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呢喃诗章 > 第三百八十四章 风暴前的雨天

第三百八十四章 风暴前的雨天

 热门推荐:
    心中想着两位敌对神明的事情,夏德将视线从手中的纸张上移开,对女仆蒂法说道:

    “我手中恰好有一根【遗物】鱼竿。”

    “这么凑巧?”

    黑发女仆问道,然后露出恬静而放松笑意:

    “您真是幸运。不过,在这些资料以外,还有一件事不能写在纸上,只能由我口头告诉您。”

    “请说。”

    夏德很好奇的看向她。

    “您大概知道,美人鱼和鱼人不是同一物种,但在冷水港阴影事件中,美人鱼雕像和美人鱼之梦,却成了海送还仪式的一部分。”

    夏德一愣,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这是为什么?”

    “鱼人是邪神眷族,美人鱼是自由的海洋种族。二者在更古老的年代,进行过惨烈的战争,那场战争以鱼人们的胜利而告终。它们篡夺了美人鱼的力量,甚至篡夺了美人鱼种族的历史来壮大自己。”

    蒂法·瑟维特小姐的语速很慢,留给夏德足够的思索空间:

    “所以,鱼人和真正的美人鱼其实是世仇......但为什么要特地告诉我这个?”

    黑发女仆露出笑意。

    她的眉毛细长,眼睛看起来很大,牛奶般的皮肤让脸上看不出丝毫的瑕疵。黑发覆盖额头,扫过细眉,歪着头微笑的表情,甚至还有些俏皮的感觉:

    “小姐认为这对您大概会有用,但这是议会中不允许外传的资料,所以只能由我口述给您。”

    夏德点点头,将对方的笑容和那些资料记在脑袋里。

    女仆继续说道:

    “除此之外,小姐还有一句话让我带给您。”

    “请说。”

    “虽然不知道您是怎么去到冷水港的,或者说,虽然不知道您和冷水港有什么联系......”

    她脸上的笑意不变,让夏德很有亲切感的黑色眼睛眨动着。

    夏德并不意外女公爵能够猜到这一点,他如此的关心冷水港的事情,甚至还拿出了徽章的制作方法,并要求收集关于“海送还”的资料,这对嘉琳娜小姐来说,已经很明显了。

    “......但一切小心,海送还虽然不是神降仪式,但同样也不是普通级别的危险。如果等价于遗物失控,海送还仪式的效果,甚至可以被视为天使级。”

    “放心,我知道我要做什么。况且......”

    他坐在那里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我可是还期待着,嘉琳娜小姐的下一个吻呢。”

    这不是夏德有什么坏心眼,只是想试探一下,昨晚嘉琳娜小姐到底是什么意思。

    蒂法·瑟维特脸色有些微红,但脸上恬静的笑意并不改变:

    “小姐也很期待,汉密尔顿先生,小姐期待着您,能够给她更多的惊喜。”

    非常凑巧的是,女仆小姐还没走,今天再次来帮夏德照看猫的多萝茜就到了。

    她在广场上就认出了嘉琳娜小姐的马车,敲门后看到夏德身后准备离开的黑发女仆时,什么都没说。而等到女仆小姐离开以后,金发姑娘才打趣的问向夏德:

    “以前我就告诉过你,不要和嘉琳娜走的太近,你瞧,你还是和她有关系了。”

    “其实也没什么关系,我让嘉琳娜小姐帮忙搜集了一些关于海送还仪式的事情,这能够帮到蕾茜雅。”

    夏德说道。

    多萝茜早就猜到了嘉琳娜小姐属于“魔女议会”的,毕竟一开始“手绢爱好者协会”这个称呼,就是她告诉夏德的。当然,以前还只是猜测,最近才从夏德这里证实了这一点。

    “如果是这样......最好不要和蕾茜雅提这件事。”

    上楼梯的时候,她谨慎的提醒道。

    “为什么?”

    金发姑娘摇摇头:

    “有些事情蕾茜雅是不希望你掺和的,王室啊,可不是什么和平的地方。刺杀戴安娜王后的势力,不是现在还没找到吗?”

    外乡人点点头,看着在楼梯上等着他的猫,想到了他的上司安洛斯先生上次透露的事情。

    在今天去往冷水港之前,夏德先去了一趟预言家协会,然后意外的得知,他昨天在这里鉴定的【恶魔·灵魂窃者毕肖普】,居然是真品。

    这大大出乎夏德的预料,他根本想不到,居然能够从贫民窟小旅店偶遇的陌生人手中,赢来这种珍贵的卡牌。

    马克副会长祝贺了夏德,并从夏德嘴里得知了卡片的来历。当然,地点从冷水港挪到了托贝斯克。

    马克先生很喜欢这个故事,他脸上笑意盎然:

    “这就是罗德牌最有魅力的地方,人们永远也猜想不到,属于自己下一张纸牌会在何时出现。瞧,汉密尔顿先生,这下你手里的特殊牌,已经足有八张了。那么你是否想着,要用自己一生的时间,去搜集一整副的特殊罗德牌牌组呢?”

    他颇为期待的说道:

    “这可是最顶尖的罗德牌玩家,才有的追求。”

    如果是一个半月以前的夏德,肯定会立刻拒绝。但现在的他却需要犹豫一下,才迟疑的点点头:

    “这个......有可能吧。”

    “瞧,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就猜到了。你一定会成为罗德牌好手的。”

    大概是因为见证了一个与罗德牌无关的人,转变成了真正的爱好者,马克先生的心情相当不错。

    离开了预言家协会后,夏德便回家前往了冷水港。不知道是冷水港本就在雨季,还是大型仪式【海送还】影响了气候,今天居然还在下雨。

    当夏德背着那根伸缩鱼竿从海里奋力游到岸边的时候,比昨天多花了整整十分钟。

    大雨击打在脸上让人感觉疼痛,而海面下的洋流也变得异常危险。如果不是升到二环时,因为特殊的升级方式,让夏德的凡人身体获得了增强,他说不定还要再在海面下与自然搏斗一阵子。

    在码头的巷口找到了蕾茜雅安排的四轮马车,马车上也早已给夏德准备了毯子和毛巾。

    但在索菲亚大宅特地为他安排的房间内洗过澡才知道,蕾茜雅一早就进城去市政厅了,大概中午时才能回来。她让仆人给夏德留了一封信,让夏德可以随意活动,如果有急事,那么可以请大宅的女仆去城里找她。

    但夏德来冷水港,主要就是为了蕾茜雅身上的诅咒,否则他也没必要背着鱼竿在暴雨的天气游泳。

    眼看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夏德也没有进城看看的想法。于是便在蕾茜雅给他安排的房间里,将被变成玩具的书本还原,想着用看书来打发上午的时间。

    只是才只是看了半个小时的书,胸口挂着的挂坠居然忽然发热起来。

    不是那位黑发女仆在身边时的微微发热,是快速的升温。这代表着有真正的魔女,在徽章可以探测的范围内。

    “我就知道这徽章肯定有用。”

    心中想着,就想把自己藏在衣柜里。但很快又反应过来,这间房间很安全,他根本就不必躲藏。

    夏德小心的来到窗边将窗帘拉上,然后将身体靠在墙边,用手指挑开窗帘缝隙向外看。

    蕾茜雅为夏德选择的房间外面就是庄园庭院,视野开阔而且风景很不错。夏德向外窥探,能够看到车队从庄园门口直接来到了索菲娅大宅的门前。

    被仆人们服侍着下车的有蕾茜雅,也有一位陌生的二十八九岁的女人。和公主的繁琐打扮相比,陌生女人的服饰更加的艳丽。隔着雨幕,夏德看不清她的长相,但心中已经明白,这就是那位希维·阿芙罗拉小姐,她是真正的十二环术士。

    看到了目标,夏德立刻就从窗边离开,避免由于对方的感官过于灵敏而发现自己。

    他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将胸口的徽章从衣服里面拿出来,感受着它越来越热,这代表那位魔女正在不断靠近。

    但蕾茜雅领着对方直接上了楼,没有经过这边的走廊。而夏德只要不在对方面前露面,想来也不会有问题。

    于是他真的一上午都没走出房间,午饭还是庄园的女仆送过来的。直到下午两点,车队才在雨中载着那位魔女远去,夏德在窗口握着胸口的徽章,确认它不再振动才放下心来。

    和这种女人进行交流,蕾茜雅大概也累坏了,足足半小时才让仆人领着夏德去书房见她。

    公主殿下已经换了一套衣服,见夏德走入房间也只是懒洋洋的打了声招呼。

    “抱歉,夏德,这种应酬实在是推脱不过,那位阿芙罗拉小姐可真是个谈判的好手。”

    她让女仆在她的身后给她按摩肩膀,夏德坐在了书桌另一侧,侧身将手臂搭在书桌上,眼睛看向窗外,防止车队忽然回来:

    “你们说了什么?哦,如果是机密的事情,可不告诉我。”

    蕾茜雅懒洋洋的摇着头:

    “也不是什么机密,前些天给了我今晚宴会的请柬,现在又来亲自邀请我了。除此之外,阿芙罗拉家族想要在冷水港扩建船厂,插手大型蒸汽轮船的生意。但你也知道,这种轮船稍微改造一下就能用于军事用途,父亲对这个的管制很敏感。所以希维·阿芙罗拉想要让我在父亲面前说两句话,她可以给我......一些好处。”

    具体是什么好处,蕾茜雅没提,夏德也就没问。

    “天气真是糟糕,看起来风暴就要来了。”

    趁着女仆们踩着地毯,推着餐车送来下午茶,戴着银色冠冕的公主,一只手托着侧脸,惆怅的看向窗外。

    夏德也跟着望向窗外,雨点拍打落地窗,即使是他也知道,冷水港的风暴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