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语破天机 > 第151章 雨中搏杀(求收藏)

第151章 雨中搏杀(求收藏)

 热门推荐:
    李子树淡然自若的表情,多少带给秦泰民父子和何秋月一些信心,他们一家现在对李子树极为信任。

    只要是李子树认为没有问题的事情,那他们几乎就不会因此而担忧。

    观察了一会儿,李子树从口袋取出一枚“镇魔符”,将这枚指甲盖大小的符篆激发,暂时控制住灰煞鬼神降,使何秋月能够坚持更长的时间。

    “秦先生,何女士,请不用担心,明天傍晚之前,我一定会帮何女士彻底解除病痛,恢复如初!”

    “但请在这一天时间之内,尽量减少外出,更不要和任何陌生人接触,避免承受不必要的损失!”

    李子树交代了几句之后,转身离开名人医院,他觉得情况有些不太对,似乎想要对付他的人,远不止是金还猜等人。

    经过推算,他在金还猜等人,以及金还猜请来的降头师之外,又发现另一股神秘势力潜藏在暗处,准备对他发起致命一击。

    局面诡异,他绝不能让对方继续牵着鼻子走。

    秦家父子对李子树就这样离开却有些面面相觑,得到了李子树的承诺,他们心中虽然踏实了一些,但何秋月这么快的时间便恶化如此,还是让他们放心不下。

    秦政通紧皱眉头,伸手拍了拍小妹秦月轩的肩头,询问道:“月轩,你带张芳岚去东明岛看病,到底是什么情况?张芳岚的病与老妈的真的一模一样?”

    秦月轩目送李子树离开,心中竟然多少放松了一些,如果李子树用“搓澡式”治疗何秋月,她还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听了秦政通的询问,她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老妈和芳岚的情况一模一样,都是被人下了降头,只不过,芳岚的情况比老妈要严重得多!”

    “而且,被下了降头的还不止芳岚和老妈,还有一个叫做付可心的姑娘,她和芳岚,都已经被li大师解除了降头,恢复健康了。”

    “降头?”秦泰民和秦政通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秦政通眉头皱得更紧,立刻追问道:“难道降头这种东西竟然真的存在?”

    秦月轩看了看病床上陷入沉睡的何秋月,重重的点了点头,道:“真的存在,不然怎么会连卢院长都束手无策,连最基本的诊断都无能为力。”

    “既然李子树已经替张芳岚还有那个付可心解除了降头,为什么刚刚不出手,要让老妈等到明天?”秦政通对李子树的做法有些不满的抱怨道。

    秦月轩欲言又止,粉白如玉的皮肤突然升起红晕,微跺玉足,辩驳道:“不要多想,李大哥有他的难处!主要是他......”

    说到关键处,秦月轩粉面涨红,当着自己的父兄,实在有些说不出口。

    秦政通挑了挑眉稍,催促道:“主要是什么?他有什么难处?”

    秦泰民神色异样的看了看秦月轩,自己的女儿对li大师的称呼好像比以前亲昵了很多。

    可转念一想,好像也并没有什么。

    女儿的闺蜜张芳岚是李子树的前女友,如同亲妹子一般的何涵韵又是李子树的现女友,年轻人在一起,亲昵一些也正常。

    不过,这是在讨论病情......讨论解除被莫名下的降头,怎么月轩的脸这么红?

    “月轩,到底是怎么回事?跟你老爸和大哥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秦月轩知道,如果她不说些什么,只怕这爷俩儿会更担心,只好咬着牙,红着脸说道:“李大哥看病的方式不适合给老妈看病。”

    “是要......是要全程脱光衣服的......而且......哎!反正你们接受不了那种治疗方式,所以,只能等李大哥找到其他办法为老妈解除降头了。”

    秦家父子再次面面相觑,解除降头竟然要用这种方式?

    那还是等等吧!

    李子树也说了,肯定有其他办法的。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阴云如同堆积在一起的棉花糖,挡住了阳光,并越来越厚。

    炎热的天气中,一缕凉爽的风开始四处游走,好像是在召集同伴一样,无数缕凉风汇聚在一起,吹动绿树红花,撼动高楼大厦。

    “轰隆!”

    一道刺目的亮光从天而降,划破天际,伴随雷声轰鸣。

    似乎是开启了什么开关一样,顷刻之间,大雨倾盆而下。

    街上人来人往的人群好像不约而同一般,转眼之间消失得干干净净,只是偶尔有车灯闪耀的小汽车在雨幕中缓慢前行。

    李子树并没有离开名人医院多远的距离,他站在附近一座高楼的楼顶,闭目而立,任大雨冲刷他的身体。

    而不远处,三个身穿蒙面紧身衣的家伙同样站立在大雨之中,呈三角形包围住李子树,三柄寒光闪烁的长刀在风雨中散发出森然的杀意。

    东岛人!

    忍术师!

    三个望气境的忍术师!

    “杀!”

    一声轻喝之后,三个忍术师倏然消失在原地,似乎融入了漫天的风雨之中。

    若是普通人,哪怕是在视线良好的大晴天,在被杀死之前,也绝对发现不了忍术师的存在。

    可李子树并不是普通人,那三名忍术师消失在原地的同时,李子树也有了动作。

    而且,他的速度,比那三个忍术师还要快!

    在间不容发的一刹那,他竟然毫发无伤的从三柄长刀的围攻中,轻松脱离。

    李子树毫不停留,如同在大雨之中穿行的飞鸟,足不沾地一般低飞到楼顶边缘,猛然滑翔而起,飞跃到不远处的另一座楼的楼顶。

    三名忍术师就是专门来围堵李子树的,怎么可能任他离开,双手持刀,刀锋指向斜下方,在后面紧追不舍。

    四人先后离开,楼顶的小房子后面转出两个人,一男一女,各自撑着一把雨伞,站在雨幕之中看着几人消失的方向。

    “晴夜,此人实力强劲,仅凭秋一郎三人,恐怕未必能够拿下,我去吧!你尽快回到峰上先生身边去,以免被他看出端倪!”男人三十几岁模样,比站在一起的千岛晴夜高不了什么,声音异常阴森。

    千岛晴夜微微摇头,她今天可是将自己新近挑选的长刀刚刚开了锋刃,正要试试锋芒。

    她一脸的跃跃欲试,道:“英圭先生,我也要跟去,只要抓活的,没有伤害李子树的性命,相信峰上先生也不会指责我们!快走吧!”

    ......

    风雨越发大了起来,阴云密布,似乎夜晚已经提前到来。

    李子树多少有些心焦,追上来这三个家伙竟然非常有默契,速度不慢,却绝没有人冒进,三人共同进退。

    对付其中一人,哪怕是空手对长刀,李子树也有绝对的信心,可以瞬间将对方打倒,甚至打死。

    可是,这三人没有给他半分机会,李子树即便解决了其中一个,也必然会在另外两人的长刀之下受伤。

    望气境之间的对决,尤其是在以寡击众的情况下,受伤几乎就意味着死亡。

    猛然间,李子树若有所觉,雨幕之中,还有杀意扑面而来。

    他一咬牙,右手举在胸前,捻起早就握在手心的符篆,猛然站住回手一弹。

    “飓风过境!”

    风雨中,一阵狂风突兀而起,带着可以撕碎一切的气势吹向后面的三名忍术师。

    与此同时,李子树也潜藏在风中,悄然而至。

    “风起层层浪!”

    他的身体好像猛然又涨大一截,一下子化作两米多高的巨人,一只蒲扇大的手掌,如同长鞭抽向距离他最近的忍术师。

    三名忍术师一边追击,一边心惊。

    竟然有人能够在他们三人的追击下还能游刃有余?

    仅从这一点上,他们三个人便已经意识到,李子树绝不是他们之中任何一人所能匹敌。

    也正是因为明白了这一点,他们三人才不管李子树如何引诱,都绝不分开,避免被李子树各个击破。

    李子树站住,他们三人本能的也要停下脚步。

    可李子树没有给他们更多的反应时间,一抬手,骤起狂风,风中似乎藏有刀芒,让他们不得不运转法力阻挡。

    只这么迟滞的短短一刹那,李子树便到了。

    “杀!”

    首当其冲的忍术师大喝一声,手中长刀荧光一闪,反撩向上,以攻为守。

    “嘭!”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刀撩空不算,李子树的手掌似乎突然之间长了一截,狠狠的抽在他的脸上。

    鞭子一般抽出来的手掌,打在他的脸上,却像是鞭子头上拴了个榔头,他只觉得脸上一下就失去了知觉,身体不由自主向后翻转倒去。

    “啊!”

    即将倒地,他才感觉到巨大的疼痛感袭扰而来,好像已经被这一下打烂了脑袋。

    “杀!”

    与此同时,另两名忍术师的长刀几乎就比倒地的忍术师慢了零点零一秒,在李子树的手掌抽中忍术师的脑袋时,砍向李子树的手臂。

    他们接到的任务是生擒李子树,而并不是杀死。

    但任务的要求并没有附加条件,只要活着,缺胳膊断腿,应该也不成问题。

    这两人的速度不可谓不快,若是一般的搏击冠军,必然会饮恨刀下,恐怕连谁是凶手,都一无所知。

    可李子树的速度更快,鞭子抽中,立刻便回弹,而他刚刚突然涨大的身体也像个被拉高的弹簧回弹归位一般。

    甚至,从一个两米多高的巨人一下子又成了只有一米二三的孩童。

    几下合力,李子树堪堪在长刀锋芒砍下之际,收回了手臂。

    三人合围之势,破之!