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339章 只能回答一个问题

第339章 只能回答一个问题

 热门推荐:
    “楚红嫣,将前因后果一五一十讲述一遍!”

    田空凌厉的目光看向楚红嫣,十分严肃的询问道。

    楚红嫣身姿笔挺,神色肃穆,说话也简洁明了:“空叔,李子树所言都是实情,具体情况,请空叔直接询问老爷子!”

    回答的非常笼统,却点明最重要的两点。

    一个就是看似荒唐的李子树的两个条件是经过上级领导同意承诺的。

    另一个就是关于李子树的前因后果只有老爷子才能决定是否对你和盘托出,一五一十的讲述一遍。

    田空目光一冷,接连两次被打脸,还都是被自己的属下打脸,实在让他有些生气。

    李子树也就算了,毕竟是个新人,平常在外又是个号称玄学大师的“神棍”,规矩可以慢慢学。

    可是被楚红嫣拒绝就真的让他有点儿无法接受,你都可以知道的事情,保密级别能有多高?

    这都对你的上级领导故作矜持,让我去问老爷子?

    最令田空感到郁闷的是,这话他还挑不出一点儿毛病,被成功打脸。

    可他了解楚红嫣的性格和品格,这样不圆滑的楚红嫣,值得信任,并没有错。

    皱着眉头看着房间里令他头疼的这几个人,田空明智的转移了目标。

    “谢连山,你好不容易争取到一年的时间,怎么不好好珍惜,跑到这里兴风作浪做什么?你真当我不能立刻抓你归案?”

    谢连山皱了皱眉头,脖子一梗,闷声说道:“空叔,我现在正是在努力洗刷冤屈,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且,终于有了些眉目!”

    “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你们就知道我当初有多委屈了!你们就知道玉英绝对不是我杀的!”

    “等我查到真凶,不管他是谁!我都会将他碎尸万段,为玉英报仇!”

    开始还有些勉强,可谢连山越说越激动,声音不由自主便大了起来,其中不乏怨怼之意和悲痛之心。

    田空眨了眨眼,今天特么的什么日子?

    这些小王八蛋一个个都胆上生毛了嘛?

    一个怼完还不算,还要一个个排队怼我?

    他敏锐的抓住了重点,自动过滤了谢连山的怨怼之意,冷冷说道:“眉目?你的案子已经是铁案,男人要敢作敢当,认罪伏法才是正确的选择!”

    听了田空的话,谢连山的情绪反倒平稳了下来,随手掏出手机,打开一个录音文件,按了播放键。

    “你叫什么名字?”

    “陈德成。”

    ......

    听到自己的声音,陈德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特么的怎么会这么听话?

    从诧异到震惊,再到体如筛糠,几秒钟时间,便让陈德成的心坠入了冰窖之中。

    多年的办案经验,再加望气境巅峰修为的超强耳力,陈德成几乎可以完全确定。

    这~~就是他的声音,并无仿造。

    他不是没有想过立刻破窗而逃,可他最终没有走。

    因为,在一众高手之中,他根本就没有逃跑成功的可能,只会让他面临的局面更加被动。

    陈德成自己都能确定这录音就是他本人,田空当然也能够听得出来。

    更何况,这并不单单是录音,而是录像。

    画面中的陈德成虽然有些萎靡,但的的确确就是陈德成本人没错。

    田空眉头紧皱,冷冷的看向陈德成,很想看看陈德成是不是也有怼他的潜力。

    “老贼,到底怎么回事?说说吧!”

    陈德成腿一软跪倒在地,膝行向前,脸上的表情凄凄惨惨,如同犯了错误被罚终于见到了亲人的娃娃。

    “空叔!我承认,这是我说的,可空叔你是知道我的,我虽然贪财好杀接私活,可我是个好人啊!”

    “我贪的财,本就是不义之财,我杀的人,本就是罪该万死之人,就算当初我想要狙杀谢连山,也是因为他叛逃杀害玉英啊!”

    谢连山好悬闪了腰,一把将手中的手机捏碎,这孙子竟然如此无耻?

    为了在空叔面前洗脱罪名,不惜再往他谢连山身上泼脏水。

    他豁然而起,就要为自己辩驳,却被李子树挥手拦住:“稍安勿躁!”

    这一段时间虽短,谢连山却对李子树建立起了极大的信任,李子树简单的几个字,便将他从暴怒的悬崖边拉回。

    田空的目光在几人之间来回掠过,陈德成的哭诉,谢连山的暴怒,李子树的淡然自若,李锦秋的摩拳擦掌,还有楚红嫣的不屑和鄙视。

    楚红嫣的不屑和鄙视,全都给了跪伏在地的陈德成,非常明显的看不起这个人。

    几年之前,楚红嫣对陈德成虽然谈不上崇拜和好感,但起码可以对这个同事保持尊敬。

    现在看向陈德成的目光,便好像是走在干净的大路上看到了一坨“屎”。

    在这几人之中,田空最信任的人,只能是性格耿直的楚红嫣。

    而不管陈德成怎样自圆其说,收取外人报酬,击杀自己的同事和战友,本就是犯了大错。

    无法弥补和掩盖的大错。

    田空的目光最后定格在面前的陈德成身上,如同两柄利剑一般刺入陈德成的内心:“老贼,你做出这种事情,我给你留些面子,自裁吧!”

    陈德成如堕冰窖,心中一片冰凉,老子就算有错,也特么不用弄死我吧!

    “空叔!谢连山更加罪大恶极,他都可以活,我凭什么要死?”陈德成情绪激动,颇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

    “他的罪名如果坐实,你以为他可以继续活命嘛?可你刚刚的证词,让我有理由怀疑,谢连山~~真的有可能是被陷害的。”

    田空冷冷说完,不再看陈德成,嫌恶的态度与楚红嫣有些类似,犹如不想看到那令人作呕的“一坨”。

    “嘿!”

    可就在田空刚刚收回目光的一刹那,跪伏在地的陈德成暴起发难,浑身法力奔涌如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田空。

    陈德成,从来都是不守规矩的人,更不可能束手待毙。

    图穷匕见,狗急跳墙,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

    哪怕只有一丝机会,陈德成也要拼一拼。

    这是成功人士的一个必要条件,不管这个成功人士是好人还是坏人,锲而不舍都是必备素质之一。

    “啪!”

    田空来到这里,生了一肚子气,可算找到出气筒了,这一记耳光简直了。

    “喀嚓!哗啦!嘭!”

    田空看都不看飞出去砸坏厚重的茶桌的陈德成,好整以暇的擦了擦手,心里觉得痛快多了。

    就连声音都轻快了一些:“老贼啊!本来我还想为你开脱一二,可你纯属是在自寻死路!拿下!”

    睐电和图小山一左一右,应声而出,陈德成还来不及挣扎,便被这两人一人一下打晕,随即结结实实的捆缚起来。

    “啪~啪~啪!”

    李子树拍了拍手掌,淡淡说道:“好漂亮的一记奔雷手,空叔宝刀不老,可喜可贺!”

    田空皱了皱眉,总觉得李子树平淡如水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别扭。

    这家伙,不装x会死嘛?

    怎么什么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总让人有一种被从云端俯瞰的感觉。

    这种感觉着实令人不爽!

    刚刚的痛快感觉转眼即逝,好像心头又被堵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田空一脸便秘的表情,闷声说道。

    “你小子的事等会儿我自然会向老爷子核实,现在,你们如实回答我的问题!”

    “陈德成的记忆封印,是谁破除的?”

    问出这句话的同时,田空便顺着楚红嫣,谢连山和李锦秋的目光,大概知道了答案。

    听到这个问题,只有李子树还是平淡如常,淡然若水,而其他人却都略感惊讶的看向了李子树。

    一瞬间,田空便有了一些判断。

    一、陈德成的记忆封印,极大概率就是眼前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李子树破解的。

    二、并且,破除封印的时候,很大概率其他人并不知晓,不然不会表现得如此惊讶。

    三、面前这几个人竟然隐隐以李子树为主,就连楚红嫣都下意识的以李子树马首是瞻。

    四、这几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获得了陈德成的口供,其目的,竟然真的是要替谢连山翻案。

    李子树似乎已经看破田空眼眸中一瞬间的恍然,淡淡说道:“空叔,大概情况你已经了解,应该可以回去复命了!”

    “我们还有事,时间紧迫,还请空叔不要过多耽搁我们的时间,我最多再回答你一个问题!”

    田空的眼睛中刚刚有了一抹对李子树的欣赏之色,便又因为李子树的话一闪即逝。

    这小子,难道天生就有招人恨的基因不成,怎么说话这么不入耳!

    正有些郁闷,却见李子树已经作势欲走,他一动,谢连山,李锦秋,甚至楚红嫣也随之而动。

    “喂!你这个小子,着什么急!不是还可以回答空叔一个问题嘛?”田空顾不得上位者的矜持,主动开口。

    李子树微微一笑,淡淡开口:“当然,不过只能留给空叔三分钟时间,过时不候!”

    尼玛!

    老子若不是宰相肚子里能撑船,今天一定好好修理你个臭小子!

    让你知道,到底谁才是应该制定规则的人!

    想是这样想,田空还是立刻问了一个问题:“你是用什么手段破开陈德成的记忆封印?”

    这个问题很重要,老爷子亲手布下的封印,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破除的。

    不然,那些离开队伍的家伙,岂不是都有泄密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