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 第10章 心虚

第10章 心虚

 热门推荐:
    此刻又见她关键时刻,比那两个只会哭喊,一点忙都帮不上的丫头强多了。

    倒是有了几分后悔,早知道大丫这么能干,当初就不说是收养做自家的闺女,还闹得满村都知道了,上了族谱。

    如今倒不好反悔说是给夏宝养的童养媳了!

    不然这样的话,他们家可就省了娶媳妇的钱不说,有这么一个能干的媳妇,又是童养媳,大宝一辈子都不用愁了。

    可谁长了后眼睛呢,当初他跟赵氏两夫妻成亲十来年都没动静,本就死了心,才将大丫头抱回家,指望将来招个女婿养老的。

    万万没想到这大丫还真给他们带了一儿两女来。当时村里和族里好多人羡慕,说大丫这是能带弟妹的命格,要好好待她才行。

    如今就算他和赵氏真豁出脸皮要将大丫头留给大宝做儿媳妇,宗族那边也绝对不会同意。

    这事传出去,丢得可不是张家一家的脸,是整个宗族的脸,以后这十里八乡都谁还敢娶张家的闺女,嫁到张家来?

    张大成虽然没读书,可也知道,真这么做了,那就是将宗族得罪透了,弄不好就是要全家出族的下场。

    因此在心里可惜了半日,到底把这个念头给压了下去。

    也幸好他没露出这个心思来,不然张春桃要是知道了,只怕要暴起锤爆张大成的狗头了!

    张大成平日里虽然不管家里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交由赵氏,可他脑子比赵氏清楚多了。

    外头那些婆娘说的话,他在里头都听了清楚明白,知道此刻自己要是不表个态,做点什么堵住这些婆娘的嘴,明天早上,他们张家这点家丑,就要被宣扬得全村都知道了。

    皱了皱眉头,上前一步,将还在哭喊的二丫一脚给踹到一边,才吩咐道:“三丫,还不快给大丫搭把手,把你娘扶到屋里去躺着去?”

    二丫被踹得滚了一圈,吓得哭都不敢哭出来了,只惊惶的看着张大成瑟瑟发抖。

    张大成心中不耐烦,若是平日里早将二丫给拖到一旁拳打脚踢去了。

    此刻当着外人的面,好歹也要克制一下,只冷着脸道:“把你娘都气晕过去了,还有脸哭?这么不学好,从今儿个起,没我发话,你给劳资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干活!要是敢踏出这院门一步,看劳资打断你的腿!听到没有?”

    二丫哆嗦着身子连连点头。

    张大成这才冷哼一声:“你娘被你气成这样,你大姐身子也不好,这几日家里的活计都交给你,老老实实的伺候你娘和你大姐!要是再听说你偷奸耍滑,劳资第一个饶不了你!”

    “还哭丧着脸干什么?你老子娘还没死呢!快给老子滚滚滚!看着就心烦!”骂完二丫,张大成甩手就进屋去了。

    有了三丫帮忙,又有张夏宝凑过来搭手,本想将赵氏给抬进正屋,可张大成进去后反手就将门锁上了。

    三人对看了一眼,还是张春桃提议,将赵氏给抬到二丫和三丫住的厢房去。

    她话说的也好听,自己住的柴房地方太小了,恐怕委屈了赵氏。

    张夏宝一听,脚步就往二丫和三丫住的房间走,三丫跟在旁边,想说什么,张张口,又闭上了。

    三人努力,抬手抬脚的勉强将赵氏给抬到了二丫和三丫住的厢房里。

    外头看热闹的婆娘,见张家人都进屋去了,就连那二丫,醒过身来也钻到屋里去,半天没出来。

    知道没热闹看了,再看天色也快黑了,一个个心满意足的回家去了。

    这屋里,将赵氏给放到炕上,张春桃就累得气喘如牛,手脚发软,一屁股坐到了一边,好半天缓不过来。

    张夏宝见惯了赵氏这动不动就晕倒,喊心口疼,脑壳疼,浑身肚子疼的毛病,也没当回事,见人躺好了,自认为自己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剩下的他也插不上手,拍拍屁股也就扭头出去了。

    倒是三丫犹豫了一下,看向了张春桃,小声的问:“大……大姐,咱们该咋办?就让娘这么躺着?”

    此刻外头天已经黑了大半,张春桃正要说话,二丫悄没声息的钻了进来,吓了两人一跳。

    张春桃本以为二丫还会再闹上一场的,没想到她被张大成踹了一脚,倒是将那点胆子都给踹没了。

    那一脚踹在了她的腰上,此刻生疼,脸上也又麻辣辣的发烫,心里害怕的不行,一会担心自己的脸会不会被毁了,一会又担心明天张大成会不会放过她,真正是心乱如麻。

    二丫并不傻,她以往也是同样的招数,几乎是次次都得逞,总能让赵氏多偏着她几分,得一点好处。

    今儿个,她被甩了耳光,又被踹了一脚,更不用说名声经过外头那些婆娘嘴里一传,起码也坏掉了一半。

    都是因为大丫的缘故!因此,看着张春桃的眼神,就多了几分忌惮和害怕。

    进屋后也不敢说话,只缩在角落里。

    那边三丫见二丫进来了,也立刻闭上了嘴,还往后退了退,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了。

    张春桃没办法,只得道:“三丫你去打盆水来,先给娘把身上这泥给擦擦,再去给娘拿套换洗的衣裳来,总不能就这样躺着吧”

    三丫一听,只丢下一句:“我去打水。”就咕咚咕咚的跑出去了。

    张春桃本来想让二丫去拿换洗衣裳,可才张口喊:“二丫”剩下的话还没说出口,二丫就头往怀里一缩,拿胳膊捂着耳朵,装听不见了。

    简直让张春桃叹为观止,古有掩耳盗铃,今有二丫装聋,这也忒不走心了吧?

    既然这二丫和三丫都不敢去正屋拿衣裳,张春桃也没打算自己去。

    索性站起来,走到门口去看三丫水打来了没。

    这张家平日里吃用的水,都是取用灶屋门口屋檐下水缸里的水。

    这水缸极深极大,五六岁的孩子掉到里头爬都爬不出来。

    一般挑满这一缸水,冬日够张家这六口人之家用上三四日,如今天气干燥,节约点,也能用上一两日。

    水都是由张大成隔天大早或者傍晚的时候去河边挑回来的,这对成年男子来说,要挑满这么大水缸,也不太容易。

    再加上张大成本来脾气就不好,家里人用水都格外的谨慎小心。

    能去河边解决的,一般都不会用家里的水。

    三丫一贯胆小,生怕用多了被张大成骂,拿着盆在水缸边酝酿了半日,也只敢用水瓢舀了一瓢水给端了过来。

    张春桃看着那一盆底的水,再扭头看赵氏那满头满脸的泥巴,十分怀疑,到底是这盆水直接变成泥巴水呢?还是赵氏再做一次泥巴面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