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一章?? 从天而降

第一章?? 从天而降

 热门推荐:
    初夏时节,江南地带已是暑气腾腾,就算偶尔掠过几缕细风,也难得一丝凉意。

    钟山山下,一条宽敞的山道从山脚蜿蜒而出,延伸至远处的建康城。

    山道两旁,绿树成荫,酷热的阳光依旧固执的从树叶之间投下来斑驳的金光,林间的知了不停的聒噪“吱吱吱~无理吓死~无理吓死~”

    车轮声和铃声响动,山道尽头,缓缓的驶来四五辆装饰华丽的大车,在地面上碾出两道半寸深的的车痕,一看车上就是装了不少的贵重物品。

    大车前后及两旁,皆是身着皂袍的彪形大汉,约二十余人,除了前头四个手持水火棍开道的汉子,后面大都手持明晃晃的长刀,甚至还有背负箭囊、腰悬长弓者,如此森严的护卫队伍,足显此行主人身份的尊贵显耀。

    五辆大车,前后两辆都是牛车,唯有正中那辆雕饰最华美的是马车,车前两匹高头骏马。马车车帘掀动,伸出一个头戴黑漆细纱笼冠、身着绿衫的少年,约十七八岁,皮肤白皙,脸庞清秀。

    “此地是何处?”那绿衫少年问道。

    前头的牛车里探出一个老苍头,四五十岁,神色看着十分干练精明,朗声道:“回公子,此地乃钟山山脚,距京师尚有二十余里地,日落之前可入城。”

    “既然如此,不如就在前头小憩一会。”那绿衫少年道。

    老苍头望了望前头,只见两三百余步外,有一处绿草如茵的宽敞地带,而且两边树木高大茂密,遮住了阳光,正是一处好歇脚之地。

    一行人继续向前,到了那宽阔地,众汉子纷纷席地而坐,放下手中的家伙,敞开衣衫,从腰间取出水囊,咕嘟咕嘟的大口喝起水来,平静的山林之间顿时热闹起来。

    牛车上的车夫和僮仆也纷纷下车,跟众护卫坐在一起,一边喝着水,一边聊起天来。

    那马车上的少年早已掀开前帘,帘子内露出一张小桌,桌子上放着几碟时新水果,一壶酒。身旁一个面容姣好的婢女,看起来约十二三岁,正从一个坛子里夹着冰块往酒壶里放。

    那老苍头也下了车,来到马车之前,举着蒲扇,替那绿衫少年不断的扇着风。

    那绿衫少年也敞开衣衫,瘫坐在座位上,一双穿着木屐的脚随意的翘着,接过身旁婢女递过来的加了冰块的酒樽,饮了一口,满身的爽快之意,笑道:“总算快到京师了,这一路……”

    咻~

    一道风声袭来,老苍头只觉眼前寒光一闪,抬头看时,不禁惊得魂飞魄散。

    一枝羽箭,不偏不倚,正直直的插在那少年的眉心,箭尾尚在呜呜呜的颤动着,那少年双眼充满恐惧至极的神色,张口似乎想喊,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双手向上舞动了两下,就砰然倒了下去。

    咻咻咻~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两旁的树林之中,风声大起,二三十枝羽箭如同流星一般激-射而出,直奔坐在地上休憩的众人。

    “有刺客!”领头的一名护卫嘶声大吼,率先提刀弹身而起。

    然而,为时已晚,一轮箭雨过后,那些彪悍的护卫已死伤近半,余下家奴和护卫合计不足二十人。

    杀~

    两旁树林中传出一阵呼喝声,二三十名黑衣汉子从灌木丛中窜出,手中提着长刀,呼啸而来,转眼之间已扑向众护卫。

    那领头的护卫,三十余岁,极其精壮,率先提刀相迎,只听金铁相交之声大起,转眼之间两拨人便已厮杀在一起。

    啊~

    只听一声惨叫声起,一名护卫被黑衣人一刀劈中面门,血光自眼角涌起,整个脸部被劈了一道斜斜的伤口,鲜血瞬间流了满面,疼得那护卫弃了手中的长刀,紧紧的捂住了脸部。

    下一刻,旁边的一名黑衣人一刀挥过,那护卫的脖颈硬生生的被砍断一半,长刀卡在脖颈中间,黑衣人奋力抽出长刀,一脚将那护卫踢倒,又向另外一名护卫砍去。

    草地之上,双方人数虽然差不多,形势却是完全一边倒。这些黑衣人一个个不但刀法娴熟,而且又快又狠,一看就是经常刀头舐血之辈,而对面则是护卫和家奴混合,虽然身材精壮,但是明显厮杀经验和技能不足,完全不是对手。

    那领头的护卫,倒是一把好手,一人独战三四名黑衣人,尚可支撑,但是身旁的同伴却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

    同伴的惨叫声,扰乱了他的心神,终于被一名狠辣的黑衣人瞅住空子,狠狠的一刀劈在他的背上。

    那领头护卫只觉背部一疼,身子踉跄了向前几步,钢牙紧咬,急忙奋力劈开迎面刺来的一刀,回头又是一挥,挡住了背后一刀。

    噗~

    身子刚停,大腿上又被砍了一刀,鲜血崩现。领头护卫全身已站不稳,自知已无生还可能,蓦地怒吼一声,强忍剧痛,身子腾身而起,连人带刀,竭尽全力对那偷袭者恶狠狠地扑了过去。

    嚓~

    那厚重的长刀狠狠的劈在那黑衣人的颈部,那黑衣人惨叫一声,捂着鲜血喷涌的颈部倒了下去。

    噗噗~

    那领头护卫一刀得手,身后也完全失守,被两杆长刀劈中,像稻草一般倒了下去,再也起不来。

    一名黑衣人快步向前,奋起两刀,将领头护卫的头颅砍下,提在手上。

    领头护卫一死,接下来的厮杀变成了屠杀,转眼之间,护卫的一方已只剩两人。

    二十余名黑衣人手中长刀齐齐挥动,利刃之下,余下的两名护卫转眼便被像劈木桩一般,被劈得血肉横飞,砰然倒地。

    大车这边,几名手持利刃的黑衣人已将几名车夫一一砍杀,齐齐向马车奔来。

    老苍头抱着那绿衫少年的尸身,满脸惊恐的望着杀气腾腾而来的黑衣人,颤声道:“你等是甚么人?”

    领头的黑衣人眼中露出残酷的笑意,手中长刀一举,锋利的刀刃指着老苍头的咽喉,冷声道:“到了地府,自会有人告诉你!”

    老苍头自知难逃一死,颤抖着闭上了眼睛,只等那利刃一挥,一了百了。

    呼~

    就在老苍头双眼即将闭紧那一刹那,一道黑影从他眼帘闪过,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惊得他睁开眼来。

    眼前的一幕,令他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个一丝不挂的人,手中捧着一根什么东西,蹲坐在那要杀他的黑衣人身上,那黑衣人被这从天而降的赤身者一踩,胸骨碎裂,登时气绝身亡,手中的长刀也不知飞到哪去了。

    即便是蹲着,也可见得那赤身者身材修长,一身肌肤洁白如玉,却又全身肌肉块块鼓起,只是长发披散,无法见得真容。

    刹那间,不只是老苍头,包括近前的几名黑衣人都惊呆了。

    这从天而降的,到底是什么人?

    因为便于遮阳,马车停在一颗大树之下,众人下意识的往树顶望去,又望了望那赤身者,依旧充满疑惑。

    很显然,如果只是从树上跳下,不至于将人踩成这副德行。

    踩在黑衣人身上的赤身者,正是胡珂,他缓缓的睁开眼来,望了望四周,也是一脸迷惑的神情。

    “老子这是在哪?”

    他望着那一地的尸体,还有那被鲜血染红的土地,很快反应过来了,蓦地腾身而起。马勒戈壁的,这一出场就遇到大型凶杀现场!

    “杀!”

    一名黑衣人如梦初醒,率先提刀向赤身者扑来。

    胡珂正环顾四周,见得那名黑衣蒙面的杀手,提着明晃晃的长刀,朝自己的脑袋砍来,不及多想,随手将手中的刀柄对着那黑衣人的头上就是一敲。

    噗~

    电光火石之间,只听得一声骨肉碎裂的声音响起,那黑衣人的长刀尚举在空中,脑袋上便涌满了白花花的脑浆和鲜红的血液混合在一起,一声不吭的倒了下去。

    卧槽……这随手一敲就打死人了?还打得这么狠?

    胡珂又是一脸的懵逼,手上不觉有点发抖。

    四周的众黑衣人,见那赤身者全身巍然不动,似乎根本没出手,就击杀了一个强悍的高手,不禁哗然大惊,纷纷盯向胡珂手上的刀柄。

    那是一把长长黑色的刀柄,四五尺长,上面纹着花纹,刀镦、刀鐔、目贯、目钉齐全,独独不见刀身。

    一阵沉寂之后,马车之前的另三名黑衣人率先反应过来,互相对视一眼,突然齐齐递出手中长刀,迅疾如电,分三个方向,攻向胡珂。

    胡珂看到又有三个黑衣人,恶狠狠地举着长刀向自己扑来,速度虽然不是很快,表情却是极其凶狠,只得再次出手,依次快速朝三个黑衣人头上敲了一下。

    下一刻,又听听噗噗噗两声,三名黑衣人也跟第一个黑衣人一样,满头满脸鲜血的倒了下去。

    转眼之间,四名黑衣人一招未出,便已被胡珂快如闪电般的出手击杀,只惊得众人如见鬼魅一般。

    众人震惊归震惊,但是眼看任务完成,半路上突然杀出个程咬金,又岂肯善罢甘休。对手再强,也只是区区一人。众黑衣人打了个唿哨,齐齐提刀呼啸而来,围向胡珂。

    胡珂此刻已然明白,自己的速度太快,以致于看到别人的动作都是相对较慢的动作,而且力量过大,随手一敲都是势大力沉的一击,所以一出手就是毙命的攻击。

    他心里清楚,这一切都归功于基因改造的身体。

    但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提刀朝自己扑过来,心里还是有点慌,急忙朝刀柄上的目钉一按,只听呛的一声,一道长达一米的刀身应声弹出,锋芒凛冽,寒光逼人。

    此时,林子间突然吹起了山风,树木随着山风发出呼啸的声音。

    在马车旁边的老苍头的眼里,看到的却又是另外一番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