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2章 搅动江湖的鱼

第22章 搅动江湖的鱼

 热门推荐:
    乌衣巷,王导府上。

    此时的建康之内如同火城一般,暑气腾腾,然而府上的东花厅因为绿树环绕,将炎热和喧嚣隔绝在外,阴凉而舒适。

    王导身着短褂懒洋洋的躺在花厅的卧榻上,卧榻之后两个俏婢轻摇着团扇扇着风,左侧身旁一个身材较为丰满的婢女则在替他推拿全身穴位,认穴极准,手劲儿也适当,用了自家调配的药油,涂抹在掌心,又在王导身指压、推拿、按揉一番,王导虽然闭目养神,并未入睡,不时的哼唧一声,那神情模样显然是被按得很舒服。

    在他的右侧旁边,摆着一张黄梨木的茶几,摆了四色时鲜蜜果,一壶十年陈的黄酒,还有一叠冒着冷气的冰块。

    花厅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身绛衫的王悦缓步而入,低声道:“父亲找我?”

    王导示意身旁的女婢停止按捏,缓缓的坐了起来,将手伸向旁边的茶几,又摆了摆手止住要帮忙向前的婢女,示意婢女倒了两樽酒,

    王导举起斟满美酒的银樽,轻轻的摇了摇,摇得酒杯里叮咚轻响,叹了口气,说道:“陛下恩准颜弘都致仕了?”

    颜含,字弘都,拜光禄勋,今年七十二岁。

    王悦正端起酒樽,听到这话手不禁抖了一下,问道:“如此光禄勋一职何人继任?”

    王导轻轻的抿了一口,将酒杯放下,笑笑:“你那次道姨兄。”

    何充,字次道,任丹阳尹,王导姐姐的儿子,即王导亲外甥,王悦的表兄,不过那时的称谓不叫表兄,姨的儿子,称姨兄。

    王悦疑惑的问道:“父亲举荐的?”

    王导又抿了一口酒,笑而不语。

    王悦恍然,又问道:“何人举荐?”

    何充虽然是王导的外甥,也是庾亮的妹婿,举荐何充只能说对王家没有坏处,但是未必有太多的好处,毕竟朝廷中枢一向父亲在掌控,要举荐也会举荐一个完全体己之人。

    王导缓声道:“举荐者乃司马珂。”

    王悦一愣,满脸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神色:“司马珂?”

    王悦之所以震惊,主要有两点。

    首先,光禄勋是右第三品大员,要举荐必须是右第三品以上的公卿中德高望重者,司马珂不过右第六品官,而且乳臭未干,凭什么举荐一个右第三品的高官。更何况,司马珂拜羽林骑都尉,是挂在光禄勋的下面的,由下属举荐高很多级的上司,岂不是荒唐。

    其次,司马珂初来乍到,对朝中官员并不熟悉,跟何充更是素未谋面,为什么会推荐何充。

    王导没有说话,而是从旁边的案几上拿起一卷纸来,缓缓的展开,露出司马珂的那首《少年行》。

    他细细的看了一遍之后,微微叹道:“少年负壮气,奋烈自有时……年轻人,血气方刚,行事只顾一时痛快,确实令人头疼。”

    王悦眼中露出忧心忡忡的模样,问道:“司马珂沾染兵权也就罢了,如今竟然插手右第三品大员举荐之事,若是长期以往,对我等可谓不利,是否敲打一番?”

    王导将手中的诗卷扔到桌上,摇摇头道:“这一君一臣,一个初掌朝政,意气风发;一个刚刚恢复宗籍,踌躇满志;两个未及弱冠的少年血气撞到一起,若是强行敲打,恐落庾家口实,更为不利。只能先避其锋芒,待得机缘到了再挫其锐气,徐徐图之。”

    王悦心中顿时明白,两个叛逆期的少年,行事不顾后果,要是强行敲打,万一对方拼个鱼死网破……司马珂也就罢了,司马衍毕竟是堂堂天子,若是闹出点事来,就给了颍川庾氏的借口,恐怕得不偿失。

    “庾亮那厮,肚子里的荆棘不知有几斗,自从因苏峻之事撤出京师之后,一直虎视眈眈,想着怎么整治我们王家,此时不可乱了阵脚。庾家五兄弟,个个如狼似虎,你和深猷还是嫩了点,逸少更别提了,做了庾家的幕僚……”

    王导说的深猷,即王允之,王导的堂侄,王家第二代的佼佼者。逸少,即王羲之,在庾亮手下做幕僚。

    说来,王导也算是苦苦撑着琅琊王氏的门户,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

    当年自己主内,大将军王敦主外,一个掌控相权,一个掌控兵权。“王与马,共天下”,琅琊王氏如日中天。结果大好的局面因王敦作死而白白葬送,叛乱了第一次,又叛乱第二次,最后让颍川庾氏趁机崛起,甚至逐渐力压琅琊王氏,直到苏峻之乱之后才扳回一局,勉强平分秋色。

    王导自己已到花甲之年,近年来身体大不如前,自己这一代的兄弟杰出一点的都被王敦祸害了,剩下的都是庸碌之辈,下一代的王氏子弟,亮眼一点的也就王悦、王允之和王羲之,却也不尽如意。而庾家的领军人物庾亮才不到五十岁,其弟庾冰、庾翼都是人杰,另外两个弟弟庾怿和庾条也不是善与之辈,而且都正在壮年。所以王导不得不忧心。

    王悦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许久,王导才叹了一口气道:“司马珂要闹腾,就任其闹腾罢,其借陛下之势而狐假虎威,而陛下初掌朝政,也欲借其手立威,暂时不可撄其锋芒。再说,两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又能闹腾出甚么来。”

    王悦低声道:“孩儿省得。”

    王导突然又想起一事,问道:“司马珂收了四个歌姬,现今如何?”

    王悦脸色变得黯然起来:“被纪家的女公子要走了。据说纪家的女公子男扮女装,与谢安同司马珂一起结了金兰之好。此次纪家,更是重金相赠,甚至以西极宝马赠之。”

    王导愣了一会,满脸若有所思的神色,许久才道:“江东士族,沉寂了许久,终究是不服……。”

    他沉默了一会,又道:“如今陛下初掌朝政,这朝堂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暗流汹涌,庾家和江东士族皆蠢蠢欲动。司马珂那里,尽量不要敲打,此人虽势单力孤,但有陛下撑腰,很有成为可能搅动江湖的一条鱼。”

    他又交代了一番王悦关于朝廷政事以及应对其他世家大族的事情,这才挥手示意王悦退下。

    等到王悦退下时,王导脸上已是满脸的倦容。

    ……

    王悦退出花厅,思索着父亲说的话,一脸肃然的往前厅走去。

    刚刚到前厅坐下,便有门房匆匆前来,小心翼翼的走到他的身边,低声说着什么。

    王悦的眉头微微一皱,沉声道:“不见,让他回吴兴罢。”

    那门房面露不忍之色,小声道:“此人每日前来,已连续七日。”

    王悦脸上露出极为不悦的神色,怒道:“说了不见,就是不见,那里如此多的话?”

    那门房不敢做声,只得怏怏而出。

    司徒府门口树荫下,正站着三个人,眼巴巴的望着府门口,领头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身材魁梧的青衣人,正是那日司马珂在面馆所见的自称“沈三”的少年。

    见到门房出来,那叫“沈三”的少年,急忙带着两个使者迎了上去。

    只见那门房苦着脸,摇摇头道:“尔等不要再等了,我家公子决计不愿见你,让你回吴兴去。”

    那沈三原本满脸兴奋,听到这句话,眼中的光芒顿时黯淡了下来。

    那门房见他这般表情,心中似乎也难受,从袖中掏出一串钱来,递给那少年道:“无功不受禄,未能帮到公子,此物还请收回。”

    那沈三急忙推拒道:“老丈也是帮了不少忙,些许茶汤费,算不得甚么,还请笑纳。”

    说完,也不再停留,带着两个使者,道别而去。

    一直走到乌衣巷口,沈三才停住脚步,依依不舍的望了乌衣巷口一眼,喃喃自语道:“再去找找其他贵人罢,若如无望,只有去投奔庾征西了。”

    边上一名随从,愤愤然道:“想我们沈家,当初何其显赫富贵,若不是受了王家的挑唆,何以至此,如今琅琊王氏依旧风光无限,却不愿伸出半点援手,真不是东西!”

    沈三苦笑,摇了摇头:“此事也怪不得王司徒,只怪先君误判了形势,铤而走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