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 第11章 绯色小袄

第11章 绯色小袄

 热门推荐:
    果不其然,三丫拿帕子沾水还没给赵氏把脸擦干净,那水就脏成了泥巴色,连帕子都变了颜色,更不用说赵氏的脸,那花一道黑一道的,比先前满脸的泥巴还难看些。

    以赵氏这个脏兮兮的样子,只怕得好好梳洗一番才行,这么用水擦不是个法子。

    看三丫那模样,又是不肯再去打水来的。

    张春桃看天色也快黑透了,她也觉得人有些撑不住了,索性道:“既然这样,不若等干了,三丫你和二丫忙忙一点一点抠下来吧。时候不早了,你们俩好生照看娘,我就不给你们添乱,先回屋去了。”

    说着,也不等三丫和二丫反应过来,她起身就往外走。

    三丫张张嘴,想说什么,可到底没说出口。

    等张春桃走出去,听着她脚步声走远了,三丫回头一看,二丫已经爬上炕躺着了。

    本来这炕盘得就不大,两姐妹个头不大,睡着还算宽裕。

    今儿个多了赵氏一个人,二丫嫌弃赵氏身上全是泥巴,倒是捡了离赵氏远的位置躺下了。

    剩下的那点地方就不大了,也亏得三丫瘦小,像她这样的个子,侧着身子也能勉强躺下。

    三丫走到炕沿边,看到自己平日里睡着的地方被二丫占了,嘀咕了一句:“那是我的位置”

    二丫冷笑一声,恶狠狠的道:“怎么?看着今儿个我挨了打,你也跟大丫一样,起了心思,以为能压我一头是吧?呸!别做梦了!我告诉你,等娘醒了,我再好言好语的哄上几日就好了!”

    “你也别得意,也别想要我的强!最好老实点,若是让我知道你在后头使什么坏心思,看我怎么收拾你!你是知道我的,这家里收拾别人难,收拾你还不简单?”

    说完,翻身自己去睡了。

    三丫跺跺脚,气呼呼的上了炕,到底不敢再跟二丫争执,挨着赵氏的旁边随着了。

    张春桃回到柴房里,也顾不得这床板干净不干净,稻草里面会不会有虱子了。

    一头倒了上去,这醒来不过半天,劳心又劳力实在累得很,闭上眼就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是被一阵叫骂声给吵醒的。

    先是赵氏的尖叫声,然后只听到那边厢房噼里啪啦的也不知道撞到了什么,接着是三丫的呼痛声。

    张春桃爬起来,走到门口,就看到赵氏揪着三丫的耳朵从厢房里出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老娘生你们这些赔钱货有什么用?你缺心眼啊还是胳膊手断了?你娘昨儿个一身的泥,你也不说打盆水来给你娘洗洗?”

    “你咋就那么懒?多走两步都懒得动?还拿指甲给老娘抠?看看你干得这些事,老娘头发都被你抠掉了一半!老娘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蠢货啊?谁家闺女能蠢成你这样?”

    越说越来气,赵氏伸手就往三丫的腰里掐。

    掐得三丫吱哇乱跳:“娘,我也想给你擦干净,可是爹平日里不让我们多用水,我也不敢多用啊!是,是大姐说反正擦不干净,干脆等干了就扣掉还方便些,我才抠的呀!”

    “再说了,这大晚上的,咱们家又没灯,我摸黑抠的,抠成这样,也不能怪我啊”

    赵氏差点又没被气过去,又翻起白眼捶胸口来。

    看到张春桃站在门口,立刻拿手指着她:“大丫,你给我滚过来!是不是你让三丫抠的?你个坏了心忤逆的小贱人”

    张春桃哪里会让赵氏继续骂下去,当即打断了赵氏的话:“娘,一大早的您又发什么脾气?忘记了昨儿个晚上被气晕过去的事了?”

    一边说一边走过来,低声道:“娘,你昨儿个昏过去了不知道,爹后来出来了,发了好大的火!看那架势,可是将您都给怪上了,这不都没让您进屋!”

    “您说要是知道为了您,用了那么多水,岂不是又勾起爹动气?我这不是为了您好么?这泥巴糊在身上顶多难看了些,可惹了爹不高兴,那可是要吃苦头的!”

    “娘您有空在这里骂,还不如趁着这个时候河边没人,赶快去河边洗漱一番,弄干净了回来。不然等爹回来,看到您还是昨天的样子,只怕又要生一场气了!”

    赵氏听了这话,忍不住也打了哆嗦。

    张大成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赵氏跟他夫妻多年,没少挨过他的揍,一回想起来,就浑身疼。

    也不敢再骂人了,匆忙进屋寻了两件换洗的衣裳,遮遮掩掩的去河边了。

    等赵氏出了门,张春桃才看向三丫:“三丫,二丫呢?早饭做了没?一会爹可要回来了。”

    庄户人家的男人们,每天一早起来,都先要到地里忙活一圈了再回来吃早饭。

    尤其是天气热的时候,更是如此,趁着早上天气凉爽能多干一点,等到下午暑气消下去一些,再去地里。

    这样也免得热狠了中暑。

    看着时辰,太阳快一树高了,地里的男人们也该陆陆续续回来了。

    三丫看了看灶屋:“二丫在做饭呢”

    张大成是一家之主,昨儿个他说了以后这家里的活计都由二丫做,赵氏先没醒,二丫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违逆。

    一早上,摔摔打打,嘴巴嘟得可以挂油瓶了,还是老老实实的进了灶屋。

    本来她还想把三丫喊着去给她打下手帮忙,可三丫并不傻,她只推托说,怕爹看到了生气后打她,她反正不敢不听爹娘的话。

    二丫咬牙切齿,气呼呼的自己进了灶屋这半日了,也不知道她折腾了些啥。

    正说着,张大成和张夏宝前后脚进了院子。

    张大成裤子挽到了腿弯,打着赤脚,腿上全是泥巴,脸上手上也有不少泥点子。

    进了院子,张大成就往树下一坐,往日里这个时候赵氏就会给他打水来洗脸洗手洗脚了。

    此刻赵氏去了河边,张春桃眼珠子一转,抢先开口:“三丫,快给爹打水来,让爹好洗把脸!”

    一面取了屋檐下挂着的蒲扇,走到张大成旁边,给他扇风:“爹,累坏了吧?快歇歇!”

    等三丫打来水,张大成随手洗了脸和手,又走到一边,拿盆里的水随便冲了冲腿和脚上的泥巴,就算完事了。

    张春桃又赶忙从水缸里舀了一瓢水,端到张大成的面前:“爹,喝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