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52章 两败俱伤(求收藏)

第152章 两败俱伤(求收藏)

 热门推荐:
    李子树心中大定,只有这两个家伙的话,最多只需一分钟,他就能将这两人变成两具尸体。

    可就在这时,远处一声呼哨,穿过层层雨幕和狂风,清晰的传到几人耳中。

    剩余两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两柄长刀横斩断后,防止李子树暴起发难,随即用比追击李子树更快的速度向回跑去。

    尼玛!

    这特么也太鸡贼了吧!

    这还不算,刚刚受到李子树重击,只能躺在地上哀嚎的家伙,在听到这声呼哨,竟然像是被打了一针兴奋剂一般。

    咬牙切齿,一脸狰狞的跳起来,那柄长刀砍得歪歪扭扭,没有任何威力可言,却死死的纠缠住李子树。

    这家伙,竟然拼死也要给那两名忍术师争取一点点儿逃跑的时间。

    李子树轻轻一巴掌,拍在此人脖颈处,这个歇斯底里的顽强家伙,终于头一歪,昏迷了过去。

    仅仅这么短的时间,刚刚看似逃跑的两名忍术师竟然又手持长刀回来了。

    跟他们两个一起的,还有一个身穿武士服的小个子,看样子三十几岁,右手拿一把精致的竹伞,左手拿着一柄带鞘长刀。

    这人看似不疾不徐,却和另外两人同时来到李子树面前,三人一起,再次把李子树围在当中。

    李子树的目光,却依旧看向他们走来的地方,淡淡说道:“千岛晴夜,你难道不和他们一起上吗?”

    即便李子树不是未卜先知的大师,仅凭开启的天眼,曾经多次出现在他面前的千岛晴夜,只要来到附近,又怎么能逃脱他的“法眼”。

    千岛晴夜紧咬贝齿,目光一冷,手中紧紧握住长刀,举着伞便走了出来。

    “李子树,你以为打倒了其中一个,你就能从这里逃走嘛?别说我没给你机会,你现在投降,我还可以以礼相待!”

    李子树淡淡说道:“这里是华夏的土地,岂是你们嚣张之所,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你们现在投降,还可以少蹲几年班房!”

    “哼!大言不惭!”小个子英圭先生用生硬的汉语不屑的说道,右手一松将竹伞抛下,握住了刀柄。

    “杀!”

    小个子英圭先生拔出长刀,左手的刀柄猛然掷出,打向李子树的面门,随即脚步一滑,身体瞬移般出现在李子树面前,一刀斩下。

    李子树眉头微皱,心中微觉不妥,却不知问题出在哪里,时间实在太短,根本来不及思考。

    他一把抓住已到眼前的刀柄,用力一挥,打向小个子英圭先生的刀身。

    修炼到望气境巅峰,他的身体几乎比他本身反应的速度还要快,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佳的方案进行攻击或防御。

    可没想到,小个子英圭先生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刀锋一转,狠狠的劈在了李子树手中的刀鞘上。

    “噗嗤!”

    刀鞘应声而断,一股带着异香气味的粉末在大雨之中飘散开来。

    李子树心叫不好,立刻屏气凝神,想要脱离包围。

    可就在这时,小个子英圭先生和剩余两名忍术师突然同时发动攻击,三柄长刀从不同角度,狠狠斩向李子树,封堵住李子树所有退路。

    只这么短短一瞬间,那些粉末便被雨水冲刷下来,很大一部分被冲刷到李子树的身上。

    李子树没有时间再顾忌这些粉末到底是什么,而是身形一缩,立刻便比小个子英圭先生还要矮小。

    可是他的动作却一点儿都没有放慢,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猛然向前,闯到小个子英圭先生的身边。

    一拳打出。

    拳若奔雷,人也随着拳势而起,立刻又从一个矮小瘦弱的侏儒,变成了一个身高两米的壮汉。

    这一拳若是打实,小个子英圭先生一定会骨断筋折,身受重伤。

    可小个子英圭先生毕竟并非泛泛,实力比另外三名忍术师要高明的多。

    他猛一吸气,后背向后高高耸起,人也似乎被什么东西牵引了一般,平平的向后移开将近一丈远。

    堪堪避过了李子树开碑裂石的一拳。

    只这电光火石的一点点间隙,另两名忍术师便又手持长刀攻了上来。

    李子树丝毫不惧,在三人长刀笼罩之下游刃有余,反而使小个子英圭先生等人显得捉襟见肘,微微有些狼狈,疲于应付。

    千岛晴夜站在不远处,目光冷冽,她实在没想到,李子树竟然能够在英圭先生带领两名忍术师的包围下略占上风。

    她并不着急,这里地方僻静,又没有安装任何监控设备,根本不可能有人来救李子树。

    而李子树,看似游刃有余,但想要脱离包围,安然离去,却也几乎绝无可能。

    只要稍微露出疲态,她千岛晴夜随时可以给李子树来一次绝望打击,让李子树从此俯首称臣!

    此时,李子树已经有些心焦,却并不是被对方的实力压迫。

    刚刚飘着异香的粉末,他虽然及时屏住呼吸,却仍然顺着雨水落在他的身上。

    这些粉末沾染到皮肤上,竟然迅速变得灼热,而且越来越热,使得李子树都感觉自己的身体内部多了一个燃烧正旺的锅炉。

    这特么的很不对劲!

    在激战当中,他身体的某处,竟然不受控制的变得坚硬起来,而且态度非常高昂强硬。

    若不是他身穿汉服,而是穿着紧身的牛仔裤,恐怕都会被迫顶出个窟窿。

    我屮艸芔茻!

    难道今天不但要败在这几人手中,还要出一个大丑?

    这时候,李子树才意识到,他应该也弄一件趁手的兵器,哪怕只有一尺长,也足以提升一部分战力,轻松击败眼前这三个人。

    想到武器,他心中忽的一动,在攻击防守移动之间,从腰带出摸出一把银针来。

    这可是他身上一直总带着的东西,功能多种多样,既可以治病救人,又可以刺穴通脉,还可以作为武器飞针。

    当此危机时刻,也只好浪费一把了。

    “吼!”

    李子树一声怒吼,犹如猛虎下山,但亦如困兽犹斗。

    小个子英圭先生大喜,怪笑说道:“小子,这可是我的独门秘药,对男人可是大补啊!你修为再高都白搭,乖乖投降吧!不然小心爆体而亡!”

    千岛晴夜在一旁不禁微微皱眉,难道这么多人围攻,还需要下药才能制服李子树嘛?

    都是望气境的高手,差距怎么可能有这么大?

    李子树没有搭话,此时任何语言都没有作用,只有打败这几人,他才能顺利脱身。

    一把银针已经荧光闪烁,李子树振臂一挥,银针次第飞出。

    望气境的高手,哪怕是一根小小的银针,在灌注法力之后,也会具备惊人的杀伤力。

    哪怕这几个人都穿着内甲,银针也能够轻易刺穿,造成伤害。

    李子树真的急了!

    他的精神和身体已经不允许他继续留在这里了。

    “啊!暗器!”

    “竟然暗器伤人!算什么英雄!”

    “啊!”

    “噗!”

    银针迟滞了敌人的动作,李子树真如下山猛虎一般,一拳一个,将包括英圭先生在内,全部打倒在地。

    可他身上的毒素已经开始发作,不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在打倒三人的同时,也被英圭先生一脚踢中胸口,后背挨了一刀。

    他的意识一阵模糊,药力发作,身体燥热,五脏俱焚,气血奔涌如潮,来自原始繁衍的冲动影响着他平时理智的头脑。

    更重要的是,随着药力发作,他竟然开始控制不住身体内的法力。

    多亏刚才将这三人打得骨断筋折,对他再无威胁。

    李子树冷冷的瞟了一眼站在雨幕中的千岛晴夜,这个女人,只能下次再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了。

    随后,他也顾不上将他珍视的银针收回来了,一迈步,就要离开。

    千岛晴夜心中震撼莫名,愣怔在那里,竟然就这样被打败了?

    此时,李子树一走,她立刻反应过来,手中伞一丢,身形一晃,就追了上去。

    经这一战,她与李子树之间,几乎已经不可调和,放李子树离开,也许今后将成为她的噩梦。

    她必须留下李子树。

    而她此时,也有这个信心。

    李子树伤得很重,身体都有些发晃了,再也没有平常淡定自若的模样,简直就是一条落水狗。

    “李子树,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现在投降,我可以不杀你!”

    李子树头也不回,一边踉跄前行,一边冷冷回了一句:“滚!”

    千岛晴夜当时就涨红了脸,伸手拔出长刀,猛然向前,一刀斩下。

    长刀与木剑的气势截然不同,带着浓浓的杀戮气息,尤其是在苍凉的雨幕之中,更是会影响持刀人的心境。

    虽然望气境的修道者,用木剑也可以杀人,但终究是以比试练习为主。

    长刀则不同,从锋刃毕露的那一天开始,时时刻刻都散发出嗜血的气息,让持刀人向往战斗。

    刀锋从李子树的身边划过,劈开了他的汉服,斩破了他的皮肤,鲜血渗出。

    尽管李子树在最后时刻收缩肌肉,只破了皮,却终究又受了伤。

    而且是伤在一个女人手中。

    但李子树没有回头,落荒而逃一般,加快了离开的速度。

    一阵阵燥热和身体脱离控制的感受,就连倾盆大雨也无法让这种燥热降温,李子树心中不禁有些彷徨。

    他此时最大的心愿,大概就是跑回东明岛,爬上何涵韵的大床。

    千岛晴夜看了看长刀第一次挥出就染上了李子树的鲜血,不禁大为振奋,也不管还躺在大雨中的英圭先生等人,双足发力,追向李子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