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40章 来者不善

第40章 来者不善

 热门推荐:
    周琦回头一看,认得是自家的家将,当即喝骂道:“何事如此慌张?”

    那家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说了两个字:“来了……”

    周琦愈发生气了,问道:“什么来了?”

    那家将终于稍稍喘匀了气:“有公家来使到公子下榻之处,说是五兵尚书署的,欲授两位公子文书及印绶……”

    砰咚~

    周琦一把将两个歌姬推开,腾身而起,急声对沈劲道:“兄长还等什么,速速策马回客栈!”

    身后两个歌姬爬起身来,可怜兮兮的喊道:“公子!”

    周琦回过头来,嘿嘿一笑道:“本公子过几日再来看尔等,必当大战三百回合!”

    说完,说完三步并两步的奔了出去。

    两个歌姬:“公子还未给钱……”

    沈劲一阵无语,从怀中摸出两串钱,扔在案几上,也急匆匆的奔了出去。

    两个歌姬收起案几上的钱,气呼呼的骂道:“这世上的男子,没有一个好东西!”

    那家将尚自在凌乱之中,听到那两个歌姬这般言语,当即神色尴尬的摸了摸头,也跑了出去。

    ************

    次日,东边刚刚泛出一丝鱼肚白,司马珂便急匆匆的起了床,纵马往南苑大营奔去。

    今天是沈劲和周琦前来报到的日子,这两人身手不错,头脑灵活,颇有将才,又是自己亲自举荐,是要作为心腹之将来培养的,自然十分重视。

    到了羽林骑营署之中,发现卞诞和四个队主,以及骑都尉司马沈劲和假司马周琦两人,都早已等候多时。

    沈劲和周琦两人,原本身材高大,气宇轩昂,又穿戴上屋山帻和筩袖铠,愈发显得英气勃勃,威武不凡。

    卞诞和几个队主被两人的气度所慑,又得知两人乃昔日江左两大豪强周、沈之后,甚为敬重,并没有什么抵触心理。而且沈劲一看便是忠诚正直之人,周琦虽然花哨了点,却言辞圆滑,说起话来令人挺受用,所以在司马珂未到之前,几个人已经先洽谈了一番,看起来气氛不错。

    司马珂看到这番情景,心中也落下一块大石。毕竟这羽林骑虽然新建,但是管事的却是来自不同的山头,他最担心的还是不能融合在一起,产生内讧。

    几个人寒暄了一阵,卞诞便向司马珂禀报一个重要的消息。

    从武昌来的最后一只羽林骑兵,将于后天抵达京师,入驻南苑。

    司马珂神情变得凝重起来,知道羽林骑组建以来最大的考验来了。

    卞诞不无忧虑的说道:“听沿途接待的官员传闻,此批羽林骑,打着征西将军的旗号,态度极其骄横,一路上没少惹事,我等还需小心谨慎应对为上。”

    司马珂心头一沉,果然如他所预料那般,这只骑兵来者不善。

    司马珂冷冷一笑:“既然到了南苑,便是我羽林骑的部曲,听从羽林骑调遣,与征西将军无关,否则便军法处置!”

    *********

    轰隆隆~

    三桥篱门,从东面大道那边隐隐传来一阵如雷般的马蹄声。

    随后,随着一阵骏马的嘶鸣声响起,一支骑兵队伍轰然而来,践踏得地面泥土飞扬,烟尘滚滚。

    只见马背上的骑兵,个个头戴屋山帻,身披筩袖铠,腰悬长刀,背负着牛角复合长弓,右边挂着一壶羽箭。都是一人双马,个个杀气漫卷,显得十分骁勇。在队伍的后面,又跟着十几辆牛车。

    那来兵一路疾驰,到了北篱门口,两骑并排变成一骑并排,呼啸而入,只惊得那路边的行人纷纷避让。

    众骑一路横冲直撞,一直冲到丹阳郡城前才放缓马蹄。

    那领头的骑者,三十五六岁,粗眉大眼,满脸的络腮胡子,一脸的凶狠之色,身材五大三粗,体重至少两百斤往上,看起来极其粗豪和凶戾,令人望而生畏,不敢对视。

    丹阳郡城,与石头城、白下城和东府城等都属于建康的卫城,是建康城东南面御敌的重要关卡,守兵远远的见得来了这么多骑兵,不敢大意,当即放下了千斤闸门,将来骑拦住,只是放下一个吊篮。

    那领头的骑者纵马奔向前来,对着城上就是一通破口大骂:“瞎了尔等的狗眼,老子们是从武昌郡而来,奉征西将军之命,入驻羽林骑,还不速速开门!”

    那守城的将士,自然是早就收到信息,但是见来骑如此无礼,也不客气,立即回怼了过去:“老子们奉命镇守此城,管你是谁,没有符传,便不得入内。”

    符传,符节的一种,作为身份证明和通行的凭证。

    那领头的骑者还要再骂,被身后的人劝下,只得骂骂咧咧的将符传递给身旁一名骑兵,那骑兵拿过符传奔到城下,扔到了吊篮之内。

    守将验过符传无误之后,这才将符传放回吊篮,再次放下归还,然后吊起了千斤闸门,放来骑进城。

    那领头的粗豪汉子吃了瘪,一肚子火,挥着长鞭迎着沿路的百姓,啪啪啪的一阵乱甩,惊得众行人四散奔逃。不过他们倒也不敢进入城中生事,只是沿着人流较少的东长干、长干里一路狂奔,过小长干,瓦官阁,便到了后渚篱门,来到了南苑门口。

    ***********

    羽林骑大营。

    “大晋羽林骑”的牙旗在风中猎猎飘扬。

    辕门口,卞诞早已率沈劲、周琦和四个队主前来迎接这只来自武昌郡的骑兵。

    轰隆隆~

    随着一阵如雷的蹄声,还有此起彼伏的马嘶声,南苑之内一片鸡飞狗跳之势,如同鬼子进村一般。

    只见一队骑兵乱哄哄的涌了过来,也不按道行走,将地面的花草踩得枝叶横飞,如同一群蝗虫汹涌而来。

    卞诞见状,不禁微微皱了皱眉,身后沈劲和几名队主脸上已然动了怒气。

    这武昌郡来的骑兵,实在太无礼了。

    那队骑兵一直奔到辕门前才勒住马缰。

    希聿聿~

    随着一阵暴烈的马鸣声响起,引发了背后众马的群鸣,此起彼伏,好不热闹,惹得大营之内的战马,也似乎不服气,跟着发出一阵嘶鸣,似乎比嗓门似的。

    此刻,不但身后的众人不服气,就算脾气一向很好的卞诞也怒了,喝问道:“来者何人?”

    那领头的络腮胡子骑者哈哈大笑:“尔等不知我乃何人,为何早早在此等候?”

    话音未落,背后立即响起一阵巨大的哄笑声,只气得卞诞七窍生烟。

    沈劲再也忍不住:“岂有此理,羽林丞卞将军在此,尔等既为羽林骑,还不下马见礼?”

    那领头的络腮胡子一愣,很显然他把卞诞当做司马珂了,听得沈劲这般说,只得翻身下马,向前一揖:“属下队主庾成,拜见卞将军!”

    卞壶三父子在苏峻之乱时,英勇就义,以身殉国,成为忠烈的典范,时人都十分敬仰,就算是庾亮都要敬重卞家几分。庾成虽然狂傲,但是亦有被庾亮叮嘱不得对卞诞无礼,所以也不敢造次。

    对于队主庾成,司马珂和卞诞等人在昨天便已打听清楚了底细。此人是庾亮的族弟,因其性格暴躁,也贪酒误事,还屡屡顶撞和殴打上司,令庾家十分头疼,不敢重用,所以只做了个队主。

    卞诞冷冷一笑,喝道:“你的部曲为何还不下马,莫非想造反不成?”

    庾成一回头,伸手一挥,身后的众骑兵便纷纷下马来。

    调过头来,庾成双目一瞪,怒声道:“我等千里迢迢来投,一路餐风露宿,受尽千辛万苦,方到此地,为何不见骑都尉?莫非看不起我等不成?”

    说完,又冷笑一声:“是了,骑都尉乃宗室公子,天潢贵胄,架子端得大,岂会看得起我等老卒丘八?”

    ……

    感谢半缘修心大大的打赏和月票,感谢皇帝子孙的月票,感谢各位大大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