见司马珂手执五石弓,纵马直奔台下。

    “微臣请一百五十步外试射之!”

    话音未落,全场哗然。

    百步已是极其勇悍之士,这司马珂居然要一百五十步外射靶,莫不是吃错了药?

    尤其是中护军赵胤,更是满脸的讥笑之意,一百五十步中靶比起八十步,并不是难度增加一倍,而是五倍都不止。

    普通人的视力,连一百五十步外的箭靶红心都看不到,能看到箭靶就不错了,还谈什么射中靶心?

    这骑都尉司马珂,恐怕是没射过箭吧?赵胤心中暗道。

    司马衍却丝毫没有半点惊讶,大笑:“皇叔请便!”

    此时,树下的箭靶已然换了新的。

    司马珂得令,纵马往回退了一百多步,再飞马而前,奔近一百五十步之外,远远的搭箭在弦,对着那箭靶便是一箭。

    正中红心!

    嗬嗬嗬~

    全场顿时欢呼声雷动,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数百羽林骑激动欲狂,纷纷高喊着“君侯”,场面几乎达到白热化。

    司马珂微微一笑,依旧立在一百五十步外,对着台上一揖,举弓搭箭,又是一箭。

    铁羽箭正中那系着锦袍的丝绳,那袭锦袍飘然而落。

    全场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如见鬼魅一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许久,小皇帝司马衍才如梦初醒,哈哈大笑:“皇叔之神射,天下无双。朕有皇叔及羽林骑,何愁天下不定!”

    台下的羽林骑,欢呼声再次呼啸而起,如同山崩地裂一般,众人皆被自己的主将的神勇所折服,作为部曲也为之而自豪。

    尤其是武昌郡来的骑兵,这才深深的知道,自己的主将是何等的神将,那庾成队主屡屡挑衅,着实死得不冤。

    而台上的文武百臣,又是各自有另外一番滋味。

    小皇帝自亲政以来,逐步掌控大权,如今更是初涉兵权,皇权日盛,这次羽林骑阅兵,明显就是对众臣的一种震慑。

    尤其是以赵胤为首的王室六军的将领,更是心中震惊不已。

    一名谒者将掉落在地的锦袍捡起,司马衍亲自登下点将台,为司马珂披上锦袍,又回头宣布“凡射中箭靶者,皆赏锦袍一袭”。

    自此,阅兵活动在司马珂和司马衍的导演之下,完美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