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 第121章 院子

第121章 院子

 热门推荐:
    张春桃嘴里咬着饼,快步追上了前头的贺岩,含混不清的问:“现在回去吗?”

    以张春桃本心,她倒是想去吴家湾,去蹲守看看好戏呢。

    若是不出意外,今晚最热闹的就是吴家湾马大妮家,大家都各怀心事,自认为在今晚布下了天罗地网。

    就是不知道最后的胜利者是谁?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吴富贵和二狗子今晚的结局是注定了的,她要亲眼看到他们再也没有祸害百姓的可能,才能彻底放心。

    此刻要回山洞,回去得走几十里山路。

    然后吃个晚饭,再连夜赶几十里山路去吴家湾?

    她是肉做的,不是铁打的,干嘛要折腾为难自己?

    在镇上寻个客栈也好,或者寻个没人的地方暂时落脚也罢,歇足了精神晚上看戏它不香吗?

    因此心里已经想好了,若是贺岩要回去那随他,自己是坚决不回去的。

    没想到贺岩带着她七弯八拐的绕了好几条巷子后,停在了一个小院子面前。

    这院子地处偏僻,差不多已经是在石桥镇的边缘了,附近也没几户人家。

    院子门上挂着一把锁,贺岩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钥匙来,将锁打开,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张春桃迟疑了一下,跟在贺岩后头,一进门,迎头就是影壁,上面雕刻着五只蝙蝠围绕着一个寿字,这就是所谓的五福捧寿。

    转过影壁,里面是一进的小院子,大约是无人居住,没人打理的缘故,院子的砖缝里钻出来一些杂草。

    房子是镇上最普通的那种,正面三间正屋,左右两边厢房,中间一个小院子的格局。

    院子里栽着两棵桂树,此刻已经有几点金黄色的桂花点缀在树枝间,风一吹,有淡淡的桂花香萦绕在周围。

    在院子角落里,还有一口小小的水井,上面架着木轱辘,缠着长长的绳索。

    张春桃好奇的打量着这个院子,贺岩只说了一句:“先在这里歇歇脚,等到二更天的时候,再去吴家湾。”

    说完将背篓放在檐下,示意张春桃退远了些,这才几步上前,推开了三间正屋的门,里面的家具陈设都齐全,只是落满了灰尘,久未住人,门一开,就有一股灰尘陈腐气扑面而来。

    贺岩捂着鼻子倒退了两步,等屋里气息流通没那么难闻了,才从里面搬出一张凳子来,拿袖子擦了擦,摆在院子里的桂花树下,让张春桃歇脚。

    又十分熟门熟路到旁边厢房里,摸出扫帚和鸡毛掸子来,进正屋里打扫起来。

    张春桃哪里好意思干站着,满院子寻了半天,又问了贺岩,才在厢房角落里找到了一个木盆和一块抹布。

    到井边去放下轱辘,打上来一桶水,绞干了抹布,将那些桌椅都擦洗了一遍。

    三间正屋,中间的是堂屋,用来招待客人,只有桌椅。

    堂屋旁边的两间屋子,倒是都砌着炕,应该是住人的房间,只是如今都空荡荡的,只留着几个箱笼在角落里。

    两人合作,加上屋子里虽然没住人,但是也只是落了一点灰尘,收拾起来还是很简单的。

    很快就将三间屋子都收拾清楚干净了。

    此刻是中午时分,干完这些活,两人都有些灰头土脸。

    张春桃只擦桌椅倒还好,贺岩因为打扫灰尘,弄得满头满脸的灰尘,索性去井边打了一桶水。

    井水冰凉,贺岩拿手捧着水,痛痛快快的洗了个脸,整个人都清爽了。

    收拾好了自己,回头一看,张春桃坐在桂花树下的椅子上,正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呢,对上贺岩的眼神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反而还露出一个笑容来。

    倒是贺岩,在张春桃的眼神下,耳朵尖忍不住又开始发烫起来。

    咳嗽了一声,也坐到树下。

    院子里有凉风吹过,夹带着桂花香,却是难得的悠闲。

    贺岩坐了一会,倒是想寻两句话说,琢磨了半日,也不知道说啥好,又看张春桃打量着这小院子。

    想了想,才开口:“这本是我大伯父给爷爷奶奶置办的房子,是给他们养老的。只是我爷爷奶奶住不惯镇上,觉得不如老家舒坦,所以这房子大半时间都是空着的。”

    “后来,爷爷奶奶去世了,这房子越发没人照管。就将钥匙留给了我,让我有空的时候来看看,收拾收拾,也免得房子漏雨塌了。我大伯父他们一家住不惯乡下,若是回来,肯定是要在这房子里落脚的”

    这是解释房子的来历。

    张春桃虽然有些奇怪贺岩为啥要跟自己说这个,而且这几句话里,似乎隐情也不少。

    只是她不好多问,只笑着点了点头,看贺岩有些尴尬的样子。

    想着还要在这里呆到晚上二更天去,也不能就这么傻坐着吧?总得找点事情做,才彼此自在一点。

    再看看自己背篓里,还剩下一点凉茶叶子,索性问贺岩:“这里有炉子和柴火没?反正没事做,烧水泡点茶喝?晚上也能做点吃的?”

    贺岩听了这话,眼睛一亮,忙点头不迭:“有的,有的”

    说着就起身去了西厢房,原来那边有一间是灶屋,里面锅灶瓢盆什么的都是齐全的。

    墙角还堆着整整齐齐的柴火,随时都可以开火的样子。

    贺岩又去打水来,将需要用的锅碗瓢盆全都清洗了一遍,因着时日久了,索性在锅里添满水,将这些一并放在锅里,下头烧火,将水烧开,将这些器具都煮透了。

    又寻出一个大陶罐来,洗刷干净,找了个熬药的小风炉子,单独煮了一罐开水。

    水煮开了,张春桃捡出几片三皮罐的叶子,冲洗了一下,丢入陶罐中。

    看贺岩好奇的看着,忙解释了两句:“今儿个早上你喝的就是这凉茶,叫三皮罐,又便宜有好喝。我这里还有一包,一会子都给你,带回去家里喝去。这样大一罐,只放两三片就够了。”

    说着将那剩下的三皮罐的叶子都给了贺岩。

    贺岩捡起一片茶叶看了看,才不确定的问:“这是棠梨树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