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209章 被托管(求收藏)

第209章 被托管(求收藏)

 热门推荐:
    这种人太多的喧闹场面,李子树的确有些不喜欢。

    尽管,被众多人簇拥着,内心之中反而会觉得空虚。

    李子树明白,这其实也与他的命格和性格都有关系,穷神入体,不要说凡人,就连诸神都要退避,唯恐沾染穷气。

    再加上他并无雄主之相,又根本不愿为俗世所累,因此他并不适合担任什么公司或组织的领导。

    现在的花团锦簇只是表象,没必要因此而飘飘然。

    这也是为什么创建华夏文明传承学府,建立华夏城文化有限公司,李子树都只是提议或者参与其中,却绝不愿主事的原因之一。

    最适合他的模式,其实就是心安理得吃软饭,将一切繁杂事务都交给老婆大人处理。

    与李子树相反,珍妮弗则好像是天生的领导者,这里的人,明明很多都是初次见面,她却能很好的协调关系,得到几乎所有人的喜爱,甚至倾慕。

    两群人会于中途,李子树淡然一笑,抱拳拱手,躬身一礼,行的是华夏古礼。

    随后便微笑说道:“珍妮弗小姐,这位是布鲁斯家族的族长西莫布鲁斯,这位是来自东岛国的千岛家族千岛敬一,你是他们的女神,他们都想亲自来拜见你!”

    “我刚刚因事与他们熟识,感念他们还算有些向善之心,而我又恰巧与你相识,便代为介绍推荐一下,至于你愿不愿意收他们为你的信徒,请自凭本心即可。”

    这介绍实在而又有些敷衍,西莫布鲁斯和千岛敬一都有些尴尬,这也太刚了吧!

    一句婉转的美言都没有。

    不过,这两个都是人老成精,立刻深深鞠躬,道:“久闻公主殿下生而神灵,苦于之前一直无缘得见,只得请求李先生代为推荐,我等愿为公主殿下犬马,期望得公主殿下提携。”

    珍妮弗早就见惯了这种场面,嘴角微微勾起,淡蓝眼眸如深海般幽深安静,似乎看人一眼,便能让人的心灵得到安宁。

    “两位不必多礼,今日有缘相见,便是神灵的眷顾......”

    三两句安抚鼓励,西莫布鲁斯和千岛敬一几乎老泪纵横,连连责怪自己不能早日侍奉身边,恨无缘早日拜见。

    短短时间,似乎珍妮弗就已经获得了很多人的效忠。

    虽很多人都有着抱大腿的心思或寻求合作的想法,但能够在身边迅速聚拢这许多人,也足见珍妮弗的确才能非常。

    李子树耸了耸肩膀,刚刚身边吹捧追随的人全部跑光,他却没有丝毫沮丧,洒脱的回到座位,准备继续用餐。

    对他而言,与其与这些人虚伪的互相吹捧寒暄,远不如踏踏实实的吃一顿饭。

    此时,他身边的人,也并不是都跑光了,至少还有个千岛晴夜。

    千岛晴夜一直紧紧跟在李子树身边,众人簇拥时默默跟随,看似繁花散尽之时,也是寸步不离。

    大概她也知道李子树对于干饭的态度,没有呼唤服务员,而是主动帮忙清理餐盘,又为李子树重新取来食物。

    然后,温柔乖巧的坐在李子树身边,与李子树显示出高度的默契。

    李子树却知道,这种默契并不是什么心有灵犀一点通的默契,而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百分百的迁就而形成的默契。

    他虽然很享受,却并不喜欢。

    享受被人熨帖的照顾,不喜欢身边的人没有独立的灵魂。

    蓦然,李子树停止了咀嚼,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喵的,什么时候他将千岛晴夜也看做是身边亲近的人了?

    难道是因为睡了她?

    李子树咽下嘴里的食物,看向身边低眉顺眼的千岛晴夜,皱了皱眉,道:“晴夜姑娘,我自己来就可以,你......”

    不等他说完,千岛晴夜便罕见的打断他的话,微笑说道:“子树,我刚刚和涵韵通过电话了!”

    “哦!涵韵说什么了?”李子树不动声色,不紧不慢的询问道。

    千岛晴夜略带得意神色,挺了挺胸脯,立刻由低眉顺眼的小媳妇儿变成了自信精干的“女王”。

    “我提起在约妞市与你偶遇,涵韵拜托我一定留在你身边,安排你的饮食起居,暂时将你完全托管给我。”

    托管?

    李子树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他堂堂li大师,竟然被托管给一个女人?

    不过,他明白何涵韵的意思,现代社会,一个身无分文的普通人几乎寸步难行,更何况是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

    尽管李子树并不是普通人,即便没有遇到珍妮弗,他也能轻松自如的来到约妞市,可毕竟还要跨越万里,回到华夏。

    何涵韵接到千岛晴夜的电话做出托管的决定,也在情理之中。

    他略带尴尬的说道:“其实不必如此,涵韵不了解情况的变化,你不必理会。”

    千岛晴夜抬头看了看珍妮弗所在的方向,微笑说道:“那可不行,从现在开始,我必须留在子树身边,照顾你的饮食起居,与你共同面对困难和危险,然后一起回东明岛。”

    当初在东明岛,李子树其实就有些好奇何涵韵和千岛晴夜之间到底背着他达成了什么协议。

    按说,千岛晴夜一副摆明了阵仗要留在他li大师身边,何涵韵应该坚决的将她拒之门外才对,怎么会引狼入室呢?

    而且,这两个女人似乎相互之间还有一种类似同盟的默契,实在有悖常理。

    这里是米国,又只面对千岛晴夜一人,李子树还是好奇的询问道:“那天在东明大酒店,你和涵韵到底说了什么?”

    千岛晴夜脸色微红,坐在那里突然有些局促不安,沉吟了一会儿,还是说道:“也没什么,实话实说而已,子树今后一定会知道的。”

    说到这里,她突然放松下来,继续说道:“总之,我是子树的女人,可以为子树做任何事!这个已经是事实,不是嘛?”

    什么就是事实了?

    就因为在那次雨夜睡了你?

    这些念头刚在李子树脑海中盘旋,千岛晴夜便取出手机一阵摆弄,接着便传出李子树的声音:“小子,敢欺负我的女人,你想怎么死?”

    “我觉得,你有必要向我的女人解释清楚你龌龊的思想,并竭尽所能求得她的原谅!”

    “你们两个家族的事情我不管,现在你必须竭尽所能求得我女人的原谅......”

    这些,都是不久前李子树对汤姆布鲁斯说的话,汤姆布鲁斯本来正在用手机偷拍,恰好下意识的全部录了下来。

    有图有真相,还有录音和录像,千岛晴夜放完录像,小心的收起手机,微笑说道:“这个只是我想珍藏下来的记录,作为今后甜美的记忆之一。”

    “至于,我是子树的女人这一点,子树放心,绝不会成为你的困扰,我已经和涵韵达成了共识!不会影响你和涵韵的关系!”

    李子树眉头微皱,事情似乎超脱了他的掌控,难道他将要被迫的坐享齐人之福?

    何涵韵到底在捣什么鬼?

    这些,只能留待回到东明岛再去询问了。

    现在,李子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如果千岛晴夜真的如她所说,留在身边,倒也能够提供助力。

    李子树很快略过自己暂时不能解决的部分,直接说道:“这些,等回到东明岛我再跟你们算账。”

    “现在,你既然决定留在我身边,就要一切听从我的指挥,不得擅自行动,不得干预我做出的决定。可以做到嘛?”

    千岛晴夜露出欣喜的笑容,甜甜的说道:“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下午时光,悠闲而惬意。

    索斯比利的庄园很大,各种奇花异草,珍稀林木,由专门的设计师,园艺师进行打理,本身就是一道使人流连忘返的风景。

    盘绕在庄园内的潺潺流水,汇入水平如镜的人工湖泊,游船画舫摩托艇,也能使一些宾客驻足。

    美女最多的,还是泳池附近,这里聚集了不少年轻男女,青春活力爆表,到处充斥着荷尔蒙的味道。

    李子树却几乎一直留在大厅之中,盘坐在一个角落,闭目参悟脑海中的典籍。

    在这个庄园当中,并非如同表面上那么欢乐和谐,尤其是对于李子树来讲,可谓危机四伏,暗流涌动。

    身为玄学大师的李子树,当然知道相对于他而言,待在哪里最安全。

    这个大厅之中,他可以避开很多莫名而来的危险。

    比如,藏在庄园小山峰顶及其他制高点的十几个狙击手的瞄准。

    索斯比利追求珍妮弗公主屡屡碰壁,遭遇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泡妞困境,情场老手的索斯比利甚至有了无所适从的感觉。

    这怎么可能?

    珍妮弗就算贵为公主,生而神明,却也不过是个二十岁,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怎么可能让他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呢!

    一定是因为李子树。

    这是索斯比利下意识做出的判断,也是他深信不疑的判断。

    因此,狙击手很快就位,只要李子树出现,很大几率就会被一枪爆头。

    还比如,泳池边总有几个心不在焉,身材妖娆的美女,总是在那里等待着什么。

    不少帅哥的邀请都被她们拒绝,似乎她们在这里,只是慵懒的来晒太阳。

    可就在不久之前,这几个女人,还曾经跑到李子树这里,想要硬拉着李子树来个鸳鸯戏水。

    在李子树婉拒之后,被千岛晴夜霸道的赶走。

    当时,李子树便知道,这几个女人,也是实力不俗的异能者。

    再比如,李子树总感觉,有一个极为危险的人物,在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这个人,让李子树有种被猛兽盯上的感觉,似乎一个不慎,就会丧生兽口。

    群敌环伺,李子树却依旧悠闲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