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56章 不讲武德(求收藏)

第156章 不讲武德(求收藏)

 热门推荐:
    卡斯帕奇得到了金还猜肯定的答案,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竟然真的是李子树出的手。

    此时,他恨不得一脚踢死金还猜。

    若不是金还猜的邀请,他现在还优哉游哉的过着人上人的日子。

    若不是金还猜的诱惑,他完全可以谦虚的向李子树来求教修炼的问题,而不是直接得罪了李子树。

    他的心中充满怨怼,却从来不反省自己的问题,将一切责任归于他人。

    但这些怨怼他也只能藏在心中,现在可不是兴师问罪的时候。

    他按捺住恐惧继续问道:“李子树擅长什么?武道?符阵?巫蛊?降头?你特么怎么总闭上左眼?”

    每个问题问过之后,卡斯帕奇都会抓时间看看金还猜的回答,却每次都看到金还猜紧闭的左眼。

    这让他不由得大怒,直接开口训斥金还猜,可话刚出口,他便突然身体僵硬,嘴角抽动。

    “你难道是想说,李子树无所不能?”

    不知道金还猜是眼睛痉挛,还是坚信自己的答案,依旧紧紧闭上左眼,予以肯定的回答。

    卡斯帕奇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无力感,特么的要不要这么变态。

    我都一百多岁了,也不过是精通巫蛊之术和降头术,你看起来还是个小年轻,倘若真的无所不能可就太过分了。

    看起来是个小年轻?

    这句话不由自主的闪现在卡斯帕奇的脑海里,他拼死拼活追求突破境界,不就是为了多活些年嘛?

    难道李子树是因为破境到了淬气境,才会看起来这么年轻嘛?

    卡斯帕奇的心头顿时再次火热起来,昏黄的双眼晶晶闪亮,如果真的如他所想,李子树一定是个比他还老的老家伙。

    这么一想,卡斯帕奇的心气顿时顺了过来,膝盖一软便跪了下来,大声说道:“li大师,晚辈卡斯帕奇有眼不识泰山,竟然对前辈不敬,犯下大错。”

    “晚辈知错了,甘愿接受li大师的任何处罚!还请li大师将晚辈收录门墙,晚辈愿从此侍奉在li大师身边,当一个小小学徒!”

    李子树当然就在这栋别墅里,在解决巴松查,古里哈都,克里帕松,以及金还猜的同时,静静的看着卡斯帕奇的表演。

    这老家伙几次三番刷新李子树对于人性底线的认知,让李子树不得不心生佩服,说一句:“天下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一百多岁的人了,几十年前就是宗师级别的人物,在拥有几千万人口的国度中,也算得上一派宗师了。

    竟然只是为了活命和利益,没有半点底线,说服输就服输,说跪下就跪下。

    而且,竟然还要拜师?

    李子树简直无语,他本想让卡斯帕奇在恐惧中死去,看这样子似乎无法完成了。

    这位一百多岁的老人家,没有一点儿老年人应该有的脆弱,身体没有,心理也没有,脸皮的厚度也是宗师级别的人物,根本就针扎不破啊!

    他淡淡开口,打断了卡斯帕奇几乎不间断的谄媚发言:“我肯定不会收你为徒,你---不配!”

    卡斯帕奇惊喜的看着从二楼踱步而上的李子树,心中踏实了许多。

    看得见的敌人,永远都比看不见的敌人好对付。

    就算李子树无所不能,卡斯帕奇却也不是弱者,在降头术和巫蛊之术两方面,他有绝对的信心,可以与李子树一较高下。

    “呵呵呵!li大师,何必出言伤人!我诚心拜师,愿意痛改前非,从此在li大师身边接受教导!”卡斯帕奇面不改色,笑嘻嘻的说道。

    李子树丝毫不为所动,淡淡说道:“卡斯帕奇,我知道你不甘心,你觉得你的巫蛊之术和降头术还有赢的机会。”

    “我可以成全你,让你看看你自己真正的实力有多弱小,多脆弱。代价就是变成和金还猜一样,全身瘫痪度过余生。”

    卡斯帕奇下意识的看了看金还猜,脸上终于又开始变得郑重起来,终生瘫痪,这个代价可有点儿重啊!

    他嘿嘿一笑,恭谨说道:“师父说的这是哪里的话,弟子顶多只是向师父讨教一二,师父不会对弟子下这么重的手吧!”

    这老家伙将不要脸发挥到了极致,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方式,降低李子树对他的敌意。

    可是,他不知道,李子树对这种方式非常厌恶,尤其是一个一百多岁的老混蛋在他面前无底线的操作。

    李子树眉头微皱,漠然说道:“你应该知道,我并无需要你之处,何秋月的灰煞鬼神降,我随手可解。”

    “你的任何伎俩在我面前,都没有任何作用,我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立刻跪倒在地,诚心忏悔,乞求我封住你的单手窍穴,然后去弥补你在华夏所做错事,直到令你伤害过的人全都原谅你为止!”

    “第二个选择,便是你心中所想,向我发动攻击,一决胜负,代价就是经脉尽毁,从此风烛残年,凄惨度日。”

    “你只有三十秒,请快速做出你的选择!”

    面对成名百年的降头师,李子树的态度几乎是无视,简直就是没有将卡斯帕奇放在眼里。

    这种态度令卡斯帕奇怒不可遏,几乎忍耐不住,立刻就要发动降头,与李子树一决雌雄。

    从他成名以来,还从来没有哪个对手,敢这样蔑视他,无视他的存在。

    可不久之前,李子树施展鬼神手段,在他面前蒙蔽了他的感知,轻松将金还猜,巴松查等人一一解决。

    这样的手段,他前所未见,造成的伤害简直比降头术还要霸道,卡斯帕奇根本就没有把握胜过这样的李子树。

    可李子树的条件也太苛刻了吧!

    这简直就是无条件投降,还要被封住窍穴,废除大半修为,将性命拱手交给对方掌握。

    他还在犹豫不定,李子树那便自顾自的开始倒计时,十、九、八......

    原本在见到李子树之后,卡斯帕奇还能充满战意的想要发起挑战,此时却有些慌了神。

    这个li大师,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啊!

    一个年轻人,起码看起来像是年轻人的家伙,怎么能如此油盐不进呢!

    就连照顾一下老年人的姿态,都不愿做一做呢!

    “我拜师!跪拜师父只是分内之事!”卡斯帕奇立刻跪倒在地,口中却高喊拜师,决口不提忏悔认错之事。

    李子树眉头微皱,顿了顿之后,口中继续倒数:“五、四......”

    啊!

    卡斯帕奇有些傻眼,我这么大的岁数,我这么大的名头,跪在你面前,你多少应该说几句客套话不。

    缓兵之计无效,卡斯帕奇眼睛微眯,毫不迟疑的开始磕头,大声说道:“我知道错了,li大师,求求你原谅我吧!”

    李子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卡斯帕奇,你堂堂降头大师,一边跪地求饶,一边却做好了随时发动攻击的准备。我奉劝你,这些招式不要在我面前使用。三、二......”

    “去死!”卡斯帕奇的惯用伎俩被揭穿,终于按捺不住,两手置于胸前,迅速结印,大喝一声,发动了攻击。

    护持在他周围的几团黑色人形雾气,他并没有动用,这是他最后的保命手段。

    他的两手之间,不知何时又多了五个黑色圆球,在结印之后,迅速抛飞出去。

    五个黑色圆球立刻爆裂成粉,同样化作五团黑色人形雾气,如同厉鬼一般,凶厉的扑向李子树。

    李子树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般无视卡斯帕奇,相反,他对卡斯帕奇这样的对手非常重视,时时刻刻都全神贯注,唯恐为卡斯帕奇所乘。

    这样的百年老鬼,沉淀深厚,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被他算计了还不自知。

    不说别的,就说眼前这十团黑色人形雾气,便是十人份的灰煞鬼神将。

    若是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到什么人形黑色雾气,在几乎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会被种下降头,陷入生死两难的境地。

    即便是在李子树面前,疾速扑来的五团人形黑色雾气,也具备一定的威胁性,稍不留神,也许就会被灰煞鬼神降缠住。

    不过,李子树早有准备,体内法力汹涌澎拜,五彩荧光涌动全身,在五团人形雾气锁定他之前,身形一闪,跑了。

    卡斯帕奇一愣,这特么的是什么操作?

    临阵脱逃,刚刚说好的那么牛掰,仿佛一切尽在掌握,原来就这?

    可他人老成精,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反而全神贯注,手一挥,又五个黑色圆球抛飞出去,化作五团黑色人形雾气围绕在他身边。

    毕竟,就算是逃,也没有几个人能够从他的灰煞鬼神降面前逃走。

    李子树却做到了,一转眼便无影无踪,又在他的感知范围之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一边谨慎防备,天眼时时开启,巡视周边,一边大声说道:“li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过是师徒之间的切磋,弟子还想得到师父的指点呢!”

    这次,几乎是立刻便有了回应。

    一枚钢珠闪烁着五彩荧光,不知道从哪里飞来,转眼就到了眼前。

    尽管卡斯帕奇的天眼开启,钢珠的速度在他眼前,却也没慢下什么速度,依旧风驰电掣。

    卡斯帕奇毛骨悚然,须发皆张,围绕在他身边的黑色人形雾气自动护在他的身前。

    可这些并没有什么鸟用,仅仅是将钢珠上面的五彩荧光弄的暗淡了一些。

    丝毫也没能阻止钢珠对于卡斯帕奇的物理打击。

    剧痛临身,卡斯帕奇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特么的,大师也不讲武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