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三章 各取所需(求推荐票和收藏)

第三章 各取所需(求推荐票和收藏)

 热门推荐:
    此时正是东晋初期。

    死去的公子,是大晋宗室子弟,复姓司马,名珂,字元瑾,生于公元320年,今年十五岁,故西阳王司马羕之孙。

    古人通常是二十岁时,才加冠礼,冠而字。但是也有例外,因为司马珂父亲早亡,母亲也因郁郁寡欢,病体一天不如一天,司马珂成为家主,故此十四岁时按照虚岁十六岁便提前行冠礼,便提前有了字。

    而比他更早行冠礼的是当今的皇帝司马衍,也是刚刚满十四岁,按照当时的算法为虚岁十六岁,便加了元服之礼,正式主政。

    司马羕,大晋宣祖司马懿之孙,当年五马渡江中的一马。

    当年晋明帝司马绍病重,召见司马羕与司徒王导、尚书令卞壶、车骑将军郗鉴、护军将军庾亮、领军将军陆晔、丹杨尹温峤一同接受诏辅佐皇太子司马衍,为顾命大臣。

    只是可惜的是,衣冠南渡的司马家,虽然贵为皇室,但是南北士族并不吃天潢贵胄这一套。以庾亮为代表的外戚力量和以司马羕兄弟为代表的宗室力量之间的矛盾加剧,激烈争夺东晋朝廷的执政权。

    由于天子即位只有四岁,庾亮推出自己的胞妹太后庾文君临朝听政,凭借北方士族和太后的支持,庾亮逐渐占领上风,掌握朝中实权。

    而司马羕的下场却是极其悲惨。

    八年前苏峻之乱爆发。司马羕支持苏峻对抗庾亮,坐罪赐死,时年四十五。

    同时被赐死的还有司马羕的两个儿子司马播和司马充,甚至包括司马播的长子司马崧。而司马播之幼子司马珉,以及司马充之子司马珂,因当时年幼不足十岁,故得以幸免,随家人避祸宣城。

    公元335年,也就是今年,当今圣上司马衍加冠礼,正式主政,心念旧恩,恢复司马羕的宗室谱籍,下诏宣司马羕后人入京任职。

    司马播之子司马珉后来拜为奉车都尉、奉朝请,而司马充之子司马珂却在路上遇刺身亡。

    老苍头姓陈名金。那小婢女是他的孙女,叫陈小翠,一家三代侍奉司马家多年。虽然是个下人,却也是司马珂父母生前最信任的家奴,当司马家亲人看待,大小事宜都让其去办。

    当年司马珂生母带着七岁的司马珂避祸宣城。虽然家资不菲,但是贬为庶人,比起之前的荣华富贵,不知差了多远,一年前郁郁而终,终究没熬到头,留下司马珂孤儿一个。

    如今司马珂已死,公子没了,陈金却活着,就算不背上谋主夺财的罪名,恐怕也难逃罪责。因为公子不是别人,而是皇族宗室,而且公子刚刚奉皇帝陛下的诏令进京受职,如今在路上被杀了,那可是泼天的大罪,满门抄斩,夷灭三族都有可能。

    老苍头情急之下,就在胡珂转身那一刹那,突然做出一个决定,或许也是他毕生最聪明的一个决定。

    既然这从天而降的神仙般的公子,已不知姓甚名谁,不知父母何人,也不知家居何处,欲往何处,而且落魄得连条裤子都没混到,光着腚躲到树上,何不让其替代司马珂的身份,成为他的少主。

    随行的家奴已被黑衣人杀得只剩他爷孙二人,再无人记得司马珂容貌。就算是遇到昔日在京城的同宗和故人,时隔六年,司马珂早已从当年的幼童长成翩翩少年,谁又敢说这面前翩然如神仙一般的公子,不是司马珂?

    虽然在宣城那边,司马珂家中还有不少田地和产业,认识司马珂的荫户佃客、僮仆使者不少,但是那些下人又怎有机会来建康?那边的产业由司马珂的舅舅,即司马珂母亲的堂兄代为管着,但他那堂舅,活了四十多岁,都没进过建康城,以后来建康的机会也不大。

    虽然风险很大,总比坐以待毙的好。

    陈金只能赌上这一把,别无选择!

    对于陈金的意见,胡珂也考虑了很久。

    他若是穿越到三国乱世还好,可以凭一刀一枪杀出个功业来,在东晋却几乎很难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在这世家豪门横行的年代,凡事都要看门第高低,寒门子弟根本没有机会进入社会上层。更不要说,自己连寒门都不是,是个出场连底裤都没得的黑户。

    像他这种黑户,就算想征兵入伍,或者成为豪门大户人家的门客都难。就算有机会征兵入伍,就算他一身高强的本领,能以一当百又如何?最多也就混个低级军官,庸碌一生。至于成为豪门大户的门客,也只是充当个打手的角色。在这个时代要上演被富家小姐看上,成为豪门的乘龙快婿的剧情,几乎没可能。哪怕那富家小姐长得像猪八戒的表妹,也绝无可能。除非找个普通殷实人家,做个赘婿,成为血手人屠,这个……或许有机会,机会也不大,多半终生也就是个赘婿而已……

    如今,陈金给自己送来一个宗室公子的身份,叫他如何不心动?

    出则拜将封侯,入则妻妾成群,更重要的是,在这个门第高于一切的时代,宗室无疑是最高的门第。虽然五马渡江之后,无论是江东士族,还是北方侨族,都并没把司马氏宗室放在眼里,但是依旧改变不了宗室是身份最尊贵的士族这一事实。

    凡事有利也必然有弊,这狸猫换太子的把戏,终究是有穿帮的风险。但是想想后世在通讯极其发达的二十一世纪,都有人冒充沙特王子,周旋于各国显贵政要,甚至总统之间,坑蒙拐骗31年才被发现。自己在这车马很慢,书信很远,号称一生只能谈一场恋爱的时代,还不能赌一把?

    要知道,就算除去交通和资讯的问题,胡珂冒充司马珂的难度,也比后世那骗子冒充沙特王子的难度不知低了多少,简直就是简单模式和地狱模式的差别。

    这样一来,自己由低配穿越,瞬间变成少有的高配穿越了。

    几乎无敌的武力,加上显赫的宗室身份,与那些穿越小说中的前辈相比,系统不出,谁敢争锋?

    一番思量之后,胡珂与陈金两人各取所需,当场成交。

    三人当即开始处理现场的五六十具尸体,否则一旦惊动了后面来的过路者,报了官,追查起来必然会增加不少麻烦。

    好在司马珂力大,搬运起尸体来也以一当十,花了一两个时辰,总算处理好了现场。

    ……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

    钟山山脚,山道出口,五辆大车缓缓驶出。走在最前的正是那辆雕饰华美的马车,赶车的正是那老苍头陈金,身后跟着四辆牛车。

    跟在最后的一辆牛车上,驾车的竟然是十三岁的小翠,不但能驱车,还能呵斥前面的牛车跟上队伍。穷人孩子早当家,十三岁的女孩能赶牛车,倒也不是甚么稀奇事。

    车帘卷起,坐在陈金身后的正是救他一命的少年穿越者胡珂。

    只是,此刻他已有了自己在这个时代的名字和身份。

    司马珂,字元瑾,大晋宗室公子,西阳王司马羕之孙,生于公元1992年,于公元335年奉诏入京,时年16岁……

    这一年,也是晋成帝司马衍行加元服之礼,正式主持国政,改年号为咸康。

    马车上的司马珂,缓缓的合起了双眼,开始闭目养神。

    这乱世……

    江南水乡,大晋王朝衣冠南渡,宗室、外戚、北方世家高门、南方士族和豪强,还有大大小小的流民帅斗得不亦乐乎。

    中原之地,羯人横行,石赵视汉人为两脚羊,想杀就杀,想吃就吃,汉人在羯人眼里连牲畜都不如。

    黄河以北,早已是鲜卑人的地盘,以慕容鲜卑为主,大大小小的鲜卑部落铁骑纵横,对待汉人比羯人也好不了多少。

    益州、关中和西凉,则是氐人、羌人肆虐之地。

    这一段历史,是华夏历史最黑暗的一段。

    这一趟穿越,若不能为华夏汉人做点什么,岂不枉负了两位博士的一片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