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 第181章 贺家当年

第181章 贺家当年

 热门推荐:
    等张春桃将饭菜都端上来,一盆土豆炖鸡块,因为放了一点酱油,那鸡块和土豆都沾着酱油的色泽,油汪汪的,最上面还撒了一点碧绿的葱末,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一盘子辣椒爆炒鸡杂,青翠的辣椒块,再加上零星几个切成小圈的干辣椒,一端到桌上,那股酸辣之气,就刺激得赵氏忍不住分泌唾液了。

    还有一道清蒸蒜泥茄子,一道焖烧南瓜,金灿灿的南瓜被焖得粉烂粉烂的,一股甜香。

    最后是一道小白菜鸡蛋汤,碧绿的小白菜,清澈的汤,上面漂浮着金黄的蛋花,香葱末最后撒上提味。

    这四菜一汤,将桌子上都摆了个满满当当。

    就这几道菜,光看着颜色,闻着味道,不是赵氏夸,这在乡下就是能当席面的水平了。

    只有三个人,张春桃焖了一锅米饭,里面还放了点苞谷碎,盛出来一看,白色的大米中还夹杂着点点金黄色,看着就有食欲。

    招呼着坐下,张春桃作为主人先举起筷子夹了一筷子鸡杂,赵氏和贺岩才跟着举起筷子来。

    赵氏先吃了一块鸡,鸡肉炖得烂烂的,沾着汤汁,入口极香。

    土豆也焖得入味了,要一口,面面粉粉的,带着鸡肉的香味,让人吃了一口,忍不住再吃第二口。

    初入口还不觉得,越吃越感觉一点点辣劲就上来了,可这点辣越发让人胃口大开,就算辣得汗都出来了,也舍不得放下筷子来。

    还有那一道爆炒鸡杂,更辣一些,还带着一点酸,鸡胗和鸡肠子什么的一点腥味都没有,让赵氏这个对内脏本不太感冒的人,试探着吃了一筷子后,不顾形象的又多夹了两筷子。

    吃到最后,越来越辣了后,那一道清蒸蒜泥茄子和焖烧南瓜,一个解腻,一个解辣,正正好。

    不说贺岩和张春桃了,就连赵氏就吃了两大碗,撑到不行了,才依依不舍得放下了筷子。

    那眼睛还忍不住在桌上梭巡了一番,才抱着一碗小白菜鸡蛋汤,慢慢的喝着。

    这蛋汤白菜清甜,鸡蛋嫩嫩的,吃到这个时候,蛋汤温度刚刚好,喝一口,那被辣椒烧灼过得喉咙和胃口,得到了极好的抚慰。

    张春桃见贺岩只闷头吃饭,看那样子,估摸着是饿极了。

    到最后,这四个菜,三个人居然都解决完了,剩下的半盆汤,被贺岩将锅里剩下的米饭全盛来,泡着汤一气吃光了。

    吃完也不等张春桃起身,就十分自觉地把这些碗筷都收到灶屋去洗去了。

    若是没有赵氏,张春桃自然是任由贺岩去了,可这不是有外人在么,张春桃当然是要客套一下的。

    被赵氏一把拉住了,只笑着说:“今儿个忙活这半天,做了这一桌子好吃的,你也辛苦半日了。岩哥儿要表现,就让他表现去,这种机会可不多。”

    说着又道:“让岩哥儿忙去,咱们娘俩说点女人间的话去。”

    张春桃听赵氏这么说,也就笑着将人给请到了她住的房间。

    赵氏跟着张春桃进了房间一看,虽然东西不多,可收拾的干净整齐。

    炕上铺着九成新的被褥,炕角放着一个木箱子,屋子里的挨着窗户摆放着桌子和两张椅子,擦得干干净净的。

    桌子上还摆着一个碗,碗里盛了半碗清水,水中养着几朵素白的茉莉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两人在桌边坐下,赵氏先夸奖了一下这屋里收拾的齐整,尤其将那碗里养着的茉莉花是夸了又夸。

    张春桃只得谦虚的将哪里哪里,没有没有,客气客气之类的话来回说了好几遍。

    这才步入正题。

    来的路上,赵氏既然已经打算好好卖贺岩一个人情,结个善缘,自然就要尽心尽力。

    此刻见了张春桃本人,将那听了传言后的一点轻看之心一并都去了,倒是真有几分推心置腹了。

    先是细细分说了一下贺家如今的人口,贺家在杨家村,也就三五家,没出五服,却也不是嫡亲的兄弟。

    当初贺岩的曾祖父是外地人,家里似乎是出了什么意外,才流落到杨家村,娶了本村的姑娘,算是彻底扎下根来。

    后来生了贺岩的祖父后,回家乡探亲,再回来的时候,就带了两个亲戚,说是贺岩曾祖父的隔房的堂弟。

    据说老家那边闹饥荒还是什么,过不下去了,索性跟着过来这边,也想混口饭吃。

    这两个隔房的堂弟也算老实本分,又是勤快的,在杨家村落户后,也随着贺岩的曾祖父,娶了杨家村的姑娘。

    贺岩曾祖父这一支,只生了贺岩祖父和姑祖母两个,姑祖母远嫁,就留下贺岩祖父一个。

    倒是那两个堂弟后代子孙强些,每家都生了好几个儿子,后来分家出去,如今也有四五户了。

    他们跟贺岩家虽然没出五服,可因着杨家村贺家人少,倒是关系一直颇为不错。

    而且都是爽快厚道的人家,日后相处起来想来也不困难。

    至于贺岩祖父,膝下就贺岩亲爹贺桥和大伯贺林两个儿子,贺家两个儿子都聪明,颇有读书的天份,都是上过私塾的,极得先生的喜欢和看重。

    只可惜当初贺家条件一般,倾全家之力,也只能供一个读书人。

    贺林年纪大些,是家中长子,一家子商量来商量去,自然是让贺林读书,让贺桥在家帮忙干活挣钱。

    贺桥是个极为懂事的孩子,他见家中着实困难,也就答应了。

    加上贺林又保证,虽然家中条件困难,只能去一个,他可以学了后回来教给弟弟,那样只交一份束脩,就可以两个人都能读书了。

    可后来,贺林读书需要用到银钱越来越多,贺桥也慢慢大了,自然要帮着家里下地干活,没事的时候上山采摘山货,还跟着山里的猎户磕磕绊绊的学着打猎,全部的时间用来挣钱都不够,哪里还有空跟贺林学习?

    更不用说贺林后来在镇上读书,为了省钱,一两个月来回来一次,又哪里有空教给贺桥?

    偶尔难得有空想教导两句,就被贺家祖母喊着,让贺桥不要耽误了贺林读书的功夫。

    从那以后,贺桥就再也没有翻看过书本了,变得跟村里其他的后生一样,只知道闷头干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