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338章 田空

第338章 田空

 热门推荐:
    陈德成从地上爬起来,终于在头痛欲裂之中找回了自己。

    他不是一个普通的修道者,老爷子也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前辈。

    老爷子不仅仅是他所见过的最厉害的修道者,也是他的上级领导。

    恢复记忆之后,他不敢对老爷子有丝毫怨恨,而是在心中庆幸,老爷子并没有发现他的秘密。

    然后,他就发现了面前的谢连山,脸上登时闪过一丝慌张,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

    脑袋再次有些恍惚,陈德成之前的记忆和现在的生活合二为一,对于目前的情况也多少有了了解。

    故作潇洒的掸了掸身上的尘土,陈德成脸上没有一丝慌张,体内法力奔涌,气势大涨,冷冷的看向谢连山。

    “连山,你犯下大错,杀人叛逃,罪无可恕,老爷子就在左近,你最好束手就擒,不要一错再错,罪上加罪!”

    李子树摇了摇头,虽然还不知道陈德成具体做了些什么,能让谢连山刻骨铭心的记恨。

    但是,通过初步了解,李子树便很不喜欢陈德成这个人。

    此时,见陈德成居然还在虚张声势,李子树轻弹两下手指,淡淡吩咐道:“连山,带他上车!楚小姐,开车!走了!”

    陈德成一愣,当他是泥捏的不成,就算以他的实力打不过谢连山,却也绝不是谢连山可以手到擒来的弱者。

    可刚刚还奔涌如潮的法力突然偃旗息鼓,如同不存在一般的沉寂下去,陈德成这才明白。

    就在刚刚,这个高大帅气的年轻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制服了他。

    尽管他根本就不明白到底是怎么着的道,但陈德成却非常清晰的知道,一定是李子树的手段才能使他不得不屈服。

    可笑,他刚刚竟然还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有老爷子做靠山,可以无惧于谢连山。

    这个迟来的认知,让他猛然感到震惊。

    难道这个世界中,竟然还有人可以拥有堪比老爷子一般的神鬼之能?

    谢连山嘴角咧开,露出残忍的笑容,对着摇摇欲坠的陈德成就是一巴掌,打掉了四五颗牙齿。

    随即便抓起陈德成飞快上车,由楚红嫣驾车呼啸离开。

    现在的谢连山已经将李子树当成了神明和恩人,对李子树的命令开始有了下意识的完全服从。

    二十分钟之后,田空乘坐小车来到大杂院门外,正好看到警察到来,正在询问报警的租客。

    不必下车,田空就能清晰的听到租客们与警察的对话,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竟然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轻松带走了陈德成。

    而据这些租客说,直到被一个结实的壮汉带上汽车,陈德成竟然没有半点儿反抗,似乎就是一个风烛残年的可怜老头子。

    这说明什么,田空非常明白,盯上陈德成的对手,实在太强了。

    只有具有压倒性的实力,才能让望气境巅峰修为的陈德成毫无反抗能力便被轻松带走。

    周围有监控,租客们还有人看清楚了这几个人的车牌,田空的效率比警察更加快速。

    车上的一块平板电脑就基本解决了追踪问题,确定那辆被租用的豪车所在之后,田空的眉头却皱的更紧了。这辆豪车的所在,竟然正是豪车所属的租车公司的所在。

    车,竟然已经被交还给租车公司了!

    田空一挥手,沉声说道:“睐电,用最快的速度赶往神马租车秀林桥店!”

    “是!”

    坐在驾驶位的睐电应诺后立刻发动汽车,风驰电掣一般前往目的地。

    不足二十分钟,三人便到了租车公司,田空亲自下车客气的向工作人员询问:“先生,麻烦一下,刚刚有四个人来还车,我们和他们是一起,正要去找他们,可电话却打不通,能不能问一下,他们往哪个方向走了?”

    工作人员是个年轻小伙,立刻指向马路斜对面的一家茶馆笑道:“还车那位先生说了,说一定会有人来找他们。”

    “你看那边,他让我告诉你们,他们就在那边的解忧茶馆喝茶,你们可以去那里找他们!”

    田空一惊,对手竟然算到自己等人会寻踪追来?

    来不及细想,田空微笑谢过工作人员,坐上小车:“睐电,开车慢慢靠近斜对面那家解忧茶馆,停在靠外的车位上,车不要灭火。”

    “是!”

    睐电驾车慢速进入解忧茶馆前的停车场,将田空和另一人放下之后,寻找可以随时离开的停车位。

    李子树几人非常悠闲,正坐在二楼靠窗的雅间悠哉的品着香茶,吃着点心。

    陈德成是个顽固的家伙,丝毫也不怕谢连山的刑讯逼供,可是有李子树在,岂能让他守口如瓶?

    一个“迷魂咒”的小法术丢过去,陈德成几乎立刻失魂落魄,呆若木鸡,有问必答。

    “你叫什么名字?”

    “陈德成!”

    “说说你做过违反一组规矩的错事!”

    “我~~二十一年前,前往抓捕叛国者鲁浩,本能活捉,却因为贪杯多了一点儿,错手将鲁浩打死!”

    “久远的不用说了,说说关于谢连山你都做了什么事情吧!”

    “谢连山?此人桀骜不驯,曾经在我手下,却仗着实力不错多次顶撞我,让我十分不爽!那一次,有个神秘女人出价三千万华夏币,只要求我在一地蹲守,见到重伤逃出的谢连山,将之击杀即可!我当时便动了心......”

    “当时和你一起出手的人是谁?”

    “我不知道!那人我从未见过,只知道他一身黑衣,是个十分神秘的男人。”

    “你没能杀了谢连山,最后得到了多少报酬?”

    “只有五百万,那女人实力本身不算强大,身边的帮手却实力不弱,我也只能忍了!”

    “老爷子知道你对谢连山做的事情嘛?”

    “不知道,让老爷子知道,绝对不可能只是封印我的记忆将我逐出,一定按照规矩废了我的修为,交有司治罪。”

    “你是因为什么事情被逐出队伍?”

    “贪腐,滥杀!”

    ......

    李子树神情淡然,总是一切尽在掌握的淡然装x模样。

    谢连山神色复杂,痛苦,悔恨,仇恨等等情绪一起涌上心头。

    李锦秋则明显心不在焉,只跃跃欲试想将陈德成当做人肉沙包,狠狠的修理一顿。

    四人中,最为愤怒的反而使本来事不关己的楚红嫣,口口声声要将陈德成法办定罪,扔进监狱服刑。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服务员的声音:“几位贵客,有两位先生自称是几位的朋友,不知道方便让他们进去嘛?”

    谢连山双拳紧握,突然紧张起来,瞪着眼睛看向李子树,等待着李子树的命令。

    自从身边有了李子树可以依赖,这个家伙似乎就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当然,这应该也是他多年来已经形成了服从命令的习惯。

    他这样本能的服从李子树的命令并没有错,也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可楚红嫣也将询问的目光看向李子树就有些令李子树意外了,这固执的女人似乎也在等待着李子树的决定。

    李子树微微一笑,淡然说道:“让他们进来吧!我就是在这里等待他们呢!”

    雅间的房门无声开启,田空带着手下从容进入,关好房门之后,随手一拍,房间便笼罩在一层淡淡的圆形光幕当中。

    随后布置了一个隔绝窥伺的结界之后,田空目光凌厉的看向屋内的众人。

    房间内的几个人,让他不禁有些惊愕,抬手指向楚红嫣,道:“楚红嫣?你怎么在这?你在做什么?”

    楚红嫣立刻站起,如一根超长标枪一般挺直,口中答道:“空叔,我奉命成为李子树的搭档,目前正在执行任务!”

    “李子树?就是厉天南推荐的那个神棍?”田空的凌厉目光立刻锁定在李子树身上。

    楚红嫣他认识,谢连山他也认识,李锦秋是个女人,不符合厉天南的介绍,只有李子树他是第一次见到。

    “李子树和你成了搭档,你们不去寻找那两件东西,跑来这里做什么?”

    田空声色俱厉,毫不客气的训斥楚红嫣,却见李子树依旧云淡风轻,心中不禁更怒,爆喝一声:“站起来!”

    好在,这只是情绪的表达,并没有催动任何法力。

    不然,在这座茶楼之中喝茶的普通人,一定会出大问题,就算因此死了几个,也属于正常范畴。

    仍然处于迷糊状态中的陈德成立刻站了起来,虽神思不属,却也站得笔直,没有一丝瑕疵。

    谢连山下意识的动了动,却见李子树丝毫不为所动,便又将屁股放回了座椅,冷冷说道。

    “空叔,非常抱歉,我已经不是你的手下了,你也不要在我的面前耍威风,摆官威了。”

    田空此时却根本不去看谢连山,而是死死的盯着李子树,一字一顿说道:“李子树,你想抗命?”

    李子树这才淡淡说道:“田先生,我是承诺加入了你们这个群体,但我已经说了我的条件!”

    “在合乎规则范围内我拥有完全自主权和是否接受任务的决定权,你的命令,我~~拒绝!”

    田空一愣,竟然还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出现?

    厉天南只是个普通人,只是外围人员,但楚天海可是出了名的讲规矩,守本分,铁面无私的人。

    他怎么可能会答应李子树这种无礼的要求呢!

    田空狐疑不决,再次将目光看向楚红嫣,严肃说道:“楚红嫣,将前因后果一五一十讲述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