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342章 咎由自取

第342章 咎由自取

 热门推荐:
    “你这疯婆娘,为什么要打我师兄!”

    谢连山闭目等着挨打,孟月珠却不干,娇小的身躯一抖,轻轻跃起,双掌上扬,迎向李锦秋。

    孟月珠说话做事柔柔肉肉,慢条斯理,可一出手,竟然也相当惊艳,与李锦秋打在一起,一时难分高下。

    这尼玛什么情况?

    火爆脾气的楚红嫣真的有些生气了,李子树就交待给她这么点事情,你们竟然还给我出了纰漏?

    “住手!”

    狠狠的瞪了一眼谢连山,楚红嫣几步上前 ,就要先将李锦秋和孟月珠分开。

    可刚要出手,就见打在一起,难解难分的李锦秋和孟月珠突然之间同时触电一般,身体僵直,软瘫在地。

    李子树眉头微皱,看了看呆立一旁的谢连山,淡淡说道:“一边蹲着去,等着李锦秋姐姐发落!”

    谢连山的脸上再也看不到当初的冷厉霸道,心虚的看着李锦秋瞪过来的目光,真的老老实实到一边蹲着去了。

    “阁下好厉害的道法,不知道道友来我盘溪山青莲寺到底有何贵干?”寺门大开,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尼缓缓走出。

    这女尼面容平和,容貌清秀,虽年纪渐长,却风韵犹存,尤其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依旧如少女一般纯净清澈。

    瘫倒在地的孟月珠被莫名制服,自己的连山师兄看上去又根本不能依靠,正有些惶恐,见到中年女尼不禁柔声呼救。

    “静莲师父救我!”

    李子树微微躬身,拱手为礼,淡淡说道:“叨扰大师清修,我之过也!在下李子树,携月珠姑娘故人前来,有几句话相询!”

    “既然惊动了静莲大师,便也有几个问题,需要静莲大师费心解答一下。”

    静莲大师深深的看了李子树一眼,手中的念珠捻动不知不觉快了一些,而藏在袖子中的另一只手却不禁握紧了拳头。

    “抱歉,你打伤我的徒弟,还请先道明来意,并诚意道歉得到月珠原谅为好!”

    李子树淡淡一笑,看了看孟月珠:“静莲大师,我们的来意你其实已经看到了,就是专程来问孟小姐和你几个问题!”

    “静莲大师,我远来到此,对大师及孟小姐并无恶意,只想圆了孟小姐与谢连山的姻缘,顺便打听一个人。”

    姻缘?

    孟月珠对于李子树,本来是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到脑袋里的每一个念头都是拒绝的。

    可一听到李子树提及她与谢连山的姻缘,顿时惊喜的看向李子树,心中瞬间满怀憧憬。

    这个时候再看李子树,似乎也没有刚才那么讨厌了,竟莫名觉得顺眼了许多。

    她的声音都因为心情激动而有些颤抖:“你,你是说我还有机会和师兄在一起?”

    不等李子树回答,静莲大师捻动念珠的手突然停住,提高音量说道:“月珠,你忘了谢连山是如何抛弃你的嘛?”

    “你已经修禅多年,只需坚持下去,便可忘记这个负心人,获得真正的解脱!”

    斥责完孟月珠,静莲大师转向李子树,目光清冷:“道友请回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李子树摇了摇头:“静莲大师,当初你和陈德成一起截杀谢连山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谢连山其实也不欢迎你们?”

    “你胡说,我当时只是想要将谢连山这个臭男人替月珠带回来,是谢连山不知好歹,不听人言,拼命反抗,这才失手打伤了他!”

    静莲大师似乎一下子被踩到了尾巴,再也维持不住得到大师的形象,愤怒的指责道。

    蹲在一边的谢连山眼睛瞪得大大的,脑海飞快搜索记忆,猛然跳起来指着静莲大师说道:“是你!对,就是你!”

    “当初截杀我的人当中,有你一个!”

    受到谢连山的指责,孟月珠一下子慌了,立刻委屈巴巴的解释:“师兄,静莲大师真的没有恶意的!她是为了帮我!”

    谢连山的神情有些狰狞,猛然咆哮道:“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啊!你,你为什么要杀玉英?为什么?”

    “不是 ,不是我!我是暗中找过刘玉英几次,可我绝对没有杀她!”孟月珠纤柔的身体颤抖起来,大滴眼泪涌了出来,奋力辩解。

    谢连山跳起来,情绪几乎彻底失控,一下子蹿到静莲大师面前,刚要说什么,耳中便听到李子树的声音。

    “谁让你起来的,滚一边蹲着去!”

    声音并不大,却恍若一个个惊雷在耳中炸响,让谢连山眼冒金星,瞬间清醒过来。

    心底的执拗和仇恨想让他继续发作,可看到李子树淡漠的眼神,他突然一阵心虚。

    胸口剧烈的起伏,谢连山呼吸渐渐急促,脸色涨得通红,最后恨恨的一甩手,闷声说道:“蹲着就蹲着,但坚决不滚!”

    啊!

    不少人都因为这弯拐得太急而闪了老腰。

    众人本以为要发生一场大战,尤其是静莲大师和孟月珠更是担心谢连山蛮劲发作,在青莲寺清修之地杀人。

    可她们都没有想到,曾经烈如猛虎的谢连山竟然~~真的委屈巴巴的又跑远了一点儿老老实实的蹲在地上。

    尽管真的没有滚,但也足以让人差点儿惊掉了下巴。

    这可是当初受伤之后也没能被他们拿下的谢连山啊!

    现在回想起来,还能感受到势如猛虎的谢连山有多么可怕。

    若不是谢连山本就受了重伤,自己这一方又人多势众,胜负输赢还真的不一定呢。

    静莲大师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动作便是看向李子树,一边全神防备,一边缓缓后退。

    而孟月珠却眼前一亮,用一种狂热的眼神看向李子树,让感应到她目光的李子树都暗生警惕。

    我屮艸芔茻!

    我的魅力不会这么大吧?

    难道还要上演移情别恋,横刀夺爱的狗血剧情?

    这种念头一闪而过,李子树瞬间明白了孟月珠热切的看向他的目的。

    他看向孟月珠,指了指不远处蹲着的谢连山,微笑说道:“孟小姐,我问你,是不是这个狗东西酒后玷污了你清白的身子?”

    孟月珠眨了眨眼睛,似乎一下子就掌握到了重点,未语泪先垂,仿佛想到了痛苦的往事:“呜呜......”

    没有回答,却胜似回答。

    闻者伤心,见者落泪,仿佛看到了刚刚遭遇谢连山强行xx的孟月珠。

    谢连山郁闷啊!

    酒不是你酿的嘛?

    不是你非要劝我喝酒的嘛?

    一次是我的错,难道次次都是我的错?

    李子树对这个回答很满意,继续问道:“孟小姐,我很想帮助你做些什么!比如,向谢连山讨回一个公道!”

    “但是,在这之前,你必须证明你的清白,证明刘玉英的死根本与你毫无瓜葛!”

    孟月珠的眼睛再次一亮,却依旧抽泣着说道:“呜呜......谢谢,太谢谢了!”

    “当年,师兄弃我远走......呜呜......,我为了确定师兄的去处,历经千辛万苦,最后却看到他和那刘玉英双宿双栖......呜呜......”

    “我的确背着师兄和刘玉英发生过几次冲突,但绝对没有杀刘玉英!”

    楚红嫣适时开口:“孟小姐,空口无凭,刘玉英和谢连山与人发生激斗的时候,你在哪里?”

    “你怎么证明你与当时和刘玉英发生激斗并杀害刘玉英的人毫无关系?”

    孟月珠看了看楚红嫣,稍微等待了一下,见李子树并不反对楚红嫣插口,这才继续说道。

    “我当然有证据,不是因为刘玉英死了我说她的坏话,这个女人骄横无礼,对我师兄惯常暴力对待。”

    “这个就算了,谁让我师兄十分宠溺她呢!可是,刘玉英向我师兄逼婚不成,便心生歹念,背着我师兄暗中与一个阴阳怪气的家伙见面!”

    “我本想去抓奸,可是没想到,那个阴阳怪气的家伙竟然也是个女的,我不敢离得太近,靠着家传的秘法听到了她们的计划......”

    “紧跟着发生的事情,其实你们也都知道了,我师兄更是亲身经历,当初若不是静莲大师死死的拉住我,我一定上去与师兄并肩作战!”

    楚红嫣眼神复杂,如果孟月珠说得都是真话,那事情可就复杂了。

    这让她不禁一阵头疼,因为这事牵扯到的人却也算半个自己人,并且她还曾经与之打过交道。

    可是,如果能够证实孟月珠说得都是实情,很大程度上也就算洗脱了谢连山的罪名。

    也就是说,刘玉英根本就不可能是谢连山所杀。

    李子树的声音传来:“楚小姐,知道那个人是谁了嘛?”

    楚红嫣微微点头,在李子树面前隐瞒什么毫无作用,这是她一天的经历得出来的结论。

    况且,也根本没必要替犯了错的人隐瞒什么。

    不远处的谢连山当然也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得有些失魂落魄,后悔不已。

    如果他当初多关心一点儿刘玉英,也许刘玉英就不会走上歧途。

    在别人的眼中,刘玉英当然是自甘堕落,为了私利与虎谋皮,为虎作伥。

    但是谢连山却知道刘玉英当初遇到了难处,和他提及的时候却没有引起他的重视,敷衍了两句便再次投身修炼之中。

    这时候再想起李子树在京城的时候对他说的话,谢连山才算彻底明白。

    他突然泪流满面,狠狠地抽了自己几个耳光,大声道:“李先生,我知道错了,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啊!”

    “我一定要抓住凶手,帮玉英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