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 第122章 拿错了

第122章 拿错了

 热门推荐:
    张春桃点点头:“别看它不起眼,最是祛暑解渴不过了。你先拿回家去喝,要是喝得习惯,以后没了再跟我说。”

    说着那边灶屋里的大锅的水已经烧开了一会,贺岩将柴火退出来,任由那些器具在锅里焖着。

    想了想道:“我出去买点米面回来,晚上自己做着吃?”

    张春桃点点头,这镇上虽然早上中午有卖面卖包子的小摊,可到了下午,都收摊回家了。

    唯一还营业的,就是镇上的酒楼和客栈了,那价钱可不便宜,不是普通百姓能消费得起的。

    虽然今天张春桃薅了马大妮的羊毛,可打小的经历,让她做不到大手大脚,她花每一分钱都有计划。

    平日里都省吃俭用惯了,但是也会适当的时候,花一点点钱,给自己一点奖励。

    若不是如此,在现代的时候,她一个孤儿,也不能只靠着自己,就能攒下省城小房子的首付款。

    如今到了这个时空,女人想挣钱更难,越发要省着点花才是。

    只不过她也不会占人便宜,上次她请贺岩吃了肉包子,今天贺岩请她吃了咸菜肉饼,算是扯平了。

    晚餐自然不能让贺岩一个人掏钱准备,赶快从荷包里摸出十个大钱来,要递给贺岩。

    贺岩哪里肯收,连忙摆手拒绝,生怕张春桃硬塞给他,急忙开门快步溜了。

    张春桃也不好追上去,只得作罢。

    既然贺岩去买米面蔬菜什么的,她也不能闲着。

    灶屋里,那些灶上要用到碗筷瓢盆什么的,已经煮够时间了,张春桃将它们都捞出来,找了一个筐子洗干净,将这些碗筷什么的都放在筐子里,沥干水份。

    又就着热水,将灶台,还有碗柜,木盆什么的,都烫洗了一遍。

    忙完这些,将那烫好的碗拿出来两个,将陶罐里泡好的凉茶倒出来两碗晾着,又打了一桶井水,将那陶罐放入井水里冰着。

    等贺岩拎着大包小包的进了院子,就发现,不过才出去了这么一会,这院子里就变得有了一点生气。

    桌子被从堂屋里搬出来,陶罐和碗都放在上面。

    张春桃正坐在桌子边喝茶,见他进来,忙上前接过那些东西,示意他先喝口茶解渴。

    自己则低头看贺岩买回来的东西,盘算着晚上做什么吃。

    贺岩心头一跳,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以前贺父干活回来,自己的娘也是这般笑盈盈的迎上前去,接过贺父手中的农具,然后也会给他准备一壶凉茶,还有打好的水和帕子。

    记忆中,贺父笑得憨厚又满足,似乎一天的疲惫都消失了。

    当时他不太明白贺父的心情,此刻他似乎有些明悟了。

    忍不住也看向了张春桃,看她低着头,翻看买回来的东西,露出一段细长的脖颈来。

    贺岩只觉得喉头一干,心浮气躁起来。

    恰好张春桃抬头,他不知道怎么的,心虚得不敢对上张春桃的眼神,只胡乱的端过桌上的一碗凉茶,就往嘴里灌。

    张春桃眼神一闪,伸手拦道:“那是我”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贺岩已经一气都喝干了。

    剩下的三个字“喝过的。”在嘴边绕了绕,到底吞了下去。

    这就有些尴尬了,两人如今这个关系,说熟不熟,说不熟,又彼此信任,还密谋要联手将石桥镇的保长给拉下马来。

    不说这个时代,男女关系保守,就是现代,这样的行为也算得上过界了。

    不过,张春桃的第一反应就是,还好不是她喝到贺岩喝剩下的,不然小有洁癖的她,恐怕绝对接受不了。

    至于贺岩,那什么,反正她只要她不说,贺岩肯定不知道。

    他不知道,就不会尴尬了。

    心里默念了一遍,对不住了,大兄弟!不是我没拦着你,而是你动作太快了!那啥,天知地知我知你不知,四舍五入那就当没发生了!

    张春桃到底还是有些心虚,咳嗽了一声,不敢再看贺岩,索性丢下一句:“我去准备晚饭”就拎着贺岩买回来的东西进了灶屋。

    进去后,拍拍自己的胸口,松了一口气。

    院子里,贺岩一气喝下那一碗凉茶后,听到张春桃说那三个字,又看到她要阻拦的动作,就心猛的提起来,屏住了呼吸,等着张春桃的下文。

    没想到张春桃居然只说了三个字,然后脸色古怪的看了看他后,就拎着东西进了灶屋,倒像是躲着他似的。

    贺岩并不傻,反而相当敏锐,只从张春桃那三个字,还有后面的反应,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恐怕就慌乱之下拿错了茶碗。

    自己喝的那个碗,应该是张春桃喝过的。

    本来灌了一碗凉茶下去,应该祛暑清热的,可不知道怎么的,贺岩此刻却浑身燥热起来,整个人僵在那里,手里握着的茶碗烫得惊人。

    直到张春桃进去灶屋了,贺岩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满脸的络腮胡子都遮不住他脸上的暴红。

    有几分手足无措的站在桌子边,手里的茶碗是放下也不是,拿着也不是。

    只觉得浑身上下气血翻涌,心跳得快要蹦出胸口,脸上和耳朵滚烫,忙给自己又从陶罐里倒了一碗茶,又是一口气干了。

    这陶罐里的茶用井水冰过,换了好几次水,此刻带着一点井水的冰凉之气,顺着喉咙而下,将他心头的燥热才压下去了几分。

    可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喝茶的茶碗,还是张春桃的那个,那刚压下去的燥热,又变本加厉的卷土重来了。

    贺岩不敢去看灶屋里的张春桃,手忙脚乱的换了个碗,又灌下去两碗凉茶,还觉得不够。

    索性跑到井边,直接打了一桶井水,将头整个埋入水桶里。

    好半天才抬起头来,拿手随便呼撸了一下胡子和头发上的水,那水顺着脖子流入了衣服里。

    似乎还嫌有些热,贺岩扯开了一点领口,露出喉结和麦色的肌肤来,上面还有晶莹的水珠随着他的喉结滚动,滑落到了衣服更深处。

    袖子挽到了手肘处,露出小臂上结实的肌肉来。

    前襟被井水打湿了,贴在了身上,因为夏天衣裳薄,倒是透出腹肌隐约的形状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