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69章 敲你老爸竹杠(求收藏)

第169章 敲你老爸竹杠(求收藏)

 热门推荐:
    “我的生死,跟你有什么关系?”

    段成急道:“怎么会没有关系呢?我们......我们......”

    他本想说,我们是兄弟,可是看小兰一副娇弱冰山美人的模样,就再也说不出口。

    语言上卡壳了,段成的脑袋却突然开窍了。

    反正都特么要死了,就如小兰心中所愿又如何?

    最起码,小兰并不是人妖,如果他们愿意,他们甚至可以造孩子,生宝宝。

    只要,他们还能继续活着......

    想到这里,段成卡壳的语言也变得流畅起来:“我们结婚吧!小兰!很早我就喜欢你,可当初我们的身份,我只能拿你当兄弟。”

    “直到看到你受伤,看到你被欺负,我才知道,我们不止是兄弟,小兰,嫁给我吧!”

    “从此,我们生死与共......”

    好像一粒石子落入了平静的水面,荡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

    小兰眼神之中有了光,心湖掀起波澜,再也无法保持冰冷和平静,甚至激动的手脚颤抖。

    可随即,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再次冰冻,目光恢复死寂,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段成上前一把将小兰抱在怀里,不管小兰如何挣扎都不放开,声音低沉的说道:“小兰,我喜欢你,绝没有半点儿怜悯,再说了,我一个快死的人,哪有资格怜悯任何人!”

    “大概就是因为生命无多,我才能够直面内心,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要说,我不想留下遗憾......”

    ......

    李子树对这种虐心并大洒狗粮的场景视而不见,手里拿着那块神秘石板,再次沉浸其中。

    韩火凤在一旁看着,却紧握双拳,甚至咬牙切齿的被这两个人感动。

    她半点儿忙也帮不上,从小到大,她都没有谈过恋爱,唯一的一次,就是喜欢上了眼前的李子树。

    可从李子树这里,却从来没有感受过恋爱的甜蜜,只能算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单恋一枝花。

    好在,这两人似乎也不需要别人的帮忙。

    一个积极主动,甜言蜜语,深情告白不断,一个也只是表面冰冷,冰层之下是炙热的岩浆,热情一旦爆发,场面几不可描述。

    “小兰,我们结婚吧!”

    “嗯!”

    “小兰,我想和你生个宝宝,你怕不怕痛?”

    “不怕!”

    “小兰,我想今后就在东明岛当个看门保安,你会不会嫌弃我没本事?”

    “不会!”

    “小兰,我不想死,我也不想你死,我们一起好好活下去,好不好?”

    “好!”

    ......

    良久之后,段成和小兰终于结束了深情表演和狂撒狗粮,两人一起跪在李子树面前,道。

    “li大师,求您为我们指点一条活路!”

    李子树从参悟中退出,先用笔简单记录了一下,这才看向两人,淡淡说道:“从明天开始,跟过去斩断一切联系,要让你们的亲朋好友,甚至父母都认为你们已经死了,从此再不相见,你们做得到嘛?”

    段成和小兰互相看了看,齐声说道:“做得到!”

    这时候,才是清晨,他们两个还有一天的时间,足够他们去了结一些事情。

    小兰是被抛弃的孤儿,韩景洪是她的养父,她在这个世界本就没有什么牵挂了,除了段成。

    而段成,也因为早期胡作非为和家中关系不亲,能做的事情,也就是给父母多留些钱而已。

    李子树听了微微点头,继续说道:“既然你们想留在东明岛,这样吧!你们两个和韩小姐签订一份三十年的劳务合同!”

    “今后安心在东明岛工作,要做到完全服从命令,没有我的允许,不得离开东明岛。你们能做到嘛?”

    “能做到!”

    “去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吧!明天早晨来东明岛报道!但要记住,如果今天你们做了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哪怕是闯个红灯,明天都不用来了!”

    “多谢li大师!......”

    这就完了?

    段成和小兰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今后跟着li大师混,还愁不能活下去?

    这两人千恩万谢的离开,李子树只是摆了摆手,目光却再次专注的看向神秘石板。

    韩火凤站那没动地方,待何涵香关好房门,她才低声说道:“子树,我......老韩还在外面等,他说有要紧的事情向你求助......”

    对此,李子树早在预料之中,脸上露出揶揄的笑容,道:“韩小姐,我本一片好心,你父亲却以为有了可乘之机。”

    “现在又来求,等于是送上门的竹杠,韩小姐,你说我是敲还是不敲?”

    当着人家亲闺女,扬言要敲人家老爹的竹杠,还问人家闺女敲不敲?

    这大概是只有li大师才能做出的事情。

    但,韩火凤也不是一般的闺女,一听李子树这话,立刻眼前一亮,来了精神,拍手笑道:“敲!一定得狠狠的敲!子树,听说老韩最近发了大财了,你得让他多出点儿血!”

    李子树笑着点了点头,道:“何女士,请韩景洪先生进来吧!”

    何涵香也曾经见过不止一次韩景洪,但从来没看到过高高在上的韩老板如此卑微的模样。

    这使得她对李子树更加尊敬,微微躬身轻声答应之后,开门请韩景洪进了房间。

    韩景洪此时在李子树面前,好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低眉顺目,缩脖端肩,再也不复刚刚的嚣张模样。

    一进门,韩景洪就不停鞠躬赔笑,道:“li大师,之前都是我的错!还请你大人大量,不要跟我计较。”

    来到李子树身边,由不得韩景洪不畏惧,刚刚他特意看了看哈利强和青竹生的身体情况。

    果然不出他所料,哈利强和青竹生虽生命无碍,四肢却如同散了架一般,像是木偶的手臂一般挂在身体上。

    这让他不禁后怕不已,当时他就是在这种折磨下险些疯狂。

    因此,他的心中再也没有什么侥幸心理,即便女儿韩火凤就站在一旁,他在李子树面前都尽量放低姿态。

    “韩先生,我一会儿还有事,你有什么话,请尽量简短。”李子树神情淡漠,淡淡说道。

    韩景洪厚着脸皮坐在李子树对面,眼神之中多少有些自得之色,似乎他并没有如表面那般卑微。

    他一副惋惜模样,讪讪说道:“li大师,我决定了,完全听从你的指点,从今天开始,足不出海阳市。”

    “为了感谢li大师,我本应该筹措一份厚礼,可是我昨晚刚刚在一个世界级的拍卖会处缴纳保证金十亿元。”

    “这十亿元保证金是不可能退回了,只能在这次及今后的拍卖会中拍下喜欢的商品。”

    “li大师,我无以为报,便将这十亿元的保证金当做酬金,送给li大师,拍卖大会十天后在米国约妞市举办,这里面是参与拍卖会的一切手续和十亿元保证金凭证。”

    韩景洪说着,将随身携带的公文包放到李子树面前,偷瞄李子树的反应,等待着李子树的回答。

    李子树眉头微皱,淡淡说道:“这是那位审核官小姐让你这么做的?”

    一句语气平淡的话,却好像一道惊雷劈中了韩景洪。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拔腿就跑,从此再也不见如同神魔的李子树。

    怎么好像任何事情都无法瞒过李子树?

    他真的是神仙嘛?

    残存的理智和站在李子树身边的韩火凤,使他勉强控制住自己的身体,硬着头皮说道:“li大师,请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李子树笑了笑,没有理会他,而是拿起面前的公文包,从里面取出所谓拍卖会的手续。

    一张洪水爆发图案的面具,制作精良,可以将人的面部完全隐藏而不觉的憋闷。

    一块精致的透明印章,装在更加精致的不明材质的黑色印章盒中。

    印章图案多少有些诡异,好像鬼画符一般的东西,只能勉强看清类似水纹的纹路。

    剩下的东西,只有一部样式厚重古板的加密卫星手机。

    面具,印章,手机,便是参加拍卖大会的所有凭证。

    李子树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看了看韩景洪,淡淡说道:“这也算酬劳?”

    “韩先生,看在韩火凤小姐的面子上,下午以你个人名义向华夏文明传承学府和华夏城文化有限公司捐赠二十亿元,米国,我帮你去了!”

    “啊!”

    二十亿!

    韩景洪嘴巴张得老大,这,这胃口也太大了点儿吧!

    就这,竟然还说看在韩火凤的面子上?

    我特么谢谢你啊!

    桀骜的韩景洪心中顿时涌上怒火,但在李子树面前,却只敢在心中腹诽,一句抱怨的话也不敢说出来。

    但让他再拿出二十亿,这却是不可能的。

    他苦着脸说道:“li大师,我可是实打实缴纳的十亿保证金,只要你参加拍卖会,即便不退钱,也可以买回好东西的。”

    李子树微微一笑,将面具,印章和卫星电话放进公文包,又随手推到韩景洪面前,淡淡说道。

    “韩先生,你无需感谢我,带上你的东西,请马上离开东明岛。”

    不行就散,没得商量。

    有些人,总是会自觉比天下人都聪明,总是会打破原则去做事情,总是想来挑战李子树的耐心。

    这种人,本就是李子树最不喜欢打交道的人,十分浪费他的时间。

    一件本来很简单,很单纯的事情,就是因为有这种人,才会变得复杂,才会众叛亲离,才会反目成仇。

    李子树干脆的拒绝和不留情面的立即逐客,韩景洪再一次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