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55章 畏惧(求收藏)

第155章 畏惧(求收藏)

 热门推荐:
    电梯缓缓下降,卡斯帕奇手中的黑色圆球却不知何时又多了几个,他的神色阴沉,双目微闭,天眼时时开启,警惕的观察四周。

    嗯?

    不对劲啊!

    别墅里面的人呢?

    就算李子树身轻如燕,但跑到三楼窗外说话这么大声,金还猜的手下怎么会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呢?

    卡斯帕奇更加谨慎,紧紧盯住电梯门的方向。

    电梯门缓缓打开,卡斯帕奇不禁一呆,一楼大厅内横七竖八躺了好几个人,都是他见过两面的金还猜的“手下”。

    他的正对面,距离电梯最近的地方,巴松查嘴歪眼斜的趴在那里,若不是胸口还有起伏,简直与死人无异。

    看巴松查那伸出双手的模样,大概在昏迷之前,也想从电梯逃往三楼求救。

    巴松查的脚边,躺着的是一直和巴松查不对付的古里哈都,狰狞的表情配上不久前刚刚结痂的伤疤,凝固成绝望姿态。

    其他人或躺或卧,也都陷入了昏迷,每个人的表情都差不多,或惊恐,或狰狞,明显都是发现了什么,却连呼救都来不及,就将这个表情凝固在脸上。

    这怎么可能?

    卡斯帕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人的实力虽然不强,但就算面对的是他,也不可能连逃跑和呼救都做不到。

    难道李子树竟然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卡斯帕奇眼前一亮,心头一热,小心谨慎的走出电梯,脸上露出和善的笑容,道:“李子树......道友,先前之事都是误会!”

    “李道友,本仙师愿意赔礼道歉,解开我们之间的误会,只求道友拨冗一见,畅谈修道心得!”

    这个时候,卡斯帕奇几乎已经认定,李子树就是传说中的淬气境高手。

    不然,怎么可能从千岛英圭组织的望气境忍术师的围杀中逃离。

    不然,怎么可能在他眼皮子底下轻松打晕巴松查,克里帕松等人。

    卡斯帕奇活了一百多岁,从来都只有利益而没有原则,既然强求不得,立刻便转换了立场和手段。

    立场转变,态度也便随之改变,他一下子就成了个慈祥和善的老人家模样。

    他不厌其烦的絮叨着误会和道歉的话,警惕的迈过巴松查的身体,查看这四周的动静。

    可是,大厅之内静悄悄,依旧没有一点儿回应,似乎李子树早就离开,根本就不在这里。

    “啊!”

    就在这时,三楼传来一声短暂的惨呼声,竟然是金还猜的声音。

    卡斯帕奇大惊,别人也就算了,金还猜好歹也是望气境的巫蛊师,竟然也着了道?

    他不敢再乘坐电梯,而是小心翼翼的走上步梯,一边警惕的查看上方的动静,一边贴着墙壁沿着楼梯向上。

    饶是卡斯帕奇已经活了一百多年,却也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天眼开启,穿过墙壁阻隔,却找不到李子树曾出现过的蛛丝马迹。

    可三楼窗外的声音,一楼大厅横七竖八躺倒的巴松查等人,还有刚刚三楼金还猜的惨呼声,都可以证明李子树就在这栋别墅中。

    装神弄鬼,神龙见首不见尾,一向都是他卡斯帕奇的专利,这年轻人,不讲武德啊!

    卡斯帕奇心中失衡,却丝毫不敢放松警惕,从一楼到三楼,足足走了三分钟才到。

    到了现在,恐惧终于开始在卡斯帕奇心中滋生,并逐渐开始漫延。

    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这几乎就是卡斯帕奇大师的真实写照。

    在占尽上风,甚至主宰普通人性命的时候,卡斯帕奇是高高在上的,几乎是在用漠视的态度对待生命。

    但牵扯到自己的性命的时候,他恨不得拿出十二分的精神来以最郑重的态度来对待,不允许出现一点点的差错。

    没有,还是没有。

    卡斯帕奇眼睛微眯,在多年之后,又有了面对生死的紧张感,从一楼到三楼,根本就没有发现李子树。

    只有金还猜胖胖的身躯摔倒字轮椅下,人事不知,昏厥了过去。

    “李道友,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谈谈吧!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本仙师为之前的鲁莽向你道歉,你对赔偿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

    面对可能威胁到自己生命的李子树,卡斯帕奇大师干脆的选择和解,并愿意奉上赔偿。

    这在卡斯帕奇大师的一生中,几乎都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如此诚意慢慢的提议,却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整栋别墅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就连仅有的几个人的呼吸声,都因为受伤昏迷而变得非常微弱。

    平常卡斯帕奇大师最喜欢坐在安静的阴暗角落,可此时的安静,却让他有种上不来气的窒息感。

    他全神戒备,小心翼翼的走到昏倒在地的金还猜身边,伸出脚踢了踢:“金还猜,死了没有,没死说句话!”

    金还猜高大肥胖的身躯晃了晃,如同一坨根本没有骨头的肥肉,虽有呼吸,却没有任何反应。

    人没死,卡斯帕奇多少有些安心。

    这证明李子树并没有杀人之心,罪魁祸首金还猜都没死,那他应该也不会因此而丧命。

    可他突然意识到不对,这触感有问题。

    再次狠狠的踢了金还猜一脚,卡斯帕奇大师虽不是以武道破境望气的高手,却也绝非手无缚鸡之力。

    他这一脚,甚至堪比泰拳高手的全力一击。

    可金还猜依旧毫无知觉,只是比刚才晃动的幅度要大了一些,肥胖的腰腹部皮开肉绽而已。

    卡斯帕奇却心中大骇,这特么怎么可能?

    金还猜看起来还是金还猜,却似乎已经散了架,肢体骨骼之间没有了连接之处,好像是只靠那身肥肉才能拼出一个人形。

    难道金还猜等人,全都被打碎了全身的骨头,永远成了废人?

    卡斯帕奇忍着恐惧,缓缓退到一面厚厚的承重墙前,用天眼扫视了一下金还猜。

    结果让他略微心安,金还猜的骨头还算完好,既没有粉碎,也没有断折,还好好的支撑着金还猜的身体。

    但他对李子树的恐惧,却又提升了一个等级。

    因为,金还猜也只是骨头还在,经脉却完全被切断,气血也几乎如一潭死水般瘀滞腐朽。

    也就是说,金还猜现在就是一团肥肉,不能站立,不能行走,不能主动进食,只能一动不能动的躺在那里。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用不了几个月的时间,金还猜的身体就会开始腐烂,最后成为一块活着却不断腐烂的臭肉。

    想到这种情景,卡斯帕奇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本就矮小的身躯更是缩成一团。

    “噗!”

    “噗!”

    “噗!”

    卡斯帕奇几乎肝胆俱裂,接连不断的将手中的黑色圆球捏碎抛飞出去。

    每个黑色圆球脱离他的手掌,便立刻爆裂,化作一团诡异的黑色人形雾气。

    五团人形黑色雾气如同守卫一般将卡斯帕奇护在中央,卡斯帕奇惊魂初定,态度变得恭谨了许多,有些卑微的陪着笑脸说道。

    “li大师,是我这个老头子有眼无珠,还望li大师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这个没水平的老家伙一般见识!”

    回应他的依旧是安静,整栋别墅,似乎除了他一个能够活动的人之外,再没有一个能动弹的。

    他咬了咬牙,用手搓了搓老脸,继续陪着笑脸,说着服软认输的话。

    他这一生,可没少认输服软,但最终他不但活到最后,还几乎将当初逼迫他认输服软的家伙一一弄死。

    认输服软又不会死,明明打不过,却死扛才会真的死。

    卡斯帕奇一边寻求一个良好的认错态度,一边在五团人形黑色雾气的保护下,尝试催动法力弄醒金还猜。

    他必须尽快了解攻击金还猜,以及巴松查,克里帕松等人的人,到底是不是李子树。

    还有,李子树攻击他们到底用的是什么手段,有什么特点。

    只有全面了解敌人,才能抛却畏惧,提高击败敌人的手段,反败为胜。

    未知而又强大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卡斯帕奇第一次,对这句话的涵义感悟的如此深刻。

    没过多长时间,李子树没有做出任何回应,金还猜却苏醒了过来。

    金还猜迷茫的睁开眼睛,随即便表情狰狞的尝试爬起来。

    高大肥胖的身躯一动不动,爬起来失败。

    他想抬起手臂,却感觉不到自己手臂的存在,抬起手臂失败。

    他想动一下脚,却同样感觉不到自己大腿的存在,动一下脚失败。

    甚至,他想要张嘴说话呼救,都以失败告终。

    似乎,有人将他的灵魂封印在了这坨肥肉中,却根本无法支配这具身体做任何事。

    呃!

    除了睁开眼睛。

    金还猜的目光一阵惊恐之后,终于崩溃,多少年没有流过眼泪的他,竟然绝望到如同一个孩子般那样流泪哭泣。

    “金还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躺在这里!”

    只能看到房顶的金还猜立刻眨了眨眼睛,眼神中透露出兴奋,嘴角抽了抽,却一个字也说不粗来。

    他同样丧失了说话的能力,只能狂眨眼来示意他的存在,借以吸引卡斯帕奇的注意。

    这让卡斯帕奇更加恐惧,一边紧张防备一边说道:“金还猜,我问你的问题,如果是那样,你就闭住左眼,如果不是我说的那样,你就闭上右眼!听明白了就闭上左眼!”

    金还猜立刻闭上左眼,肯定了卡斯帕奇的问题。

    “你是不是伤在了李子树手上?”

    金还猜眨了眨眼之后,再一次闭上了左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