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九章 太极殿初见

第九章 太极殿初见

 热门推荐:
    太极殿一共十三间,司马衍诏见司马珂在太极西堂。

    殿门缓缓打开,门内传来一声“宣司马元瑾进殿”,司马珂整了整衣裳,大步昂然而入。

    大殿正中,一个身着冕冠冕服的少年天子,跪坐在龙榻之上,目不转睛的望着司马珂。

    就在那一刹那,司马珂也细细的望了司马衍一眼,神色变得肃然起来。

    这个小皇帝不简单!

    和他差不多年龄的少年贵族,这几天见过不少,有稚气而简单的司马珉和司马愔,有儒雅与稚气并存的支遁和王羲之,还有刻意显得少年老成的司马恬,但是司马珂唯对谢安和司马衍的印象最深。

    谢安出身陈郡谢氏,看似放荡不羁,沾了不少豪门公子风流气息,但是独独那双眼睛,却是深邃得令人看不透,你若细看,便可看出几分智珠在握的沉稳,几分看透众生的睿智,几分刻意逃避的掩饰。

    司马衍的眼神,跟谢安一样,深邃而神秘,没有半点这个年龄应有的稚气,也不假装沉稳成熟,更没有身居高位而霸气外漏、不怒自威,若细细品味,则是三分睿智聪慧,三分果敢坚毅,三分雄心壮志,剩下一分,则是淡淡的寂寞和迷茫,深藏眼底。

    看来成大事者,骨子里有一份与生俱来的少年老成。

    谢安自不用说,司马衍也是司马家难得的明君,掌权时间虽短,但是举措无一不是利国利民,而且为人宽厚、勤俭,只是可惜寿命太短了,二十二岁就病亡,也不知是真的病死,还是有人做了手脚……

    司马珂收敛心神,急忙弯腰向前一拜:“草民司马珂拜见陛下,贺陛下万年!”

    司马衍缓缓的站起身来,轻轻的托住司马珂:“皇叔,不必多礼!”

    皇叔?

    司马珂这才明白,自己居然被小皇帝大一辈,脑海里突然想起演义里刘备见刘协的情节,心中觉得甚为有趣。

    司马衍回头又对那宦官张桓道:“赐座!”

    张桓急忙拿过来一个软塌,司马珂这几天也学了不少东晋的礼节,轻轻的跪坐在司马衍的侧面。

    司马衍紧紧的盯着司马珂的脸,忍不住赞叹:“皇叔之美,令朕都嫉妒了……果然不愧大晋第一美公子!”

    好听的话,百听不厌……

    司马珂心底虽然乐滋滋,脸上神色却一片肃然,朗声道:“陛下谬赞了,不过一具好皮囊而已。”

    司马衍笑道:“皇叔从宣城入建康,奔波数百里,风尘仆仆,甚为辛苦。”

    司马珂急声道:“陛下宣召,受宠若惊,喜不自禁,只有欢欣,未有辛苦!”

    司马衍赞许的看着司马珂,似乎对司马珂的回答十分满意,又充满关切的问道:“初来京城,住宿之地可好,寝食如何?”

    司马珂道:“托陛下洪福,能到天子脚下,如飘在云端,无论锦衣玉食,抑或粗茶淡饭,皆是甜如蜜!”

    司马衍听得这般回答,饶有兴致的望着司马珂,继续说道:“南顿王被逼反抗,西阳王因苏峻之乱坐罪遭受灭顶之灾,虽非朕亲自下旨,然则朕贵为天子,却不能保护宗亲,每每念及此时,痛彻心扉!”

    司马珂原本是个西贝货,倒是没什么感触,听得司马衍这般自责,忙说道:“原怪不得陛下,陛下如今恢复两支宗籍,两位祖翁在泉下有知,亦可瞑目了,陛下不必过于自责。”

    司马衍点了点头,只是望着司马珂,许久没有说话。

    司马珂眼观鼻,鼻观心,神色坦然,望着面前的案几。

    终于,司马衍再次问道:“皇叔之志如何?”

    这是要考我么?

    司马珂抬起头来,坦然的与司马珂的视线对视,朗声道:“愿仿效冠军侯,手执三尺青锋,为陛下扫荡胡虏和宵小,护我大晋江山!”

    司马衍收起笑容,眼中露出奇异的神色,怔怔的看了司马珂许久,又将案几上的纸卷摊开来,露出司马珂那日在潘楼的诗句。

    司马衍望着那诗句,说道:“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原来皇叔尚武?”

    在他印象中,司马珂长相俊美,又能著此好诗,必然是走文臣的路线,日后或许可拜相,助自己治理天下,没想到司马珂居然要仿效霍去病,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而对司马珂来说,心中自然知道,抄后人的诗词,偶尔装一下逼还是可以的,若是完全靠抄诗走文豪路线,显然是行不通的。况且,就算诗词歌赋做得再好有什么用,在这乱世,要是没有兵权做后盾,就算是位尊至皇帝,也是朝不保夕。

    司马衍八岁之时,竟然和母亲一起被叛将苏峻拘禁在一间小仓库里,苏峻一喝醉了就去仓库前肆意辱骂。司马衍的母亲,太后庾文君最终因为不堪其辱而自杀,不知司马衍当时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

    自衣冠南渡以来,在往后的48年里,老司马家换了8个皇帝,每个皇帝平均在位时间不过六年,司马睿至司马丕六位皇帝平均寿命居然不到26岁,像司马衍这样勤俭律己的皇帝,居然也会22岁就病死,这期间的风险可想而知。

    自古枪杆子里出政权,没有武力做后盾,大晋王朝始终是个虚的,纵文采风流,也只是世家豪强们的傀儡。

    司马珂望着司马衍,坚定的说道:“愿为陛下,为大晋江山,驰骋沙场,冲锋陷阵,纵刀山火海,一往无前,纵马革裹尸,死亦无悔!”

    司马衍听得这话,神色变得愈发复杂了,甚至眼里露出迷惑之色。

    你一个白面公子,就算为将,也应该是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才对,满朝掌握兵权的大将,又有几个能亲自上阵的?无论是平定苏峻之乱的陶侃、温峤、陆晔和王允之等人,还是如今掌兵的庾家兄弟,也只有庾翼稍稍会点弓马功夫,其他有几人能骑马射箭的?

    当然,宗室子弟司马勋是个例外,其弓马娴熟,能左右开弓驰射。司马勋当年在西晋被前赵攻灭时,被前赵将领令狐泥收为养子,司马勋跟骑马打天下的匈奴人一起混迹十几年,弓马本事了得,倒也不是奇事。

    但是如今面前的司马珂声称要冲锋陷阵,驰骋沙场,使得司马衍不得不怀疑自己看走了眼,或许司马珂并不是他想象中的少年老成、智珠在握的模样,只是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热血少年,一如他的年龄。

    司马衍的神色明显带着失望,缓声问道:“皇叔弓马本领如何?”

    司马珂朗声道:“可拉五石弓!”

    司马衍再次变了脸色。

    一石差不多就是一百二十斤,要拉动五石弓,双臂得六百斤以上的力量,寻常人兵士大都用的六斗至八斗弓,能用一石弓便是劲卒,能用一石五斗弓就算是猛将,就算是武力著称于朝廷的司马勋,也不过用一石五斗弓,至于三石弓,可算是绝世猛将了。三国时,大名鼎鼎的蜀汉五虎上将之一的黄忠,以弓箭本领著称,为了显示自己不服老,也只是说开得三石弓。

    如今司马珂说他能开五石弓,对于司马衍来说,简直闻所未闻,使得他几乎再一次要怀疑自己的眼光这小皇叔,莫非真只是个热血上头的懵懂少年?

    司马衍缓缓的转过头来,问向旁边的宦官张桓:“宫中可有五石弓?”

    一旁的张桓也觉得不可思议:“宫中虽藏有各种良弓,皆在两石以下,莫说五石弓,就算是三石弓,也未曾藏有。”

    司马衍神色复杂的望了一眼司马珂,看到司马珂满脸神色坦然,半信半疑的对张桓道:“取一石五斗弓、两石弓各一张,且让朕看看皇叔的武勇!”

    不一会,张桓带着两个內侍急匆匆的赶回太极西堂,带来两张牛角复合反曲弓。

    其中一个內侍取了那一石五斗弓,奋力试拉了一下,结果竭尽全力,也只是拉的那弓臂微微弯曲了一点,只得放弃,双手奉给司马珂。

    殿堂之内,自司马衍以降,视线全部集中在司马珂身上。这被称为大晋第一美男子的俊美少年,到底是热血上头夸了海口,还是深藏不露的悍将,一试便知。

    司马珂微微一笑,漫不经心的接过那张一石五斗弓,左手抓住弓臂,右手两根手指轻轻一拉,如同拉一块竹片一般,轻轻的便拉了个满月。

    “好!”

    张桓和那两个內侍忍不住大声叫好。

    司马衍心头松了一口气,脸上不觉露出喜色:“皇叔年幼,便有此般武勇,宗室之幸也!”

    啪~

    话音未落,那一石五斗弓的弓臂竟然被司马珂拉折成两截!

    司马衍顿时惊得嘴巴张得大大的,满脸不可思议之色,怔怔的望着司马珂。

    司马珂提着两截被弓弦连着的断弓,满脸歉意:“一时用力过猛,请陛下恕草民唐突!”

    司马衍终于回过神来,神色变得激动起来,连连摇手道:“无妨,无妨,皇叔且试那两石弓罢!”

    司马珂将断弓递给一个內侍,接过张桓递过来的两石弓,在手里掂了掂,抓住弓臂,右手依旧是两根手指一拉,只听弓臂振动,那两石弓硬生生的被他拉了个满月。

    面不改色心不跳,完全气定神闲,似乎毫不费力!

    满堂再次齐声叫好,司马衍激动得脸都红了。

    一声轻喝打断了众人的叫好声,紧接着又是啪的一声巨响,随即是咚的一声撞击地板的声音。

    那张两石强弓,再次被司马珂奋力拉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