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336章 因为你是我的搭档

第336章 因为你是我的搭档

 热门推荐:
    子树索性来个眼不见心不烦,闭上双眼,开始仔细推算接下来的具体路线和做法。

    三天的时间,必须真正做到算无遗策才行。

    楚红嫣毕竟不是小女孩,见李子树闭上双眼,似乎终于在李子树面前搬回了一局,满意的走到甲板边缘,去欣赏一路激起的浪花。

    谢连山与李锦秋不时窃窃私语,似乎已经完全卸下了负担,心情轻松的好像是要去郊游。

    好像有了李子树的承诺之后,事情便已经解决了一下。

    只有在非常偶然的时候,谢连山才会背对着李锦秋露出一丝忧虑和痛苦。

    翻案恢复清白和为女友报仇,这两件事情这几年如同两座大山一样堵在他的心口,令他夜不能寐。

    得到李子树的承诺和帮助,虽然令他感到轻松了很多,但即便可以恢复清白和成功报仇,过去的情感却也只能追忆了。

    曾经立誓为国效力,誓言犹在耳边,却几乎再也不可能归队了。

    曾经立誓给她幸福,誓言仍记心中,却再也不可能完成了。

    情绪终于不可遏制的低落下去,谢连山心中多少有些忐忑,坐在李锦秋身边,心中却在想着死去的前女友。

    这种行为付出的代价,大概会被李锦秋打个半死吧!

    可无奈,过去的一幕幕如同电影一般不停在眼前闪现,让他无法摆脱,不由自主沉沦其中。

    此时,他甚至有那么一点点渴望李锦秋的巴掌打在脸上,让他迅速摆脱这种悲痛的情绪。

    意料之中的巴掌没有打过来,谢连山却感觉自己的脑袋被搂进了一个温暖清香的怀抱。

    耳边传来李锦秋清脆的声音:“想哭就哭,别跟个娘们似的!机会只有这一次,再有下一次,我一定打你个满脸花!”

    有时候,也有两情相悦也无法愈合的伤痛,只能压抑在心中,慢慢消化或偶尔爆发。

    意料之外的理解和支持,瞬间为谢连山压抑在心中的情绪得到了释放的出口。

    不知道是真的有必要用哭泣的形式发泄出来,还是因为有了李锦秋的命令,不得不哭,亦或是还有什么别的目的。

    反正,谢连山将头往李锦秋的怀里又拱了拱,真的开始释放压抑的情绪,泪如泉涌。

    李子树对此洞若观火,但却并不是偷窥。

    而是推算必须要观察谢连山身体的自然能量变动,确定谢连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命理和运势。

    他多少有些无奈,对谢连山这种完全依赖的心态非常鄙视。

    一个大男人,孤身一人的时候好像一头孤狼,凶狠霸气,对谁都敢露出自己的獠牙。

    怎么一落到李锦秋的手里,一下子便成了个弱鸡,竟然哭哭啼啼起来。

    最令李子树感到有些不满的,竟然是谢连山真的即将脱离霉运,开始有了行运的迹象。

    未来成就可期!

    这不禁让李子树跟自己做起了对比,他不知自己何时才能摆脱“一穷二白”的命运。

    哎~~命苦啊!

    李子树不禁慨叹,看来自己还真的就是吃软饭的命啊!

    小小的感慨之后,李子树迅速理清了为谢连山翻案的方向和思路。

    坐实谢连山亲手杀死刘玉英并告密叛逃的证据来自两方面,一份物证,两个关键人证。

    物证很直观,刘玉英烧成焦炭的尸体上面,有两处深深凹陷的致命伤,而这两处伤口上面都能还原出谢连山的清晰掌印。

    两个关键人证,全部都是目击证人。

    并且,这两个人的关系与谢连山还算不错。

    一个是同一组的同事宁东成,据说是亲眼看到谢连山在告密事件败露后,亲手杀害刘玉英灭口并焚尸。

    当时宁东成因为重伤在身,无法挺身而出,救下刘玉英。

    一切都非常符合逻辑,天衣无缝,而宁东成也的确重伤,几乎致命。

    他的证词,毫无瑕疵。

    定案之后一年半,宁东成在一次危险任务中不幸丧生。

    另一个证人则是个疯子,现在住在精神病医院。

    按说疯子的证词应该不予采纳,可这个疯子却是在作证两个月后才发病,他的证词刚好在基本坐实谢连山罪名的案件上,又订上了一根钉子。

    他亲眼目睹了谢连山疯狂逃逸的时候残暴的杀人场景,血淋淋的七条人命,彻底将谢连山钉死在耻辱柱上。

    本是为国家为人民提供安全的勇士,却成了屠戮平民的恶魔。

    七具血淋淋的尸体,虽然没有什么痕迹可以证明是谢连山亲手所杀,可矛头却直指谢连山。

    最重要的是,除了这个人证之外,还真的有人可以证明谢连山在那个时间段,正在杀人现场附近出现过。

    想要翻案,的确非常不容易,若不是李子树有自己的手段证实谢连山的清白。

    那么,谢连山便必须背负着杀人叛逃的罪名,一直到死。

    况且,在那之后,谢连山也确实因为种种原因,杀过不少人。

    尽管,谢连山自己认为杀死的都是该死之人,但依旧属于犯罪。

    李子树沉思一会儿,看着在眼前越来越清晰的海阳市,淡淡一笑。

    无法看到刘玉英的尸体也没什么,谁让他还是一位名声在外的玄学大师呢!

    淬气境的玄学大师,又不是名侦探或破案专家,当然应该使用玄之又玄的手段来颠覆这桩铁案。

    即将下船,谢连山这才凑到李子树身边,恭谨说道:“李先生,我们接下来去哪里?怎么走?”

    “包飞机,立刻飞往京城!”李子树淡然说道。

    谢连山一脸为难,时间太紧迫了,他自身被通缉,又没有弄一个合适的身份,恐怕连机场都进不去。

    “李先生,我的身份坐不了飞机,新的身份仓促之间很难以假乱真,要不咱们开车去?”

    李子树瞟了一眼谢连山,淡淡说道:“你就以你的身份上飞机,有我搭档楚小姐在,你便是她捉拿归案的谢连山,有什么上不得飞机的!”

    谢连山瞪大了眼睛,这倒是个好办法,只要别真的把他押回去就行。

    楚红嫣却眉头紧皱,一脸的不愿意,这事不是不能做,是她实在不愿意配合李子树。

    她直截了当的说道:“想让我帮忙,给我一个我必须帮忙的理由,否则,免谈!”

    李子树突然一脸肃然,郑重说道:“因为你是我的搭档,有责任,有义务配合我完成任务!”

    这女人的脑袋全是条条框框,对着干的话,光是说服她,恐怕三天的时间都不一定够。

    但只要将楚红嫣框在框内,那便不是说服她怎么做,而是看她怎么做了。

    果然,提到任务,楚红嫣的表情也郑重起来,只是依旧问道:“任务还未下达,这是谢连山的事情,关我什么事?”

    直到现在,楚红嫣依旧从心底并不相信谢连山是清白的,就算有些不为人知的内幕,却绝对不足以让谢连山获得原谅。

    李子树仰头看着楚红嫣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楚小姐,搭档之间应该有无条件的信任!”

    “我可以信任你,但你信任我嘛?”

    楚红嫣翻了个白眼,不屑的说道:“我们是搭档没错,可你还从来没有做过让我信任的事情,我怎么信任你?”

    “楚小姐说得对,我现在就在尝试让我们双方相互信任的事情,如果这次我得到你的无条件配合,仍旧不能证明谢连山的清白,在接下来的任务中,我可以无条件配合楚小姐!”

    李子树浑不在意,一开口便给了一个楚红嫣不会拒绝的理由。

    一个淬气境修道者的无条件配合,不论从哪方面考虑,楚红嫣都不可能会拒绝。

    楚红嫣仔细想了想,做这件事,她绝对不吃亏!

    而且,绝对不会违背她的做人准则和组织的纪律。

    “好!既然你想这样玩,那就一言为定,希望到时候你能够信守诺言!”

    “当然,我一直都是个信守承诺的人,怎么说就会怎么做!不过......”

    李子树话锋一转,微笑说道:“如果这次我在楚小姐的帮助下彻底为谢连山翻案,今后的任务中,也请楚小姐继续无条件配合!”

    想了想,楚红嫣伸出三根修长的手指,认真的说道:“从现在开始,三天之内,你如果真的替谢连山彻底翻案,我认赌服输!”

    “接下来的任务,我肯定会继续无条件的配合你!”

    “好!计时开始,请楚小姐用最快的速度将大家顺利带往京城!”

    “跟我来吧!出发!”

    楚红嫣出面,谢连山出钱,一架小型客机载着他们顺利起飞,直奔京城。

    这是李子树第一次前往北方,也是第一次进入超两千万人口的京城。

    曾经,李子树是个超级死宅,很少出门,去见识外面的风景。

    现在,多了些真实阅历的李子树,终于对于出门不再抵触,也喜欢看一下祖国的大好山河。

    可是,对于这种超两千万人口的繁华大都市,他还是本能的有些不喜欢。

    灯红酒绿,自己催促自己,自己带给自己压力,催着自己脚步加快,去成就一番所谓的事业。

    这种,绝不是李子树期待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