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320章 老母鸡变鸭

第320章 老母鸡变鸭

 热门推荐:
    “那就--结婚!锦秋,我们--结婚吧!”

    所有人刚刚都在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这两个人,现在却都像傻子一样看着这两个人。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这样的两个人,竟然真的要结婚?

    李纯阳傻眼了!

    就算他没怎么陪伴过自己的闺女,但这样草率的把她嫁出去,几乎绝无可能。

    花珍珠却感动的要命,死活拉着李纯阳:“纯阳,你就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又不可能马上结婚!”

    李纯阳也在纠结要不要现在就去棒打鸳鸯,在犹疑中亲眼看到谢连山张开双臂搂向自己闺女。

    “啪!”

    李锦秋毫不犹豫的一个耳光,让李纯阳既有些安心又有些闹心。

    安心的是,李锦秋的防御心理很强,基本吃不了亏。

    闹心的是,李锦秋的防御心理很强,基本嫁不出去。

    谢连山又挨了一耳光,眼神却更亮,毫不犹豫的再次张开双臂。

    “啪!”

    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谢连山再次眼冒金星。

    这是一点儿也没手下留情啊!

    如果谢连山没有恢复到望气境巅峰,这两巴掌足以头骨破裂,垂死急救去了。

    谢连山眼睛通红,蕴满泪水,可嘴角依旧上翘,似乎处于喜悦当中。

    当初,他终于开窍,向女友求婚的时候,就被女友狠狠的抽了两记耳光。

    他再次张开双臂向前,依旧毫无防备。

    “啪!”

    意料之外,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谢连山愣住了,这时候的戏码不应该是喜极而泣,激情相拥嘛?

    怎么还抽!

    这不符合剧本要求啊!

    “哼!”

    李锦秋娇哼一声,傲娇的说道:“怎么!这就打退堂鼓了?跟本姑娘结婚,就得让我打个满脸花!这样,你才能永远只记得本姑娘一个人。”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谢连山只觉得脑海中有什么东西轰然炸响,有声音在追着对着他的耳朵喊。

    “哈哈哈!你这只老鼠,我要杀你你竟然敢躲!你还不如刚刚那个女的有勇气!快过来!不要跑!”

    “那个女人化作一团磷火,你没看到嘛?你若跑了,她在阴间路上可就孤单了!快回来......”

    “小老鼠,快回来,让我也把你烧成一堆焦炭!你这个无胆鼠辈......”

    死了,想跟他结婚的那个女孩,已经死了!

    那个最喜欢狠狠修理他的暴力女孩,已经死了!

    为什么!

    为什么当初不早一点结婚,那样她就根本不可能再和他一起出任务!

    那样她就根本不会死!

    谢连山泪如泉涌,痛哭失声,身体一软,瘫倒在地,旧伤加新伤,哭到晕厥。

    李锦秋惊愕的瞪大眼睛,这,这就死过去了?

    她蹲下来拍了拍谢连山的脸,毫无动静,再一脚丫,直接将谢连山踹得飞起。

    依旧毫无反应,李锦秋身形一晃,接住谢连山,不屑的说道:“你这小子,太逊了吧!”

    确定谢连山彻底昏死过去,李锦秋这才扭头大喊:“老李头,你还在那看戏,你不下来救救你女婿嘛!赶紧滚下来!”

    李纯阳气得脸皮都抽动起来,这闺女特么的也太虎了吧!

    花珍珠此时倒有了几分笑意,平时百般阻拦李纯阳接触其他女人和其他女人为李纯阳生的子女。

    这个时候,反而劝说道:“纯阳,你闺女都把人打晕了!你赶紧去给医治一下!”

    这里扰攘不休,闹剧不断,李子树在不远处的山峰上,却非常清静。

    一百零八根银针全部插在了漂浮在半空中的霍纯坤身上,淡淡的荧光联结成阵,使霍纯坤的身体快速的恢复着。

    每隔一段时间,李子树便会取出一些圣骨能量,以秘法从霍纯坤全身上下的毛孔打入他的体内。

    霍纯坤,或者说常云涛的身体,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似乎已经比原来要高大了一些,瘦削的身躯看起来也壮实了不少。

    圣骨能量的汇入,不但使得常云涛用最快的速度完全掌控这具肉身,还利用全身骨骼破碎的机会,重塑了肉身。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太阳早早升起,李子树一如往常,开始了新的一天。

    在这座山峰上修炼,是小时候李子树经常会做的事情。

    因为站在这座山峰上,可以俯瞰几乎整个双阳镇,还可以看到师父李纯阳的院子。

    迎着初升的太阳,在徐徐而来的山风中挥拳踢腿,感受天地之间能量的变化。

    李子树很享受这种安静的时光,最近他提升的太快,学得东西又相当博杂。

    可以这样说,从离开迷雾海岛一直到现在,李子树学习并精通的法术,魔法等技能,是很多修道者或魔法师一辈子的追求。

    即便是生而知之,李子树现在也急需一段安静的闭关时间来沉淀自身心境,夯实淬气境的根基。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填鸭式一般的提升,没有一刻停留,终究会有发生坍塌的一天。

    当太阳开始释放温度,将清晨的露珠照耀的闪闪发亮的时候,常云涛披着被高大壮硕的身体撑碎的衣服过来了。

    经过一夜的时间,曾经的霍纯坤已经是判若两人,几乎找不到霍纯坤曾经模样的痕迹。

    这副躯体拔高了起码有二十公分,目测现在身高已经超过了一米八,肩宽背厚,肌肉虬结。

    此时,只有那个弹力短裤还能勉强遮羞,那身笔挺的西装几乎碎成了条条。

    而且,容貌也大有改观,几乎与常云涛本身的容貌有七成相像,不像的部分,也是为了变得更帅!

    李子树打完收功,看了看常云涛的新形象,微笑说道:“常前辈,你变得这么帅,等下我可有点儿不好解释啊!”

    常云涛哈哈一笑,微微躬身,恭谨说道:“还请李先生帮忙,这几乎是我唯一变帅的机会!”

    李子树微微点头,笑道:“小事一桩,谁还能逼迫我交出霍纯坤不成!”

    “走吧!等下就到了早饭时间,好久没吃到花阿姨亲手做的早餐了,我们一起去碰碰运气!”

    花珍珠昨天睡的很晚,却还是设置了闹铃,大清早的便起来烹饪早餐。

    这并不是她和李纯阳的作息时间,而是李子树的作息习惯。

    如果放在以前,李子树想要吃到花珍珠亲手做的早餐,只能碰运气。

    只有花珍珠心情特别好的情况下,凑巧早起,才会做些早餐,让经过门口的李子树带走去吃。

    但是,现在的李子树今非昔比,昨天又出手救了李纯阳和花珍珠。

    作为报答也好,作为奖励也好,花珍珠特意早早起床,专门做了李子树喜欢吃的杂粮粥等营养早餐。

    果然,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早餐刚刚准备好。

    花珍珠心情很好,一路小跑,打开了大门:“子树,就知道你肯定准时过来,早餐我刚刚做好......这位是?”

    李子树身后的常云涛,腰间围着那件已经损坏的西装外套,光脚没穿鞋,披着一缕缕布条。

    小伙长得非常精神,如钢似铁的肌肉一块一块的,壮得像头牛犊子。

    只是这形象实在是太怪异了。

    李子树微笑说道:“花阿姨,这不就是昨天我带走的霍纯坤嘛!本想需要试验个几天,没想到昨晚一举成功!”

    啊!

    这是霍纯坤?

    这怎么可能?

    花珍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晚上时间,昨天那个矮矬丑就能基因突变,成了一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

    常云涛在花珍珠面前不敢以长辈自居,也不敢以平辈自居,只能随着李子树的辈分。

    可此时他还不知道李子树会如何介绍他,不敢开口,只好陪着笑脸连连鞠躬。

    李子树走进大门,微笑说道:“花阿姨,他和我师父的身高体型相仿,你还是赶快给他找一套我师父的旧衣服和鞋子,他这样裸着可不太礼貌!”

    花珍珠这才如梦方醒,连声说道:“好,好!我这就去!”

    餐厅内,所有人都来齐了!

    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李子树和“霍纯坤”一起吃早餐。

    他们当然也都有份,只是他们实在是吃不下,眼睛只顾瞄着改头换面的霍纯坤。

    李纯阳一脸迷惑,这特么怎么可能是霍纯坤呢?

    当年,他还称呼霍纯坤为三师兄的时候,可是没少因为取笑霍纯坤的相貌被打得屁滚尿流。

    只有区区一夜的时间,他宁可相信老母鸡变鸭,也不相信眼前这个帅气阳刚的小伙就是丑三坤!

    他如此,郝纯丹等师兄弟,师姐妹也都如此,根本就不敢相信。

    “三师兄,你还记得当年我在玄风堂专门给你画的画像嘛?你觉得我画得怎么样?”

    “霍纯坤”放下粥碗,冷冷一笑:“黄师妹,你那会儿还是个小黄毛丫头,会画个什么?”

    “分明是丑化我的形象,你难道忘了我当时一巴掌打得你屁股开花,足足趴了半个月才能起床!”

    “啊!”黄春娇娇呼一声,脸色通红,这么隐秘的事情都说的一丝不差,心里不由得信了几分。

    “三师兄,我们师兄弟多次在澡堂子一起洗澡,你还记得我屁股上的胎记是什么样子的嘛?”

    “陆纯霄,你的大白屁股上长了个红色弯月,这也拿出来卖弄,不嫌丢人?”

    “三师兄......”

    几经测试,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常云涛就是霍纯坤了。

    李子树淡淡开口:“诸位,昨日之霍纯坤已死,今后再无霍纯坤,只有常云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