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85章 掌控局面(求收藏)

第185章 掌控局面(求收藏)

 热门推荐:
    “涵韵,这边!”李子树大呼,并直接向巨蟒跑去。

    只是,一旦跑起来,他很难跑成直线,一路歪歪扭扭,碎石劈树,闹出了好大的动静。

    何涵韵见到李子树,心中一下子轻松了好多,似乎只要有李子树在,便再也没有任何危险。

    洛水澜身体最弱,此时松懈下来,立刻瘫倒在地,胸口剧烈起伏,再没有一丝力气。

    巨蟒和苏梦儿几乎同时被李子树的声音吸引,但反应却各不相同。

    苏梦儿面对这条巨蟒,心情紧张到了极点,天然对蛇类冷血动物的畏惧使她几乎忘了自身的烦恼。

    似乎在这一刻,她体内的白狐终于安静了下来,不再折磨她的精神。

    可听到了李子树的声音,苏梦儿心中一松,却立刻感到浑身燥热,一股莫名而来的冲动几乎淹没了她的理智。

    她只迟疑了一下,便放弃再与巨蟒玩躲猫猫的游戏,发足向李子树奔来。

    而巨蟒见到李子树,立刻缩起了身子 ,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天敌一般,谨慎而畏惧。

    李子树歪歪扭扭狂奔而来,手中的诛邪剑已然光芒闪耀,剑芒吞吐。

    这条出奇巨大的巨蟒似乎有些灵性,在确定危机来临之后,立刻身形一转,向李子树的反方向疯狂逃窜。

    跑了?

    巨蟒掉头就跑的动作让李子树立刻明白,这家伙竟然已经是通灵的灵兽了。

    三个女人一个不缺,看起来也没受什么伤,跑了就算了吧!

    李子树想要停下脚步,却重心不稳,摔了一个四脚朝天。

    他没有急于爬起来,而是问道:“都没受伤吧!还有没有其他人登岛?”

    没听到回答,一阵香风袭来,紧接着就见到苏梦儿的绝美容颜,随即便温香软玉抱满怀。

    不,应该是撞满怀。

    这特喵的是怎么回事?

    不等李子树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苏梦儿的香甜温润的红唇就堵住了他的嘴,有什么东西一下闯了进来。

    我屮艸芔茻!

    李子树如遭雷击,大脑一下子不够用了似的,瞬间一片空白。

    而他本想将苏梦儿推开,手却不听使唤,阴差阳错的按在了......

    我这特么的在做什么?

    正牌女友何涵韵可就在不远处眼睁睁的看着,手脚不受控制为什么还要伸出去!

    正在懵bi的时候,苏梦儿却像是被李子树的大手开启了洪水的堤坝,瞬间决堤。

    一边不停的索取,一边疯狂的拉扯着李子树的衣服。

    短暂的慌乱之后,李子树立刻从苏梦儿赤红的双眼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他的手脚还不太听使唤,再抓错地方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情急之下,他将头高高仰起,后脑勺杵地,摆脱了苏梦儿的嘴巴,闭目凝神,催动法力,悠悠说道:“苏梦儿,立刻醒过来!你难道就任由白狐占据你的身体嘛?苏梦儿!立刻醒来!”

    这话别人听着并没有什么,声音也并不大,可听在苏梦儿耳中却如天雷滚滚,足以让普通人吐血晕厥。

    但是,苏梦儿仅仅是迟疑了一下,便再次发动攻势。

    李子树心中大急,不知道因为什么,他对自己的控制力似乎降低了很多,心中虽然明白怎么回事,身体却诚实的做出了反应。

    尼玛!

    再不做点什么,就真的在这里擦枪走火,进行实弹射击训练了。

    李子树突然想起了什么,一翻身,挣脱苏梦儿身体的压制,迅速的站起身。

    可苏梦儿就像八爪鱼一般好像拥有八条吸力十足的手臂,紧紧的攀附在李子树身上,不肯放开。

    而她的嘴巴几乎就是个吸盘,牢牢的吸附在李子树的脸上。

    如果李子树能够完美控制身体的力量,摆脱这种尴尬的局面,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论是用手将苏梦儿从他的身上硬生生扯下来,还是轻轻一下先打晕苏梦儿,亦或者封住苏梦儿的窍穴,都能非常简单的解决这个问题。

    可是,他现在的力量比以前大了不止一倍,控制力却大概只有以前的百分之十,连走路都不能走直线。

    贸然动手,对苏梦儿造成巨大伤害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他几次想要再次凝神,催动法力,尝试发动音波攻击,可是身心承受巨大的刺激和诱惑,几次努力都被中途打断。

    何涵韵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

    这怎么可能?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苏梦儿!

    哪怕苏梦儿不止一次开口说过,一旦控制不住自己,与其便宜别的男人,不如让李子树霍霍!

    何涵韵曾经臆想过发生这么荒唐的一幕,却没想到事实更加荒唐且热烈,并且就发生在她的眼前。

    一旁的洛水澜更是看傻了眼,身体动弹不得,目光不由自主追随着李子树和苏梦儿。

    迫不得已,李子树想到了求助,他看向何涵韵,大声说道:“涵韵,你就这么看着嘛!快来帮我!”

    何涵韵一愣,洁白如玉的小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神色却有些踌躇,脚下更是生了根一般,纹丝不动。

    这种事还要帮忙?

    怎么帮?

    帮你们脱衣服嘛?

    事发突然,何涵韵的脑回路被打乱,歪到了天际。

    李子树还想再说些什么,嘴却又被堵上,还被破了防,好似被天雷劈中,大脑一片空白,血热如岩浆。

    不久前,他还在修炼《无极真诀》炼化体内剩余的圣骨能量,且并未有完全炼化,只是勉强压制在体内。不然,他也不会连基本的身体平衡都无法保持,手脚都不能控制自如。

    这时,气血如潮,炙热如岩浆,他体内的圣骨能量也再次爆发出来,逼迫李子树只能强行收敛心猿意马,再次催动《无极真诀》。

    蓦然,李子树眼神一亮,不再抗拒苏梦儿的樱口,闭目垂手犹如沉醉其中。

    《无极真诀》第一重功法前所未有的高速运转,圣骨能量口口相传,通过李子树的嘴巴涌入苏梦儿的身体内。

    苏梦儿立刻安静下来,刚刚还牢牢抱在李子树身上的手臂微微颤抖,似乎再也承受不住她自己身体的重量。

    而她盘绕在李子树腰间的大长腿已经失去力气一般自动垂下,落到地面。

    她睁开双眼,眼中赤红不知何时已经褪去,虽有血丝依旧盘绕,却看不出一点儿失去神智的模样了。

    随即,苏梦儿再次闭上眼睛,手脚垂下,似乎再也承受不住她身体的重量,完全依偎在李子树怀中,全部的重量都靠李子树有力的双臂支撑。

    形势逆转,苏梦儿从主动到被动,李子树却从被动变成了主动,牢牢的束缚住苏梦儿不放。

    可此时,李子树却顾不上这么多,全力催动《无极真诀》,所有欲望杂念渐渐清空,很快用这种奇特的姿态进入了修炼状态。

    圣骨能量如同灌入水管中的液体,在李子树的推动下不停流转,涌入苏梦儿体内之后,一路在经脉窍穴之中横冲直撞,不但在沿途留下精纯的能量,还顺便帮苏梦儿拓展了一下经脉的宽度。

    涌入,运转,炼化,回收,李子树顺便完成了在残破道观洞窟之中没有完成的事情,重新完全掌控了自己的身体。

    可这姿势,恐怕除了房中术之外,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媲美,而能够当着正牌女友面前,大张旗鼓这样做的,大概也就只有li大师本人了。

    李子树收了功法,立刻感应到何涵韵的目光,由于时间太久,又半天没有后续动作,何涵韵何大小姐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凑上来近距离参观。

    轻轻放开苏梦儿,李子树一本正经的帮苏梦儿盘坐在地上,肃然说道:“苏小姐,你体内的白狐之灵暂时压制住了,你现在尽快运转功法,恢复一下元气吧!”

    这姿态,完全就是济世救人的悲天悯人,完全就是光明正大的义正言辞,完全符合li大师高大光辉的形象。

    苏梦儿紧闭双眼,任由李子树的安排,似乎和li大师对了剧本一样,配合的相当默契。

    只是一张粉脸红晕不退,反而越来越红,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红艳欲滴。

    一对长长的睫毛也不受控制的轻微颤动,嘴角若有若无的勾起,似乎在无声的揭露li大师的虚伪。

    何涵韵一脸狐疑的看着李子树的表演,不敢确定李子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

    李子树安顿好苏梦儿,这才转向何涵韵,一如往常的云淡风轻:“涵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们三个举止失措,擅自登岛?”

    语气平淡似乎没有任何指责的意味,但却将刚刚的事情轻轻撇开,聚焦在何涵韵三人违背他的安排,擅自登岛的问题上。

    何涵韵眨了眨大眼睛,促狭的笑了笑,说道:“子树,梦儿姐姐被白狐之灵控制,躁动不安,一定要来寻你,我不放心她,也挂念你的安全,就和洛姐姐一起跟了来。”

    “怎么?我们两个影响你今天的发挥了嘛?”

    李子树li大师对这种不疼不痒的讽刺完全免疫,一本正经,不容拒绝的轻轻将何涵韵拥入怀中,头很自然的微微抬起,看向斜上方,似乎带有无限感慨和自责。

    “我还是低估了海岛的风险,不但自己险些万劫不复,还差点儿连累你们一脚踏入险境,涵韵,对不起!”

    说着话,李子树缓缓低头,带着歉意,真诚的注视着何涵韵的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