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书生有种 > 437 纳兰嫣:你不“封印”我了吗?

437 纳兰嫣:你不“封印”我了吗?

 热门推荐:
    “苏兄,不可,苏兄不可啊……”纳兰节见此,整个人都急了,拉着苏贤的手在那掉书袋。

    纳兰嫣乍闻苏贤又要“封印”她,心神不由一颤,那种无边黑暗的感觉,才刚刚摆脱,她真的不想再次品尝。

    但若让她向苏贤求情,却也是万万不可能的。

    好在,她的亲哥哥纳兰节,正拉着苏贤讲大道理,让她心中升起一丝暖意,她也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亲哥哥的大道理是那么的……有道理。

    “好吧,看在小王爷的情面上。”苏贤最终妥协。

    “哼!”纳兰嫣傲娇的轻哼一声,心中重重的松了口气。

    纳兰节也说着感谢的话。

    可苏贤眼珠一转,又补充了一句:

    “先让她吃早饭,等吃饱了再关押起来!竟然还敢骂我,看来还没有彻底冷静,有必要继续关押。”

    “苏兄……”纳兰节一怔。

    “你……”纳兰嫣则傻眼,戳着丝丝泪光的眼中,暴射出两道精光,她心头大怒,再也顾不得其他,点指着苏贤的鼻子破口大骂。

    “看来她不想吃早点啊,那就立即动手吧。”

    苏贤凝着眉头对将士们下令。

    将士们轰然领命,将眼中戳泪、大骂不止的纳兰嫣又一次“封印”……

    早饭过后,大队伍继续出发。

    行至一处荒野之际,时间又来到晌午。

    苏贤下令原地埋锅造饭。

    不一时,饭菜就摆上了桌。

    纳兰节被放出囚车,他将与苏贤他们一起用膳,因早上那件事,他没好意思请苏贤给纳兰嫣松绑,只是不时扭头看向纳兰嫣的囚车,欲言又止。

    诶!

    可怜天下兄长心呐。

    苏贤不等他开口,主动吩咐将士给纳兰嫣解封。

    纳兰节感激不尽,走到囚车旁,谨防纳兰嫣又说一些不该说的话,到头来总归是自己吃亏,何必呢。

    随着纳兰嫣的“束缚”被解开,她眼中依旧戳着泪花。

    想她纳兰嫣,乃大辽如意郡主,从小到大就没有受过这种屈辱……她心头真的好恨!

    不过这次她学乖了,不敢胡乱开口,只拿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苏贤。

    苏贤冷笑,并未表态,等她囫囵吞枣般饱餐一顿后,起身指着纳兰嫣大声说道:“竟然敢用眼睛瞪我,看来还没有冷静,给我继续关押。”

    “苏贤你……你无耻!”

    纳兰嫣咬牙切齿,她这次都已经忍住没有开口说话了,可结果呢,苏贤竟找出这么一个奇葩的理由……

    纳兰嫣激烈反抗,她是真的怕了这所谓的“幽闭之法”,太折磨人了,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她又一次被“封印”……

    大队伍继续赶路。

    走到天黑之际便原地安营扎寨,准备在这儿过夜。

    晚膳之际,在饭桌上,苏贤看着纳兰节歉然的说道:“纳兰嫣终究是辽国郡主,我这样对她是不是不太好啊!”

    纳兰节无比蛋疼,但也客气的说道:“嫣儿自小就任性惯了,苏兄教训她一下也好,长长记性,不然以后要吃大亏。”

    “这多不好意思啊……”苏贤一边客气,一边命人给纳兰嫣松绑,然后抢在纳兰节前面,端着精美的饭菜亲自给纳兰嫣送去。

    “这是你的晚膳,很美味的,趁热赶紧吃吧。”苏贤将金碗送入囚车,声音柔和,带着诱哄小朋友的语气。

    “……”

    苏兄这是在做什么……一旁,纳兰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苏贤的行为太反常了,即便觉得亏待了纳兰嫣,可也不用亲自送饭啊。

    纳兰嫣大眼中戳着泪花,警惕的瞥了眼苏贤,没敢乱瞪,她怕苏贤一言不合又要“封印”她,那种陷入无边黑暗的感觉真的太煎熬了!

    她也没有与苏贤说话,因为她怕一个没忍住就对苏贤破口大骂起来……她学乖了,也真的怕了,领悟到了趋吉避凶的道理。

    纳兰嫣低头,看了看那只金碗,又抬眸看向远处的纳兰节,见纳兰节点了点头后,她才蹲下身捧起金碗狼吞虎咽起来。

    “这就对了嘛!”苏贤欣慰,然后“屁颠屁颠”的去盛了一碗肉汤,“恭恭敬敬”的送入囚车。

    纳兰嫣狐疑,快速瞥了苏贤一眼,她有些看不明白苏贤的用意,但肉汤鲜美,不可错过,她捧起汤碗喝了个精光。

    放下汤碗,看着殷勤收拾碗筷的苏贤,纳兰嫣茫然了。

    莫非……苏贤是在讨好自己?

    或许,再也不用忍受“幽闭之法”的摧残了?

    “饭菜可口吗?肉汤鲜美否?”

    苏贤忽然问道。

    纳兰嫣看了他一眼,紧闭嘴巴没有开口,她怕苏贤借此又下令封印她,傲娇的辽国如意郡主学会了容忍与退让。

    但是,苏贤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她一阵错愕,心头冒出一朵三昧真火,差点当场彻底爆走。

    只听苏贤语气一变,大声喊道:

    “你竟然不回答我,是不是看不起我?看来你心中还有气,不够冷静,来人啊,给我继续关押!”

    “……”

    最终,在纳兰嫣的咬牙切齿中,她又一次被“封印”,彻底与外界断了联系。

    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嘴巴也喊不出,加之浑身都被五花大绑,还被固定在囚车上,动一下也是不能。

    这种暗无天日的状态,每一分每一秒她都是咬牙渡过的。

    对于苏贤,她现在是又怕又恨。

    终于,时间来到晚上,纳兰嫣又一次被解除“封印”。

    这一次,她汲取了教训,不骂人,不瞪眼,苏贤问她什么,她就随口“嗯”、“哦”两声进行回应。

    “你竟如此敷衍于我,看来还在置气,不够冷静,来人啊,给我继续关押!”苏贤忽然大怒,对将士们下令。

    “我……”

    纳兰嫣欲哭无泪,真切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究竟要她怎样?她都做出了那么多的妥协,可苏贤还是不满意,不停折磨她……

    纳兰嫣咬牙切齿,心中暗恨,又被“封印”了一个晚上。

    随后,第二天的早上、中午,苏贤依旧折磨她,随便找了个烂理由将她“封印”,纳兰嫣真的是欲哭无泪。

    直到这天的下午,不知天日的纳兰嫣忽然被解除“封印”,她知道,又到了吃晚膳与被苏贤恶意折磨的时间。

    可是看这天色……有些早啊。

    正疑惑间,苏贤来了,纳兰嫣心头顿时一紧,她现在看见苏贤就头疼,生怕他胡乱找个理由将她“封印”。

    可令人意外的是,这次苏贤只是莫名其妙的说了几句话,然后甩了甩手就……走了!

    苏贤就这样走了!

    不下令将她“封印”吗?

    纳兰嫣狐疑,继而狂喜,认为终于熬出了头,在接下来的路途中,终于不用再遭受那无边的黑暗与孤寂的折磨!

    可是忽然间,她又发现一个将士打开了囚车的门。

    将士敲了敲囚车,大声喊道:

    “发什么楞?都到瀛州了,还不快下车!”

    “什……什么?原来是因为到瀛州了啊……”

    纳兰嫣心头顿时复杂难明,涌现出许多酸涩的滋味。

    她好像哭。

    也很想念母亲那温暖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