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255章 将心比心

第255章 将心比心

 热门推荐:
    莹光碧绿的巨蟒遭遇小小火鸟立刻蜷缩起来,随即发出声响,燃起了火焰。

    老者本来还并未将这几团小小的火焰放在眼里,甚至操控这些藤条巨蟒汇聚,要一举将这几个小小火鸟熄灭。

    却没想到,这几个小小火鸟并非普通火焰,温度奇高不说,竟然还能够轻而易举将他的碧绿能量燃烧起来。

    “嘿嘿嘿......”

    老者却并未惊慌,反而兴奋的怪笑起来,似乎是调皮的孩子见到最喜欢的玩具一样。

    他将手中的木杖放在胸前,以左手托举,右手却摆出古怪的手势,口中轻声断喝。

    “寒冰地狱!”

    李子树有些迷糊,这老家伙长了一副外国人的模样,施法的方式也不同于修道者,但却每每以汉语呼喝,魔法的名称也极具华夏风格。

    让他总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但有一点他能够肯定,这老家伙一定曾经到过华夏,并且还曾经和华夏的修道者有过交流。

    这念头只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李子树面对房间内骤然下降的温度,也必须严阵以待。

    寒气扑面而来,房间内凭空出现水浪,卷向几只小小火鸟,并迅速冰冻起来,似乎要将整个房间化作一整块寒冰。

    李子树眉头微皱,无极真诀全力催动,法力如滔滔河流,奔涌而出。

    “土墙术!”

    简单到有些枯燥的名字,比起老者断喝出的魔法名称显得很没有气势和文化,似乎有些对不住泱泱华夏深厚的文明传承。

    但是,这法术却非常有效。

    房间内的墙壁,还有陶瓷制品,玻璃制品等,似乎全部受到召唤一般,化作砂石土方,在李子树面前形成一堵坚实的墙壁,将蔓延过来的寒冰和藤条拒之在外。

    老者再次一愣,眨巴眨巴眼睛,喃喃说道:“竟然还可以这样?竟然还有人和我一样,可以轻松操控双属性?”

    “嘿嘿嘿......不可能!我已经魔法大成,天下间再也找不到对手了.......”

    “看我的,怒浪狂潮!”

    老者手中木杖脱手而出,双手向两旁张开,口中不知吟唱着什么。

    木杖在脱手的一刹那,立刻变成一头粗一头细的木桩,整体形如锥子,细的那一面尖如剑锋。

    而刚刚还如坚冰一块的水浪,立刻化作滚滚洪流浪涛,卷起木杖,裹挟着巨蟒一般的藤条,狠狠的撞向土墙。

    李子树也是一愣,这老家伙竟然还可以将不同魔法糅合到一起,起到一加一大于二的威力?

    他喵的,这老家伙真他娘的是个天才!

    看来不拿出一些真本领来,还真无法折服这位老先生了。

    李子树轻松一弹右手,掌中诛邪剑倏然不见,不露痕迹的送入了须弥天星之中。

    随即,李子树双手向前,十指张开,做向前虚撑状。

    “大海无量!”

    口中喊得厉害,李子树却还不曾闯出或学习过这种法术,而是全力以赴,施展出御物术。

    土墙瞬间崩塌化作漫天微尘,如同一场微型沙尘暴,范围小到可怜,沙尘却浓烈如土方。

    “轰隆!”

    双方的能量轰然相撞,总统套房内所有物品几乎全部炸翻,随即与两种能量一样,凝结在空气中。

    房间内,突然所有的东西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静止状态。

    锥子形状的木头被包裹在沙尘之中,却好像陷入果冻中的感觉一样,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不止是这根木头,水浪,水流,沙尘等所有存在于这房间内的所有东西,都呈现出静止状态。

    老者此时却如同被蝎子蛰了一下,猛然跳了起来,一招手,锥子形状的木头陡然变小,重新又变成一根木杖倒转飞回,握在老者的手中。

    而老者则化作一道黑烟,转眼便消失在套房之内。

    尼玛!

    这他喵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子树催动灵识,覆盖周围,却根本没有老者一丝一毫存在的迹象,好像老者斗法还没输,却已经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可随即,李子树便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的灵识覆盖之处,珍妮弗公主殿下正乘坐电梯向上而来。

    这老家伙难道是怕被珍妮弗公主殿下撞见不成?

    呼!

    看着房间内的一片狼藉,李子树不禁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这叫什么事啊!

    他双手掐动法诀,心念微动,沙尘土石与水浪藤条交汇的景象突然变动起来。

    墙壁重新汇聚凝结,回到了原来的地方,陶瓷制品,玻璃制品也转眼之间重新由沙尘汇聚而成,恢复“原样”。

    可模样都变得非常怪异,墙壁凹凸不平,陶瓷和玻璃也如混进了杂质,再也不复精致模样。

    而水浪藤条失去了魔法支持,变得非常脆弱,被李子树隔空一握,化作一股潮气,推出窗外。

    房间内,勉强恢复到能够居住,待客的程度,却再也没有超五星级大酒店总统套房的奢华。

    李子树对此却毫不在意,总统套房内又不止这一两间房子,他最起码还有一间舒舒服服的房间可以居住。

    嗯?

    刚刚松了口气的李子树猛然看向窗子,一股细微的能量波动传来,有些那老者熟悉的气息。

    果然,巨大的落地窗似乎变成一块屏幕,刚刚那个老者的形象出现在玻璃上。

    老者的情绪非常急切,用华夏的礼仪拱手施礼,声音细小如蚊蝇:“李子树,你最好不要向珍妮弗公主告密,否则将彻底惹怒国王陛下。”

    “到时候,就绝不是我一人向你发难,你一定会迎来灭顶之灾,国王陛下发动举国之力,你想想后果,嘿嘿嘿......”

    “李子树,你很厉害,你简直太厉害了,我很欣赏你,呃......我想说什么来的?”

    “对了,嘿嘿嘿......我家族中的晚辈中也有未嫁貌美少女,保证比珍妮弗那丫头温柔可人,哎呀呀,那一头大波浪的长发,你一定会喜欢上她的!”

    “你不知道啊!珍妮弗公主殿下可是国王陛下的眼中宝,心头肉,不管谁想娶她,都像拿刀戳在国王陛下的身上,你还是......”

    这老家伙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秘法,竟然能够在玻璃上投放他的形象,传递他的声音,继续用絮絮叨叨,颠三倒四的声音对李子树进行“轰炸”。

    李子树对他的声音听而不闻,一缕灵识迅速的随着投放影像的能量波动追踪而去。

    房子被损毁成这样,他可是身无分文,根本不可能赔偿得起。

    就算这座女神宫大酒店的主人是珍妮弗公主殿下,他也应该给一个正当的理由和交代吧!

    可这老者的魔法与修道者的法术并不相同,李子树一时还有些摸不着头脑,竟然在约四五里处彻底断了线索。

    随着敲门声响起,玻璃上本还在喋喋不休的老者形象戛然而止,消失不见。

    李子树无可奈何,他根本没想到,会在英狮王国遇到如此难缠的对手。

    似乎,随着他的实力提升,一些他原来苦苦寻找都见不到一个的“绝世高手”,突然之间自己主动跳到他的面前。

    若他还是原本望气境巅峰的实力,只怕早就已经被搓圆捏扁,毫无还手之力了吧!

    这老者,给李子树提了醒,纵然他已经是淬气境的修道者,还被常云涛夸得只有天上有,地上五的绝世天才,却仍然不能小觑天下英豪。

    “咚咚咚!”

    房门再次被敲响,频率比先前那次更加急促,似乎代表着珍妮弗公主殿下急切的心情。

    李子树收拾心情,略带苦笑的看了看四周,缓步走向房门,口中轻声回应:“来了,不要着急。”

    打开房门,果然是珍妮弗公主殿下俏立门前。

    看到李子树安然无恙,珍妮弗公主明显松了口气,紧张的情绪舒缓下来,轻声说道:“子树,你刚才......没什么吧?”

    话有些没头没脑,李子树却立刻明白,将珍妮弗公主让进来,指了指几乎面目全非的房间,苦笑说道:“我没什么,可这房子成了这样,我好像不可能赔得起!”

    珍妮弗公主忍俊不禁,娇笑出声,伸出纤纤玉手扶在李子树的肩膀上,笑得花枝乱颤。

    呈现在李子树面前,却如同一幅美不胜收的美人图,眼睛不由得有些发直。

    可是,以他的刚直性格,却有些迷糊,不知道珍妮弗公主为何发笑。

    好不容易,珍妮弗公主收了笑容,主动握住李子树的大手,拉着李子树就向外走,有些赌气般说道:“子树,跟我去见国王陛下!”

    得!

    那个坏得很的糟老头子根本就是白费心机,冰雪聪明的珍妮弗公主殿下看到这些,根本都没有询问,便已经知道元凶。

    或许,国王陛下和那个糟老头子都没有想到李子树在珍妮弗心中的重视程度,这才想当然的跑来胁迫李子树。

    李子树纹丝不动,好像脚下生根一般,手上稍稍用力,便将珍妮弗公主拉了回来。

    他跟去做什么,向英狮王国的国王陛下兴师问罪嘛?

    如果,他身边并没有何涵韵,千岛晴夜的存在,他可以去,并一定会争取光明正大的迎娶珍妮弗。

    可现在,他凭什么去兴师问罪?

    一想到自己的状况,他甚至觉得,拐了人家的闺女,即便真的被狠狠的收拾了一顿,好像也是罪有应得。

    他苦笑说道:“公主殿下,如果是我的女儿被哪个不负责任的臭小子如此对待,哪怕这个臭小子再是真心诚意,爱意满满,我都会狠狠的修理他,打到他生活不能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