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321章 赐名常云涛

第321章 赐名常云涛

 热门推荐:
    “诸位,昨日之霍纯坤已死,今后再无霍纯坤,只有常云涛......”

    李子树毫不留情的打断他们师兄弟之间的叙旧,很自然的宣布霍纯坤已死的消息。

    这个说法很自然的就被李纯阳,郝纯丹,陆纯霄等人接受。

    他们认为,霍纯坤几乎如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说是重获新生,一点儿也不为过。

    只是,为什么要改名?

    众人疑惑,郝纯丹性格相对耿直,第一个发问:“呃......子树啊!霍师兄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帅,这是好事,可为什么要改名呢?”

    李子树目光一冷,淡淡说道:“霍纯坤欺凌弱小,为获取不义之财,杀害至少二十条人命,还悍然出手,想置我于死地,其罪该死!”

    “诸位应常听风雷告诫之意,才能坐看云海波涛,登临仙境,成就真仙之道。”

    “请诸位谨记,从此之后,世间再无玄一道门弟子霍纯坤,只有常云涛仍在!”

    常云涛霍然而起,后退几步,跪倒在地,郑重叩拜,道:“多谢李先生赐名!”

    “常云涛愿从此随侍在李先生身边,时时聆听教诲,听候驱策,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只愿从此心存善念,尽行善事,聊尽绵薄之力,以赎曾经所犯之错,还请李先生不弃收留!”

    李子树微微点头,在一众呆滞的目光中,淡然说道:“也好,既然你有向善之心,今后便留在我身边吧!”

    常云涛大喜过望,恭谨拜谢李子树之后,这才站起身,目光掠过李纯阳,郝纯丹,陆纯霄,黄春娇......

    “诸位,世间再无霍纯坤,我与诸位的师兄弟情义,也到今日为止,他日道左相逢,希望是友非敌。”

    我屮艸芔茻!

    郝纯丹等人面面相觑,这特么也太彻底了吧!

    身体,容貌,骨骼等脱胎换骨的变化也就算了,怎么连性格好像也完全变了?

    可刚刚他们询问的很多都是只有师兄弟之间才知道的事情,霍纯坤......常云涛对答如流,绝不似作伪。

    可常云涛接下来的动作却似乎让他们明白了什么。

    在众目睽睽之下,常云涛没有再坐回自己的座位,而是非常自然的站在了李子树的身后。

    像极了护卫,保镖,跟班,狗腿,或忠诚的下属。

    原来如此!

    郝纯丹等人自以为明白了霍纯坤的用心,有人还甚至生出鄙夷之心或攀附之意。

    可不管他们如何想,常云涛都不想跟他们扯上关系,只有紧跟李子树的脚步,他将来才能实现进入神国,占据一方天地的梦想。

    这件事告一段落,没有人再度提出质疑,每个人表面上都持认可的态度。

    李子树站起身,面向李纯阳,微微躬身,恭谨说道:“师父,我这次来,是专程来请师父出山的!”

    “弟子不善经营,不懂教学传功,还请师父出山,到华夏文明传承学府,执掌玄一道门传承,传道,授业,解惑,弘扬我华夏赫赫文明。”

    这个台阶送来的正是时候,简直太舒服了。

    李纯阳有心聚拢剩余的玄一道门师兄弟,必须借助李子树的威名才能做到。

    如果李子树不配合,还像往常那般没事就怼他几句,那可太损伤他今后担任新一代玄一道门宗主的威严了。

    “咳!”

    李纯阳咳嗽一声,正襟危坐,一张老帅哥的俊逸面容难得的郑重其事,将一代宗主的韵味拿捏的非常到位。

    “子树啊!我已经老了,本想和你花阿姨就在这双阳镇终老,每日里耕作游玩,不问世事了!”

    “但是,既然子树如此需要为师出山,助你一臂之力,为师便与你众位师叔一起,到华夏文明传承学府,看看有什么好苗子没有!”

    在李子树面前,李纯阳也不敢将自己的架子端的太高。

    从小抚养李子树长大,他可是相当了解李子树,这家伙情商低的可怜,有时候根本分不清你是开玩笑,还是确有其事,亦或是只想装装x。

    一旦架子端的太高,李子树没准真会退而求其次,到别处请个阿猫阿狗出山,顶替他的位置。

    这可绝对不行,李纯阳绝对不能将玄一道门的传承在自己手上断绝。

    李子树恭敬施礼,诚恳说道:“多谢师父成全,还请师父和诸位师叔尽早莅临东明岛选址,重建玄一道观!”

    给力!

    李纯阳大为振奋,想要重新振兴玄一道门,没有自己的地盘怎么能行。

    能够在东明岛占据一席之地,有玄一道门的独立空间,还能够从华夏文明传承学府挑选天赋绝佳的弟子,还愁道门不能振兴?

    他故作深沉,沉吟片刻才道:“好!子树啊!难得你拳拳之心,为振兴我玄一道门,为师当可抛弃一切,今天便收拾所有,与你花阿姨,及诸位师叔一起前往。”

    “哼!”

    一旁的李锦秋冷哼一声,娇声说道:“你当然可以抛弃一切了,抛妻弃子都不是一次了,天生就是个没有良心的男人!”

    呃!

    这台拆的!

    李纯阳的老脸都要有点儿挂不住,狠狠的瞪了一眼李锦秋,却没有开口训斥。

    这丫头可不像正常女孩一样,不点火还要爆三爆呢,点了火还不得上天啊!

    李子树微皱眉头,清冷的目光看向李锦秋,淡淡说道:“李锦秋姐姐,我的助理两次被你打得遍体鳞伤,我向你提出赔偿,是不是合情合理?”

    “啪!”

    李锦秋一拍桌子,豁然站起:“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管我的事情!”

    “今天若不给你一点儿教训,你还真当自己是......唔......”

    谢连山一看李锦秋这嘴真没有把门的,立刻捂住了李锦秋正在叭叭的小嘴。

    小心的将嘴凑到李锦秋的耳朵边:“锦秋,慎言!这屋子里的人全绑在一块,也不可能是李先生的对手!对李先生,一定要尊敬。”

    李锦秋还从来没有和男人有过这么亲密的举动,顿时粉面羞红,柳眉倒竖,颇有些恼羞成怒。

    正要大发脾气,好好修理一下谢连山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脑门剧痛,似乎被人敲了一棍子一样。

    李子树悠悠的声音传来:“锦秋姐姐,这边!你今天不给我个合理解释和赔偿,我只能敲你的头,直到敲傻为止。”

    “原来是你在搞鬼!讨打!哎呦!”李锦秋不等说完狠话,脑门上又被敲了一记,不禁头晕眼花,满眼金星。

    李纯阳开始还觉得心里很痛快,可李锦秋挨了第二下他便开始心疼起自己闺女来。

    “子树,锦秋是你姐姐,就算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也不能出手伤人啊!”

    李子树微笑说道:“也对,锦秋姐姐可是您老人家的闺女,您看看这个事情怎么办吧!”

    “连山被打成这样,总不能没有个说法吧!您说是不是?”

    李纯阳顿时想起了昨晚李子树临走是说得那句话,不禁指着李子树道:“你小子是想逼着你师父嫁闺女是不?”

    李子树双手一摊,微笑说道:“师父,这是您说得,我可没有这样说!不嫁也可以,必须得赔偿!”

    “赔!本姑娘赔给你!你说个数吧!”李锦秋嚣张不改,叫嚣说道。

    “没有具体数额,不过通常我敲竹杠,都是五亿华夏币起!不能再低了!”李子树云淡风轻,悠悠说道。

    我屮艸芔茻!

    五亿华夏币?

    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这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李锦秋惊愕之后,恨不得扑过来狠狠修理李子树,终究对李子树有了忌惮,只张牙舞爪的怒声说道。

    “李子树,你是不是穷疯了,你以为谢连山是个金蛋嘛?就算是金蛋也不值五亿华夏币吧!”

    李子树笑着点头,淡淡说道:“锦秋姐姐,我都说了是敲竹杠了,哪怕谢连山就是个土坷垃,也是最低五亿华夏币起!”

    “但是有一点我必须提前告知,敲竹杠我可是专业的,从开始到现在,我还从来没有失手过。”

    “不管是海阳市富豪,还是国外的金融大亨,亦或是国外某些古老的家族,只要惹得我开口,都会乖乖掏钱,无人例外!”

    李纯阳心中一凛,知道李子树绝无虚言。

    国外的事情他虽然不知道,但海阳市的确有富豪出资五亿,尤其是曾经威风一时的韩景洪,更是对李子树服服帖帖。

    当然,他也知道李子树的用意不是要钱,而是要人。

    李子树是要他同意将女儿李锦秋嫁给谢连山,让他同意这门婚事。

    昨晚,其实李锦秋已经准备同意谢连山的求婚,却被李纯阳拦了下来。

    与第一次见面的男人谈情说爱,都只能说勉强可以开始,与第一次见面的男人谈婚论嫁,绝对是太仓促了。

    李纯阳把谢连山救醒,本想规劝一下他,谢连山却似乎魔怔了一般,一言不发,对李锦秋的存在都视而不见。

    好像经历过几轮--暴打,谢连山被打傻了一般,只木然的发呆。

    几次三番,李锦秋的小暴脾气再次发作,又加班暴打了谢连山一顿。

    结局李纯阳不知道,但他却第一时间将这两人分开,让他们回到各自的房间内休息。

    李锦秋摸了摸现在还疼痛不已的脑门,咬牙说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有种你就拿去!”

    谢连山神色一动,一把将李锦秋护在身后,随即深深鞠躬:“李先生,我算是明白你临走时告诫我的话了!”

    “你说得对,我一旦决定便绝不能回头,锦秋虽然口头上没有答应我,但我知道,我这辈子一定要娶她!希望李先生能让我自己努力赢得锦秋心甘情愿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