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75章 在你身边才安心(求收藏)

第175章 在你身边才安心(求收藏)

 热门推荐:
    翌日。

    清晨。

    阳光明媚,清风徐来,东明岛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不少游客远远的传来欢呼声,迎来对于他们来说难得的海上日出。

    李子树彻夜未眠,生活的规律却没有太大变化。

    洗漱,打坐,练拳......准备吃早餐。

    唯一不太一样的,大概便是他手里多了个东西,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今天,一起陪李子树吃早餐的人多了不少,何涵韵,苏梦儿,洛水澜,秦月轩,张芳岚,韩火凤,以及阿香姐妹两个。

    李子树将手中的诛邪剑放在一边,看了看韩火凤,笑道:“韩小姐,我昨天炼制了一柄长剑,缺个剑鞘,便借用了房间里面黄花梨的桌子腿,你一会儿安排人把那桌子修修。”

    一个黄花梨的桌子腿而已,韩火凤根本不放在心上。

    只要是李子树能够用得上,不要说一个桌子腿了,韩大小姐甚至随时愿意奉献自己,只是没有机会而已。

    “好的,我立刻就安排,子树,你亲手炼制的长剑,应该用更好的东西来做剑鞘,我找个设计师过来,马上帮你选材,再做一个吧!”

    何涵韵一把抓起诛邪剑,入手微沉,黄花梨刻制的剑鞘散发淡淡的木香。

    剑鞘还是黄花梨的木头原色,只是打磨的非常光滑,剑鞘表面刻画了两条飞龙,虽有些简单抽象,却韵味十足。

    仔细打量的话,所有的纹路都是由或大或小的符文组成,只是以何涵韵的能力还发现不了,多看两眼,竟然有头晕目眩之感。

    她目光中带着询问看向李子树,轻声说道:“子树,我可以拔出来看看嘛?”

    “当然,这可是我炼制的第一件法器,名叫诛邪剑,帮我鉴赏一下。”李子树微笑说道。

    何涵韵微一用力,拔出诛邪剑,顿时有些目眩神离,实在是太漂亮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李子树所说的诛邪剑,竟然是一柄完全用玉石“打磨”的精美玉器。

    诛邪剑长不足三尺,整体呈现金黄色,剑身中正刚直,刃厚而无锋,两面刻有两条飞龙,张牙舞爪,似要乘风而走,驾云而去。

    纹路之中,透出斑斓色彩,赤橙黄绿青蓝紫白黑,一点荧光游走其中,闪烁九彩光华。

    这哪里是什么诛邪除魔的武器,分明是一件镇宅的精美工艺品。

    何涵韵一脸疑惑,同时也非常惊讶:“子树,你还会制作玉器?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李子树微笑说道:“我不会的有很多啊!比如,开车我就不会。”

    苏梦儿在一旁却多少能够看出一些门道,从何涵韵手中接过诛邪剑,握住剑柄,微微催动法力。

    “嗡!”

    诛邪剑剑身一颤,两条飞龙金光流转,肉眼可见的光芒充斥剑身。

    这一瞬间,并不算长的诛邪剑竟然好像变大了不少,并释放出神圣的气息,让人感到身心舒畅。

    苏梦儿吃了一惊,双手一抖,险些把诛邪剑扔出去,法力自然消散,再一看,诛邪剑又恢复了原貌。

    似乎,刚刚那一幕只是眼花而看到的幻象而已。

    她看向李子树,大眼睛中满是惊奇和仰慕,悠悠说道:“子树真是能者无所不能,竟然还能够亲手炼制法器!”

    这简直有些超出苏梦儿的想象,同样是望气境的修道者,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曾几何时,她苏梦儿即便用附灵血阵才延续了生命,可却照样是天之娇女,从小到大,都是同龄人中佼佼者。

    哪怕同样在修道者之间,苏梦儿也有相当自信,并不弱于任何人。

    直到遭遇李子树,她才真正感觉到差距,并在不断接触中,屡次打破她的认知。

    从未卜先知的玄学大师,到战于群山之中的武道大师,现在竟然又成了可以炼制法器的炼器大师。

    诛邪剑所有人都把玩一下,转了一圈,又回到李子树手中。

    吃过早餐,洛水澜看向李子树,轻声说道:“子树,出海的船和装备在涵韵的帮助下,都已经准备就绪,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见我父亲?”

    一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其中不乏兴奋和跃跃欲试。

    李子树淡淡一笑,道:“一会儿就出发,先去见你父亲,并预定明天的飞机,准备出海了!”

    不等洛水澜说话,韩火凤便急急说道:“子树,我也要去!”

    何涵韵柳眉微蹙,语带讥讽道:“韩小姐,我们可不是出去游山玩水,而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若在平时,何涵韵在李子树身边的时候,韩火凤绝不敢驳斥何涵韵的意见。

    可今天,韩火凤毫不客气的反驳道:“涵韵小姐,我当然知道子树不是出去游山玩水。”

    “可是,子树答应的事情肯定会去做,还有不足十天,子树就要去米国约妞市参加拍卖会!”

    “现在出海,去的又是米国,到时候子树一定直接前往约妞市了,没有我陪着,我担心子树会遇到危险。”

    何涵韵沉吟不语,看向李子树。

    韩景洪宁可花费二十亿,也要让李子树参加这个拍卖会,其中一定有阴谋。

    当时,何涵韵就曾经阻止过李子树,却根本无济于事。

    李子树一旦做出决定,几乎就没有更改的可能。

    韩火凤虽然也帮不上什么忙,但她毕竟是韩景洪的女儿,想来韩景洪就算有什么阴谋对李子树不利,有韩火凤在身边,也足以让韩景洪投鼠忌器。

    从这个角度来说,何涵韵倒希望李子树能够带上韩火凤。

    这时,苏梦儿悠悠说道:“其实,我也有些实力,如果不限人数,我也要一起去!”

    近来,体内的白狐隔三差五就会出来作祟,苏梦儿极力控制,这才没有当众出丑,却也让她忧心不已。

    现在,李子树就是她的救命稻草,一天没有解除她的烦恼,跟在李子树身边,才是最安全的选择。

    最起码,即便她有一天控制不住白狐,还会有李子树出手帮她,不至于做出让她痛不欲生的事情来。

    阿香姐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却听明白李子树可能会遇到危险,两人一同站起,异口同声道。

    “我也去,我是巫蛊师,一定能帮上忙!”

    去除体内的蛊毒之后,修炼李子树提供的双生噬阴蛊功法,阿香姐妹不但模样几乎一模一样,做事也几乎同步起来。

    此时,她们两个才是真正的双胞胎,好像拥有了很强的心灵感应能力。

    这一刻,跑过来陪李子树吃早餐的女人们纷纷主动请缨,要求同往。

    张芳岚也下定决心一般开口:“子树,我还从来没有去过米国,我也要去看看。”

    就连秦月轩也说道:“我有朋友在米国留学,李大哥,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这些女人想什么呢?

    李子树都有些懵,难道这些女人真的以为这是要去郊游?

    “停!”眼看情况有愈演愈烈之势,李子树果断喊停,一本正经的说道:“诸位,这是两件分开的事情。”

    “出海,是为了解开洛小姐身上的囚魂咒,人去的少了,并没有什么危险,人去多了,反而会有不测之危,除了涵韵之外,其他人都不要去。”

    “至于去米国约妞市参加拍卖会,我将独自前往,在前往那里之前,我会将涵韵和洛小姐送上归国的飞机。”

    “所以,大家就不要再继续提议了,我算过了,你们任何一个人不听我的吩咐,都有可能使我陷入极大的危险当中。”

    李子树的目光掠过餐桌旁的每一个人,众人立刻安静下来,不再争先恐后表述自己跟随一起去的重要性。

    毕竟,未卜先知,李子树是权威,而且也是她们信任的权威。

    对自己能在这群女人面前一言九鼎,李子树心中有些小小的得意,继续说道:“好了,大家该忙什么忙什么,工作不要懈怠,不要为我担心。”

    张芳岚,秦月轩,阿香姐妹本就底气不足,这时被李子树以合理理由拒绝,也就安静下来,不再说话。

    韩火凤被种下傀儡符,哪怕内心拒绝,只要李子树郑重的发下命令,也肯定会执行,也不再提出反对意见。

    只有平时高贵典雅,进退有度的苏梦儿却坚持提出自己的诉求:“子树,我最近在独处时总有失控之举,你若不能为我解决,我便只能跟在你身边。”

    ......李子树有种被打脸的感觉。

    刚刚他还为自己的威严而沾沾自喜,转眼就有人挑战他的权威。

    他当然知道苏梦儿注资华夏文明传承学府和华夏城文化有限公司,并全力以赴推动发展,肯定与求自己帮忙的事情有关。

    对于苏梦儿的附灵血阵和白狐灵魂,李子树也曾经沉下心思思考过对策,但牵扯到苏梦儿的早夭命格,目前还没有两全其美的破解之法。

    头疼啊!

    李子树斟酌了一下,道:“苏小姐,你的情况我暂时真的无能为力,那只白狐已经与你共生,稍有差池,就会危及到你的性命。”

    “不过你放心,我尽快想出办法,如果能够帮你解决这个问题,我一定尽力而为,可如果没有可行之策,你也不要怪我。”

    “这次出行,也将面对未知的危险,你的实力,在一般情况下虽可自保,却会为这次旅程带来不确定性,还是留下来吧!”

    苏梦儿这次却非常执着,坚定说道:“我的情况我知道,这几天我总是心神不宁,直觉会失控,甚至会发生让我痛不欲生的事情。”

    “我所认识的人当中,大概只有你才能帮我化解,你这次远行,我只能跟在你身边,这样才能安心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