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318章 重口味的谢连山

第318章 重口味的谢连山

 热门推荐:
    只不过,重建在什么地方,李子树应该还是有些发言权的。

    李纯阳最终还是饶了米通生一命,也并不准备让米通生如同蛆虫一般活着,只是暂时封印了他的修为。

    全身骨头碎裂的痛苦,再没有法力能量辅助修复,也足以让米通生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痛苦度过了。

    而且,将米通生掌握在手中,还可以借此掌控郝纯丹等人,让他们乖乖的留在华夏文明传承学府效力。

    郝纯丹见李纯阳似乎便能当家做主,完全没有询问过李子树的意见。

    而李子树也对李纯阳时刻保持恭谨,并没有在米通生的问题上,提出任何异议。

    不由得心中又多了几分希望,再次恭谨施礼,说道:“师兄,我们之中,三师兄霍纯坤的天赋最高,实力最强,还请师兄劝劝高徒,高抬贵手,饶他一命!”

    李纯阳已经同意暂时放米通生一码,对霍纯坤又无私人恩怨,杀不杀他都无所谓。

    可以他对李子树的了解,却几乎可以宣判霍纯坤的死刑,因为霍纯坤触碰了李子树的底线。

    其一,便是出手毒辣,不问缘由,上来就是一击必杀,想要了李子树的性命。

    李子树平时云淡风轻,可一旦遭受生命威胁,几乎是必然回击,绝不留情。

    其二,便是戾气太重,多造杀孽,身上背负多条人命,一看面相,便是穷凶极恶之人。

    其三,当然是这几人一起用绑架的方式逼迫李子树现身,这几乎触碰了李子树的逆鳞,比想要杀他本人还要恶劣。

    作为师父,李纯阳虽足不出户,却对李子树的近况时有了解,知道李子树身边有了关系亲密的朋友。

    为了杜绝这种局面的出现,李子树的逆鳞,几乎是触之必死。

    即便是不死,也一定会接受惨痛代价,永生永世都不能再构成任何威胁。

    霍纯坤三项皆犯,下场凄惨,已经可以断定必然凉凉。

    “你们不必再说了!霍纯坤出手毒辣,险些上了我徒弟,必然要承担后果!”

    郝纯丹哪里肯听,其他五人也都上前,纷纷开口求情。

    若这几人没有服软,承诺到华夏文明传承学府效力,李纯阳绝不会有半点儿问难。

    不但会直接拒绝,就连郝纯丹几人也难逃惩戒。

    可现在这六人已经算是自己人,是今后自己重振玄一道门的左膀右臂,李纯阳不由得迟疑了。

    他试探着对李子树说道:“子树,他们的话你也听到了,你有什么想法?”

    李子树微微一笑,淡然开口:“全凭师父做主!”

    哎?

    这家伙有点儿不对劲啊!

    什么时候这么给他这个做师父的面子了?

    李纯阳心里顿时有了底气,在他的印象当中,李子树可从来没有什么说反话或开玩笑的习惯。

    大事小情,几乎都是一板一眼,从无虚言。

    挺了挺胸,李纯阳大声说道:“好!既然如此,子树啊!师门遭难,剩余弟子不多,就放过霍纯坤这一次吧!”

    李子树恭谨躬身,淡然说道:“师父既然这样说了,这霍纯坤我便不杀了!”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我正好有个实验,需要碎骨之人配合,那就请霍先生做我三天试验品吧!”

    试验品?

    郝纯丹一脸担忧,霍纯坤已经奄奄一息,再被折腾三天,恐怕会必死无疑。

    他不敢招惹李子树,却在李纯阳耳边说道:“师兄,霍师兄已经奄奄一息,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李纯阳一摆手,自信满满的说道:“放心吧!子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现在医术通神,霍纯坤不会死的!大概率三天之后会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大家面前。”

    ......

    霍纯坤当然不会死,只是换了个人而已。

    有了这个理由,李子树光明正大的单独带着霍纯坤与李纯阳等人回到了双阳镇。

    可是,才一进院子,李子树便不禁皱起了眉头。

    谢连山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被扔在院子中间,旁边还站着一个看起来年岁不大的女孩。

    正在--将谢连山当做道具玩耍!

    李子树目光冷然,放下霍纯坤,身形一晃便出现在女孩身旁,伸手便捏住了女孩的脖子,将她拎了起来。

    李纯阳惊骇欲绝,汗毛根根竖起,大声喊道:“子树,那是你姐姐李锦秋!”

    不喊不行啊,李子树的手太重,从来就没有过怜香惜玉的观念。

    只问对错,不管男女。

    这可是他的亲闺女,比李子树还大了十几岁,也曾是他的掌上明珠。

    可不能让李子树一个不留神,给掐断了脖子。

    李子树深吸一口气,眼神中闪过一丝怒意,还是将李锦秋放在了地面上。

    “喂!你这个家伙怎么能这么没礼貌?赶紧向我道歉!”李锦秋一离开李子树大手的束缚,立刻恼羞成怒的质问李子树。

    李子树没有理会,而是立刻蹲下查看谢连山的情况。

    腰椎骨折,胸骨骨折,肋骨断了七根,两条大腿和两条手臂都有超过三处以上的骨折,内脏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谢连山也太倒霉了吧!

    这才刚刚离开一会儿,他竟然被李锦秋给打成了这样!

    李锦秋并不服气,见李子树不理她,不禁勃然大怒,就要给李子树一点颜色看看。

    刚要上前,却被李纯阳死死拦住:“锦秋,你这丫头终于肯露面了!赶紧老老实实道歉!”

    “道歉?道什么歉,你没看到是他刚刚打了我嘛?你还是我爹嘛?还是你已经老糊涂了!”李锦秋不依不饶,毫不客气。

    李纯阳面对自己的闺女,难得的好脾气,竟然还带着几分歉疚安慰起李锦秋来。

    “锦秋啊!一切都是老爸的错!当年不该抛下你和你老妈不见踪影,你千万不要胡乱撒气,把人家打成这样,道歉不是应该的嘛!”

    “喂!老头,你站哪边的?明明是这家伙私闯民宅,被我教训了一顿还不服气,我也只好陪他过两招了!”

    “好闺女,不管谁对谁错,你毕竟把人打了,道歉也是应该的!更何况,这家伙可是你子树师弟的朋友。”

    “子树师弟?就是你抱回来那个野种吧!你就是这样,宁愿养大一个野种,也不愿意陪伴女儿长大!”

    “不要胡说!锦秋,你现在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赶快道歉!”

    三十二根银针插在谢连山身上,淡淡的荧光闪烁,相互连接,能量相互碰撞,一股淡淡的气势在逐渐增强。

    从只有一滴小水滴,到十滴小水滴,到汇聚成小小溪流,到形成湖泊。

    一股望气境的能量气息澎湃起来,在谢连山的体内汹涌奔腾,就连身上的伤口也都快速恢复起来。

    谢连山睁开眼睛,眼神里有了光,伤势虽重,精神却越来越好,本就总是上翘的嘴角更是笑意荡漾。

    “多谢李先生,如果早知道被揍一顿你就能帮我恢复修为,我早就让你狠狠揍一顿了!”

    李子树瞟了他一眼,淡淡摇头:“你最好不要有这种想法,我若再次对你出手,一定会打死你!”

    呃!

    这么残暴!

    谢连山立刻明白,这句话是李子树对他的警告。

    如果在恢复境界之后胡作非为,不听号令,惹得李子树再次出手对付他,那一定是他的死期将至。

    现在的李子树,可不是当初和他在东明岛群山之中打得难分难解的时候了。

    一旦再度交手,他谢连山根本连一个回合都撑不下来,会被李子树挥手而灭。

    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到胸腔内伤口的疼痛,谢连山看了看不远处愤愤不平,大放厥词的李锦秋。

    被打成这样,他的目光之中却没有仇恨,反而狂热无比,似乎看到了非常感兴趣的事物。

    可是,这女人好像和李子树关系匪浅,竟然还是李子树的什么姐姐。

    尽管,李锦秋这个女人似乎并不承认。

    谢连山迟疑了一下,还是鼓足勇气开口:“李先生,我如何对李锦秋......”

    李子树收了银针,也看了看李锦秋,淡淡说道:“在这里不要动手,离开这里,我允许你报仇,可打伤不可打死!”

    “不不不!”

    谢连山赶紧摆手否认,脸色略有些扭捏的吭哧道:“那个......这个......李先生,那个......你和李锦秋......”

    嗯?

    这话风好像有点儿不太对啊!

    难道还有什么突然的变化产生,不然这谢连山怎么会如此扭捏?

    李子树仔细看了看谢连山涨红的脸,不禁瞪大眼睛,竟然还有这种事?

    红鸾星动,桃花盛开。

    尼玛!

    这谢连山真他喵的重口味,难道是个受虐狂?

    被打成这副德行,想得居然不是报仇,而是泡妞?

    谢连山一看李子树的脸色变得古怪,心中顿时有些灰心,难道只要是李子树身边的女人,都会成为他的女人?

    这也太特么不公平了,我谢连山也不差呀!

    正有些丧气,李子树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叹一声说道:“我刚刚替你把了把关,不得不说,你们两个,还真他喵的是绝配!”

    谢连山猛然抬头,细长的眼睛瞪得老大,惊喜说道:“李先生,你是说,我可以......?”

    “当然可以!”李子树立刻给予了肯定回答。

    “不过......”李子树继续说道:“李锦秋性格任性,偏激,自大,有暴力倾向,但却是我师父的女儿。”

    “连山啊!你在决定之前,最好有心理准备,绝不要有始乱终弃的念头,也休想通过正常途径离婚,更不要想诉诸暴力,你打不打得过李锦秋都不要有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