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268章 隐秘往事

第268章 隐秘往事

 热门推荐:
    “我第一次见到达多米奇,是在数百里之外的教会附近,当时他刻意在我面前表演魔法,堪称出神入化,让我目眩神离......”

    多妮迪亚随着讲述,反而情绪趋于稳定,将她从第一次见到达多米奇开始,到去寻找他的原因,见到达多米奇留下的纸条,以及之后种种,事无巨细,一五一十,娓娓道来。

    珍妮弗公主殿下暗自撇了撇嘴,这姐弟两个多少有点儿作茧自缚,去请达多米奇来对付李子树,却引狼入室,害了自己。

    最终,还得由李子树从达多米奇手中救下多妮迪亚。

    可讲了这么多,关于达多米奇真正有价值的讯息却并不多,用正常的手段根本没有办法通过多妮迪亚提供的信息找到达多米奇这个人。

    李子树悠悠说道:“多妮迪亚女士,睡一觉吧!明天太阳升起,你的劫难将安然度过,再见!”

    本就已经疲倦不堪的多妮迪亚竟然不受自己控制的酣然入睡,李子树屈指连弹,十几根闪烁荧光的银针先后刺在她的身体上。

    行云流水的为多妮迪亚再次进行治疗,李子树凌空一抓,十几根银针便又齐刷刷回到他的手中。

    随后,李子树对多尔达微笑点头,道:“多尔达侯爵大人,捐款一定要记得哦!再见!”

    说完,李子树非常干脆的转身离开病房,与珍妮弗公主殿下一起回到那间待客厅。

    对于别人来讲,即便是依靠现代高科技的方式,仅凭多妮迪亚提供的这些信息,恐怕也很难在大不士敦这样的大都市找到达多米奇。

    毕竟,对于魔法师来说,容貌,身材,衣着,声音都是非常容易改变的,根本无法作为找到他们的依据。

    不过,对于李子树来说,这些信息已经足够了。

    起卦,推算,圈定方向和范围,李子树目光微冷,是时候仗剑屠魔了。

    在他的眼中,达多米奇这种靠掠夺他人生命和吞噬他人修为修炼邪术的家伙,简直比将人类当成食物的地狱恶魔还要可恨。

    毕竟,地狱恶魔想要滞留人间,便必须持续不断的补充能量,而人类则是它们在人间几乎唯一的能量补充来源。

    可达多米奇这类修炼邪术的家伙们,明明有更多选择,却偏偏选择践踏别人的尊严,吞噬别人的一切来满足自己邪恶的欲望。

    李子树看向珍妮弗公主,还没说话,便被珍妮弗公主堵了回来:“不管去哪里,我是一定要跟在你身边的,休想抛下我!”

    这正是李子树准备要说的,留下珍妮弗在医院,而他独自去找达多米奇。

    却没想到,冰雪聪明的珍妮弗早有预料,抢在李子树开口之前提出了要求。

    李子树没有拒绝,不说珍妮弗超强的实力可以成为他得力的助手,单单是公主殿下的身份,就可以让他省去很多麻烦。

    比如,他可以不用在青天白日里跑着前往目的地,而是可以乘坐在珍妮弗公主殿下的座驾中,舒适的前往。

    而且,有珍妮弗公主跟随,还能更清晰的知道所到之处的详细情况,等于带了一部活地图。

    “达多米奇正处于移动之中,看他前往的方向,正是去的东方,距离咱们大概三公里左右!”

    “子树,你这预测的方式也太神奇了吧!竟然能够精确到这种程度?”

    “这没什么,汇总所有条件之后,剩下的不过是按照公式进行推算而已,跟做个复杂的数学题并没有什么不同!”

    “数学题?不会吧!我上学的时候数学也学得相当不错,怎么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公式?”

    “这当然不是简单的数学题,而是要应用到华夏先贤们总结出来的命理规律和公式,涉及的知识面相当广泛,可以算是玄门数学!”

    “这么厉害!”

    “这不算什么!咦!达多米奇转向东北了,我们跟过去!”

    “......”

    两人一边追寻着达多米奇的踪迹,一边聊天,不知不觉便与已经停下脚步的达多米奇非常接近。

    隔着车窗看着眼前的豪宅,珍妮弗一脸的惊愕,喃喃说道:“怎么会来到这里?”

    李子树不解,问道:“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嘛?难道是公主殿下熟悉的人住在这里?”

    珍妮弗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子树,这里是我老师麦克斯韦的房子,你确定达多米奇来到了这里?”

    “基本上确定。”李子树给予肯定的回答,随即吩咐充当司机的大总管约翰桑普吉斯:“约翰桑普吉斯先生,先将汽车开出这个范围!”

    约翰桑普吉斯心中大感不公,对李子树越俎代庖来指挥他非常不满,可珍妮弗公主没有反对意见,他也就只能捏着鼻子听从李子树的命令。

    汽车没有停留,平稳的驶离这个区域,转过两个街角,这才寻个车位停了下来。

    李子树闭目凝神,天眼开启,灵识早早的释放出去,绕过阻碍,化作一道细细的丝线,顺利来到豪宅的客厅内,见到了房子的主人,麦克斯韦先生。

    灵识成线,足可以避过一些灵觉非常灵敏的异能者,但麦克斯韦毕竟是英狮王国实力第一的魔法师,李子树还是非常谨慎。

    他的灵识凝聚成一根丝线,远远的观望着,避免被麦克斯韦,以及坐在麦克斯韦对面的达多米奇发现。

    这两个人混在了一起,实在有些出乎李子树的预料,可通过天眼灵识看到的景象和传入可脑海中这两人的对话让他恍然大悟。

    “哈哈哈......麦克斯韦,你这老家伙怎么衰老成这副模样了?啊!我知道了,四十多年前那场斗法,其实你比我伤得还要重!”

    达多米奇的脸色突然巨变,从畅快的大笑变成咬牙切齿的痛恨!

    “你这个老东西,竟然敢这样骗我,你知道我这四十多年是怎么过的嘛!”

    麦克斯韦的状态让李子树着实有些担心,本就看起来老态龙钟,行将就木,在达多米奇面前更是浑身颤抖,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那神情,有兴奋,有恐惧,有怀念,有憎恶,有仇恨,不一而足,十分复杂。

    总之,这时候的麦克斯韦没有半点儿患上老年痴呆的迹象,情绪饱满得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来个脑梗塞什么的。

    种种情绪,在麦克斯韦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之后,化作了老不正经的笑容,也让李子树意识到他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

    麦克斯韦人老成精,哪里有那么多情绪可以抒发,完全是在老相识达多米奇面前做戏。

    “嘿嘿嘿......来了!老弟!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我的达多米奇老弟!尽管,我非常希望当时就彻底杀了你,让你这个恶魔从此彻底消失!”

    “可是,我被你伤的太重,狂风骤雨之中,我根本没有能力跳下崖底海浪中搜寻你的尸体!那时候,我就知道,你这个恶魔,一定会回来!”

    “嘿嘿嘿......只不过,我没想到,这一晃,就是四十八年!”

    达多米奇满脸不屑,走到沙发上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坐下,自顾自欣赏周围的环境,似乎是想从房间里找到什么东西一样。

    半晌,他才冷笑说道:“对,我是恶魔,我是私生子,我是你从来不承认的弟弟,我是整个家族的耻辱!”

    “可是,那个老家伙如果能管好自己的下半身,我能够来到这个肮脏的世界嘛?你们有谁关心过我!如果有可能,谁特么会想这样降生!”

    “麦克斯韦,你记住,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老家伙欠我的,都是......”

    “住嘴!”老麦克斯韦突然打断达多米奇,冷冷说道:“达多米奇,我们的父亲欠你的,我承认,可这就是你污辱亲妹妹,并残忍将她杀害的理由嘛?”

    “他去接你回来,不顾家人的反对,就是想补偿你,可你是怎么做的!你这个恶魔!你硬生生把他给气死!”

    “父亲临死前,还嘱托我要好好照顾你,达多米奇,我真的很后悔,没有当时就杀了你!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死在你的手里!”

    追踪凶手却遇到了尘封已久的惊天大瓜,李子树“偷偷参与其中”,却没心情深入了解多少年之前麦克斯韦家族的爱恨情仇。

    只是,这个时候闯进去,大概会让老麦克斯韦感到很尴尬吧!

    李子树决定再等等,等到这兄弟二人冲突爆发,再冲进去解围,并擒杀达多米奇。

    他一边“听墙根”,一边把麦克斯韦豪宅内发生的一切用传音入密的方式一五一十讲给珍妮弗公主听。

    珍妮弗瞪大眼睛,听得津津有味,她大概根本就没有想到,她的老师麦克斯韦家族之中,竟然发生过这么狗血的事情。

    看着她如此期盼故事接下来的走向,李子树只好勉为其难,继续倾听麦克斯韦的家族丑事。

    原来,达多米奇只比麦克斯韦小十岁,尽管看起来是个不到四十岁的沧桑大叔,却已经是个八十九岁的老年人。

    这不禁让李子树联想到就在不久之前,多妮迪亚叙述达多米奇的恶行时,曾经说过,这个老家伙竟然在不到一天之内四次用非常极端的方式侵犯了多妮迪亚。

    这他喵的,原来麦克斯韦在女色方面,果然不是因为年纪太大,而是真的把持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