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4章 吴中第一风物

第24章 吴中第一风物

 热门推荐:
    烈日当空,暑气蒸腾。

    司马珂策马回到北篱门时,也热得脸上淌汗,脸色红扑扑的,胯下的飞羽骏马,也喘着气,看起来也似乎不堪这暑气。

    过了北篱门,司马珂没有选择来时的青溪边上的大道,选择了旁边的一条相对清净和阴凉,两旁都是老树的小巷。

    司马珂放缓马速,沿着巷子边阴凉的树影下,缓缓的策马而行。

    “绿豆汤咯,清凉的绿豆汤咯~”

    司马珂抬头望去,只见前头的一棵大榕树下,一个中年女子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正守着个大瓦罐在叫卖,边上支着个案几。

    绿豆在东周时期就已经出现,屈原所著的《离骚》中写道:“薋菉葹以盈室兮,判独离而不服”,故在战国先秦时期,楚国这种南方地区,绿豆已经被比较广泛的种植。

    司马珂正热得冒汗,当即轻轻的一抖缰绳,加快马速,向大树下走去。

    “麻烦娘子来两碗绿豆汤。”

    那卖绿豆汤的母女看到突然来了个骑着白马、衣着华美的骏马公子,不觉惊呆了,直到司马珂连续说了三次才反应过来,急忙舀了满满两大碗绿豆汤上来,想了想,又吩咐那小丫头提了半桶水来,给司马珂喂马。

    那绿豆汤的瓦罐在水中泡过许久,所以绿豆汤凉凉的,在这酷热时节,吃到嘴里特别的清凉爽口,司马珂一口气吃了三碗。

    此时,那西极马也饮了小半桶水,显得十分快活。

    司马珂为感谢那两母女的殷勤照顾,特意又多付了五文钱,令那对母女感激得不停的道谢。

    就在翻身上马那一刹那,司马珂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又翻身下马,找那卖绿豆汤的女子,买了五斤绿豆。

    ……

    回到府内。

    司马珂用完午膳,便让陈金叫来厨工,取一斤绿豆用水泡上。

    像司马珂这种富家公子,几乎没去过后厨,也不可能会厨艺,那厨工虽然不知道自家小主人要搞什么玩意,但是也不敢多问,也只得遵命而为。

    次日早晨,司马珂让那厨工找来一口大缸,将泡好的绿豆捞出平铺在缸底一层,将缸盖盖上,放置在后院。

    那厨工虽然不明就里,也只能一一照办。

    说到这里,大家自然明白,司马珂在做豆芽。豆芽这玩意虽然简单,但是在这个时代却还没有,要一直到宋代才出现,称之为“种生”。

    司马珂也是喝绿豆汤的时候才想起,绿豆不但可以做汤,也可以做豆芽。想想那天在船上,菰菜、莼羹都能成为吴中风物,这洁白脆嫩的豆芽,一旦出现在士大夫的桌上,势必成为新的风物,必将被众士子文人所追捧。

    就这样过了两天,到了第三天早上,司马珂便唤来陈金,让其取来三份烫金帖子,司马珂亲笔写了三份请帖,让陈金派使者送出去。

    三份请帖,分别请的是谢安、纪笙和王悦三人。

    晚上,司马珂又让厨工取来十斤黄豆,依旧是用水泡上,然后准备好一个大木箱,将几块棉纱布缝成一个布袋,又取来几块石膏备着。石膏在这个年代早已出现,不过只是一味药材而已。

    很显然,司马珂这是准备做豆腐。豆腐一直在唐代才出现,传说中淮南王刘安发明豆腐,甚至还有传说战国名将乐毅发明了豆腐,甚至武圣关羽也成了做豆腐的鼻祖,但传说只是传说而已,事实上经过司马珂穿越到东晋大半个月的考证,东晋的时候尚无豆腐这个玩意。

    豆子泡了小半夜,五更起床的厨工打着哈欠,便被司马珂命陈金将其从被窝中叫醒,让其起床磨豆子。

    府上小磨坊之内,司马珂指使着两个僮仆推着磨,又指使着厨工浸泡后的豆子倒进磨眼里,白色的浆液从口子里流淌出来。

    十斤豆子全部磨成浆之后,司马珂又让厨工用纱布开始滤浆,一直滤了三四次,直到布袋里只剩下豆渣渣为止。

    其实豆腐渣也是可以为菜,但是以当时的烹饪条件,很难做好口味,不过用来喂马,却是绝好的材料,恰好用来喂飞羽。

    滤好浆之后,把榨出的生浆倒入锅内煮沸,不盖锅盖,边煮边撇去面上的泡沫,一直煮沸几次,上面的泡沫也撇的差不多了。

    在豆子磨浆之前,司马珂已吩咐小翠将石膏焙烧,然后敲碎,磨成粉,用来点浆。果然,熟石膏粉用开水化开之后,冲入刚从锅内舀出的豆浆里、用勺子轻轻搅匀,数分钟后,豆浆凝结成豆腐花。

    看到那凝结的豆花,司马珂知道豆腐已基本成功,心头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豆腐花先用棉纱布袋滤一遍水,再在事先准备好的木箱子里铺上一层布,随后把滤好水的豆花弄进去,包裹起来,加木盖子,最后用石块压住,以压榨多余的水,让豆腐成型。

    这时,司马珂才彻底放心,交代了众人一番,便往后院盛放绿豆的大缸走去。

    揭开那口足够淹死司马光的大缸,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嫩绿嫩绿的绿豆芽,满满的挤满了一大缸。

    司马珂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

    鲜翠欲滴的豆芽,洁白如玉的豆腐,才是真正的当之无愧的吴中风物。

    ……

    晌午时分。

    司马珂府,前厅。

    王悦和谢安相对而坐,谢安的下手坐着依旧女扮男装的纪笙。

    虽然已经等了小半个时辰,茶汤都喝了三巡,司马珂依旧没有出来。谢安和王悦两人耐性好,而且都擅长清谈,倒是聊得不亦乐乎。

    但是纪笙却耐不住了,一来她耐性差,二来王悦知道她女扮男装,也不愿与她多聊,故闲得无聊,三来她是真的急切想见司马珂。

    “元谨兄长为何还不出来?”她终于耐不住,问伺候在身旁的小芸。

    “三位贵客稍安勿躁,我家郎君在后厨亲自下厨?”

    甚么……

    前厅内三人齐齐露出惊讶的神色。

    堂堂宗室公子,就算曾经落魄过,也不至于沦落到要亲自下厨的地步,除非是雅兴来了,体验一把。

    纪笙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一下蹦了起来,一把抓住小芸的手:“速带我去后厨,我要亲眼看看兄长下厨的模样。”

    小芸急忙推开她的手,满脸羞红的说道:“郎君有吩咐,后厨重地,不得带宾客入内,尤其是纪家公子。”

    纪笙一阵无语,只得嘟哝着坐了下来,一双眼睛只是往后堂瞄。

    谢安和王悦相视一笑,道:“能得君侯亲自下厨,幸莫大焉,今日有口福也。”

    又大概过了一炷香的功夫,纪笙等得愈发心焦了。

    就在此时,陈金这才从后堂走出来,恭声道:“我家郎君吩咐,请三位贵客移步东面花厅,净手熏香。”

    厅内三人又一次凌乱了。

    纪笙第一个跳了起来:“兄长搞什么鬼,净手也就罢了,为何还要熏香?为何不干脆斋戒三日,沐浴更衣?”

    厅内三个贵客,个个都是公卿家的公子,陈金自然得罪不得,急忙陪笑道:“郎君有言,今日要请三位享用的是吴中第一风物,便是在宫廷之中,也未有此雅物,故须净手熏香,以免暴殄天物。”

    吴中第一风物、雅物、天物……

    三个人又呆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司马珂竟然用了三个词来形容。

    纪笙听陈金说得如此隆重,当下不再恼怒,眼中透出浓烈的好奇,脸上笑靥如花:“好,就让本公子看看,兄长的绝世风物是何等的仙物。”

    转眼之间,天物又升级到仙物……

    谢安和王悦对视一眼,脸上露出十分有趣的笑容,心中自然也是十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