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371章 烦躁的西格莉德

第371章 烦躁的西格莉德

 热门推荐:
    “如果李子树没有受伤,无人能制,也就算了,现在李子树重伤在身,连独立行动都做不到,我建议,立刻羁押李子树,限制其行动,让其深刻对自己的错误进行反省!”

    楚天海义正辞严,似乎李子树犯下大错,必须接受责罚。

    田空看向楚天海的目光却变得有些奇怪,似乎觉得眼前的楚天海有些陌生。

    这有些不正常啊!

    一向刚正的楚天海,说出刚刚这番话来并不稀奇,但面对有功于国家的李子树,这般穷追猛打,却并不是楚天海的风格。

    尤其是,据楚天海所说,李子树正处于重伤当中。

    此时宣布对李子树进行羁押,几乎必然会遭遇反弹,甚至有可能让李子树从此站到苍龙卫的对立面。

    斟酌了一下,田空试探性的说道:“天海,就算李子树目无上级,有些没有礼貌,也不至于如此对他吧?”

    “你~是不是和李子树在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不对,你不是这样的人?”

    “到底因为什么?天海,你还是实话实说吧!”

    楚天海眉头简直都要绞到一起,目光有些躲闪,低头看着地面,轻叹了一声说道。

    “唉!空哥,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啊!李子树这小子跟身边十来个女子都关系亲密,暧昧,纠缠不清。”

    “甚至,还包括我刚刚提到的后背长了两个翅膀的珍妮弗,天知道这个花花公子和多少女子有染!”

    田空十分好奇:“天海,你又不是女人,李子树这顶多是个人私德有亏,与你何干?”

    “再说了,现在社会风气开放,那些女子也许只是和李子树交往密切了一些而已。”

    “咦?天海,这李子树不会是把你的宝贝闺女红嫣那丫头给怎么样了吧?我可看红嫣看李子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啊!”

    楚天海又是一声轻叹,一拍大腿说道:“目前还没有,可我看红嫣的状态有些不对!”

    “表面上对李子树骂不绝口,但她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嘛?接连两天了,几乎一开口就是李子树,我真担心她喜欢上李子树这个渣男啊!”

    “天海,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李子树这次见到老爷子,多次亲口要求更换搭档,可是你闺女非要赖在人家李子树身边的。”

    这次轮到田空皱着眉头了,张口就反驳了楚天海的提议。

    “如果因为你闺女喜欢人家李子树,就要从重对李子树无伤大雅的错误进行处罚,那岂不是让真正做事的人寒心?”

    “这件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你回去劝劝红嫣,让她离开李子树身边,既然明知道李子树是渣男,那还飞蛾扑火主动扑上去做什么?”

    这些,楚天海当然知道,可知道又有什么办法。

    到了现在,他已经无法改变楚红嫣的想法了。

    本来,楚天海还想让自己的女儿继续担任李子树的搭档,约束李子树的行为,引导李子树的方向。

    可现在他不得不改变做法,楚红嫣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根本不具备引导李子树的可能。

    自从京城归来之后,李子树似乎刻意疏远楚红嫣这个搭档,但楚红嫣却似乎已经不单纯的将李子树当做搭档了。

    今后的发展,不管是成为李子树的女朋友之一,还是被李子树“渣了”,始乱终弃。

    都绝不是自己女儿应该有的归宿。

    既然现在李子树犯错在先,又恰好受伤在后,今后将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蛰伏期”。

    那不如好好利用一下这次机会,不但能使李子树知道纪律的重要性,还能使自己的闺女楚红嫣自然而然远离“渣男”。

    他当然知道这样做,对李子树其实非常的不公平。

    可那又怎样,做错事就是要接受惩罚,能够让这“渣男”迷途知返,放过那么多好女孩,也算是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心中用各种理由说服自己,楚天海梗着脖子,依旧坚持己见:“空哥,我坚持我的观点!”

    “李子树应该为他自己的错误担负责任!不管是目无上级,擅自行动,还是其私德有亏,都应该受到惩罚!”

    如果李子树不过是苍龙卫中普通的一员,哪怕如谢连山一般,曾经是苍龙卫中的佼佼者。

    违反了纪律也必然会被惩戒,甚至会被严惩。

    但是,李子树的情况非常特殊,可不是说惩罚就可以惩罚的。

    第一,李子树目前还不算正式苍龙卫中的一员,而是属于特邀加入性质,属于有条件的加盟。

    在李子树提出的两个条件范围内,其实李子树并没有做错任何事。

    严格来讲,针对普通苍龙卫的纪律要求,并不适用于李子树。

    至于所谓的私德有亏?

    人家你情我愿,男女之间又全无法律意义上的婚姻束缚。

    就算是抠法律条文,人家也没有任何违背法律的地方,何谈惩罚。

    第二,李子树的实力强大,是老爷子最为看好的晚辈,甚至有心培养为苍龙卫下一任首领。

    一个有可能是天下间唯二的淬气境高手,还这么年轻,哪里是可以用莫须有的罪名敲打的?

    第三,这次的任务,可绝非是轻而易举就能完成的,整个苍龙卫都如临大敌,老爷子都高度关注。

    李子树却能从自己腰包拿出个人物品“天使之翼”和“天堂之匙”,举手投足之间快速予以化解。

    并在受了重伤之后,依然将来自世界各地的超能人类顺利驱离华夏。

    可以说,李子树不过是白璧微瑕,绝对是有功之臣。

    很快,田空在深思熟虑之后,神情肃然,声音也郑重起来:“天海,既然红嫣那丫头已经不适合在李子树身边工作。”

    “我会尽快向老爷子请示,将她调离,为了避免你意气用事,今后李子树将直接向老爷子负责,由我居中传达讯息!”

    楚天海紧绷的身体突然一松,心里似乎放下一块大石,只是眉头依旧紧皱。

    “我保留我的意见,但我绝对服从上级领导的安排!”

    田空伸手指了指楚天海,失笑道:“好你个楚天海,转来转去,原来你就是想让我来当这个恶人?”

    楚天海一贯板着的大黑脸露出一丝笑容:“空哥,这些年我本来就对红嫣太过严苛。”

    “她快四十岁了才有个喜欢的人,你总不能让我当这个恶人,亲手毁了红嫣对那什么的幻想吧!”

    “唉!如果李子树不是那么渣,我巴不得帮助红嫣得偿所愿!现在嘛!却只能棒打鸳鸯了!”

    田空一时无语,修道者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向往美好的感情。

    但却因为需要将绝大部分时间放在修炼和工作上,感情不是如昙花一现般的热情,便是长达数月,甚至数年的不见人影。

    楚红嫣的情况又比较特殊,个子太高,天赋也非常出彩,以至于这些年,一直没有情投意合的人。

    老大难的问题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个看上眼的,还是个风流浪子。

    难啊!

    就在田空和楚天海相对无语,将目光投向窗外的黑暗时。

    同样是海阳市大酒店的顶楼,9038房间,西格莉德的脸色却异常阴郁。

    房间内追随西格莉德的异能者和魔法师们也全都沉默不语,小心翼翼的看着西格莉德的脸色。

    预言者吉尔拉得顶着个大光头垂头丧气的站在西格莉德身边。

    此时,早熟的吉尔拉得才表现的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等待批评的少年。

    气氛越来越压抑,吉尔拉得此时似乎丧失了预测未来的能力,带着哭腔说道。

    “西格莉德小姐,我真的已经尽力了,事情为什么会与预言中不同,我也不知道啊!呜呜!”

    西格莉德烦躁的摆摆手:“别哭了,你现在好好冷静一下,等下还要靠你预言之后发生的事情!”

    “吉尔拉得,你给我集中精力,我要知道李子树到底死了没有?珍妮弗公主为什么现在就跑去天神山!”

    吉尔拉得哭丧着脸说道:“西格莉德小姐,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根本无法看到李子树的情况,他好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

    “可是,这与死亡不同,东明岛上一切如常,好像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我无法确定李子树目前的情况。”

    “那珍妮弗公主呢?她到底是怎么回事?”西格莉德冷着脸讯问道。

    “西格莉德小姐,珍妮弗公主殿下已经与天使之翼融合,已经是天使,超脱了我的预言范围......”

    吉尔拉得很委屈,他只是一个凡人,最多是比凡人多些预言能力的的异能者。

    而且,他还是个孩子啊!

    呜呜!

    一个已经几乎已经成神的女人,他怎么可能具备预言“神”的未来?

    实在是太强人所难了!

    “天使!天使!”

    一听到这句话,西格莉德毫不掩饰脸上的嫉妒之色,接连两脚踹在身旁的沙发上,嘴里的声音也显得非常恶毒。

    为什么?

    为什么所有的好事情都让珍妮弗这个女人毫不费力的得到手?

    本想着,珍妮弗公主的好运这次终于到头了。

    原来,所谓的生而为神,不过是为真正的“神”蕴养身体罢了。

    这一次,珍妮弗公主就将彻底消失,一直压在西格莉德头上的“最好的闺蜜”终于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可是,成为了“天使”的珍妮弗公主,却并没有按照预定计划行事,反而彻底脱离了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