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68章 改命如同戒毒(求收藏)

第168章 改命如同戒毒(求收藏)

 热门推荐:
    眼看青竹生就要将李子树堵在角落,一块水泥块又飞了出来。

    这次青竹生却没有硬抗,而是腰肢一扭,避开了水泥块。

    李子树淡淡一笑,趁着青竹生躲避停顿的功夫,迂回到了一旁,避免了被青竹生堵在角落。

    青竹生大怒,正要再加一把劲,一定要打败李子树的时候,七八块水泥块迎面飞来,将她闪避的可能通通封死。

    “啪啪啪......”

    “嘶嘶嘶......”

    原来,青竹生的身体,远没有她自己想象当中那么强悍,第一次被李子树打中的时候,虽没破皮,却也剧痛无比,受伤不轻。

    哪怕是水泥块承载的法力再少,却也不再是普通的水泥块,杀伤力不容小觑。

    刚刚青竹生下意识的躲避动作,让李子树准确的把握了她的虚实,索性一次性多扔出来几块。

    青竹生再也没有硬抗第一个水泥块时的若无其事,再也强忍不住,发出嘶嘶的低鸣,躺在地上痛苦的扭曲身体。

    李子树当然不会再给他们机会,最后两块水泥块,分别打中两人的太阳穴,将他们打晕了过去。

    鉴于这两个人非常凶残,都是穷凶极恶之辈,李子树又走上前去,在他们两个人身上,每人补了几下。

    韩景洪看着这几下的部位有些熟悉,不禁感同身受的咧了咧嘴,心中着急,却又无可奈何。

    段成和小兰远远的看着,却并没有因为韩景洪马上就要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而焦虑,眼神挣扎过后,满是冷漠。

    韩景洪两腿站站,却不敢逃跑,心中懊悔不已。

    审核官大人那么看重李子树,暂时却也没有办法,他怎么就猪油蒙了心,仗着新来的两个异能者,就敢来向李子树挑衅。

    甚至,还妄想一举抓获李子树,将他送到米国拍卖会上当做商品拍卖。

    他尴尬的干笑两声,紧张的搓着双手,义正言辞的说道:“li大师,这两个异能者只是我雇佣的保镖,他们擅自行动,不关我的事啊!”

    李子树冷冷的看着他,淡漠说道:“韩先生,该说的话,我已经都说了!东明岛上的一切也与你再无关系,我奉劝你一句,趁着现在有钱,还是做些善事为好!”

    “等你应劫落难,再去感慨富贵如过眼云烟的时候,恐怕已经难逃暴毙街头的命运!带着他们,走吧!”

    韩景洪这才真正重视起李子树的警示,之前一心只想着在狩猎俱乐部中大展身手,赚取更多的钱,甚至将李子树当成了商品。

    随着两个异能者被李子树打倒,他这才反省过来,李子树这次邀约他过来,竟然真的只是为他指点迷津,以使他逢凶化吉啊!

    他赶紧快走几步,急急说道:“li大师留步,我具体该怎么做,还请li大师指点。”

    李子树一脸淡漠表情,不屑说道:“这是韩先生该考虑的,关我何事?”

    韩景洪弯腰低头,竟然硬生生挤出略带谄媚而又难看的笑容,讨好般说道:“li大师,咱们不是外人啊!你应该知道,火凤喜欢你,她还从来没谈过恋爱,你是她第一个喜欢的人。”

    “你就看在她的面子上,帮我指点指点吧!”

    李子树的表情更加冷淡,再不停留,走向电梯房,韩景洪不敢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子树消失在楼顶。

    这时,段成搀扶小兰经过这里,只丢下一句:“洪爷,小兰伤的不轻,我带她去求li大师医治,你回去的时候,不用等我们了。”

    韩景洪张口结舌,双拳紧握,却不知该向谁发泄心中郁闷。

    段成和小兰眼看跟他离心离德,心灰意懒,再向他们发火,恐怕再也不能重获两人忠心。

    而躺在地上的哈利强和青竹生,即便是处于昏迷之中,他却也不敢冒犯。

    李子树不怕他们,他韩景洪却没有跟他们叫板的资本。

    韩景洪此时进退两难,如果下午按计划继续前往米国,就必然违背李子树提出的警示,不足一年暴毙街头的结果让他难以接受。

    可如果不去,昨天刚刚为拍卖会缴纳的十亿元保证金就打了水漂,损失不小。

    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和审核官大人联络好了,经由审核官大人牵线搭桥,认识狩猎俱乐部中的几位元老级大人物。

    爽约失信,几乎就等于是得罪了审核官大人以及几位元老,他一样会因此付出代价。

    思来想去,韩景洪一跺脚,叫来直升飞机的驾驶员和副驾驶员,将哈利强和青竹生抬上直升机,先送往海阳市医院救治。

    不过,韩景洪并没有跟着一起离开,而是也乘坐电梯,进了东明大酒店。

    六层,李子树的房间。

    段成刚刚真的直挺挺的跪在地上,央求李子树为小兰进行医治,直到李子树点头答应之后,才在发誓一定会报答李子树之后,起身坐下。

    小兰此时身体娇弱,脸色苍白,只是气质依然冰冷,一副生人勿近,冷漠敌视的模样。

    他们能够见到李子树,还要归功于韩火凤。

    尽管段成看不上总是闯祸的韩火凤,来到这里,想要拜见李子树,以他们的身份,却只能通过韩火凤。

    韩火凤此时心情也很忐忑,她没坐下,而是站在李子树身边,心中却在想着如何替韩景洪说情。

    不久前,她从睡梦中被手机来电惊醒,先后从段成和韩景洪的口中得知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韩火凤火冒三丈,差点裸着身子跑出去找韩景洪算账。

    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既能够得到李子树的指点,还能够拉近她和李子树之间的关系。

    现在,全完了。

    经过这段时间,韩火凤也成长了不少,及时的平静下来,先带段成和小兰来见李子树,再想办法替韩景洪求情。

    李子树还是云淡风轻的模样,这种经常性的状态,让人分不清李子树的情绪到底如何。

    半晌,李子树才慢慢说道:“段先生不必心急,小兰姑娘只是失血过多,体内又被注入一种奇怪的麻痹神经的毒素,这才难以恢复。”

    “等下我会帮小兰姑娘疏通一下排毒经脉,然后你们去名人医院找卢院长,相信好好调养一段时间,自然便能痊愈。”

    段成这才安心,忙不迭的向李子树道谢:“多谢li大师,多谢li大师!”

    小兰却闭口不言,似乎能够康复并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求死的念头,要么是被哈利强吸血致死,要么是和哈利强同归于尽。

    这两人,一个是韩景洪身边的金牌打手,为韩景洪做了很多不能放在台面上说的违法乱纪的事情。

    一个是韩景洪从小养大的杀手,所做的事情更是骇人听闻,杀人的事情虽大多都是在国外做,却也足够判两次死刑。

    李子树本不愿干涉他们的命运,只是看这两人多少还有些情意,便多说两句:“善恶到头终有报,举头三尺有神明。”

    “两位,这些老言古语虽未必科学,但人的内心,终究还是有所敬畏为好,若从此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两位仍有善终机会。”

    说完,李子树也不管这两人心里作何感想,便起身为小兰疏通经脉。

    时间宝贵,下午还要为咖斯香诊治,李子树必须保持良好的状态,不能在这两人身上浪费太多精力和时间。

    小兰听了无动于衷,只是按李子树的要求木然的配合。

    段成却若有所思,这几天的事情,给他的触动非常大。

    本来,他是韩景洪最信任的心腹,他也准备一直为韩景洪效力下去,直到退休或死亡。

    可通过这番波折,韩景洪在有了新的帮手之后,弃他和小兰如敝履,让他一下子有种幡然醒悟的感觉。

    李子树给韩景洪的警示,段成当时便听进去了,只是,他想到的却是自己的人生。

    韩景洪此时如日中天,李子树却断言,韩景洪一年之内便会穷困潦倒,暴毙街头。

    那么,他段成的命运又将如何?

    小兰的命运又将如何?

    为小兰疏通经脉很快,不到十分钟李子树便洗了手之后重新坐回座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拿起旁边的神秘石板继续开始钻研。

    段成一咬牙,再次跪倒在地,一个响头磕在地上,大声说道:“li大师,段成有些积蓄,愿全部奉上,还请li大师为我和小兰指点一条活路!”

    李子树不紧不慢,又轻轻将神秘石板放在一旁,淡淡说道:“你们两个,都是将死之人,年前年后,几乎必死无疑。”

    “小兰死得还算壮烈,起码在死前报了大仇,而你,将会死的非常憋屈,或活着被埋入地下,或活着被沉入海底。”

    “当然,你们两个死有余辜,即便提前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也无济于事,除非......”

    说到这里,李子树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笑而不语。

    段成毛骨悚然,他和小兰竟然比韩景洪的命,还要短。

    他再次磕头,诚恳说道:“li大师救命!段成当牛做马,一定会报答你的恩情。”

    李子树肃然说道:“改命如同依靠自己的意志力戒毒,谈何容易?”

    “更何况,小兰已萌死志,如同病入膏肓,若没有活下去的欲望,一切都是枉然。”

    段成一愣,猛然看向小兰说道:“小兰,马上身体就能康复,你怎么会想死?”

    小兰低头垂目,眼神中都是痛苦,等到她抬起头来,却又如坚冰一块,冷冷说道:“我的生死,跟你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