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370章 过河拆桥?

第370章 过河拆桥?

 热门推荐:
    大酒店的会议室内,人陆续都到了。

    约翰桑普吉斯激动莫名,不只是为自己即将获得的利益,更多的是为珍妮弗公主获得莫大机缘而激动。

    作为珍妮弗公主最早的跟随者之一,约翰桑普吉斯可以说是看着珍妮弗公主长大的人之一。

    也是珍妮弗公主一声令下,愿意为珍妮弗公主赴死的人之一,属于最狂热的信徒。

    见到珍妮弗公主的那一刻,约翰桑普吉斯没有如往常那样肃立一旁,而是跪倒在地,一脸的虔诚:“伟大的珍妮弗公主殿下,您的奴仆约翰桑普吉斯来了!”

    玛西亚没有下跪,而是走到一旁,侧身站在珍妮弗公主身后,微微躬身,保持对珍妮弗公主的尊敬。

    除她之外,众黑暗魔法师跪倒在约翰桑普吉斯身后,面对自然散逸圣洁光芒的珍妮弗公主,他们天然感到畏惧。

    甚至,随时有种即将烟消云散的阴影笼罩在他们心头。

    似乎,珍妮弗公主若对他们心存杀意,只要将目光掠过他们,便可以彻底杀死他们。

    而且,不是简单地击败,而是彻底的灭杀。

    珍妮弗公主缓缓站起身,居高临下,目光悲悯圣洁,声音如同从天外传来。

    “约翰桑普吉斯,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任务交给你办,如果你能够圆满完成,我承诺,一定赐你一个提升的机缘!”

    “但是,这个任务非比寻常,不但会遭受他人误会,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你可愿意去做?”

    这是一次考验!

    这一定是珍妮弗公主殿下对我的考验!

    约翰桑普吉斯激动的浑身颤抖,立刻拍胸脯保证:“公主殿下,我约翰桑普吉斯乃是您最忠诚的奴仆!”

    “任何任务,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摘星揽月,约翰桑普吉斯也会拼死为公主殿下去做!”

    珍妮弗公主微微点头,继续说道:“好!约翰桑普吉斯,你也是我可以信任的人!”

    “你听好,等下你就在我的信徒当中挑选你熟识的人秘密放出话去,就说你将马上出发前往天神山去寻我!”

    “说得越神秘越好,但绝对不要透露更多信息,两个小时后,你和玛西亚带领所有暗夜小队成员和异能者立刻出发,乘坐我的专机离开华夏!”

    “去往天神山!”

    约翰桑普吉斯心头一跳,这好像有点儿让他背黑锅的意思啊!

    可这到底是为什么,是一口什么样的黑锅,他还想不明白。

    他硬着头皮询问道:“公主殿下,我到了天神山之后,要怎么做?”

    这个问题必须问清楚,他偷偷离开,到不了明天天亮,消息一定传的人尽皆知。

    滞留在这里等待珍妮弗公主殿下的人也一定追在后面前往天神山,珍妮弗公主的专机停在机场并不难找。

    也就是说,他约翰桑普吉斯一定会被这些人找到。

    到时候,他该如何做至关重要,这将关系到他会不会和教会信徒或其他势力发生冲突。

    珍妮弗淡淡开口:“到了那里,你和玛西亚便暂时将飞机托管给机场,随后带足补给立刻进山。”

    “你们要做的就是周旋,不和任何势力的人接触,十天后,若没有接到我的讯息,便想办法拿回飞机,返回英狮王国!”

    约翰桑普吉斯一头雾水,实在不明白大好形势,珍妮弗公主都要成为神徒了,为什么反而畏缩起来。

    但是,这些问题,他知道珍妮弗公主不会给他答案。

    他要做的,就是完全执行珍妮弗公主的命令。

    “公主殿下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完成殿下交代的任务!可是,公主殿下身边没人侍候保卫,这......”

    话还没说完,约翰桑普吉斯就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天而降,将他想说的话都堵了回去。

    他只有和其他人一样,立刻催动身体内的全部能量来抵御,才能勉强不瘫软在地。

    即便如此,他也有种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寸寸断裂的感觉,这一瞬间,他甚至恨不得马上死去。

    好在,这种感觉转瞬即逝。

    那股强大的威压只存在短短瞬间,便在他们大汗淋漓之后消失无踪。

    正惶恐之间,脑海中传来珍妮弗公主的如在天边的声音:“不必担心我,做好你们的事情就好!”

    约翰桑普吉斯猛然抬头,却见刚刚还站立在前面的珍妮弗公主竟然已经消失不见。

    玛西亚比他们的情况都好一些,又本身对珍妮弗公主远远没有约翰桑普吉斯等人的敬畏之心。

    刚刚,她亲眼看到珍妮弗公主浑身闪烁光华,瞬间传送离开。

    对于曾经在黑暗之渊生活数百年的玛西亚来说,传送这种技能并没有任何稀奇。

    但是,在传送之后,还能将声音送到每个人的脑海中,这可就是她仰望不及的“神术”了。

    回头望向东明岛的方向,玛西亚明白,这次恐怕是没有机会见到李子树了。

    而珍妮弗下达的命令,很有可能也是李子树的意思。

    想到这一层,玛西亚顿时坚定下来,既然是李子树的意思,那就必须要完成这个任务。

    “约翰桑普吉斯,时间很紧,我们分头行动吧!你带领异能者去传出消息,我带领暗夜小队立刻去机场沟通,两小时内,准时离开!”

    约翰桑普吉斯点了点头,不管从哪方面来讲,他都必须全力以赴执行珍妮弗公主的命令。

    “好!两小时内,我们一定赶到机场,准时离开!”

    深夜,一股暗流在海阳市的超能人类之中涌动,使每一个等待珍妮弗公主到来的人全都躁动不安。

    不等天亮,便有人从海阳市机场传出一个惊天消息。

    珍妮弗公主的忠诚信徒兼忠诚手下约翰桑普吉斯带人连夜乘坐飞机离开,不知所踪。

    滞留在这里的超能人类,只有第一阵营当中与约翰桑普吉斯关系较好的几个人模糊的知道些什么。

    这几个人在偷偷离开的途中被教会圣女圣依可可菲亚抓住,不得已透露出一些消息。

    只有三个字“天神山”。

    圣依可可菲亚立刻封锁消息,带上这几个人继续上路。

    离开海阳市前往最近的国际机场,以最快的速度,最高的价格,包下一架大飞机,直飞距离天神山最近的圣城耶立嘎都。

    可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就有人通过机场获得信息,得知了教会圣女圣依可可菲亚离开的目的地。

    每个人都想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准确消息的人,但滞留在此的都不是普通人,都是普通人眼中神通广大之辈。

    “天使”珍妮弗公主有可能直接去了圣城耶立嘎都或者天神山的消息还是在几个小时之后,迅速扩散开来。

    几乎每一个滞留在海阳市市区的超能人类全部都知道了这个消息,绝大部分人先后想办法快速离开华夏。

    或包飞机,或乘坐国际航班,或想其他办法。

    总之很快,海阳市便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绝大部分超能人类都在很短的时间内离开了海阳市。

    海阳市大酒店顶楼的9009房间,田空彻底松了口气,笑着对身旁的楚天海说道。

    “这个李子树还真的有些门道,竟然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圆满的完成了这个任务!”

    楚天海眉头紧皱,轻轻叹了口气:“田老哥,任务完成的再好,李子树却还是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根本不受管控。”

    “不但刚愎自用,爱出风头,根本不知道团结合作的意义,还节外生枝,擅离职守,以致莫名其妙身受重伤。”

    “我建议,趁着李子树此时重伤,对其进行强制教育,让他知道苍龙卫的纪律,绝不可触犯!”

    田空眉梢挑了挑,情绪顿时有了很大波动,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提议。

    从认识李子树开始,田空就好像从来没有获得过李子树的尊重,或许真的可以通过这次合理的理由教训一下李子树。

    可随即,田空的眉头便皱了起来,略显紧张的说道:“天海,你说什么?李子树受了重伤?”

    由不得他不紧张,李子树可是和老爷子一样,有可能是天下之间唯二的淬气境高人。

    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将李子树打成重伤?

    楚天海点了点头:“空哥,按说李子树在深夜单独让我到他的病榻之前,我应该替其保密。”

    “可李子树并没明确要求,在苍龙卫内部也没必要遮遮掩掩,我也是实话实说......”

    接下来,楚天海便由李子树单独跑到海中无人荒岛开始说起,将李子树的所作所为和自己的猜测一一表述。

    田空若有所思,看了看一脸激愤的楚天海,皱眉说道:“天海,按说你的要求也属合理,李子树的做事方式确实有违背纪律的地方。”

    “但是,李子树加入苍龙卫的两个条件可是非常明确,在合乎规则的情况下拥有完全的自主权和是否接受任务的决定权。”

    “天海,不瞒你说,我也受过李子树的气,可那又怎样,对待特殊的人才,有些无伤大雅的规矩,我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楚天海眉头皱得更紧,立刻硬钢了回去:“空哥,规矩就是规矩,纪律就是纪律,怎么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如果李子树没有受伤,无人能治,也就算了,现在李子树重伤在身,连独立行动都做不到,我建议,立刻羁押李子树,限制其行动,让其深刻对自己的错误进行反省!”

    (感谢迷茫了半辈子,云书尘,风生水起s,白开水,云霞共舞,枫飘然,如少水鱼等书友的月票!感谢!祝所有朋友,国庆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