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94章 我要杀了你!(求收藏)

第194章 我要杀了你!(求收藏)

 热门推荐:
    “但是,我还有朋友在这里,他们将乘坐飞机回去华夏,我必须保证她们的绝对安全,并亲眼看到她们登上回国的飞机,听到她们平安回家的消息!”

    在开展合作之前,将自己身边的人安全送回海阳市,是李子树的底线。

    如果按照珍妮弗原本的计划,李子树身边的人,自然是一个都不能放走。

    这些人,都将是她要挟李子树为她卖命的筹码,都将成为她控制李子树的手段。

    她突然有些后悔,刚刚为了博取李子树的信任而走到他身边。

    因为,李子树的目光几乎将她锁定,那淡然看向她的目光让她觉得非常的不自在,而李子树手中的诛邪剑也开始光芒流转,蓄势待发。

    这是一种无言却又坚定的威胁,清晰的让珍妮弗了解到李子树的底线。

    如果不答应,那就证明没得谈,紧接着就要迎接李子树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珍妮弗年纪虽不大,却非常懂得取舍,做事非常果断,立刻便有了决定。

    与其被迫答应,不如主动示好,总之达到让李子树为她卖命的效果即可。

    她展颜一笑,恰如百花初放,淡蓝的双眸迎向李子树的目光,优雅的伸出洁白如玉的右手,道:“好!这个要求我同意了!欢迎li大师加入我的造神计划!”

    干脆利落的答应下来,却紧接着提醒李子树,我同意你要求的前提,是你必须加入我的造神计划。

    李子树当然明白珍妮弗的言下之意,虚情假意的先答应下来,并不是李子树的作风。

    对于承诺,李子树从来都很看重,他很少开口许下承诺,但他只要应承下来,就会尽力做到。

    珍妮弗柳眉微蹙,淡蓝双眸紧盯着李子树的眼睛,只要李子树不能当面表态,她就可以借此机会离李子树远一点。

    这样,即便是真的发生冲突,她也有更多把握可以迅速摆脱李子树的攻击,坚持到援兵到来。

    从李子树出现在她面前,她就陷入了被动。

    实在是李子树出现的时间和地点太好了,恰恰在她沐浴的时候出现。

    每一天,也只有这个时间,她是孤身一人且身边没有任何守卫的,是她平时最惬意的悠闲独处时光。

    但现在,却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李子树钻了这样一个空子,让她有种一下子被李子树捏住了她的要害一样的感觉。

    同时,她又有些暗自侥幸,如果李子树再晚来三分钟,她连身上的内衣和薄纱都褪去的话,只能使她更被动。

    珍妮弗不动声色的优雅收回手掌,淡蓝双眸紧盯着李子树,道:“怎么?li大师还有别的顾虑?还是说,li大师只是在......啊!”

    就在珍妮弗一边质疑李子树一边借机转身离开的时候,李子树嘴角勾起笑容,展开双臂,一把将刚要转身的珍妮弗抱住。

    “珍妮弗小姐,这才是西方对待贵客的礼仪吧!呃......不得不说,珍妮弗小姐的皮肤好滑哦!”

    尴尬!

    李子树也有些始料未及的尴尬!

    刚刚只是权衡利弊,以为做出了最佳的选择。

    却忘记了,人家珍妮弗小姐本来是要在这里沐浴的,身上只有轻薄的内衣和一层勉强遮盖身体的薄纱。

    薄纱轻挽,使珍妮弗小姐的玲珑身材若隐若现,分外诱人。

    这还不算,毕竟李子树刚才心思并没有关注这方面,可一个拥抱礼,却让他的双手直接触摸到珍妮弗光滑的腰肢。

    如同触摸到最极品的绸缎,光滑温润,手感极佳。

    如果在炼化圣骨之前,李子树一定会礼貌的立刻放手,不管珍妮弗是否会在之后对他的要求提出反对意见。

    可在炼化圣骨能量之后,李子树的自控力几乎降到了最低,美人在怀使他的气血顿时化作汹涌的海潮,卷起巨浪汹涌澎拜。

    鼻尖萦绕着沁人肺腑的幽香,使他的身体一下子引燃了什么东西一般,变得炙热狂躁。

    某些部位,不由自主的坚硬如铁!

    这他喵的叫什么事啊!

    珍妮弗小姐娇躯僵硬,粉面羞红,双眸凌厉如刀,却不敢轻举妄动。

    她清晰的感应到李子树健壮的身躯散发出来的热度和李子树一直握在手中突然闪烁剑芒的诛邪剑。

    无耻!

    混蛋!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这是明目张胆的羞辱!

    珍妮弗紧咬贝齿,心中恨不得立刻动手,将李子树好好收拾一顿,让他知道有些事他是不能做的。

    可她心中将李子树视作仇敌,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开始酥软无力,温度逐渐攀升。

    李子树最后还是从原始的繁衍冲动中摆脱出来,轻轻放开珍妮弗,主动后退两步,抻了抻贴在身体上的汉服,遮掩住尴尬部位。

    这种不能够控制自己身体的感觉,让李子树非常不爽,身体不爽,心理更不爽。

    “对不起,珍妮弗小姐,刚刚情不自禁,还请见谅!”

    珍妮弗身体莫名酸软,心中正是惊惶之际,李子树的突然放手,让她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身形一晃,便飞跃到浴池的另一边。

    “你这个......”

    刚要说些责骂的话,珍妮弗惊恐的发现,李子树竟然依旧与她保持两步的距离,就站在她眼前,手中的诛邪剑依旧闪烁着光芒。

    这种一直被捏住要害的感觉实在太不好了,让珍妮弗有种要发疯的冲动。

    她再也没有心思权衡什么,身后立刻呈现出一对如天使背后相同的洁白翅膀,速度再次提升,向浴室出口飞去。

    她的曼妙动作,的确可以称得上是飞了,足不沾地,速度惊人。

    可是,还没有抓到大门把手,珍妮弗便绝望发现,李子树竟然已经站到了大门旁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竟然这么强!

    珍妮弗背后双翅一展,一股神圣气息顿时弥漫出来,让人瞬间内心宁静,有种被救赎的感觉。

    可随即心中便是一紧,珍妮弗手中握着一杆金黄色长枪,双翅一振,金黄色长枪光芒闪耀,猛然刺出。

    “审判之矛!”

    李子树眉头微皱,他本已经很高看珍妮弗了,却没想到,珍妮弗的真正实力还是惊艳到他了。

    这女人,的确有骄傲狂妄的资本。

    在李子树进过的所有异能者中,珍妮弗的实力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甚至,若在炼化圣骨能量之前,李子树都没有把握能够胜过她。

    可现在,珍妮弗的实力,却有些不够看了。

    李子树无需怎么催动法力,手中的诛邪剑便如同他手臂的延伸一般,立刻光芒闪耀,化作一柄光之剑。

    诛邪剑的本体是龙骨玉,本就是天生地长的通灵之物,再有李子树充盈的法力注入,配以最强的望气境法术,当然要强过珍妮弗用异能召唤出来的审判之矛。

    珍妮弗似乎也知道这一点,手中金黄色长枪根本就不与诛邪剑的剑芒接触,随着她的双手舞动竟然化作了漫天金光。

    “净化之光!”

    随着珍妮弗的轻声吟唱,金黄色的长枪凭空消失,漫天金光好像是由无数闪烁金光的金针或金色粉尘组成,好像狂风卷起的细沙,猛然扑向李子树。

    李子树眉头微皱,刚刚他多少对珍妮弗有些冒犯,心中也便多少有些歉意,出手时自然而然杀意减少,给了珍妮弗更多的施展空间。

    他面对漫天而来的“净化之光”,高大的身体突然缩小,贴地向前掠过。

    “净化之光”就在他的鼻尖之上涌过,险之又险。

    而珍妮弗曼妙的身姿也顺势飞向浴室大门,眼看她的纤纤玉手就可以抓住门把手,身体却再难向前移动分毫。

    李子树刚刚行险避过“净化之光”,一伸手,正好抓住珍妮弗的脚踝,将她强行拉住。

    珍妮弗双翅振动,身体猛然拔高,居高临下,被李子树抓住的右脚脚踝用力一缩,左脚连带光洁细腻的左腿同时瞬间变大,猛然踩下。

    “镇魔之足!”

    李子树法力如潮,抓住珍妮弗右脚脚踝再度发力,浑身光芒缭绕,手臂尤其闪亮,猛然向地面一甩。

    若是一般人,李子树这一下子,必然会脑浆迸裂,香消玉殒。

    可珍妮弗反应极快,腰肢一扭,两腿以李子树的手为支点迅速盘旋,想借此挣脱李子树的束缚。

    可李子树的力量怎么可能让她得逞?

    他的手犹如铁箍一般,死死的锁定珍妮弗的脚踝,顺便飞快的伸出左手,一把抓住了珍妮弗的左脚脚踝。

    如同抡个孩童戏耍一般,李子树并没有让珍妮弗的脑袋与地面亲密接触,而是让她在地面之上飞快的旋转。

    珍妮弗恼羞成怒,却也无可奈何,她再有什么手段,在这种情况下却也无法施展出来。

    而且,被李子树这样戏耍,薄纱裙下的风光又让李子树一览无余,那种酸软无力更加严重,有点儿身体即将散架的感觉。

    李子树当然不想这样杀了珍妮弗,那样绝对会捅个大篓子,他看得出来,即便抛开珍妮弗自身的实力不说,珍妮弗的出身绝对不简单,背后的势力必然非常雄厚。

    不然,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异能者追随只有二十岁的珍妮弗,怎么可能轻易调来这么多如同特种兵一样的精锐神枪手。

    因此,轮了几下,李子树便又将珍妮弗毫发无伤的放回地面。

    珍妮弗才一站稳,便恼羞成怒的扑了上来,一边张牙舞爪的打向李子树,一边怒道:“李子树,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