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 第9章 没用的东西

第9章 没用的东西

 热门推荐:
    女孩子么,十四五岁大都要嫁出去了,过了十六就是老姑娘了。

    像张春桃这样十七岁还没说亲的,已经是十分罕见了。

    据说前朝还有规矩,男子二十岁,女子十七岁没有嫁娶,那都是有罪的,父母都要被官府罚钱,还会由官府给他们配上夫妻,强制成亲。

    本朝还好,律法还算宽松,就是被人背后嘀咕几句,倒是不用担心官府追责了。

    张大成和赵氏从年初就开始盘算这个事情,只是他们看上的人家,人家看不上他们家。

    倒是有人看上张夏宝,可那家里比张家还穷些,而且那家也不是嫁女儿过来,而是打着换亲的主意。

    想将他家闺女嫁过来给张夏宝当媳妇,把张春桃和秋菊两姐妹换过去给他们家两个儿子当媳妇,打着一换二的心思。

    张大成哪里肯同意!这岂不是亏大了?当场就给拒绝了!

    那家被拒绝了后,也是恼羞成怒,为了圆自己的面子,就在外头很是说了些张夏宝不好的话。

    自那以后,张夏宝的亲事就更难说了,条件跟那一家子差不多的人家,都不乐意将闺女许给张家了。

    这事就成了张大成夫妻的心结,从那以后断断不允许有人再说张夏宝半点不好,就怕坏了他的名声,说亲更难。

    外人说张夏宝不好,张家夫妻还能辩解,说是人家污蔑。

    可自家妹子都说他不好,外人听在耳朵里,那还有什么可辩解的,妥妥的铁证啊!

    赵氏想明白过来这个道理,顿时脸都黑了。

    一把推开还扯着她的衣袖哭的二丫,扬手也是一记耳光甩了过去,厉声骂道:“你个心黑嘴贱的死丫头,一天天的正经事不干,学外头那些婆娘嘴碎做什么?嘴上没半点把门,什么脏的臭的好的歹的都浑说!”

    “家里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多年,倒是养出你这么个没良心的白眼狼来!别说你大姐听了这话寒心,就是我这当娘的,听了也寒心!”

    “好端端的丫头,学什么不好,非要学那些长嘴的婆娘,说这些是非?老话说的好,家丑不可外扬,你倒好,生怕自家的事情外人不知道是吧?叭叭的就往外说?就显得你长了一张嘴?”

    “我咋生了你这么个又蠢又坏的赔钱货,扫把星哟”赵氏打了二丫一巴掌后,见她一边脸肿了,一边脸也发红,跌坐在地,看上去怪可怜的。

    倒是没忍心继续打,只跌脚哭骂不停。

    这般动静,早就将隔壁几家的邻居给吸引了过来。

    山村庄户人家,这个时候还算清闲,本就没啥事。

    晚上天气还有点暑热未消,好多人家都在院子里纳凉,等凉快些了进屋去睡觉。

    听了这张家这边的想动,先只是爱热闹的孩子偷偷摸过来听墙角,后来就是那些爱听八卦的婆娘也都凑了上来,蹲在院墙外听着。

    听到这里,就有人忍不住憋笑出声来。

    尤其那些不懂事的孩子,平日里最爱学大人骂人的话,听到赵氏骂二丫是赔钱货,扫把星,忍不住就在外头起哄:“张二丫是赔钱货!张二丫是扫把星!”

    还有几个婆娘看似低声的讨论,实际那声音,张家院子里听得一清二楚。

    “这大成家的这么多年,可算是说了句实话了!她家这二丫委实不像个样子,也该被教训教训了!”

    “可不是,哪家的丫头像二丫那样的?就张家这条件,她还以为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呢?百手不伸,啥事都不做!谁家这么大的丫头了,不帮着家里干活?就她金贵?”

    “张家大丫被张家当老牛一般使唤,就是那三丫,比她还小,也做饭收拾屋子样样来得!唯独这二丫,天天岔着手,在村里闲逛。跟在那些碎嘴婆娘后头听些是非!要不就是跟人面前炫耀,说她在家有多受宠,啥活都不舍得让她做呢!”

    “这有啥?我都见好几次了,才那么点年纪,就妖妖乔乔的扭着屁股往那半大小子堆里凑呢!我看只怕是春心动了,想给自己寻摸个小女婿呢”

    “你说真的?哎呦老天爷!要是我家闺女敢这样,看老娘不打断她的腿!”

    “又不是我一个人看到了,李嫂子也看到了,是不?”

    “我回去得告诉我闺女去,以后可不许跟这张家二丫来往,可别被她带坏了名声,以后怎么说人家?”

    “你说的对!可惜了张家大丫和三丫了,两个倒是老实孩子,唉”

    “大丫早就被他们家耽搁了,如今能嫁到王家去,倒算是门好亲事了”

    ……

    张春桃没想到能听到这些八卦,不仅她听到了,赵氏也听到了。

    她楞了楞,一张脸由白转青,只拿手捶着胸口,快要背过气去了,身子也摇摇晃晃的,就要往地上栽。

    张春桃嘴里喊着:“娘,娘你怎么了?娘小心”一边伸手做要接住赵氏的架势。

    只可惜她那步子实在迈得不快,一句话都说完了,那脚才抬起一个脚尖来呢。

    赵氏哪里等得到她来接,咕咚就栽倒了方才泼水的泥浆地里,糊了一脸的泥浆子。

    这下子,二丫还有听到动静的三丫也从灶屋里出来,看到赵氏倒在地上,三姐妹一口同声的都喊道:“娘”

    这么大的声音,就是死人都能吵活,何况是屋里压根就没睡着的张大成和张夏宝呢?

    他们之所以先前不出来,不过是习惯了,赵氏教训三个女儿的时候装聋作哑。

    此刻听到外头不对,张大成三步两步的跑出来,看到赵氏倒在泥水里,二丫和三丫只会哭喊。

    唯有张春桃,脸色发白,还在努力要将赵氏给翻过来。只是她到底刚昏迷初醒,哪里有力气。

    好不容易将赵氏给抬起来一手臂高,又没了力气,手一松,赵氏又噗通一声,栽回泥水里。

    也亏得张春桃一点都不嫌弃身上手上都被糊满了泥巴,也不嫌弃赵氏一头一脸的泥,快连五官都分不清了,还努力的要将赵氏揽在怀里,真真是个实心眼的孩子。

    先前张春桃在外头说得那番话,张大成在里头听得真真的,自然也觉得这闺女到底是大些,不说比二丫和三丫,比起自己的婆娘来,都明白懂事些。

    难得她还一心惦记他们做爹娘的,还有大宝这个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