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329章 楚红嫣

第329章 楚红嫣

 热门推荐:
    “厉先生,别来无恙!”

    李子树淡然微笑,拱手为礼。

    厉天南对李子树的印象非常好,立刻站起身,面带微笑,也学着李子树的模样,拱手还礼。

    “li大师,厉某又来叨扰了!”

    李子树伸手肃客,随即占据主位坐下微笑说道:“厉先生客气了,我正好也有事情想请厉先生帮个小忙!”

    楚红嫣双眸寒光一闪,却并不是针对李锦秋和谢连山,而是针对刚刚坐下来的李子树。

    这小子也太无礼了,竟然敢无视义父楚天海?

    她的个子较高,比李子树还高,再加上女子本身就比较显个子,更增添了些居高临下的气势。

    此时面对坐下来的李子树,更有一种雌虎搏鹿的既视感。

    厉天南不禁有些头疼,听楚红嫣的名字好像是个娴静淡雅的气质美女,可其实这女人却是个霸道无情的铁血军人。

    美倒是真的美,别看楚红嫣这么高的个子,体态却非常匀称挺拔,凹凸有致。

    可这性格,简直完全继承了楚天海的刚烈,宁折不弯,不懂变通。

    “li大师,我先为你介绍一下,这一位楚先生,才是我们这一次前来拜访li大师的主事人!”

    厉天南十分隆重的为李子树引荐了楚天海,着重提到楚天海主事人的身份。

    李子树只是对楚天海微微点头,便算是打了招呼,口中却依旧对厉天南说道。

    “厉先生,我们都是老朋友了,直接称呼我子树就好!”

    厉天南心中暗叫不好,可李子树对他表示亲近并没有半点错误,只是如此忽视楚天海,一定会出问题。

    果不其然,楚红嫣一步跨到李子树面前,冷冷说道:“李子树,你明知谢连山乃是通缉要犯,不但瞒而不报,还蓄意窝藏,还请立刻配合询问和检查!”

    随手一顶大帽子就给李子树扣了上来,楚红嫣怎么看李子树都有些不顺眼,便要给李子树来个下马威。

    而且,这确实是实情,事实俱在,容不得狡辩。

    如果李子树不能给出一个完美的解释,又不能在后续的事务上提供帮助,再如此嚣张。

    说不得,楚红嫣真的会把李子树抓回去,接受严惩。

    李子树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楚红嫣,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惊艳之色。

    原来长得这么人高马大的姑娘,也可以很美。

    楚红嫣的皮肤并不白,再加上经常在户外接受阳光的照耀,皮肤黢黑泛红,透着一股彪悍气息。

    可楚红嫣不但身材很好,五官还相当精致,乌黑的大眼睛,炯炯有神,未经修饰的淡扫蛾眉,挺直的鼻梁,娇艳的红唇......

    再加上两条笔直的大长腿,竟然也算是极具特色的绝色美女。

    不过,李子树对楚红嫣的反应,也就仅仅是那一抹惊艳而已。

    这女人,可是气势汹汹的想将他也一起抓走审问呢!

    李子树靠在椅背上,仰头又仔细的看了看楚红嫣。

    没办法,楚红嫣的个子实在太高,站的又距离李子树实在太近了些,高耸的峰峦正好有些遮挡住李子树的目光。

    看过之后,李子树的神色突然郑重起来,又仔细看了看楚天海,确定心中猜想之后。

    李子树恭谨起身,拱手为礼:“楚先生,楚小姐,刚刚无礼之至,还请两位见谅。”

    “哼!”

    楚天海神色不变,板着脸说道:“李子树,何故前倨后恭?”

    楚红嫣则神色鄙夷,似乎对李子树表现出来的这种“圆滑”非常看不起。

    谢连山,常云涛等人也不禁一愣,他们何曾见过李子树li大师给别人道过歉!

    李子树却依旧恭谨,郑重其事的再度拱手为礼,沉声说道:“楚小姐乃是烈士遗孤,李子树心生敬仰,不敢亵渎。”

    “楚先生刚正不阿,虽为人酷烈,冲动好战,曾经做过错事,但瑕不掩瑜,也值得尊敬!”

    “什么?”楚天海霍然站起,双眼精芒四射,眨也不眨的紧紧盯着李子树。

    “李子树,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李子树淡淡一笑,道:“楚先生,你今日既然登门,想必已经对我有所了解!在下被人尊称为大师,的确对手相,面相,命理,风水略知一二。”

    楚红嫣冷冷说道:“李子树,你最好不要装神弄鬼,欲盖弥彰,我们脸上都有面具,也并未伸出手掌,说出八字让你推算。”

    “你最好实话实说,立刻说出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李子树摇了摇头,区区一层面具,又怎么能够挡得住他的探查呢?

    可这些又没必要实话实说,李子树只轻描淡写的说道:“两位不必紧张,这只是我的一种特殊技能而已。”

    “你们也都是望气境的修道者,当然也知道这世间有很多令普通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楚天海已经平静下来,伸手在脸上一抹,便将那层价值不菲的面具扯了下来,露出本来面目。

    “li大师果然不凡,看来我们这一趟是来对了!”

    厉天南轻轻松了口气,笑道:“那是当然,有子树出手,一定可以找到那两样东西!”

    楚红嫣也顺手取下脸上的面具,撤除了伪装,露出来黢黑却令人惊艳的精致容颜。

    而一直沉默寡言的古战通却无动于衷,似乎对李子树并不感兴趣,依旧死死的锁定谢连山。

    李子树重又坐下,风淡云轻般淡淡说道:“厉先生,楚先生,你们的来意我已经基本可以确认!”

    “并且,我可以肯定的说,我能够帮上忙,但是,我觉得几位应该先帮我解决一件小事!”

    楚天海深深的看了李子树一眼,沉声说道:“谢连山所犯罪行,人证物证俱全,几乎已经是铁案!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跟聪明人讲话,就是丝毫不费力气,只需提个开头,立刻便可以得到回应。

    只是,这回应有几分堵门的意思。

    就差直言拒绝了。

    李子树淡淡笑道:“楚先生,连山的事情其实非常简单,正因为有人拿回了铁证,才能让案件的漏洞有据可查。”

    “我先说结论,连山肯定是被人陷害的,搭档惨死,连山若不是拼死逃出,理应也陨落在那里。”

    “可也正因为连山跑了,这才有的铁证,敲定连山的罪行,让他只能东躲西藏,惶惶度日。”

    楚红嫣一听便嗤之以鼻,不屑说道:“李子树,我承认你有些本事,但你说的结论也只是你的推测,你有证据嘛?”

    “当然有啊!”李子树毫不犹豫,立刻肯定的回答道。

    楚天海眉头紧皱,一脸郑重,弟子被人拿回叛逃杀人的铁证,几乎成为他人生的污点。

    如果李子树真的能够帮谢连山翻案,证明谢连山的清白,楚天海大概是第一个支持的人。

    楚红嫣将信将疑,虽依旧看李子树一副装x的模样不舒服,却没有再次开怼。

    谢连山则一脸的激动,心中也暖暖的,原来李子树竟然已经在暗中帮他搜集了翻案的证据了。

    李子树没有让他们等太久,继续说道:“楚先生,我的证据就在给谢连山定罪的铁证上。”

    “只要见到人证和物证,我便可以证明谢连山的清白!”

    楚天海陷入沉默当中,谢连山的案件,他一直都得避嫌,几乎从没有参与其中。

    甚至,从来没有在这个过程中,为谢连山说过一次开脱的话。

    利用职权带李子树去看给谢连山定罪的证据,去见当时的人证,楚天海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抗拒。

    他不能因为这种事,去触犯纪律。

    楚红嫣直接否决:“这并不可能,谢连山的罪行早就确定下来,除非找到可以翻案的新证据。”

    “否则,你根本就没有机会见到被封存的证据。”

    李子树淡淡说道:“楚先生,我知道你是个有原则的人,即便是现在因为我的话而相信连山的清白。”

    “恐怕,你的内心深处,还是存了要抓连山回去的想法!”

    “我不想用什么东西要挟任何人!但是,若楚先生太过执着于现行规矩,那今天只能不欢而散!”

    楚红嫣冷笑道:“李子树,你是否自视太高了!我们要怎么做,无需考虑你的意见!但你若不好好配合,一个窝藏逃犯的罪名,恐怕就会让你失去自由自在的生活!”

    李子树眉头微皱,这女人怎么处处针对他?

    难道他曾经的罪过楚红嫣?

    不可能啊!

    凭借过目不忘的天赋,李子树可是还能记得从小到大曾经遇到的每一个人的的模样和名字。

    如果见过楚红嫣一定不会忘记的。

    不经意的再次看了看楚红嫣,李子树脑海中灵光一闪,一下子恍然大悟。

    楚红嫣军人出身,随时随地保持标准的军姿,英姿飒爽,正气凛然。

    也许,楚红嫣,或者楚天海,并非是针对他,而是长期遵循纪律与规则之下的本能使然。

    而李子树不禁暗自警醒,他刚刚竟然一直没有想到这么浅显的一点。

    这证明实力的大幅度提升,使他的心态发生改变,自认为已经可以不受世俗的规矩,礼法约束。

    或者,约束力已经降低到接近于无。

    看问题的心态和视角发生变化,问题似乎也便有了变化。

    李子树暗自在心中警醒自己,千万不要自大狂妄,不可一世。

    天若让你亡,必先让你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