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388章 圣女?圣奴?

第388章 圣女?圣奴?

 热门推荐:
    哗!

    一泻千里的声音伴随着若有若无的娇呼,李子树和珍妮弗公主面面相觑。

    这情况,就算是未卜先知的李子树大师也是始料未及。

    时间很快,圣依可可菲亚便红着脸走了出来。

    大概是她也怕耽误时间过长,会被李子树这个家伙直接从洗手间拎出来。

    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李子树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逼迫圣依可可菲亚了。

    可到底是还钱还是帮自己做事,总要有所决断。

    身为天神教的圣女殿下,不会脆弱到因此崩溃吧......

    圣依可可菲亚的状态的确有些不对劲,明明畏惧李子树,却还是跑到李子树身边,坐在了原来的位置。

    这个位置,仍然处于李子树可以随时掌控的范围之内。

    一伸手,便可以扼住圣依可可菲亚白皙纤长的脖颈。

    李子树尽量使自己的态度显得温和一些,露出充满诚意的微笑,声音低沉柔和。

    “圣依可可菲亚小姐,钱呢,也不是非得马上就还,我可以宽限你一些时日,但是,有些事情,我需要你的配合!”

    圣依可可菲亚表情有些挣扎,很认真的看了看被称为李子树未婚妻的“热依古丽”,咬了咬嘴唇。

    脸色似乎更红了一些,缓缓抬起纤纤玉手,解开长裙的第一个纽扣,轻声说道:“我明白,你喜欢怎样,我都配合你!”

    我尼玛!

    你特么想到哪里去了?

    李子树眉头微皱,淡淡说道:“我不喜欢你这样,我有正经事跟你谈,你最好端正你的态度。”

    圣依可可菲亚流露出一丝迷茫,轻咬贝齿,随后,她恍然大悟一般明白了什么。

    “我明白了!你跑到这里来,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为了要债,而是为了来找天神教会的麻烦!”

    “李子树,别的任何事情,我都可以配合你,但你想对天神教会不利,我绝不可能受你的胁迫!”

    “而且,我劝你最好立刻停止这种行为,跟我到教皇面前认罪......你放心,我以性命担保,一定让你平安无事!”

    ......好像有什么不对?

    李子树眉头微皱,这女人前面说的都好理解。

    可你一个天神教会的圣女殿下,干什么以性命担保我的平安无事?

    难道你以为我会因此而跟你去见那个什么教皇?

    想了想,李子树淡淡说道:“圣依可可菲亚小姐,难道你认为,所谓的教皇和现在的天神教会,真的能够代表天神耶比思的意志嘛?”

    说到关于天神教会的话题,圣依可可菲亚脸上的潮红逐渐淡去,身体也更加端庄,散发出高贵,圣洁的气质。

    信仰的力量似乎终于使她摆脱对于李子树的恐惧,声音也坚定起来:“李子树,请不要亵渎天神和教皇大人!”

    “天神教会便是秉承天神耶比思的意志创建,两千多年来,天神教会将天神的意志传遍天下,将爱与自由赐予每一个人。”

    这种状态下的圣依可可菲亚反而不会给李子树带来困扰,对待旗帜鲜明的敌人,李子树当然可以采用任何手段对待。

    李子树淡淡一笑,居高临下询问道:“圣依可可菲亚小姐,光明天使和教皇,你认为谁能够代表天神的意志?”

    圣依可可菲亚豁然而起,情绪高涨了很多,大眼睛闪闪发亮:“李子树,你知道光明天使的踪迹?”

    这女人,是不是特么的有精神分裂?

    果然,信奉宗教失去自我的人,都特么是神经病。

    李子树一边腹诽,一边淡淡说道:“圣依可可菲亚小姐,我提醒你,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毕竟,我也不想整个房间散发着你排泄物的气味!”

    一句话戳中圣依可可菲亚的命门,圣依可可菲亚白皙的肌肤再次肉眼可见的涨红起来。

    双拳紧握,微微颤抖,似乎她又轻易被李子树带入了梦魇之中。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但我想,教皇大人和光明天使应该是同一立场,不会发生冲突!”

    珍妮弗公主冷眼旁观,却突然觉得这位圣女殿下的反应似乎有些奇怪。

    尤其是从洗手间出来之后,圣依可可菲亚在面对李子树的时候,好像特别容易兴奋。

    她虽然没有李子树推算过去未来的预测本事,但女人天生的直觉在某些事情上却更加敏锐。

    本来,圣依可可菲亚在刚刚知道李子树身份的时候,的确是恐惧到几乎失禁。

    可是刚刚,圣依可可菲亚却更像是在主动招惹李子树。

    听到从李子树口中说出“排泄物”三个字的时候,本应该是畏惧反应的圣依可可菲亚,竟然有种不易察觉的兴奋。

    没错,一定是兴奋!

    珍妮弗公主不禁更加仔细观察圣依可可菲亚的表情和肢体动作。

    毕竟,这女人可是天神教会十二圣女之中前三的存在,高贵,优雅,圣洁,美丽,强大......都是对她最好的形容。

    这样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是个......喜欢受虐的性格呢?

    李子树眼神古怪的看向珍妮弗公主,却见珍妮弗公主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世界好像有点儿疯狂啊!

    珍妮弗公主怎么会突然提出这种要求呢?

    略一沉吟,李子树身形一闪,一伸手,便握住圣依可可菲亚白皙纤长的脖颈,将她提了起来。

    与上次提起圣依可可菲亚微有不同,李子树这次并没有顺便控制圣依可可菲亚的四肢,让她失去身体的活动能力。

    也就是说,圣依可可菲亚手可以用力抓,脚可以用力踢,给她留了挣扎反击的空间。

    但是,李子树没有遭遇任何反抗。

    圣依可可菲亚被李子树握住脖颈,手脚抖动,脸色涨得发紫,却根本没有对李子树发起任何反击。

    珍妮弗公主目光幽然冷淡,声音在李子树脑海中响起:“子树,把她扔在地上,不要看她,让她跪下!”

    李子树不明所以,但珍妮弗公主所说应该别有深意,他也就依言而行。

    “噗通!”

    圣依可可菲亚被扔在地板上,大声的咳嗽,身体微微颤抖,一双大长腿又绞在了一起。

    “跪下!”

    房间内安静下来,圣依可可菲亚的咳嗽声都被憋了回去,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李子树。

    李子树的目光却根本没有看她,好像她就是个微不足道的存在。

    “跪下!你没听到我的命令嘛?”

    这一次,圣依可可菲亚终于确定了李子树的命令,真的是让她跪下。

    她的心情很复杂,就连她自己也不了解的那种复杂。

    好像她的身体里拥有两个灵魂,而每一个灵魂都是她自己。

    一个是强大,高贵,优雅,美丽,博学,天才的天神教会圣女殿下。

    而另一个......竟然是愿意雌伏在李子树身边,享受被......命令,被支配,被握住脖子的圣依可可菲亚。

    这一个自己,圣依可可菲亚直到刚刚在洗手间的时候才模糊的感觉到。

    她突然间发现,李子树带给她的,除了恐惧之外,更多的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兴奋。

    这种兴奋,与以往所有的感觉都不一样,甚至与她的理智也毫无关系。

    这是一种来自身体的本能,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是一种让她无法抗拒的期盼。

    跪还是不跪?

    圣依可可菲亚紧张到发抖,双手握拳,光洁的额头晶莹闪亮。

    一瞬间,她竟然香汗淋漓,衣衫都很快被汗水浸湿。

    圣女殿下不允许跪在一个异教徒的面前。

    另一个自己却因为这个命令兴奋到不行,恨不得马上执行。

    李子树一头雾水,不明白这女人到底犯了什么病,这个命令很难理解嘛?

    不跪就反抗啊!

    大胆说出自己的理由或大声喝骂我的无耻啊!

    这些反应似乎才是圣依可可菲亚的正确反应啊!

    正迷糊时,脑海里再次传来珍妮弗公主的声音:“子树,你这样说,尊贵的圣女殿下,你不马上跪下的话,我只能将你舍弃了!”

    “记住,说这话的时候态度冷漠,不要看她,连眼角的余光都不要看!”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心理学嘛?

    李子树心中闪过疑问,行动却完全按照珍妮弗公主所说,背对圣依可可菲亚站立,声音清冷。

    “尊贵的圣女殿下,你不马上跪下的话,我只能将你舍弃了。”

    圣依可可菲亚身体一抖,竟然不由自主的跪倒在李子树面前,身体蜷缩,喃喃说道。

    “李子树,我跪下了!我跪下了!”

    声音中似乎有无尽的失落,但似乎也有压抑不住的兴奋。

    矛盾且复杂,难以理解却莫名存在。

    李子树眨了眨眼,一脸懵比似的看向珍妮弗公主。

    他曾经在第一次遇到圣依可可菲亚的时候,仔细观察过她的面相,当时便发现此女执着,好生养,有福气。

    可却一点儿也没发现这女人竟然还有这么变态的一面。

    她不应该恼羞成怒,拼死一搏嘛?

    怎么会服从他李子树的命令?

    珍妮弗公主的声音及时到来:“让她自己掌嘴,从现在开始,让她称呼你为主人,自称为......圣奴!”

    这样......也行?

    李子树心底存疑,却还是坚定的执行了珍妮弗公主的建议。

    “尊贵的圣女殿下,李子树这个名字也是你可以称呼的嘛?自己打自己两个耳光,从现在开始,你必须称呼我为主人!”

    “而你,只要没有外人在场,单独面对我的时候,必须自称为圣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