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5章 绝世仙物

第25章 绝世仙物

 热门推荐:
    花厅之中,摆好四张案几。

    王悦、谢安和纪笙三人分坐两旁,三人已净手熏香,满脸好奇的神色,等待着上菜和司马珂的到来。

    过了一会,酒菜开始上传。

    先是两个僮仆,端着四坛黄酒上来,依次放在四张案几上,那酒虽然是十年陈的,但也是寻常之物。

    接着又几个僮仆端着托盘,将菜肴和餐具传了上来,摆到案几上。

    一盘鲈鱼脍,一盘四色水果,一套精细的瓷器餐具,一副银制的汤勺和箸。

    三人看了一眼,知道正菜还未登场,继续等候。

    不一会,一道玉树临风般的身影进了花厅大门,笑容满面,正是司马珂。

    “对不起诸位,久等了。”

    王悦和谢安急忙还礼,唯独纪笙跳了起来,娇笑道:“我等足足候了一个时辰,若是兄长故弄玄虚,砸了此处花厅。”

    司马珂哈哈一笑,走到正中的案几前坐下,轻轻的击了击掌。

    丝竹声响起,几个婢女端着托盘,将传说中的绝世风物端了上来。

    三人齐齐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的望着那托盘。

    一盘清炒绿豆芽,一盘清水煮豆腐,另有一碟肉酱汤汁。

    三人登时被那豆芽和豆腐的卖相镇住了。

    那绿豆芽鲜翠欲滴,一根根晶莹剔透若翡翠一般,盘底上有一层薄薄的汤汁,更显得那豆芽一尘不染;那豆腐通体洁白得不带一丝杂色,如同玉璧一般,而且看起来极其嫩滑,上面撒了几粒葱花,愈发显得那豆腐的洁白无瑕。

    三人未先尝其味,已被这两道菜的外形所吸引,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刚刚纪笙说的那个词。

    仙物!

    司马珂笑道:“此两道菜肴,一名一品翡翠豆芽,一名蓬莱白玉豆腐。昔日愚弟在吴中之时,偶遇一仙翁,得其所授不传之秘。”

    菜名是故弄玄虚,仙翁之说更是无稽之谈,奈何三人居然深信不疑,因为面前这两道菜肴的确是没见过。

    司马珂伸出筷子,夹了一把豆芽在嘴里,对着三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三人学着司马珂,小心翼翼的夹了一小把绿豆芽放在嘴里,细细的咀嚼,果然是清香嫩脆,极其爽口,回味无穷。

    “果然是绝世风物,元谨兄诚不我欺也。”王悦忍不住赞叹道。

    “脆嫩爽口,唇齿留香。”谢安赞道。

    纪笙转眼又夹了一大把豆芽塞到嘴里,嘴里大口大口的嚼着,对着司马珂不住的点头称赞,待到豆芽入肚,端起酒樽喝了一大口酒,这才称赞道:“果然美味,愚弟要每日来吃才是!”

    其实不只是豆芽脆嫩,他的炒菜技术也高出这个时代一截,才让三个晋朝人吃得津津有味,毕竟这个时候还是以炖菜为主。

    司马珂微微一笑,又将筷子夹上那清水豆腐,夹了一块,在肉酱汁里蘸了蘸,放到嘴里,慢慢的咀嚼。

    那肉酱汁用肉沫、姜汁、酱、盐和胡椒粉调制而成,蘸在豆腐,更增加了豆腐的风味。

    三人尝过了一品翡翠豆芽,对着蓬莱白玉豆腐愈发充满期待,也有样学样,夹了一块豆腐,蘸了蘸肉酱汁,送到嘴里。

    三人的脸色立即变了。

    王悦喉头动了好几下,才开口赞道:“香甜嫩滑,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尝!”

    谢安也赞不绝口:“入口即化,嫩滑爽口,令人垂涎欲滴,简直是人间至味!”

    纪笙:“好吃,好吃……简直太好吃了,本公子要吃十盘!”

    司马珂:“……”

    酒过三巡,三位贵宾便吃了个酒足饭饱,三人面前的豆腐和豆芽吃了个干干净净,纪笙连盘底的汤汁都喝了,独独那盘鲈鱼脍几乎没怎么动过。

    王悦脸上颇有感动之色,对司马珂道:“贤弟盛情款待,悦不胜感激。”

    司马珂急忙还礼,又轻轻的一拍掌,陈金提进来一个大食盒,司马珂打开食盒,露出两个瓦罐,一罐清炒豆芽,一罐清水豆腐。

    司马珂笑道:“前日蒙贵府厚礼相赠,愚弟家境贫寒,无以为报,故以此物赠与司徒公品尝,此乃愚弟亲手所做,还望勿嫌弃。”

    王悦脸上愈发感动,急声道:“此物不但乃绝世风物,且乃贤弟亲手烹饪,虽千金不易,愚兄代家君谢过贤弟。”

    将王悦送到府门口,再回到花厅内时,气氛顿时变得欢快起来。

    谢安笑道:“贤兄果然人中龙凤,心思细腻。此番宴请王悦,王家必不再对羽林骑之事过于挂怀,对于贤兄日后朝中行事,大为有利。”

    谢安说得对,琅琊王氏根深蒂固,就是当年祖父贵为西阳王也难以撼动王家,自己就算有司马衍撑腰,这个时候的确不适合与王家直接硬碰硬的对抗,猥琐发育才是王道。

    纪笙此刻愈发不着调起来,跳到司马珂面前,嘻嘻一笑:“十盘,再来十盘什么翡翠豆芽豆腐,我尚未吃够。”

    司马珂苦笑道:“此为绝世风物,非大猪蹄,此般正好,过犹不及。”

    说完,又让陈金提来两个大食盒,对谢安道:“此物乃孝敬令尊,还望勿嫌弃。另纪府上一份,还请贤弟多跑一趟,代为亲手送给廷尉公。”

    纪笙一听,顿时蹦了起来:“为何我家君之礼,要让舅兄代为送之?”

    司马珂哈哈一笑:“愚兄怕你在路上全吃了,送两个空罐给廷尉公,岂不是要降罪于我?”

    谢安哈哈大笑,气得纪笙直跺脚。

    三人谈笑一番,谢安便告辞,走出花厅,却看到纪笙赖着不肯走,急忙又回头,凑在她耳朵边悄声说道:“你尚未出阁,留在此地必惹闲话。假以时日,整个府上都将奉你为主,岂不是想吃甚么就吃甚么,何必太急?”

    纪笙脸上顿时飞上两朵红霞,满脸红彤彤的,含羞偷偷的看了司马珂一眼,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这才跟着谢安一起告辞而去。

    司马珂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头一阵莫名其妙:“谢安这小子诡计多端,又打什么坏主意了?”

    回过头来,看了看那几个空空的盘子,脸上露出会心的笑意。

    咕~

    一个声音从他肚子里冒出来,司马珂这才感觉自己是真饿了,一盘豆腐加一盘豆芽,对于他的新陈代谢量来说,就像没吃一样。

    他转身对陈金吩咐道:“速把熟羊肉、酱猪蹄端两盘上来,本公子饿了!”

    *********

    乌衣巷,王导府,花厅。

    当朝第一权臣,司徒王导好整以暇的端坐在案几后,面前放着一盘豆芽,一盘豆腐,一壶酒。

    “果然脆嫩爽口,司马珂称其为吴中第一风物,倒也不为过。”

    王导夹了一口豆芽嚼在嘴里,又饮了一小口酒,然后发出由衷的赞叹。

    紧接着又吃了一块豆腐,那香甜嫩滑的感觉,令他更加赞不绝口。

    侍立在一旁的王悦看到父亲这般表情,神情顿时放松起来,低声问道:“以父亲所见,司马珂其人如何?”

    王导嘴里嚼着豆腐,缓声道:“少年热血,壮志凌云,粗中有细,有勇有谋,只是根基太浅,恐难成大事……成龙成虫,且拭目以待。”

    “然则孩儿何以处之?”

    “若即若离,若远若近,不可太轻之,亦不可过于重视,琅琊王氏的大敌,终究是庾氏。”

    王悦松了一口气:“孩儿省得。”

    王导又问道:“庾亮那边,友军在做幕僚,可有消息?”

    王悦黯然道:“从兄一向并无消息,或许是因为叔父的原因罢……”

    王导微微叹了口气,没有做声。

    王羲之的父亲王旷,十五年前率三万大军与匈奴皇帝刘聪战于上党,全军覆没,王旷本人也下落不明。有人传王旷投降匈奴,也有说王旷战死的,但是从东晋朝廷并没有厚恤王羲之来看,王旷投降的可能性很大。只是琅琊王氏的族谱上绝不能有这样的记载。

    王导思索了一会,又想起一事,对王悦说道:“庾亮那厮,死盯着琅琊王氏不放,如今其兼任江西(扬州西部)都督,威压建康,为父甚为不安,你传书给袁耽,务必守好历阳郡,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务必传报于我,不得有误!”

    袁耽,历阳郡太守,王导铁杆亲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