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3章 光禄勋

第23章 光禄勋

 热门推荐:
    建康宫,外面为宫,中间为省,最里面才是帝和后居住的禁宫。

    省,禁宫外层官员办公的地方,公卿大员们除了兼职在外驻潘镇的,基本都在省里办公。何充作为光禄勋,主要负责总领宫内事务,自然也在省里办公。

    在秘阁旁边的光禄勋官署,新晋光禄勋何充接见了羽林骑都尉司马珂。

    何充四十岁出头,虽然已到中年,却是相貌堂堂,面如冠玉,身材修长,典型的中年帅哥一名,加上一脸的正气凛然,显得十分有型。

    在魏晋风流年代,颜值也是除门第和才华以外的重要加分项,譬如潘安和卫玠都是如此,而那些公卿们也是个个相貌堂堂,很少有歪瓜裂枣的。

    司马珂听谢安对何充推崇有加,又想起南朝刘裕的侄子还专门写了一篇“何充直言不讳”的文章,今天一见此人面相颇为正气,心中自是十分尊敬,这种尊敬也在面见何充时的言行上表现了出来。

    何充看到司马珂的时候,不觉愣了一下,很显然司马珂的俊美超越了他的想象。

    “时人道公子之貌更胜潘岳、卫玠三分,诚不我欺也。”

    长得帅的人,总是要占几分便宜,何况在这个看重颜值的魏晋风流年代,何充见到司马珂之后未及交谈,便对司马珂放松了戒心。

    “明公谬奖了。”司马珂恭声道。

    接下来的沟通,便变得十分顺畅起来,何充将他对羽林骑的规划,向司马珂娓娓道来。

    按照何充的规划,羽林骑的驻地设立在南苑,因为皇宫之内已经驻扎有左卫和右卫两千人,而且羽林骑以骑兵为主,在宫内也施展不开。

    然后是兵源规划。羽林骑作为宿卫军,责任重大,自然不能靠招募新兵和不知底细的私兵。所以何充将兵力的来源分成了三部分:请镇军将军周谟在驻扎城外的守军精选一百战骑,另请司空郗鉴从京口的驻军中精选一百战骑,请征西将军庾亮从各州驻军中精选一百战骑。

    因为城外守军总共一万多人,骑兵总共也不过五百多,选不出司马衍要求的勇猛善射的三百羽林骑,只能依靠外军。

    何充虽然性格直,据说脾气火爆,但是心思细腻。郗鉴与王导穿一条裤子,郗鉴和庾亮各选百骑,也是一种平衡之策,两边都不得罪。而且作为王导的亲外甥,庾亮的友堵(连襟),两方也多少得给点面子,不至于拒绝。

    精选的三百骑是战兵,一只军队的组成,除了战兵,还需要各种辅兵,尤其是骑兵兵种,辅兵的数量比战兵还要多。

    辅兵的来源,当然是就近原则,请镇军将军周谟就在城外守军中选出来。

    对于何充的计划,司马珂自然是全盘接收,没有提出任何反对的意见。

    最后,何充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意见,那就是羽林丞的人选。

    羽林丞,是羽林监的副职,司马珂拜羽林骑都尉,领羽林监,这羽林丞就是他的助手,右第七品官。

    他选的羽林丞叫卞诞,孤忠正气、节义忠孝之名臣卞壶之孙,。

    何充是给司马珂选的副职,自然也要征求一下司马珂的意见。

    他选卞诞为羽林丞,原因有三:其一,司马珂刚来建康,对朝中不熟,手中人力资源不多,而卞诞可以弥补这一点;其二,当年卞壶一门三父子在苏峻之乱时壮烈牺牲,卞诞虽然承袭了名爵,却一直无职掌,当然这与王导不喜欢卞壶有关系,如今给卞诞找个职掌也算是何充对卞壶有个交代;其三,卞诞虽然年轻,但终究是名门之后,平时耳濡目染,行事稳重老成,颇有章法,而且为人正直,能够助司马珂一臂之力。

    司马珂原本人生地不熟,除了谢安可以偶尔指点一下,基本是两眼一抹黑,所以他既然认定了何充,对于何充的安排自然也没有异议。

    半个时辰下来,何充和司马珂两人,就羽林骑的组建规划,基本达成了一致意见,畅谈甚欢。

    其实何充原本还是有点戒心的,毕竟他这光禄勋之职居然是司马珂举荐的,原本就有点尴尬,而且朝中盛传司马珂心高气傲,行事浮躁,恃宠而骄,更是令何充惴惴不安。

    如今看到司马珂对自己尊敬有加,而且对自己的安排也照单全收,心中的戒心完全解除,再无半点芥蒂。

    告辞了何充,出了南掖门。司马珂骑上西极马飞羽,看了看天色,大概巳时初,时间尚早,便吩咐两个僮仆自行回府,自己骑马往建康城北面钟山方向奔去。

    他前世虽然骑过马,但是骑术一般,只能骑马慢跑,如今既然为羽林骑都尉,以后少不得要驰骋沙场,冲锋陷阵,骑术也是至关重要的能力。

    司马珂策马出了东阳门,便沿着青溪,打马一路往北疾驰而去,一来遛遛马,西极良驹长期养尊处优,便会失去锐气和雄心,二来也为了锻炼自己的骑术。

    出了北篱门,司马珂快马加鞭,那飞羽神驹,看到面前空地开阔起来,也变得兴奋起来,扬起四蹄,践踏得地面一阵尘土飞扬,飞奔而去。

    司马珂骑在马上,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身子刚开始还有点紧张,紧紧的扯住缰绳,抱着马颈,慢慢的便适应了马速和马背上的颠簸,一路往钟山方向狂奔。

    突然,他看到了前头一条山路,急忙一勒缰绳,马速缓了下来。他朝山路望去,正是当初他初来建康城的那条路,通往的方向是他穿越时的降落地点。在那个地方,他曾一口气杀了二十余名来路不明的杀手。

    司马珂心头一动,摸了摸悬在腰间的百炼精钢秋霜剑,不假思索,便纵马往山路上奔去。

    山路上四周一片静寂,只有蝉鸣在大声聒噪,听得马蹄声也安静了下来。

    他继续纵马向前驰骋,终于前面出现了一大片空地,正是当日他穿越的坠落地点,也是真正的宗室公子司马珂遇刺之地。

    他翻身下马,将手拢起来,放在耳朵上,四周听了听,并无动静,只有数百米外有小动物的脚步声。

    他的身体有增加仿夜枭的基因,方圆一里之内的动静,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他牵马快步向前,走到空地边上的灌木丛中,一路继续向前两百多步,在一颗大树下停了下来,神情变了。

    他和陈金、小翠三人在此挖了个大坑,埋了二十多个杀手的尸身,现在土坑被人挖了开来,未见半具尸骨!

    司马珂呛的一声拔剑而出,又聆听了一下四周,听得并无动静,又收剑回鞘,翻身上马,手搭凉棚,朝远处的一处山崖望去。

    那山崖虽然在两百米之外,但是他却看得清清楚楚。山崖之上,有个山洞,山洞口有几棵茶籽树和茅草挡住,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司马珂看到那洞口依旧被树枝和茅草遮蔽,而且山崖上并无有人爬行而上的痕迹,这才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他当日一手抱着正主司马珂的尸身,一手攀藤而上,将尸体藏入了山洞之中。那山洞离地高十余米,普通人不可能像他那样爬上去,再把尸体带下来而不留半点痕迹。那幕后的黑手,要是找到了正主的尸体,也没必要掩饰攀爬的痕迹。

    坑里的尸身被挖走之后,对方并没有将坑填好,而是露出一个大大的坑,甚至现场还遗留了一把断把的铁铲。

    但是除了那把普通的铁铲之外,现场倒也没留下任何其他物品和痕迹。

    司马珂望着那把断把的铁铲,陷入了沉思。

    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王家,还是庾氏,或者是江东士族,还是祖上司马羕遗留下来的世仇?

    不管如何,对方绝不是普通拦路劫财的盗匪。

    看起来,王家似乎可以排除了,毕竟王家的一连串行动来看,威胁也好,拉拢也好,丝毫没有流露出对司马珂的身份的怀疑。

    不过,就算排除王家,依旧难以确认幕后黑手的身份。或许庾氏的嫌疑最大,但是庾氏的势力范围已经远离了建康一带,千里迢迢派杀手来拦截一个乳臭未干的宗室公子,似乎也说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