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265章 救人

第265章 救人

 热门推荐:
    幽暗的地下空间,只有漂浮在空中的一点淡绿色火焰带来光明。

    淡绿色的火焰只有黄豆粒大小,在空中跳动着将地下空间整个染成了诡异的黑绿色,诡异而邪恶。

    还在重复多尔达侯爵豪宅内的那一幕的达多米奇猛然抬头,目光惊疑不定,双拳紧握,嘴角咧出狰狞。

    “特么的,马上就要成功了!我马上就要成功了......”

    而赤裸着身体跪伏在他面前的多妮迪亚,汗流如瀑,就连波浪般的卷曲长发都湿漉漉如同水洗一般。

    她的状态明显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一贯坚定执拗的表情都变得凄婉,尽管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身体却似乎感受到了多妮迪亚的悲伤绝望,泪流满面。

    “臭婆娘,都怪你这个臭婆娘,害的老子功亏一篑!”

    达多米奇突然暴怒,一脚踹在多妮迪亚的脸上,毫无反抗能力的多妮迪亚应声飞出,赤裸的身体狠狠的撞在了被一层浓郁黑雾包裹的墙壁上。

    可她的凄惨模样反而更加激发起达多米奇的暴虐,他紧跟着扑上去,如同对妻子施以暴力的醉汉一般对多妮迪亚拳打脚踢。

    发泄了一通之后,达多米奇淡绿色的双眸寒光闪烁,嘿嘿冷笑道:“臭婆娘,就算你做不了让我突破境界的祭品,也要成为黑暗之神达多米奇口中的美味!嘿嘿......”

    地下空间之上,教会的残垣断壁之中,原本地下室的入口被堵得严严实实。

    这还不算什么,土砖瓦石而已,不要说李子树,就算是对这些异能者来说,想要破坏也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但是,多尔达的姐姐几乎已经确定就在这个地下室中,一旦坍塌的位置不对,很可能她也会跟着香消玉殒,死于非命。

    李子树紧皱眉头,不是因为无法打破地面障碍,而是他开启天眼之后竟然无法看到地下空间的具体情况,也无法准确感知到多妮迪亚的确定位置。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哪怕是遇到棋逢对手的修道者,他也能感知到对方的存在,绝不会像现在这样,似乎只看到一团无法探知的迷雾。

    这里绝对有问题!

    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到李子树身上,似乎都在等待着他的决断,包括身份最为尊贵的珍妮弗公主殿下和急于寻找姐姐的多尔达侯爵。

    李子树根据多尔达侯爵的面相和眼前的种种迹象推断,多妮迪亚危在旦夕,一旦接过这个责任而发生误判,不但有损他li大师的英名,还会平白树敌。

    可救人如救火,如果这里还有人能够成功在多妮迪亚丧命之前将她成功救下,大概也就只有他李子树li大师了。

    李子树没有过多犹豫,几乎立刻做出决断,提高音量朗声说道:“大家都让开,我来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玄机!”

    散落站立在周围的异能者立刻听从指挥,不管是珍妮弗公主殿下的手下,还是多尔达侯爵大人的手下,都非常听话。

    莫敢不从者!

    废话,没看到珍妮弗公主殿下对李子树一副言听计从的模样嘛!

    而多尔达侯爵此时已经六神无主,一双通红的眼睛只会盯着李子树看,就连平时对珍妮弗公主殿下的那副舔狗嘴脸都不知抛到哪里去了。

    李子树伸出左手,无极真诀缓缓催动,心中默默念道:“移山诀!”

    随着他单手法诀变换,教会坍塌的土石砖瓦似乎受到什么力量引动一般陆续离地而起。

    这些土石砖瓦好像蛋壳一样一层一层被快速剥离,由于灵识被干扰,李子树为了稳妥起见,只能采用这种可以更加精细操作的法术。

    当然,这种法术展现出来的效果也更加炫酷。

    本来,很多异能者并没能亲自见到李子树动手,心中还有诸多的不服气。

    甚至,有些异能者认为,李子树能够获得珍妮弗公主的青睐,很可能是因为珍妮弗公主的特殊喜好。

    毕竟,在这里,只有一个如李子树这样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长得高大帅气。

    可现在他们亲自见到李子树出手,不禁一个个目瞪口呆,不得不服。

    堵塞通道的土石砖瓦完全清除,就连地下室的墙体砖石也被整整齐齐的清除掉三米见方的一大块,露出一层浓郁到极点的黑色雾气。

    原来如此!

    李子树顿时明白过来,干扰他天眼探查的肯定就是这层黑色雾气。

    而多尔达侯爵的姐姐多妮迪亚很可能就在这层黑色雾气之后。

    可......这层黑色雾气到底凭借什么可以抵挡他的天眼探查?

    就算是号称英狮王国第一魔法师的麦克斯韦施展的魔法,也绝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李子树对此也有所预判,右手屈指一弹,须弥天星之中的诛邪剑立刻出现在手中。

    无极真诀全力催动,法力涌入到诛邪剑之中,两条有若实质的金色蛟龙从盘附在剑芒之上,威势惊人。

    周围的异能者几乎全部悚然而惊,很多人不由自主噔噔噔向后猛退,强烈的窒息感和压迫感几乎是将他们挤压着后退。

    不退,他们就只能跪伏在地!

    珍妮弗公主殿下,多尔达等寥寥数人还能站在原地,所有人都认为李子树这一剑必然石破天惊,眼中流露出敬畏,期待着见识这“神”之一剑。

    可是,紧接着出现的一幕让他们几乎将眼珠子瞪出来。

    只见他们心目中的“神”竟然将吐出一丈多长剑芒的诛邪剑当成了水果刀,小心翼翼的一层又一层的刮去黑色雾气。

    黑色雾气遇到诛邪剑的剑芒,就像积雪遇到火焰,缓缓的变淡,刮薄,几下便所剩无几,再也遮盖不住地下的空间。

    李子树的灵识几乎是立刻覆盖了地面之下,马上发现了一个干瘪赤裸的女人尸体,斜斜的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难道,还是来晚了一步?

    他翻手一撩,彻底驱散所有黑色雾气,轻飘飘跳进地下室。

    环顾四周,李子树的灵识遍布整个地下空间的每一个角落,甚至穿透墙面,深入地下。

    却再也没有其他发现,并没有其他任何人的存在。

    李子树走到那具女人尸骨身边,仔细查看,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淡淡说道:“算你命大,遇到了我!”

    “姐!”多尔达紧跟着跳了下来,一看到地上的女子裸尸,目眦欲裂,猛然大叫着扑了上来。

    珍妮弗正在安排约翰桑普吉斯继续守在上面,拒绝任何人进入此地,听到多尔达的叫声,担心他闹事,便也跟着跳了下来。

    却见多尔达侯爵大人已经软绵绵的躺倒在地,人事不省。

    而李子树正在全神贯注的救治一个干瘪的“尸体”?

    她刚要上前,耳边便传来李子树的声音:“我没发现凶手,凶手应该具备一种我们不知道的能力,此地并不安全,你负责戒备周围!”

    珍妮弗挑了挑眉梢,耸了耸肩膀,她堂堂公主殿下,在李子树这里,竟然成了一名守卫。

    不过,她并不排斥,而是真的认真的担当起守卫的职责,手持九芒法杖,警惕的防备四周。

    一根根闪烁着荧光的银针刺入多妮迪亚的身体,一丝一缕的淡淡黑色雾气从她干枯起皱的皮肤缓缓散逸出来。

    固魂,安神,驱邪,归元,一系列的操作下来,终于保住了多妮迪亚的性命。

    李子树直接扒下多尔达身上的衣服盖在多妮迪亚身上,这才对珍妮弗说道:“公主殿下,这女人的命暂时保住了,但她失去了大部份血液,必须尽快输血。”

    珍妮弗一脚揣在多尔达身上,怒声说道:“没用的东西,只会大喊大叫,真有了事情,却只会躺在地上装死猪!快起来!”

    她这一脚不单单是物理攻击,还同时释放了一种异能,多尔达飞出去的同时,大叫着清醒过来。

    随即,脑袋直接撞到地下室的墙壁上,多尔达一手扶着脑袋,迅捷的从地上爬起来,大吼道:“谁?是谁暗算我!”

    吼过之后,看到这里只有李子树和珍妮弗公主殿下,再看到盖着自己衣服,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多妮迪亚,他立刻哽咽着再次扑了上去。

    “姐!我来晚了,姐!”

    他还没扑到多妮迪亚身边,一只手掌搭在他的肩头,他便如同撞上了山的小汽车,立刻停了下来。

    多尔达泪如雨下,状似疯狂,几乎完全失去理智,怒吼一声就将李子树当成了凶手一般,挥拳就打。

    “啪!”

    李子树微微皱眉,干净利落的抽了他一记耳光,淡淡说道:“多尔达先生,现在将你姐姐送到医院输血,她不久之后就能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你面前!”

    “如果你再纠缠不休,耽误了最佳救治时间,我可不敢保证你姐姐能够完全恢复如初!”

    声音并不大,到了多尔达的耳朵中却如同洪钟大吕一般振聋发聩。

    “姐!”

    多尔达再次扑上,却在经过李子树身边的时候及时站住,深深一躬,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走向多妮迪亚。

    不能不站住,也不能不小心,多尔达感觉他在李子树面前,就如同一个蹒跚学路的婴儿一般脆弱,不堪一击。

    确定了姐姐多妮迪亚依然活着,多尔达又向李子树深深一躬。

    随即大呼小叫的一跃而起,跳上地面:“格尔,特迪,赶快准备担架,呼叫救护车,立刻送我姐姐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