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43章 立威

第43章 立威

 热门推荐:
    司马珂将庾成的尸体扔落在地,拔剑而出,一道寒光闪过,那庾成的头颅便和躯体分了家,鲜血喷涌而出,空气中顿时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司马珂挑起庾成的头颅,向那群闹事的军士一扔,惊得众军士再次齐齐后退。

    “缴械不杀!”司马珂怒声吼道。

    话音未落,四周立即跟着响起惊涛骇浪般的怒吼声:“缴械不杀!”

    当啷~

    不知谁率先扔下兵器,随后只听兵器落地的声音四起,环首刀掉落了一地。

    众人习惯听命于庾成,加上庾成又一路上挑拨和煽动,声称要给司马珂一个下马威,避免大家在羽林骑吃亏受委屈,所以便跟着胡闹,但并非是他们对庾成有多忠心。

    庾成这厮狗仗人势,脾气暴躁,平时也没把众军士当个人看,非打即骂,而且肆意克扣军饷,除了那十余个亲信,其余的人对他并没有多少感情。

    此刻,庾成已死,自然也没人犯得着跟着庾成掉脑袋。

    “全部拿下,捆起来!”司马珂怒声吼道。

    众将士原本对这群从武昌郡来的丘八横行霸道,便已恨得牙痒痒的,如今听得自己的统帅下令抓人,顿时响应声如雷,蜂拥而上,一个拿一个,将那群武昌郡来的丘八全部按倒在地。

    随后有辅兵送来一捆捆的麻绳,上百个军士全部被捆了起来,成排成排的躺在地上。

    “持械围困上官者,就地格杀!”司马珂寒声道。

    司马珂说的是那十余个持械围困卞诞和沈劲的庾成亲信。

    话音未落,那十余个军士立即高声喊冤,请求饶命,痛哭流涕。

    沈劲和卞诞齐齐来劝,说是培养一个骑兵不容易,尤其是善骑射的骑兵,更不容易,他们奉命而为,希望能饶他们一命。

    司马珂冷声道:“别的错误或可原谅,以下犯上作乱者,杀无赦,不得再求情!”

    众将士从没见过司马珂这般狠绝,当下不敢再说话。

    一旁的周琦,早就等司马珂这句话,当即将那十余人全部拉了出来,那十余人不是什长就是伍长,身后都挂了一个章(一个像画了个十字的布袋),很容易辨识。

    这下卞诞又急了,这等于将这只新来的骑兵,半数军官都斩杀了,又要来劝阻,依旧被司马珂拒绝了。

    “若持械危及上官都无罪,何事不可为?”司马珂面若寒霜,丝毫不为所动。

    周琦将那十余人,排成一排,每人左右各有一人按住肩头,身后一人持刀蓄势待发。

    斩!

    随着司马珂一声令下,十余道寒光闪过,人头落地,鲜血从断颈出喷涌而出。

    空气中的血气更浓了!

    “余者暂留一命,押下去集中看守,待明日听候发落!”司马珂又令道。

    众人得令,将那余下八九十名骑兵押了下去,集中在几个营房里。

    司马珂又长剑一挑,将庾成的头颅挑了起来,对杨瑾道:“将此狗贼的头颅,悬挂辕门一个月,以儆效尤!”

    杨瑾接过庾成的头颅,得令而去。

    司马珂这才吩咐其他未安排任务的将士散去,各回营舍。

    眼见得众人已散去,卞诞这才回过神来,一拍大腿,满脸沮丧和担忧,急声道:“君侯太沉不住气了,此事要成大祸事了!”

    *********

    营署之内,司马珂端坐正中,卞诞坐在上首,下首则坐着沈劲和周琦两人。

    卞诞的神情有点沮丧,无奈的说道:“庾成乱营,理当责罚,但罪不至死,君侯当众将其击杀,恐落了口实,到了庾征西那里,若是弹劾……”

    卞诞没有说下去,当年庾亮专权的时候,弹劾南顿王司马宗和西阳王司马羕都叫一个准,现今虽然因苏峻之乱后,庾亮离开朝廷中枢,但依旧是权势滔天,就连司徒王导也要借助司空郗鉴的力量才能勉强与其抗衡,若是要弹劾司马珂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虽然说小皇帝司马衍已经亲政,但是东晋的皇权原本就式微,何况庾亮还是司马衍的亲舅舅。在卞诞眼里,司马衍能不能帮司马珂还在两可之间,就算想帮,也未必能帮得了。

    因为,司马珂是没有处死军官的权力的。在晋代,只有持节之将领才有现场处决权。使持节可以处死右第五品以下的官员;持节可以处死没有官位的,如果是因为战事才可处死右第五品以下的官员;假节唯有在战时处死违犯军令者。即便是假节,也是一二品的大员,而司马珂只是一个小小的右第六品骑都尉,居然擅杀下属,怎么也说不过去。

    不只是卞诞担心不已,就算是沈劲也满脸忧心忡忡之色。

    只有周琦一脸的无所谓:“狗娘养的庾成,如此嚣张,就道是老子杀的,怕什么。”

    司马珂冷冷一笑,瞪着周琦道:“你倒是长本事了,敢替本都尉顶包了?”

    周琦挠挠头,低下头去,不再做声。

    司马珂哼了一声,神情一肃,沉声道:“庾亮那边,不劳诸位担心,诸位现今要做的,就是安抚好那余下八十八名骑兵,让其融入羽林骑,为我所用。所缺人员,以你等家将补之。”

    他说完,端起酒樽饮了一口酒,继续说道:“卞将军让杨瑾及田丰,安排一些体己、有眼色的军士,看押那些被绑的骑兵,重点是与其闲聊、谈心,放宽其心态。”

    经过今晚这一趟折腾,那些武昌郡来的骑兵,先是跟着闹腾,接着队主被斩杀,然后部分什长和伍长也被就地正法,其情绪必然不稳定。其既担心司马珂会继续追究和责罚,也担心后续会受到区别对待,被歧视,甚至担心小命不保,还有人会为司马珂的雷霆手段感到不服,各种情绪混杂在一起,若是不予以疏导,长久下去,必然成为大患。

    这个时候,只有与他们身份相等的军士,先以闲聊的方式去沟通,让他们知道司马珂的真正为人,才能让他们稍稍解开心结,不至于酿出祸患。

    对卞诞交代了一番之后,又交代了周琦一个重要任务,那就是兼任庾成这一队的队主。

    “甚么?”周琦以为自己听错了。

    司马珂沉声道:“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将这队骑兵带好,否则便将你革职处置!”

    周琦神情一凛,大声道:“启禀君侯,卑职愿承接此队,但是明将军须答应卑职一件事情。”

    “讲!”

    “其带来的营妓,不可撤掉。”

    司马珂眉头一皱,沉声道:‘’岂有此理,若是羽林骑营中留有营妓,成何体统?”

    周琦挠了挠头道:“卑职久居江湖,带人无非就是一起喝酒吃肉玩女人,那几个家将,都是这般跟着卑职,却也服服帖帖。”

    司马珂眉头紧蹙,心里不禁一阵暗骂。

    他选择周琦做队主,无非几个原因,:一来他给了周琦一个光复门楣的机会,周琦至少现在是死忠于他的;二来总共才三百骑兵,司马这个职位都新增的,沈劲做了司马,周琦这个假司马很可能会成为虚衔,让他兼任队主也算是有个实职;三来庾成带来的这群骑兵,一看就一个个都是老兵油子,或许周琦这样的浪荡子更能融合他们。

    他思索了一会,终于沉声道:“喝酒吃肉玩女人,与营规不符,但形势所迫,本都尉特许你浪荡七天,七天之后一切按营规从事。”

    周琦大喜,急声道:“谢君侯!”

    司马珂又追加了三个条件:不得在大营里浪荡;出去浪荡不得穿甲胄和戎服;不得扰民及违法乱纪。

    周琦一一应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