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262章 祭祀的羔羊

第262章 祭祀的羔羊

 热门推荐:
    此刻,国王陛下的脑海中盘算的是,只要这小子今后一心一意的对我女儿,以前有些风流韵事,也可以既往不咎。

    可李子树在必要的礼节之后,便眼观鼻鼻观心,严格的恪守女神宫第一魔法师和炼金师的身份,不发一言了。

    珍妮弗公主殿下也非常自然的低声在王后追问下撇清了两人的关系,只承认是比较要好的朋友,对王后的猜想一律矢口否认。

    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国王陛下并不甘心,难道自己的女儿对这么好的男人都不感兴趣?

    不知不觉之间,他也改变了对李子树的看法,从抵触变为有条件的接受。

    既然女儿矢口否认与李子树有什么亲密关系,国王陛下立刻改变了战略,准备用其他方式将李子树留在英狮王国效力。

    他态度亲和,询问了李子树一些问题,比如出身,学问,当前情况等等,并与他得到的情报一一比对印证。

    李子树一一如实相告,并无隐瞒,当然只限于他自己的相关信息。

    尬聊了一会儿,国王陛下正式发出邀请:“李先生,以你的本领,怎能荒废于民间,我英狮王国也是世界强国,生活条件比起华夏更加优渥,若先生肯来,我愿授予先生世袭男爵之位。”

    男爵之位不高,却贵在世袭,不管子孙后代本领如何,都有个爵位护身。

    不但算是出身贵族,还能够比普通人多很多赚钱的机会。

    李子树淡淡一笑,婉言拒绝,道:“抱歉,国王陛下,我只是华夏的闲云野鹤,并没有什么仕途上的抱负和梦想。”

    “而在华夏,我还有很多关系亲密的人,我必须留在华夏,再次感谢国王陛下的关心和厚爱。”

    国王陛下本想李子树即便是拒绝,也会在深思熟虑之后。

    毕竟,可以每天接触女神的机会可不多,而拥有与女神相匹配的身份的机会更不多。

    他抛出的橄榄枝,可是直接赐予李子树贵族的身份,可李子树几乎毫不犹豫,直接开口婉拒。

    国王陛下哈哈一笑,道:“李先生,你现在可是女神宫的第一魔法师和第一炼金师,完全有能力将你的亲友全部接来英狮王国。”

    “只要李先生同意,我可以给予先生特殊审批,你及你的亲友都可以快速的入籍英狮王国,享受英狮王国固有的各种福利待遇。”

    这个条件对于普通华夏人来说,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难得机会,也是英狮王国吸引人才的法宝。

    可这对于李子树来说,没有一点吸引力,依旧淡淡开口婉拒:“很抱歉,国王陛下,我还是适合生活在自己的祖国。”

    “至于担任女神宫的第一魔法师和第一炼金师,我已经获得珍妮弗公主殿下的特许,不必时时刻刻留在英狮王国。”

    ......一番你来我往之后,国王陛下发现,李子树就是个胸无大志的男人,根本没有好男儿志在四方的强烈抱负。

    如果他是华夏人,大概就会对李子树严肃的提出批评:“年轻人,你这样可不行啊!上炕认识媳妇儿,下炕认识鞋,根本不会有什么出息!”

    不过,李子树这样的表现,起码让国王陛下在放了心,不用担心这个一心想要回国的家伙勾引自己的女儿了。

    也就是说,并没有费什么力气,便已经达成了他们匆匆而来最初的目的。

    可与来之前的急迫心情相比,国王陛下的心情似乎反而更加恶劣,那种求而不得的心理,更让他纠结。

    国王陛下和王后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珍妮弗也没多做挽留,相比于家庭小聚,还是国家大事更为重要。

    麦克斯韦倒是絮叨的毛病再次爆发,拉着李子树的手说个不停,反复声明自己年老病重,想要征得李子树的原谅。

    可李子树已经原谅他超过十次了,麦克斯韦老先生仍然拉着李子树的手又来了一次,还是说着曾经絮叨的话。

    连李子树这么有耐心的人都不免有些心浮气躁,很想一脚丫子将麦克斯韦踹出去。

    应对一个老人的唠叨,或者说,应对一个老人的故意唠叨,简直比应对一个高级魔法师还要难!

    好在,李子树对高龄九十九的老麦克斯韦没有办法,珍妮弗公主却指挥守门的两个妙龄少女轻松解决了这个事情。

    能为生而为神的珍妮弗公主守门的女孩,也并非简单身份,两人都是出身贵族,容貌身材都堪称美女。

    她们按照珍妮弗公主的吩咐,简单粗暴的直接将麦克斯韦老先生驱赶离开。

    原来,麦克斯韦老先生宁可被人当做老人痴呆,却也不愿因与年轻女子发生亲密的肢体接触,从而被人诟病。

    面对两个美貌少女直接上手推搡,老头大感吃不消,只得悻悻离去。

    这还真是一物降一物,李子树不禁感慨道:“原来这个老无赖也有畏惧的事情。”

    珍妮弗笑道:“当然,麦克斯韦可是出身贵族,年轻的时候可是十分爱惜羽毛,人品力求毫无瑕疵。”

    “即便是现在,在女色方面,好像也比某人要洁身自好得多哦!”

    这不禁让李子树有些好奇,十分想把九十九岁的麦克斯韦请回来,看看他还有没有不洁身自好的能力。

    他当然没有这么做,情商再低,他却也知道,这话只是珍妮弗对他的讥讽而已。

    挑了挑眉梢,李子树选择充耳不闻,只当没有听到,淡淡说道:“我饿了!该吃午饭了!”

    珍妮弗也并没有在刚刚的话题上纠缠,立刻吩咐下去,准备开饭。

    此时已经临近中午,李子树这里准备吃午饭,多尔达侯爵却还处于纠结当中。

    他和姐姐多妮迪亚来到当初遭遇达多米奇的教会,却并没有遇到曾经承诺在那里等待的达多米奇,只见到了他留下的一张纸条。

    纸条上面只有一行字:“黑夜降临,献上祭祀的羔羊,才会有真正伟大的神灵出现,你的一切愿望,才能够得到实现!”

    教会人员只负责殷勤的将纸条转交给两位贵族,却说不出所以然,并不明白纸条上面的文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多尔达眉头紧皱,对达多米奇这种装神弄鬼的行径大为不满:“姐,达多米奇到底什么意思?耍我们嘛?”

    多妮迪亚也不明白达多米奇留言的意思,她伸手从多尔达手中接过纸条,刚想查看一下有没有什么玄机,意外发生了。

    纸条刚刚被多妮迪亚拿在手中,便无火自燃,转眼化为灰烬,从多妮迪亚的指尖飞走。

    多尔达连忙上前握住多妮迪亚刚刚被烧的手,急声说道:“姐,你怎么不把纸条扔出去?你没受伤吧?”

    多妮迪亚却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愣愣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平时雷厉风行的女子,脸上竟然现出犹豫不决的神情。

    半晌,她才神色复杂的说道:“多尔达,姐姐没事,我知道达多米奇的留言是什么意思了?”

    多尔达一愣,刚刚除了纸条莫名燃烧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姐姐怎么会突然就知道留言的意思了呢?

    不过,他并未多想,只随口问道:“什么意思?”

    多妮迪亚皱了皱眉,道:“走吧!先回大不士敦,达多米奇已经到大不士敦等咱们了。”

    “姐,你怎么知道的?达多米奇留的那句话里,好像并没有附带这样的信息吧!”多尔达不禁有几分好奇,不知道多妮迪亚怎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两人匆匆而来,又急匆匆开车离开,多妮迪亚并没有给多尔达解释缘由,多尔达也没继续问下去。

    他对多妮迪亚有种天然的畏惧,哪怕是关系再亲近,实力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强,这种从小携带的天然畏惧都无法消除。

    多妮迪亚目光复杂的看向车窗外飞快倒退的景色,在刚刚的火光之中,她竟然看到一幅画卷。

    画卷中,只见过一面的达多米奇站在一个亮着灯光,宽敞的房间内,房间内的大床上跪伏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子。

    尽管这个女子低着头,看不到面目,但多妮迪亚还是立刻便知道,这女人就是她,多妮迪亚。

    房间的窗子没有遮挡,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灯光照耀下的景色。

    那景色,多妮迪亚印象深刻,正是她在多尔达侯爵豪宅中属于她的房间看向窗外的景色。

    多妮迪亚瞬间明白了达多米奇留言的意思,这让她感到愤怒和屈辱。

    黑夜降临,献上祭祀的羔羊,才会有真正伟大的神灵出现,你的一切愿望,才能够得到实现!

    今天入夜,只有多妮迪亚作为祭祀的羔羊让他达多米奇为所欲为,达多米奇才会为多妮迪亚实现心中的愿望。

    这是有多狂妄,竟然敢挑衅她,难道不知道她的弟弟是多尔达侯爵?

    难道不知道她多妮迪亚的男人,是英狮王国的参政大臣古尔多林?

    难道不知道她多妮迪亚是个连国王陛下都敢当面怒怼的狠人?

    显然,留下纸条的达多米奇一定是知道她身份的。

    明知道她在大不士敦是个不能招惹的母老虎,还敢跑来挑衅,一定有什么凭仗。

    多妮迪亚不知不觉双拳紧握,目光也逐渐坚定下来,敢于挑衅,那就要看你有没有实力承受挑衅的代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