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86章 现在返航?(求收藏)

第186章 现在返航?(求收藏)

 热门推荐: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李子树自己是信了。

    从小到大,他的原则就是,不管遇到多么糟糕的事情,都要勇敢的面对。

    躲避责任,无视错误,谎言欺骗......都将会使他的心不再纯粹,有违他自己信奉的“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信奉的“道”!

    有人喜欢金钱,为了金钱无所不用其极,做了很多伤害别人利益的事情或有违道德的事情,而心无愧疚。

    因为,人格,道德,尊严,并非他所信奉,只有失去金钱才会让这种人伤心哭泣,颓丧欲死。

    有人崇尚道德,见到弱小的人而没有提供帮助,哪怕在法律上并无责任,却会自觉心怀愧疚,自责自怨。

    同样,有人信奉权力,有人担负责任,有人追求公义......这都是不同的人信奉的“道”。

    违背了自己信奉的“道”,不管是全部,还是其中一种,都会打破原本的底线和原则,使内心不安。

    这种不安,在修道者身上,将会被无限放大,甚至会使修道者卡在瓶颈,终生无法得到突破。

    因此,李子树遭遇这种事,却也只有最初略感尴尬,随即便坦然面对,语出至诚。

    至于别人怎么看,那是另外一件需要解决的事情。

    何涵韵年纪虽小,却并不是胡搅蛮缠的女人,不会因为觉得抓住了男人的一点儿错漏,便不依不饶,大吵大闹。

    在海岛上刚刚一见到李子树,她几乎立刻就察觉出李子树的变化。

    在她的印象当中,李子树何曾像今天这么狼狈过,连走路都跟失去平衡的醉汉一样东倒西歪。

    如果不是李子树担忧她们的安全,怎么可能用自己的身体直接去撞那些石头,树木,荆棘,只为了能够飞奔起来。

    可是,她不大吵大闹,却不代表她没有问题。

    “子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有没有受伤?为什么你好像走路都不太稳?”

    “这事说来话长,那具道观中的骸骨我见到了,也解开了一具尸骨可以施展囚魂咒的谜团......”李子树简要的叙说了一下自己这两天的遭遇。

    何涵韵听到李子树居然在修炼之中感应到她遭遇危险,心中顿时感觉甜甜的,便将刚刚发生的香艳一幕轻轻揭过。

    毕竟,这件事的发生,根本怪不得李子树。

    不久,苏梦儿完全将李子树遗留在她身体内的圣骨能量炼化为自己的法力,实力竟然有了不小的提升。

    虽然白狐之灵的问题还是没能得到解决,却也算因祸得福,有所收获。

    苏梦儿此时的状态不错,头脑也完全清晰,暂时摆脱了白狐之灵的折磨,重又恢复了优雅姿态,高贵气质。

    在抛给李子树一个大大的白眼之后,红着脸从李子树手里强行拉走了何涵韵,躲到一块石头后面不知在窃窃私语什么。

    李子树对她们的谈话有些好奇,却不屑偷听,而是微笑看向洛水澜,淡淡说道:“洛小姐,我找到了向你施咒的人,请放心,你身体内的囚魂咒,我很快就可以帮你彻底解除。”

    洛水澜脸色也有些红,刚刚听到李子树对何涵韵的解释,便猜测到会有这个结果。

    但是,她听到李子树的亲口承诺,还是欣喜不已。

    想到能够重获新生全靠眼前的李子树li大师,她情不自禁的也想拥抱李子树。

    可是,刚刚苏梦儿来了那么一手,洛水澜实在没有勇气做出类似动作,只好有些生分的鞠躬感谢。

    “子树,大恩不言谢,我重获新生,全赖你的帮助,我无以为报......”

    李子树初时还面带微笑,可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无以为报后面难道不是“以身相许”?

    他赶紧打断洛水澜的话,笑道:“洛小姐客气了,你跟洛先生最近可是帮了大忙了,不然华夏文明传承学府和华夏城文化有限公司,怎么能这么快就走入正轨!”

    洛水澜被打断说话,情绪却反而没有了尴尬和紧张,很认真的看向李子树的眼睛,红着脸笑道:“子树,我可听我爸说了,你提议让他半年之内将我嫁出去!”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遇到你之后,我看男人的眼光可高了!”

    李子树淡然一笑,自从让陈九铭成功找到叶晨星之后,他对于帮助特定选择的人寻找另一半,还是有些把握的。

    “放心吧!如果仓促之间实在没有心仪人选,我可以帮忙!”

    洛水澜的脸色更红,尽管知道李子树的意思只是依靠玄学帮助她找到如意郎君,却还是不禁思想跑了偏。

    这边有一句每一句的尬聊,那边苏梦儿跟着何涵韵似乎终于说完,走了回来。

    何涵韵脸色有些古怪,看向李子树的目光也有些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苏梦儿的影响。

    李子树眉头微皱,难道是苏梦儿对何涵韵说了自己什么坏话?

    如果真是这样,那简直就是恶人先告状!

    刚刚的事情,他li大师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可当他看向苏梦儿,心却不由自主的一荡,一股来自原始的繁衍本能自然涌上,让李子树蓦然有种被当做猎物的感觉。

    苏梦儿竟然好像没有半点儿尴尬,反而释放了天性一般,双眼放电,风情万种,妩媚多情。

    简直就像公然色诱李子树的感觉,而且,还是当着何涵韵的面。

    这就很奇怪了!

    何涵韵再怎么大方,也不应该对苏梦儿的行为无动于衷,除非,这两个女人刚刚达成了某种“交易”?

    李子树微有怒意,看似身形未动,却一抄手,就揽住两米之外苏梦儿柔软的腰肢,在苏梦儿的娇呼声中拉到身前,与他呼吸相闻,肌肤相亲。

    注视着苏梦儿略带惊慌却媚态不减的目光,李子树淡淡说道:“苏小姐,我现在确定你没有受到白狐的任何影响,但是,我却受到了你的影响。”

    他抬头看了看四周迷雾,继续说道:“如果苏小姐再做出魅惑我的动作,还请小心,我会忍耐不住,在这里以天为幕以地为床,继续刚刚没有做完的事情。”

    苏梦儿闻言,反而不再惊慌,一脸娇羞的捂嘴轻笑,道:“子树对我有救命之恩,今后还要帮我去除白狐之灵,让我付出什么报答都不为过!”

    她也抬头看了看四周,最后将水盈盈的大眼睛望向李子树,继续说道:“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梦儿绝不反抗!”

    我屮艸芔茻!

    李子树面对这种姿态的苏梦儿,反而有种无计可施的感觉,看了看一旁紧张中略带兴奋的何涵韵,他忽然兴趣索然,松开苏梦儿,重又恢复淡然。

    看来年纪小还是有弊端的,何涵韵的价值观还不成熟,很容易被其他人影响,轻易动摇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不知道被苏梦儿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能够容忍这样的事情。

    这里明显不是对何涵韵进行再教育,纠正她错误思想的时候,李子树平复了一下身体的躁动,淡然道:“这座小岛汇聚天地能量,是个修炼的好地方,你们还想四处转转嘛?”

    万里迢迢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寻找“囚魂咒”的破解方法,现在已经算圆满完成任务。

    李子树自己,更是有了意料之外的大收获,不但实力暴涨,还真的获得了突破到淬气境的大机缘。

    至于这座海岛之上还有其他有些价值的天然宝物,李子树却没有搜刮的意愿。

    完整的留下这座处于阵法保护中的海岛,或许对他来说更有价值,哪天他厌倦红尘纷扰,还可以来到这里,避世隐居,潜心修炼。

    经过一番惊险,三个女人对再去探险兴趣缺缺,一致提议就此返回。

    李子树对此并无异议,再度发挥人形导航功能,轻松的带着三女离开海岛,返回游艇之上。

    此时,何秋海正是心急如焚的时候,临行前,何秋月和秦泰民亲自见了他,并郑重请求他保护好何涵韵和李子树等人。

    现在,李子树一去不返,何涵韵也大半天渺无音讯,他已经急的如同热锅里的蚂蚁,正要组织游艇上的海员们登岛寻人。

    人,回来了。

    何秋海大喜过望,何涵韵何大小姐平安无事,何秋月,秦泰民夫妇看重的li大师平安归来,他的任务完美完成,回去必然升职加薪,得到重用。

    只是,他看到李子树等人都两手空空,似乎并没有带回来额外的东西,不禁疑惑问道:“li大师,是否还需要登岛?这次换我们上吧!li大师想要找到什么,直接告诉我们就行。”

    他可不想再受等待的煎熬了,还不如自己带人登岛寻宝来得痛快。

    对此,何秋海还是很有信心的,他和身边的海员都配备了全套现代化设备和先进武器,比李子树两手空空登岛,绝对更加安全有效。

    李子树笑道:“何先生费心了,我们只是登岛寻找一种解药,用来治疗洛小姐身上的怪病,已经找到了,不必留在这里了,返航吧!”

    何秋海目光闪烁,明显并不完全相信李子树的话,看了看迷雾中的海岛,跟着笑道:“那就好,现在就返航嘛?”

    如果何秋海是在古金山本地或华夏之外雇佣的船长,大概绝不会乖乖服从李子树的命令。

    就连何秋海都有片刻动摇,这座海岛如此神秘,一定有什么惊天秘密或宝藏,他们怎么能空手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