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95章 我当然是(求收藏)

第195章 我当然是(求收藏)

 热门推荐:
    李子树轻描淡写的挡住珍妮弗打向自己脸上的巴掌,对于打在别处的则听之任之。

    二十岁女孩不掺杂异能或法力的拳脚,对于皮糙肉厚的他来说,只能算是挠痒痒。

    不过,这样忍耐一下的好处却很直观,珍妮弗大大的出了口气,刚刚积攒的郁闷终于找到了出口。

    发泄了一通之后,珍妮弗情绪平稳下来,才发觉凡是刚刚对李子树施加暴力的手,脚,和小腿等处都开始疼痛起来。

    她顿时又委屈起来,从小到大,她何曾吃过亏,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亏。

    想要出口气,反而如同打在石柱子上,受伤的还是自己。

    “嘤嘤嘤......”珍妮弗眼圈一红,竟然哭了起来。

    这大大出乎李子树的预料,刚刚如果不是他技高一筹,恐怕已经被打成筛子死于非命了。

    这样一个习惯于高高在上的女人,又有着惊人的自身实力,怎么可能会像一般的小女孩一样哭哭啼啼呢?

    可珍妮弗的泪珠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断滑落,哭得梨花带雨,绝不似作伪。

    李子树一阵头疼,皱着眉头说道:“珍妮弗小姐,我为刚刚粗鲁的行为向你道歉,对不起!”

    “不过!”李子树诚恳道歉之后,话锋一转,继续说道:“我需要珍妮弗小姐亲自护送我的朋友们登上回国的飞机,直到她们在国内传回平安的消息。”

    这是李子树的底线,不可触碰,不可降低,不可妥协的底线。

    也就是说,不管他是否接受珍妮弗的邀请,去不去参加什么造神计划,都必须胁迫珍妮弗,安全送走何涵韵等人。

    珍妮弗听完,哭得更凶了,很有些坐地打滚撒泼的架势。

    尽管李子树心如磐石,目标明确,可在珍妮弗面前还是大呼吃不消。

    尤其是最近在美女面前自控力持续走低的身体,又开始持续升温,扰乱李子树的心神。

    可他没有办法,还是必须紧紧盯着珍妮弗。

    珍妮弗的实力太强,如果不盯住,以珍妮弗的实力,很有可能逆风翻盘,立刻掌控住局面。

    那样的话,李子树的下场大概会非常凄惨,何涵韵等人失去了他的保护,前景也不乐观。

    可眼睁睁看着珍妮弗,不管是不是哭得梨花带雨,是不是坐地撒泼,一举一动却依然散发出娇媚的诱人风情。

    甚至,还能融合高贵,优雅的气质,似乎自然而然便能撩拨每一个男人。

    李子树皱着眉头,眼睛被动的占着“便宜”,故作淡然的说道:“珍妮弗小姐,你若这样诚意满满的想要亲自来招待我!”

    “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面对你这样一位极品美女,我可真的忍耐不住要一亲芳泽了哦!”

    话音刚落,珍妮弗便惊恐的抬起头,淡蓝色的纯净眼眸楚楚可怜的看着他,极其惹人怜爱。

    这一瞬间,李子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连刚刚故意调侃的话都觉得是亵渎了这位纯洁无瑕的“女神”。

    可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李子树心中便大叫不好!

    真他喵是玩了一辈子鹰,竟然让鹰啄了眼!

    李子树只觉的珍妮弗淡蓝色的双眸好像深海漩涡,一下子就将他卷入其中,难以自拔。

    只一瞬间,他眼前的世界就变了模样。

    这是个蓝色的世界,蓝色的天空,蓝色的大海,蓝色的游鱼,蓝色的......巨人。

    我尼玛!

    李子树明明知道这是珍妮弗的幻术,眼前这一切都是幻觉,可就是无法摆脱。

    在这片蓝色的世界中,他只是渺小如蚂蚁一般的存在,只能卑微的仰望这世间一切的存在。

    哪怕是偶尔飞过的一只蓝色虫子,在他的眼中,都如同洪荒猛兽一般。

    渺小,卑微,无助,恐惧,各种情绪不请自来,接连不断的影响李子树的心境。

    时间飞逝,孤独,伤逝和那永恒不变的蓝色,伴随李子树度过无数春夏秋冬。

    法力无法运转,手中的诛邪剑变成了一根枯败的树枝,就连李子树强健的身体都已经松弛老迈。

    似乎,一切都是那么令人绝望。

    这时,海面上,女神降临。

    果然,李子树木然看着珍妮弗从天而降,一双洁白的翅膀更加彰显女神的圣洁,白皙如玉的肌肤,娇艳红唇,无不为这个蓝色的世界,带来了不一样的色彩。

    无数巨人匍匐在地,手心向上高高举起,朝圣一般臣服在女神脚下。

    女神淡蓝色的眼眸穿越诸多巨人,看向渺小如尘埃的李子树,神音浩渺:“李子树,立刻跪下臣服于本神,献上你的灵魂和忠诚,才能获得重生!”

    李子树茫然的仰望绝美的珍妮弗女神,心中却不由得盘旋着一句话。

    为什么是“果然”?

    为什么是特喵的“果然”!

    这似乎勾起了李子树遥远的回忆,他摊开手掌,上面无数遍刻下血肉模糊的两个字“上她”!

    热血重新在李子树老迈的身躯涌动,怒火冲天而起,希望重燃信心,李子树知道,在幻境中见到珍妮弗的真身,是他摆脱幻境的唯一机会。

    哪怕在幻境中度过了无数凄苦的日夜,就连从前的记忆都被遗忘,但李子树却始终没有放弃心中信念。

    “吼!”

    他仰天长啸,疯狂向着女神珍妮弗奔跑,热血澎湃于胸中,信念镌刻在骨髓里,为了避免遗忘,李子树的脑海中只回荡着两个字“上她”!

    他知道,只要心中有一点点想要屈服的念头,他就将永远沉沦,回到现实,也会失去自我,沦为珍妮弗忠实的走狗。

    上她,这两个字是他在幻境之初便忧心自己会遗忘,无数次在记忆模糊的时候刻在掌心。

    这个庸俗的词语,这个充满亵渎意味的词语,在这个时候,却是最恰当出现的词语。

    上她,击碎了幻境中的李子树对于女神一切的仰望,尊敬,服从,亦或者其他。

    “李子树,你想做什么!还不跪下!”女神珍妮弗的声音穿破空间,激起惊天巨浪。

    李子树毫无畏惧,脚踏海水,依旧勇往直前。

    “李子树,你想亵渎神灵,万劫不复嘛!”女神珍妮弗的声音开始有了怒意。

    李子树充耳不闻,信心越来越足,双脚竟然踏空而行,越奔跑越快。

    “李子树,你,你干什么!”女神珍妮弗的声音中竟然有了惊慌。

    轰......

    幻境破碎,重回现实。

    一种撕裂感让李子树头痛欲裂,身体不禁肌肉紧绷,手脚用力。

    耳畔传来珍妮弗惊慌失措的哀鸣,手中舒服的触感让李子树意识到了什么。

    看着熟悉的现实世界,尽管还是那间珍妮弗专用的豪华得不像话的浴室。

    李子树呲牙一笑。再强大的异能又如何,还不是被老子给破了。

    “李子树,好痛啊!求求你,对我温柔一点儿......”

    温,温柔一点儿?

    幻境中,无数个刻苦铭心的日夜,终于将梦想照进现实,李子树竟然在破除幻境的同时,差一点儿完成了自己反复刻在手心上的两个字。

    珍妮弗此时,受到幻术反噬,心境有损,好像是已经屈从于李子树魔掌的弱小女子,不敢反抗 ,只求能够得到温柔相待。

    好在,李子树心志坚定,还没等在幻境中触摸到女神,便已经破除了幻境,清醒了过来。

    此时,场面虽然美轮美奂,不可描述,却还没有剑及履及,枪炮入库。

    按照现代价值观严肃分析,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是清白的,按照法律来讲,也顶多是个未遂。

    李子树收回双手,利落的脱下汉服外袍,披在珍妮弗身上,却对这女人不敢再有丝毫的大意。

    因为他也不清楚,此时的珍妮弗是否真的如同表面上那么娇弱,一旦再给珍妮弗机会,李子树也不敢保证,次次都能全身而退。

    这女人,如果不是选错了对手,几乎对于任何人,都是可怕的存在。

    平静了一下心绪,整理了一下错位的记忆,李子树看着珍妮弗露出戏谑的表情,淡淡说道:“珍妮弗小姐,你是不是一直以为自己就是掌控一切的神灵?”

    珍妮弗轻咬下唇,神色有些迷茫,今天接连受挫,尤其是被自己的幻术异能反噬,竟然让她陷入了自我怀疑之中。

    如果李子树在她施展幻术之前问这个问题,她的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她一直都是神一般的存在。

    并且,还将更为强大,凌驾于芸芸众生之上。

    可李子树却非常残忍打破了她的信念,甚至让她刚刚在李子树的大手之下生出屈从和乞怜的想法。

    更令她感到迷茫的是,她面对李子树竟然失去了信心,似乎从心底认可了李子树比她还要强大的事实。

    一个神灵怎么会屈从于凡人之手?

    但事实就是如此残忍,事实证明,也许她珍妮弗从来就不是什么神灵!

    除非......

    珍妮弗的淡蓝双眸突然之间又灵动起来,目光灼灼的看向李子树。

    呃!

    李子树下意识的目光一凝,法力运转全身,天眼开启,中了幻术之后扔在一边的诛邪剑早就捡了回来,此时再次荧光闪亮。

    他喵的,击破了珍妮弗心境的同时,好像他对这女人也自然而然的高看一眼。

    没有交锋,珍妮弗没耍任何花样,也没有任何攻击的想法,反而让李子树的紧张成了笑话。

    珍妮弗轻笑一声,似乎心情不错,挺了挺高耸的胸脯,自信说道:“我当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