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二章 十步杀一群

第二章 十步杀一群

 热门推荐:
    风声烈,赤身者身子骤然发动,只见得一道白色的幻影,扑向那大声喊杀的黑衣杀手,瞬间便已冲入人群。

    一阵喊杀声、惨叫声、骨肉碎裂声响起,随后那道白色的幻影冲出人群,立住身形,缓缓的转过头来。

    山风猎猎,吹动了赤身者的长发,露出了面容,众人才看清了那赤身者的模样,当然也包括那老苍头。

    就在看清那赤身者的面容那一刹那,众人怔住了,露出诡异的神情。

    老苍头紧紧的抱着怀中少主的尸身,嘴巴张得比水缸还大;

    前头的黑衣人手中的长刀不禁跌落在地,砸伤了自己的脚;

    只剩半截黑衣人双目圆睁,强憋着一口气,似乎不敢断气。

    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却有着一张绝美的脸。

    完美至极的脸。

    你说眉眼如画,除非是那些出身世家的名家们才能画出如此绝美的眉眼。

    你说英俊不凡,可是这四个字用在这张绝美的脸上,似乎太单薄了一点,不足以形容其俊美的百分之一。

    哪怕众黑衣杀手,走南闯北,见过无数的世家豪门的翩翩美公子,也从未见过如此俊美的脸。

    绝美的脸庞,结实有力的肌肉,如玉的肌肤,全身散发出的勃勃英气,配上那寒光凛冽的长刀,竟然搭配得完美无瑕,毫无违和感,反而愈发增添其魅力。

    山风愈烈,呼啸而起,赤身少年的乌黑长发随风飘舞,如同飞天一般。

    “神仙!”老苍头终于回过神来,喃喃自语。

    “莫非是山精野魅?“一个黑衣人骇然道。

    一轮冲杀过后,地上已横七竖八,或死或伤了七八人,黑衣人只剩下十三四人。

    胡珂回过头来,望着那一地的尸体,神色有点兴奋,又有点心虚,杀人竟然会如此容易,冲进那群以慢动作冲过来的杀手群中,只需提刀对着砍就是,尤其是这硬度hrc72的雁翎刀,一刀下去不是人头落地,就是肢体分离,比切豆腐还爽利,毫无阻隔。

    这完全是一边倒的厮杀,虽然黑衣人还剩十几个人,在胡珂面前就像群羊博虎,毫无胜算。

    众黑衣人你看我,我看你,又看了看地面的尸体,不知所措。

    “风紧,扯呼!”有人喊道。

    众黑人哗然一声,四散奔逃。

    “杀了他们,不然后患无穷!”老苍头急中生智,急声喊道。

    胡珂此时已看清了四周的情景,那满地的身着古装的尸体,还有那几辆古代才有的大车,可以断定自己已穿越无疑。

    听到那老苍头的喊声,他只是稍稍迟疑了一下,就毫不犹豫的追殺了下去。

    杀一个是杀,杀一群也是杀,否则万一留下后患,自己搞不好走不出这座山。

    杀人灭口这种事,虽然以前没干过,但是紧急之下居然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如今已经逼上梁山,没有退路了,已经杀了十多个,不在乎再多杀十几个人。

    黑衣人跑得快,胡珂跑得更快,仿生猎豹基因的作用下,黑衣人虽然极力狂奔,在胡珂眼里也只是像慢跑一般。

    转眼便追上去,对着后脑就是一刀,喀嚓便去了半边脑袋,像切西瓜一般爽利。

    超越猛虎的力量,比狞猫快上一倍的攻击速度,加上更胜猎豹的奔跑速度,使得杀人变得如此的容易!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胡珂将刀身收回刀柄之内,一屁股坐在地上,全身汗如雨下,身子和手都在颤抖……今天杀得人比之前杀的鸡还多,杀的时候因为高度兴奋,没有太多的顾忌,但是一旦平静下来时,手脚都软了。

    第一次杀人啊,活生生的人,一刀下去就没了,老子难道是魔鬼?

    好一会,他才缓过神来,感觉到了异样,屁股下的硬草根扎到蛋蛋了……

    卧槽!

    他这才惊觉自己全身一根纱都没穿……

    急忙站起身来,踩着满地的鲜血和尸身,大步走到了马车之前。

    老苍头急忙放下怀中少主的尸身,朝胡珂纳头就拜:“草民拜见神仙……”

    尚未拜下,已被胡珂托起:“我非神仙,不过恰恰路过此地,帮我找套干净的衣裳。”

    老苍头这才如梦初醒,急忙应声,爬到前头的牛车里,忙活了一阵,抱出一堆衣物来。

    呀~

    一阵娇嫩的尖叫声自马车内响起,却见得那车内的婢女翻身坐起,紧紧的捂住眼睛。

    原来那婢女在自家少主被射杀时被吓得晕了过去,此刻恰好悠悠醒转,见得车前一个光身的男子,大为娇羞,急忙捂住眼睛,却似乎手指间又隐隐约约透露出一丝缝隙。

    司马珂也极为尴尬,只得默默的转过身去,迅速套上衣裳,却发现这种古装穿起来极其麻烦。

    最后在老苍头和那婢女的帮助之下,胡珂终于穿戴好全身衣服,那一老一少又再次呆住了。

    一顶细纱笼冠,一袭大袖翩翩青衫,一双青缎薄底马靴,这是自家公子平时最普通的衣冠,穿在这少年身上,似乎突然熠熠生辉起来,使得那少年愈发如仙如神。

    胡珂整了整衣裳,提起长刀,对那一老一少一抱拳:“今萍水相逢,就此别过,你等速速去报官吧!”

    说完转身,大步向前而去。

    老苍头楞楞的望着那少年的背影,突然问道:“公子欲往何处?”

    胡珂身子停住,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反问道:“今夕何夕?”

    要去哪里,他也不知道,先问问这是什么年代吧。

    老苍头呆了一下,回道:“大晋咸康初年。”

    胡珂许久没做声,脑海里已开始翻江倒海。

    大晋咸康初年……应该是到了晋朝了,这时光机的误差果然够大,不过总算知道大概的年代了,而且确切的验证了自己是真正穿越了。不用担心一出山就被警察叔叔堵住,然后次日新闻头条播报破获特大杀人凶案。

    不过,建功立业,拜将封侯,妻妾如云,家财万贯,只是一个梦想,具体要怎么实施,自己要去哪里,甚至晚上要在哪里住,下一顿饭在哪吃,都没有着落。

    自己是肉身穿,又不是魂穿。

    不像那些魂穿的大哥们,一出场不是富家公子,就是王公贵族之子,或者名将之后,更牛逼的穿越成吕布、赵云等猛将,甚至直接就是皇帝,再不济的也是富贵人家的赘婿……

    时空穿梭机带了那么多东西,然并卵,最后光溜溜的从天下掉下来,除了这把刀,连条内裤都没留。

    接下来该怎么走,难不成躲在山里打猎?或者做个剪径强人?

    看来,接下来还得好好计划计划……

    老苍头见他不说话,又小心翼翼问道:“公子尊府在何处,何不搭伴同行?”

    胡珂心中一动,回头苦笑道:“我近日遭大难,醒来时便已被人扒光衣物,只剩下这把刀,听到车马声,脸面上过不去,只得躲到树上。已不知自己姓甚名谁,父母何人,遑论家居何处,更不知欲往何处……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看看是否会慢慢记起来。”

    老苍头看他那样子也不像说假话,虽然逻辑稍稍不符也没有深究下去,心中也活跃开来了。

    自家公子这么一死,随行者就剩下自己爷孙两人,出去报官会是什么结果?闹不好就落个勾连匪徒,谋害主家的罪名。

    而最重要的是,自家公子可不是寻常人家的公子,可是当今皇族宗室的公子,一旦罪名落实,必定是满门抄斩,夷灭三族,不但自己和孙女保不住,恐怕远在宣城的儿子孙子都保不住……

    他越想越怕,望着面前俊美如神仙一般的少年,突然如同醍醐灌顶一般,蓦地一拍脑袋,高声道:“老身有个主意,不知公子是否愿意。”

    胡珂疑惑的望着他,说道:“不妨说来听听。”

    老苍头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声音有点激动:“我家公子已死不能复生,这位公子又失去记忆,不如就做我家公子罢?”

    胡珂心中一动,问道:“怎么说?”

    老苍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坚定的说道:“就是让公子冒充我家公子,我家公子的一切尽归公子所有,老奴愿终生侍奉公子,绝不敢有二心!”

    这么好的事,不会是个坑吧?

    胡珂望着那老苍头:“老丈可否说得更清楚一些。”

    老苍头见得胡珂这般模样,知道有戏,脸上也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

    一个混到裤子都没得穿的人,本领再好,恐怕也难以拒绝他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